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五十章異常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1-24 20:22  |  字數:3489字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原來這麼簡單就出來了,柳絮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剛才還在擔心自己會被困在畫中世界裡呢,這下心裡好像有一塊大石頭落了地,頓時輕鬆起來。

為了保險起見,柳絮又連著嘗試了幾次,每次都能順利地進出空間,這樣柳絮也就真正的把心放下了。

柳絮是一個很雅趣的人,對於傳統的書畫藝術很感興趣,也曾細心的學過一段日子,雖然說不上多麼精通,但是大體上還是能夠書寫幾筆,談上幾句的。

在柳絮看來,這幅墨蓮圖在創作上,墨色清淡,古雅娟秀,很像明代以董其昌為領袖的華亭畫派的風格。

雖然沒有落款,但是整幅畫卷古意盎然,畫風樸拙,不大像是現代的仿品,至於作者是誰,以柳絮目前的能力和水平,還是無法確定的。

不過,如果認定這是一幅古畫的話,也有一些說不通的地方,這幅畫保存的太好了,用收藏界的話來說,就是品相完好,好到沒有一點瑕疵,這對於承載了數百上千年時光的古畫來說,未免有點不可思議了。

不過,想到這幅畫的神奇之處,柳絮也就釋然了,既然這幅畫連畫中世界都能具現出來,肯定不是凡物,既然是像她的乾坤鈴一樣的法寶,那麼擁有難以損毀的特質也就不足為奇了。

哎!這麼一幅神奇的畫卷,自己是不是要據為己有?

柳絮看著墨蓮圖心中一陣不舍,不過。想到自己已經有了一件寶貝,柳絮就不再糾結了,不過,她從來沒有想到,居然會這麼容易就得到了一個空間,心中說不失落,還真是騙人的。

雖然自己不打算要,但這件東西就真的不是自己的了嗎?

柳絮轉念一想,就露出了笑容,想來韓孔雀應該知道自己的想法。而她也能夠猜到韓孔雀的想法。想到這裡,柳絮心中更加輕鬆了,這個時候,她開始想著怎麼處理這幅畫。

如果為了安全放在家裡。自己就不能隨時隨地的進出空間了。而隨身攜帶。不方便不說,更容易遺失,要真的因為這個原因而丟失。自己就連哭的地兒都沒有。

要是可以像飾品一樣可以隨身攜帶就好了,柳絮心中尋思,這世上的事情還真是難以兩全其美。

就在柳絮胡思亂想之際,原本安安靜靜放在桌面上的墨蓮圖,忽然散發出瑩瑩白色毫光,整個圖卷完全違背了萬有引力定律,漂浮在空中,嗖的向柳絮罩來。

在墨蓮圖臨體的時刻,柳絮只感覺自己彷彿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不能夠移動,也不能夠說話,只有大腦還在思考。

正在柳絮心中焦急萬分的時候,眼前又重新出現光明,自己正完好無損的站在書桌前面,而擺在桌面上的墨蓮圖卻蹤跡皆無。

咦,畫兒哪去了?

柳絮心中吃驚,大腦中回放著剛才發生的情景:自己看到畫捲髮出白光,迎面向自己飄來然後自己失去了行動能力。

難道就在這段時間裡消失了?

柳絮沒有工夫考慮墨蓮圖為什麼會發光了,焦急的四下尋找起來,桌上桌下,這個房間都被他翻了個遍,也不見墨蓮圖的影子。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太陽漸漸落下山去,日落西山紅霞飛,西天的晚霞揮動著絢麗的紗巾,給這座現代化都市鍍上了一片燦爛的金黃色。

柳絮起身發現韓孔雀不在家,看到身邊桌子上有張紙條,上面說他去接孩子了,柳絮撥了個電話,韓孔雀在父母那邊吃飯,讓她自己應付一頓。

想來是韓孔雀發現柳絮在發獃,就沒有驚動她,自己去接孩子回了,而過去了,父母自然是要留韓孔雀在那邊吃飯的。

柳絮來到廚房做了一碗雞蛋面,草草地吃了晚飯,上了會兒網,查了一下資料,想要了解一下墨蓮圖的傳承,不過,網上的信息雖然多,卻沒有一條跟她手中的墨蓮圖對上號。

想到一會兒韓凰就要回來,柳絮打算去洗個澡,等脫了衣服,站在衛生間里,柳絮站在蓮蓬下獃獃出神,只見自己胸口處的肌膚上出現了一幅碗口大的水墨紋身。

紋僧中,隱隱可以分辨出水波、游魚、蓮花,與剛剛消失了的墨蓮圖的樣子極為相似,這是什麼情況?

大腦處於當機狀態的柳絮,下意識的用澡巾搓了搓,除了皮膚有些刺痛和變紅外,並沒有其他反應,就好像原本就生在皮膚上一樣,莫非這就是那幅墨蓮圖?

它居然變成了自己的紋身,這太不可思議了!看著自己身上詭異的出現的紋身,柳絮完全呆住了。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柳絮把精神集中在胸口處的墨蓮紋身上,恍惚中,柳絮又出在在那汪清可見底的小潭旁邊,潭水中的白蓮花依舊是那麼的風姿綽約。

真是太好了,柳絮大喜,失而復得的喜悅,令一向標榜自己遇事冷靜鎮定的柳絮,也不禁有些喜形於色了。

柳絮出了墨蓮空間,擦開了身上的水跡,躺在寬大柔軟的床上,不禁生出了一種「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恍然隔世之感,整個人都有些暈乎乎、陶然然了。

今天發生的一切就彷彿做夢一般,買了一幅畫,畫中有一個神奇的空間,而這幅畫現在又變成了自己的紋身,這一切都是這麼的令人難以置信,如果自己說出去,大概別人會以為自己是神經病吧?

繼而又想到,不知道這個空間有什麼特殊的用途,那一大片黑黝黝的泥土地看上去倒是很肥沃,不知道能不能種植一些農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