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竹林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外。此時應該控制形勢了。」 韓孔雀點頭道:「你們小心點。我進去看看。」 說完,韓孔雀從最近的一處門戶走進了竹屋,走進竹屋。韓孔雀一眼就看到了竹屋後面的一座光門。 韓孔雀沒有任何...

「順著血跡,追蹤一頭龐大的山貓,看看它是從哪裡來的,小心點,這是剛才我跟山貓的戰鬥視頻,你們看看,不要陰溝裡翻船。」韓孔雀在看到山貓之後,就用身上隱藏的攝像頭,開始拍攝,此時正好派上用常

先頭部隊離去,韓孔雀又放出一隊守衛,讓她們回去保護柳絮娘倆,順便通知她們自己安全,韓孔雀才順著血跡向前追蹤。

穿出叢林,前面雖然有些山丘,但並沒有縱橫的溝壑,所以履帶式的裝甲運兵車,在這種地形當中是很適應的,有了裝甲運兵車相助,那組士兵的速度就慢不了。

而韓孔雀自己可不會開車,所以他也不著急,所以他只是慢慢的跟著裝甲運兵車壓出的痕,向前走去,不過,韓孔雀的速度還是越來越快,等向前跑了半個多小時,韓孔雀看到了那輛裝甲運兵車。

此時裝甲運兵車上還有兩名戰士留守,韓孔雀詢問了一下,就向前摸了過去。

目的地應該就在前面不遠,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目標。

那是一處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山上到處是竹子,山前是一處湖泊,這個湖泊不小,而在湖泊邊上,有一座二層的竹樓,竹樓雖然只有兩層,可範圍卻不小,那座湖泊北岸,幾乎完全被竹樓覆蓋。

全用竹子建造的二層樓房,柱、梁和屋架結構用粗竹,圍牆用竹片編織。剖開的竹子壓平做樓板,門、窗也用竹子製作,屋頂蓋茅草或葵葉編的草排。

底層有的架空,用來飼養的牛、羊或堆放雜物,有的用竹牆圍作糧倉或廚房。

二層設堂屋和室供人居住,並在一側或兩側設有外廊和曬台,屋頂坡度較陡,屋脊兩端設通風孔。屋檐很低而且出挑深遠,起遮陽避雨作用,廊下安裝樓梯供人上。

此時正有幾名女兵。圍著躺在地上的一些人。韓孔雀走上前去,那些躺在地上的人,全都昏了過去。

「怎麼回事?」韓孔雀問道。

一名女兵答道:「這些都是普通人,我們組長已經進入竹屋。如果沒有意外。此時應該控制形勢了。」

韓孔雀點頭道:「你們小心點。我進去看看。」

說完,韓孔雀從最近的一處門戶走進了竹屋,走進竹屋。韓孔雀一眼就看到了竹屋後面的一座光門。

韓孔雀沒有任何猶豫就走進了光門,他只是感覺一陣恍惚,就出現在了另外一處地方。

韓孔雀轉頭四顧,他手下的女兵,分佈在周圍,而站在他身邊的卻是不認識的三個男人,看樣子,他們是被韓孔雀手下的女兵包圍在了這裡。

而韓孔雀的突然出現,讓那三人有了機會,所以,此時三人在包圍圈之中,又把韓孔雀圍在了中間。

在看清楚眼前形勢之後,韓孔雀並沒有亂動,所以,他很快就看到了他進來時的光門,而從這邊看,光門又有所不同,此時在光門上方,多了一幅畫。

那是一幅霧氣冉冉的竹舍蓮花圖,透過霧氣依稀可見有個竹舍,竹舍前面是個小湖泊,湖泊里盛開著一株盛開的蓮花,整幅畫的意境超凡脫俗,空靈神秘,簡直太美了!

掠過這幅畫,韓孔雀發現周圍是一座用亂石圍起來的小院子,小院子很破敗,好像多年沒有人住過一樣,周圍到處是黃沙,遠處也沒有人煙,一看就是一處荒蕪之地,也不知道這是哪裡。

「你們是什麼人?」韓孔雀開口道。

「你又是什麼人?」一個強壯的大漢開口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們應該知道我是什麼人,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派出那隻山貓襲擊我?」

另外一個一臉絡腮鬍子的男人開口道:「廢話什麼,解決了他們,要不然就麻煩了。」

「唰1

韓孔雀只覺眼前一道人影閃過,隨後一道黑影,忽然間來到了他的身邊,正是另外一個沒有說話的乾瘦男子,此刻只見他的右腿忽然間踢出,如巨蛇的蛇尾一般,化成一道黑影,快速的向韓孔雀下方的雙腿橫掃而去。

「你們不要動,我看看這三個人的實力。」韓孔雀受到攻擊並沒有慌張,而是囑咐外圍的士兵,看好了這三個人,不要讓他們跑了。

而此時,另一名壯漢,握手成拳,如下山猛虎,對著韓孔雀的胸膛,一拳狠狠地轟了過去。

剩下的絡腮鬍子則站在原地,嘴角掛著一絲冷笑,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畫面,在他看來,韓孔雀實在是狂妄到了極點了。

或許,這只是個剛剛獲得了寶物的土包子,得到了一點力量,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而此刻的韓孔雀,似乎根本沒有反應一般,站在那裡,愣愣的看著兩人搶攻而上。

眼看著二人的攻擊就要落在韓孔雀的身上了,韓孔雀卻一動未動,圍著韓孔雀的三人,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絲鄙夷的目光。

看來這個韓孔雀也只是個夸夸其談的繡花枕頭!

