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空間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5-01-23 21:33  |  字數:3412字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你拉到吧!自古以來,買的不如賣的精,如果不賺錢,你會賣給我們?」韓孔雀幫助柳絮抱著東西,同時他還不忘鄙視了一下小販。

拿上所有東西之後,柳絮看著韓孔雀道:「你也不差,如果不是遇到了好東西,你也不會這麼痛快吧?」

韓孔雀看了一眼小販,道:「我喜歡這批木碗,不過,那四百元一隻的木碗,應該是搭頭,要不然這位年輕的老闆,不會這麼大方。」

「搭頭?」柳絮奇怪的看了一眼韓孔雀手中那些黑不溜秋的木碗。

韓孔雀笑著道:「也就是說,這幾隻髒了吧唧的木碗,應該是老闆白得的,現在能夠四百元一隻賣給我們,他賺了。」

柳絮直接白了韓孔雀一眼道:「知道這樣,你還出四百元買下,還是你狡猾。」

兩個人說著話,已經離開了那個小攤,所以那個小販並沒有聽到兩個人後面的話。

柳絮手中拿著那副畫,而韓孔雀則看著自己懷中的一隻木碗,這些木碗韓孔雀知道是好東西,特別是最上面的一隻它肯定是來自青藏高原的木碗,乃是碗中珍品。

這種木碗選用一種寄生植物製作的,藏語稱「咱」,被藏族群眾視為「木寶」,尤以寄生在蒿枝根部的「咱」為上乘。

如果在這種木碗中放毒,即會起變化,因而十分名貴。

解放之前,藏族人小的時候,便像選擇愛人一般選擇一隻木碗,而選擇這個木碗便陪伴主人終生。

在家的時候,用木碗喝茶,出門在外的時候,將木碗擦拭得乾乾淨淨,或用舌頭舔乾淨,綢布包裹,揣在懷中,人到哪裡,碗到哪裡,人在碗在,形影不離。

過世後,家人用他生前用的木碗里盛滿酥油茶,供在遺體面前,葬禮的7天里,每天往裡面添茶,最後一天把這個木碗里的茶潑了,收拾乾淨後給天葬師,從此這個碗就歸天葬師所有了。

在青藏高原的古老歌謠里,有這樣一句歌詞:「丟也丟不下,帶也帶不走,情人是木碗該多好,可以揣在懷裡頭」。

將情人比作木碗,可見人們對木碗的珍愛程度,那個時候,在藏區很多地區,流傳著這樣一個諺語:「一隻上等木碗等於10頭氂牛。」可見高原的木碗多麼的有名。

只不過,這樣的木碗,如果主人活著,你是絕對買不到的,如果主人死了,那木碗就落入了天葬師的手中,這樣的木碗,更不會出現在市場上。

韓孔雀買到的八隻木碗,很明顯是天葬師手中的收藏,這樣的木碗,都是主人死亡之後留下,一般人是絕對得不到的,韓孔雀不知道那個青年從哪裡得來的,但這些木碗,肯定不會是普通之物。

西、藏木碗分普通型和名貴型兩種,普通型一般用杜鵑樹根或雜本根製作,不加裝飾,但也美觀大方,尤以香格里拉、縣尼、西鄉出產的最為著名。

名貴型則是用一種寄生植物製作,尤以寄生在篙枝根部的一種瘤這種木碗木質黔黑透亮,紋路細如髮絲,再加以銀飾更是碗中珍品。在這種碗中放毒,即會起變化,因而十分名貴。

木碗還分男、女用兩種,其區別主要是:男用木碗底部與碗口間距較小,碗口大且外開,顯得穩重;而女用木碗碗型修長,光滑如玉,給人以纖細柔潤之感。

韓孔雀手中那八隻看著不好看的木碗,明顯是被人使用了很多年的,這八隻木碗之所以流傳到現在,就是因為它們是用「咱」製作出來的。

而另外十隻木碗,也不算普通,全部是用樺木製作的,按藏族傳統,一般人使用得最多的餐具是木碗,木碗一般用樺木、雜木雕琢而成,質地結實,不易破裂,花紋細膩,較為美觀。

木碗的製作過程,一是選材,二是風乾,三是制坯,四是細磨,五是上色。

西、藏的木碗可分為大碗、小碗、蓋碗、套碗、木缽等多種,用途廣泛,可供喝茶,吃糌粑,存放食品、香料、佐料等,而且還具有光滑、細緻、美觀、適用、不變味、不貧嘴、喝茶香、攜帶方便等特點。

雜木碗還有防毒的優點,在西、藏,出了木碗,還有玉碗、金銀碗等,日喀、則仁、布縣蘊藏豐富的玉石原料,該地製成的玉石碗,美觀、透明,碗外壁刻各種花紋,既受人們的歡迎,又是傳統的民族工藝品。

至於純金、純銀做成的勺子、筷子、碗和盤,雖然在民間也能見到,但畢竟不是被普遍使用的生活用品,所以在外流傳的不多。

回到家,柳絮忙著整理自己買下的工藝品,而韓孔雀則去清理那有點髒的八隻木碗。

「死人的東西,就算再好,也不能給韓凰用。」看到興奮的韓孔雀,柳絮很直接的道。

韓孔雀一笑道:「那是自然,我寶貝女兒用的肯定是最好的,這種東西也就是用來收藏,它們怎麼可能放到我們女兒面前?」

柳絮也笑了幾聲,不再說話,等韓孔雀走了,柳絮再次那處那副墨蓮圖,仔細看了起來。

把這幅據說是徐渭所畫的墨蓮圖,平放在桌面上仔細觀察,柳絮想弄明白,自己在古玩市場時,為什麼會陷入那樣一種詭異的場景中。

柳絮堅信,那並不是自己憑空而來的幻覺,自己一向身體健康,思維敏捷,如果沒有外因的誘發,是無論如何都解釋不清的,原因定是出在這幅畫上。

把目光放在這幅栩栩如生的墨蓮圖上,柳絮的精神也不禁處在了一種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