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空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著,你是絕對買不到的,如果主人死了,那木碗就落入了天葬師的手中,這樣的木碗,更不會出現在市場上。 韓孔雀買到的八隻木碗,很明顯是天葬師手中的收藏,這樣的木碗,都是主人死亡之後留下,一般人是絕對...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你拉到吧!自古以來,買的不如賣的精,如果不賺錢,你會賣給我們?」韓孔雀幫助柳絮抱著東西,同時他還不忘鄙視了一下小販。

拿上所有東西之後,柳絮看著韓孔雀道:「你也不差,如果不是遇到了好東西,你也不會這麼痛快吧?」

韓孔雀看了一眼小販,道:「我喜歡這批木碗,不過,那四百元一隻的木碗,應該是搭頭,要不然這位年輕的老闆,不會這麼大方。」

「搭頭?」柳絮奇怪的看了一眼韓孔雀手中那些黑不溜秋的木碗。

韓孔雀笑著道:「也就是說,這幾隻髒了吧唧的木碗,應該是老闆白得的,現在能夠四百元一隻賣給我們,他賺了。」

柳絮直接白了韓孔雀一眼道:「知道這樣,你還出四百元買下,還是你狡猾。」

兩個人說著話,已經離開了那個小攤,所以那個小販並沒有聽到兩個人後面的話。

柳絮手中拿著那副畫,而韓孔雀則看著自己懷中的一隻木碗,這些木碗韓孔雀知道是好東西,特別是最上面的一隻它肯定是來自青藏高原的木碗,乃是碗中珍品。

這種木碗選用一種寄生植物製作的,藏語稱「咱」,被藏族群眾視為「木寶」,尤以寄生在蒿枝根部的「咱」為上乘。

如果在這種木碗中放毒,即會起變化,因而十分名貴。

解放之前,藏族人小的時候,便像選擇愛人一般選擇一隻木碗,而選擇這個木碗便陪伴主人終生。

在家的時候,用木碗喝茶,出門在外的時候,將木碗擦拭得乾乾淨淨,或用舌頭舔乾淨,綢布包裹,揣在懷中,人到哪裡,碗到哪裡,人在碗在,形影不離。

過世后,家人用他生前用的木碗里盛滿酥油茶,供在遺體面前,葬禮的7天里,每天往裡面添茶,最後一天把這個木碗里的茶潑了,收拾乾淨后給天葬師,從此這個碗就歸天葬師所有了。

在青藏高原的古老歌謠里,有這樣一句歌詞:「丟也丟不下,帶也帶不走,情人是木碗該多好,可以揣在懷裡頭」。

將情人比作木碗,可見人們對木碗的珍愛程度,那個時候,在藏區很多地區,流傳著這樣一個諺語:「一隻上等木碗等於10頭氂牛。」可見高原的木碗多麼的有名。

只不過,這樣的木碗,如果主人活著,你是絕對買不到的,如果主人死了,那木碗就落入了天葬師的手中,這樣的木碗,更不會出現在市場上。

韓孔雀買到的八隻木碗,很明顯是天葬師手中的收藏,這樣的木碗,都是主人死亡之後留下,一般人是絕對得不到的,韓孔雀不知道那個青年從哪裡得來的,但這些木碗,肯定不會是普通之物。

西、藏木碗分普通型和名貴型兩種,普通型一般用杜鵑樹根或雜本根製作,不加裝飾,但也美觀大方,尤以香格里拉、縣尼、西鄉出產的最為著名。

名貴型則是用一種寄生植物製作,尤以寄生在篙枝根部的一種瘤這種木碗木質黔黑透亮,紋路細如髮絲,再加以銀飾更是碗中珍品。在這種碗中放毒,即會起變化,因而十分名貴。

木碗還分男、女用兩種,其區別主要是:男用木碗底部與碗口間距較小,碗口大且外開,顯得穩重;而女用木碗碗型修長,光滑如玉,給人以纖細柔潤之感。

韓孔雀手中那八隻看著不好看的木碗,明顯是被人使用了很多年的,這八隻木碗之所以流傳到現在,就是因為它們是用「咱」製作出來的。

而另外十隻木碗,也不算普通,全部是用樺木製作的,按藏族傳統,一般人使用得最多的餐具是木碗,木碗一般用樺木、雜木雕琢而成,質地結實,不易破裂,花紋細膩,較為美觀。

木碗的製作過程,一是選材,二是風乾,三是制坯,四是細磨,五是上色。

西、藏的木碗可分為大碗、小碗、蓋碗、套碗、木缽等多種,用途廣泛,可供喝茶,吃糌粑,存放食品、香料、佐料等,而且還具有光滑、細緻、美觀、適用、不變味、不貧嘴、喝茶香、攜帶方便等特點。