這是三人心中的想法,雖然那一隊女兵的實力不錯,不過,用這麼一隊嬌艷的女兵做保鏢的人,不是繡花枕頭的概率太低。

而此刻發動攻擊的乾瘦男子和壯漢,臉上更是露出了一副勝券在握的笑容。

在他們看來,他們倆的這次配合,堪稱天衣無縫,乾瘦男子用他的速度主攻韓孔雀的下盤,而壯漢用他的力量主攻韓孔雀的上盤。

不論韓孔雀是去躲避壯漢的拳頭,還是乾瘦男子的鐵腿,都會因為重心不穩,而遭受另一方的全力攻擊。

不論韓孔雀遭受二人誰的攻擊,在壯漢看來,都不是一件輕鬆地活。

當然,還有另一種情況,那就是同時跟兩人硬碰硬,不閃不避!

不過這種情況在壯漢看來,恐怕只有傻子才會去辦!

這時那位壯漢,忽然想到韓孔雀確實有可能會這麼做,因為他就是個傻子!

對於場邊眾人的想法,韓孔雀沒有理會,也懶得理會。

剛才幹瘦男子和那個壯漢動手的一瞬間,韓孔雀便感覺出來了,乾瘦男子的優勢是速度,而壯漢依靠的很明顯是力量。

不過他們兩個都不算是普通人,因為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這兩個人都比普通人快多了,就算是特意練過的,也達不到他們這樣的程度。

不過乾瘦男子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比起韓孔雀來,還是要差那麼一些,加上韓孔雀的靈識敏銳,就算這名乾瘦男子的速度再快點,也不可能躲過他靈識的感知。

而那壯漢的力量,根據韓孔雀的感覺,更是不如自己,要知道韓孔雀天生神力,加上後天的鍛煉,讓他的力量更是強悍,所以面對這名壯漢,韓孔雀更加自信。

說實話,對於二人的攻擊,韓孔雀實在是提不起精神,如果韓孔雀單純的只是個普通武者,那麼也許真的如壯漢所想,只能按照他們的攻擊節奏來,可是當韓孔雀開啟了神通之後,二人的攻擊就沒有那麼大的威脅了。

輕輕的一個側身,完全處在自己感知範圍之內的兩個人,每一個微小動作,都在韓孔雀的預料之內。

乾瘦男子的鐵腿擦著韓孔雀的褲腳過去了,而壯漢的拳頭,也是貼著韓孔雀的胸膛,穿了過去。

什麼?

在場的人除了一些跟韓孔雀較量過的女兵之外,全都睜大了眼睛。

這種躲避方式,應該是巧合吧?

全部都是只差一點點,所有人心裡暗自的想到。

唯有知道韓孔雀厲害的一些女兵,不屑的撇撇嘴,因為有時候韓孔雀也會這樣指導她們,憑藉著她們三倆聯手,都很難摸到韓孔雀的衣角,更何況眼前這兩個還不如她們的傢伙!

「意外!一定是意外!這小子肯定是無奈之下才這麼躲避的,不過躲得了一次能躲得了第二次嗎?」絡腮鬍子看著韓孔雀,心裡不屑的說道,但是很快,眼前的場景就讓他的眼睛再次瞪了出來。

看到韓孔雀如此神奇的躲開了攻擊,要說最難以置信的,恐怕就是作為韓孔雀對手的場中兩人了。

不過如同路腮鬍子一樣,他們也一廂情願的以為這是韓孔雀蒙的,因此,在韓孔雀躲開之後,二人一鼓作氣,聯手再次發動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然而此刻的韓孔雀,就好像閑庭信步一般,往往是一個簡單的轉身,一個輕巧的抬腿,就在差之毫厘之間躲開二人的攻擊。

一次是意外,但是如果每次都這麼輕易的躲避,那就不是意外是實力了!

場中兩人此刻都漲紅了臉,二人全都放棄了防禦,拼盡全力的向韓孔雀攻去,可是實力的差距擺在那裡,不是你拚命就能拉近的。

「我說,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你們三個一起上吧1韓孔雀一邊躲避著二人的攻擊,一邊輕鬆的說道。

這一次,沒有人覺得韓孔雀是在說大話了。

絡腮鬍子臉色變了一變,看到壯漢和乾瘦男子對韓孔雀確實無能為力,一咬牙,也沖了上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