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黃金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族也好不了多少。而且還不如人家印第安族,如果真的可以比擬印第安族,沒準現在湖中的那些黃金也不會剩下。」說著,韓孔雀指向了不遠處的一群人。 柳絮看過去,幾個看著像是外來觀光客的人。正財大氣粗的向...

瑪旁雍錯得名於11世紀在此湖畔進行的一場宗教大戰,藏語里「瑪旁」就是不敗,無能勝的意思,它在藏語中意為「不可戰勝的湖泊」。

藏傳佛教噶舉派與苯教的爭鬥逐漸獲勝后,便把已經沿用了很多世紀的「瑪垂錯」改名為「瑪旁雍錯」,即「永遠不敗之碧玉湖」。

歷史上沿湖而建的佛寺甚多,就是現在,還有8座,這麼多寺廟分佈在周圍,可想而知,前來朝聖的人有多少。

在這裡,很多虔誠的牧民,都會把自己的隨身帶的黃金首飾,扔到瑪旁雍錯當中。

這座湖泊從十一世紀就開始出名,到了現在已經一千多年過去了,在這一千多年當中,到底有多少人,扔了多少黃金下去,還真是沒法說。

就算到了現在,瑪旁雍錯的砂金礦也十分出名,所以韓孔雀說瑪旁雍錯聖湖是座寶藏,還真是不錯。

也許是看到了韓孔雀眼放金光的樣子,柳絮輕笑道:「你不會認為這真是一座黃金湖吧?」

韓孔雀搖頭笑道:「我可沒這麼認為,你以為我就那麼膚淺?」

柳絮笑了笑道:「我看你的樣子,還以為你把這裡當做了瓜達維達湖了呢1

韓孔雀終於忍不住白了柳絮一眼,瓜達維達湖是傳說中的黃金湖,這座湖在哥倫比亞,在17世紀的時候,一位印第安族最後一位國王的侄兒,向人們描述在黃金湖畔舉行的傳統加冕儀式。

當時,王位繼承人全身被塗上金粉,然後在湖中暢遊。洗去盒粉后,他的臣民紛紛獻上黃金、寶石,這些寶物如同小山一樣堆積在他的腳邊,然後這位新國王將所有金銀財寶丟入湖中,作為對太陽神的奉獻。

從16世紀開始。人們對黃金湖的打撈就一直沒有停止過,直到1974年,哥倫比亞政府擔心湖中的寶藏落入他人之手,出動軍隊保護黃金湖,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能接近這個地方了。

「可惜,這裡比印第安族也好不了多少。而且還不如人家印第安族,如果真的可以比擬印第安族,沒準現在湖中的那些黃金也不會剩下。」說著,韓孔雀指向了不遠處的一群人。

柳絮看過去,幾個看著像是外來觀光客的人。正財大氣粗的向湖中扔東西,韓孔雀和柳絮的眼神都很好,他們兩個全都看的清楚,其中一個體型壯碩的胖子,向里仍的是一隻金鐲子。

而他身邊的一個年輕人,直接把自己脖子上的狗鏈子扔了進去,那鏈子很粗,也不知道他的脖子是怎麼承受下來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太重了,所以他才狠心扔到湖中去的。

一隻黃金手鐲。怎麼也要四五十克,以現在的金價,只是這麼一隻手鐲的價值,就要一兩萬,加上那條金鏈子,這就是四五萬元。如果每天都有幾個這樣的豪客,這裡還就真成了名副其實的黃金湖。

「不知道這裡的黃金還能剩下多少。」柳絮輕聲嘆息道。

「肯定不如瓜達維達湖中多。」韓孔雀遺豪。

據傳,哥倫比亞的瓜達維達湖湖底。有成千上萬噸黃金和寶石,因此從16世紀西班牙征服印加帝國后,對黃金、寶石尋找和打撈就一直沒有中斷,最後,人們確定今天哥倫比亞的瓜達維達聖湖。便是傳說中的黃金湖。

這個地方如同瑪雅人的金字塔,直到現在仍是齊布查-穆斯卡印第安人頂禮膜拜的聖地,傳說在湖岸上,你可以感受到一種非同尋常的神秘氛圍,有一種印第安人的寶物唾手可得的感覺。

在那湖水當中,至今仍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據說,湖底有5000萬件金器,說是每一個新登基的國王,都得到瓜達維達湖畔去舉行加冕儀式,為取悅惡魔、自己的上帝和主宰,還得給它送去禮物。

舉行加冕典禮的那一天,臣民們用蘆葦紮好一隻筏子,裝飾得漂漂亮亮,上面還擺好4個火盆,岸上聚集了一群又一群佩戴羽毛、皇冠和耳環的印第安人,他們一個個手裡都擎著火把。

當筏子上的火盆開始冒煙和散發出陣陣香氣時,岸上的火把燃得更旺,這時的新國王被脫得一絲不掛,往他身上塗抹煙頭,從頭到腳撒滿金粉,然後眾人把他抬到筏子上,在他的腳跟前堆了一大堆祭品。