雜木碗還有防毒的優點,在西、藏,出了木碗,還有玉碗、金銀碗等,日喀、則仁、布縣蘊藏豐富的玉石原料,該地製成的玉石碗,美觀、透明,碗外壁刻各種花紋,既受人們的歡迎,又是傳統的民族工藝品。

至於純金、純銀做成的勺子、筷子、碗和盤,雖然在民間也能見到,但畢竟不是被普遍使用的生活用品,所以在外流傳的不多。

回到家,柳絮忙著整理自己買下的工藝品,而韓孔雀則去清理那有點髒的八隻木碗。

「死人的東西,就算再好,也不能給韓凰用。」看到興奮的韓孔雀,柳絮很直接的道。

韓孔雀一笑道:「那是自然,我寶貝女兒用的肯定是最好的,這種東西也就是用來收藏,它們怎麼可能放到我們女兒面前?」

柳絮也笑了幾聲,不再說話,等韓孔雀走了,柳絮再次那處那副墨蓮圖,仔細看了起來。

把這幅據說是徐渭所畫的墨蓮圖,平放在桌面上仔細觀察,柳絮想弄明白,自己在古玩市場時,為什麼會陷入那樣一種詭異的場景中。

柳絮堅信,那並不是自己憑空而來的幻覺,自己一向身體健康,思維敏捷,如果沒有外因的誘發,是無論如何都解釋不清的,原因定是出在這幅畫上。

把目光放在這幅栩栩如生的墨蓮圖上,柳絮的精神也不禁處在了一種高度集中的狀態,恍惚間,柳絮又看到了那汪清潭,波光粼粼,清可見底,幾尾錦鱗在水中歡快的游著,一朵潔白的荷花亭亭玉立在水面上,顯得風姿婉約。

真的又看到了,柳絮心中一陣激動,心神便有些起伏不穩,清水、游魚、蓮花又一次消失不見了,彷彿剛才所見到的一切不過是一場鏡花水月般的幻影而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只要集中精神看著墨蓮圖,眼前就會出現這幅場景,難不成這是一個畫中世界?

搖了搖頭,柳絮覺得自己的想象有些不切實際了,世上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這個科技昌明的年代,一切都是以事實為根據的,從小到大受現代唯物主義哲學熏陶的柳絮,直接就否定了這一點。

不過,這種否定只不過是她下意識的想法,更快的,她就先到了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既然玄元控水旗中可以有一個小世界,這幅墨蓮圖中為什麼就一定沒有?

柳絮又反覆試驗了幾次,每次只要他在精神集中在墨蓮圖上,眼前就會出現那樣一幅場景,而精神稍有分散,畫面就會立即消失在眼前。

「這真是一幅神奇的畫啊!八十塊錢花的真是太值了1柳絮喃喃自語:「看來這次自己還真是撿漏了啊1

看著這幅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墨蓮圖,柳絮不禁有些浮想聯翩,要是真的有這麼一個畫中世界就好了,在這個空間里,只有自己一個人,沒有塵世間的煩惱和喧囂

正在柳絮對著古畫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對

原本只是浮現在自己眼前的場景,而現在,自己卻莫名其妙的置身於其中了,這清池,紅鯉,白蓮

天啊!是這個世界瘋狂了,還是自己瘋狂了,柳絮情不自禁的把手指放在嘴裡狠狠地咬了一口:「哎呦,好痛埃」

巨大的疼痛感從手指被咬處傳遞過來,令柳絮不禁驚呼出聲,看來這不是自己的幻覺,這個畫中的世界是真實的存在的。

震驚、驚喜之後,柳絮迅速的冷靜下來,四處打量起來這個神秘的空間,剛才之所以不相信,是因為她不認為自己會那麼幸運,但現在,這種幸運已經是事實,所以柳絮快速鎮定了下來。

空間的面積並不大,大概有一畝地大小,當然,這個僅僅是柳絮自己的估計,真正的面積還有待測量。

以小潭為中心,是一片肥沃的黑土地,而眼前的小水潭,大約有十丈見方,站在潭邊向下望去,潭水清可見底,水深只有一米左右。

整個空間除了一株白荷,幾尾游魚,再沒有其他生命了,顯得寂寥而空曠,但是,這裡的空氣卻是異常的清新,柳絮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整個心胸都變得開闊起來,似乎這有著濃郁泥土芳香的空氣里蘊含了無限的生機。

置身於這個奇異空間中的柳絮,在欣喜過後,便開始考慮如何出去的問題,柳絮進來時,是把精神力集中在墨蓮圖上,可是怎麼出去呢?

自己已經身在這幅圖卷上了啊!柳絮整個腦子都在思索如何出去,沒有注意到,隨著他的思考,空間中泛起了一陣肉眼可見的波紋。

一陣精神恍惚之後,柳絮陡然發覺已經離開了畫中空間,正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站在墨蓮圖前,而這幅圖畫則紋絲不動的平放在寫字桌上,沒有一點變化。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