跟隨新國王到筏子上去的還有他的4個臣子,他們也是一個個脫得精光,只佩戴羽飾、金冠、手鐲,每個人都帶有禮品。

等筏子一離岸,岸上的人群便奏響各種樂器,大聲唱歌和喊叫,筏子駛到湖心,大家才安靜下來。

「鍍金的人」在初升太陽的映照下周身通亮,邊禱告邊往湖水裡扔禮物。

等典禮全過程中一直飄揚的旗子降了下來,筏子上的4個人才跳下水往岸邊游。

這時岸上重新響起人們的呼喊聲和音樂聲,大家盡情跳舞和飲酒,只有這樣,新國王的權力才得到正式承認。

所以傳承幾千年的印第安王國,直接造就了一個黃金湖,而藏區的這座聖護,達不到那種瘋狂的程度,不過,只是這麼一會兒工夫,韓孔雀就看到了幾十萬元扔進了湖中,那麼,這麼多年來這座湖中到底沉寂了多少黃金首飾,還真是沒法說。

「信仰,有時候還真是瘋狂。」柳絮道。

韓孔雀道:「總比吃喝嫖賭花了好,仍在這裡,不知道最後便宜了誰。」

此時已經是中午,天氣已經變得很熱,所以在一邊,已經有人沐浴在了十當中,而這些人當中,有不少想要當幸運兒,想要在湖水當中撈起一件東西,不管是黃金、石子還是羽毛,當然,如果是黃金首飾,那就更好了。

柳絮看著韓孔雀笑道:「肯定是便宜了像你這樣的人。」

韓孔雀也笑了:「應該說便宜了像我們這樣的人。」

「我可不跟你同流合污,要那麼多錢幹什麼?就算這裡真是一座黃金湖,我們又能夠使用多少?」柳絮道。

韓孔雀道:「說的我好像很貪婪似的,你要知道,我只要想要,幾千噸黃金還是能夠弄到手的。」

「那是辛辛苦苦才能弄來的,而不勞而獲得到寶藏的感覺,肯定是不同的,我想,你是享受這種感覺吧?」柳絮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還真是這樣,其實撈出幾百公斤黃金,也就幾億元錢,可那種白撿的感覺,還真是不同。」

「那你就下去撿一點吧1柳絮道。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不過,這裡的黃金可不是那麼容易撿。」

「怎麼?下面的環境很複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是能夠留下更多的黃金?這樣你應該高興才對。」柳絮道。

韓孔雀現在的感知範圍超過四百米,在近處,韓孔雀根本就感知不到有任何黃金首飾,這可以理解,因為很少有人把首飾扔到近處。

而遠處,就是誓深水區了,在那裡,水下地形還真是複雜,加上湖底的淤泥,那些扔進湖中的黃金,直接就進了淤泥當中了,如果沒有特殊手段,還真不容易撈出來。

當然,如果時間足夠,設備足夠,就算下面的環境再複雜,那些黃金首飾也會被清理乾淨,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要知道這裡可是聖湖,前來這裡朝聖的虔誠牧民太多,而最多的也是這些人向裡面扔黃金,如果你明目張的盜撈人家獻給神靈的寶物,那不是找死?

「先吃飯吧!少量的撈幾件沒問題,如果想要全部撈上來,恐怕不容易。」韓孔雀掃視了周圍幾眼后,才慢悠悠的道。

柳絮疑惑的看了一下周圍:「難道有你的同行?」

韓孔雀摟著柳絮,像遠處的帳篷走去,在藏區,很少有人吃魚,所以他們的帳篷扎的比較遠。

一邊走,韓孔雀一邊低聲道:「你看那邊的幾個年輕牧民,是不是有賊眉鼠眼的感覺?」

「賊眉鼠眼?那幾個也沒安好心?」柳絮沒有看出那幾個人怎麼賊眉鼠眼,但她卻猜出了韓孔雀的意思。

韓孔雀輕笑道:「那幾個小子,恐怕是踩點的,像剛才那幾個人,他們扔出的首飾,位置肯定被他們記下來了,如果我沒有猜錯,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們就會下水去打撈。」

「恐怕不容易吧?晚上這裡的湖水可很涼。」柳絮道。

韓孔雀道:「為了錢,涼一點怕什麼?幸虧這裡的人多,如果不是這樣,這湖裡的黃金再多,也早就被他們撈乾凈了,那還等著我們來?」

「是你來,不過,他們還真是聰明,白天記住了地方,晚上下水撈起來,如果標定好坐標,那麼就更容易了。」柳絮道。

韓孔雀一想,還真是這樣:「這些人肯定是專業戶,沒準還真想你想的那樣,只要經常下水,水下的環境他們肯定很熟悉,如果看到了那些人扔出黃金首飾掉落的位置,想要標定出準確坐標還真是不難。」

「這樣一來,你想要撈起大批黃金的美夢就可以醒了。」柳絮笑著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