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木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材料。 氆氌生產歷史悠久,明代時民間已把它當作饋贈的禮品,甚至作為貢物呈獻朝廷,現在幾乎遍及農區、半農半牧區都能生產,以扎囊縣所產最著名。 「這是圍裙,美女你圍上一條,絕對漂亮。」看到...

「受傷?」韓孔雀再次拿起柳絮的小手,此時她手上傷口一件結疤,這是柳絮那細胞快速分裂繁殖的功效。《X.

「呀!這種能力居然沒有消失?」柳絮看著自己的手,那塊剛才結的血疤,韓孔雀一動,就掉落在地上,她的手上,依然是那麼的光滑白嫩。

「這就是強化的效果,不過,如果受了傷,一定要補充大量營養,畢竟這種超強的恢復能力,消耗的還是你身體的養分。」韓孔雀笑著道。

「知道了,你還真是嗦,哎呀!你看那邊是什麼?好漂亮,我們過去看看。」兩個人來鬼市的時候就不早了,這個時候,已經差不多五點,夏季,五點已經天色大亮,所以柳絮才能看到不遠處攤子上的東西。

韓孔雀看了一眼道:「是少數民族的工藝品,沒想到在魔都也有這麼正宗的東西,走,過去看看。」

「是藏族的吧?」柳絮也看出來了,不過,那些手工藝品確實漂亮。

「應該是,不管是木碗,還是那些地毯,都像是藏族的手工藝品,我們過去看看。」韓孔雀說著,擁著柳絮向那邊走去,很顯然,他是認識那些工藝品的。

藏族傳統的民族手工業有著悠久的歷史,所生產的工藝品種類繁多、風格獨特,質地精美。

一些富有民族特色的傳統產品更可謂藝苑奇葩,著名的如卡墊、圍裙、氆氌、錯那、勒布的木碗,還有拉、薩的「加欽」鞋、藏腰刀、民族帽、金銀首飾。墨竹、工卡、土陶、茶桶、馬鞍、藏斧等。

「這是什麼?」柳絮問道。

「這是卡墊。」小販道。

卡墊,即「座上的鋪墊」的意思,是長方形的、織有各種色彩圖案的厚毛毯,以結構緊密、細緻耐用、圖案新穎、色澤鮮艷又不易褪變而聞名中外。

它可以鋪在床上當褥子,墊在座下作座墊,也可以掛在牆上作壁毯、鋪在地上當地墊,既實用又美觀。

「兩位,看看,這是江、孜的卡墊,江、孜人編織卡墊約有660年的歷史。在內地可是不多見的好東西。」小販是一個年輕人。不是藏族,不過,他的東西還真是好東西,所以韓孔雀和柳絮全都被吸引了。

漂亮的東西。自然吸引女人。所以柳絮看的就是卡墊。這種東西,韓孔雀還是有點了解的,現在這種東西已經可以大規模生產。江、孜現除擁有300名工匠、年產卡墊可達數千條的地毯廠外,還有幾個街道經營的卡墊生產合作社。

江、孜地毯廠每年產值約50萬元上下,其產品曾獲輕工業部優質產品獎,不僅供應西、藏和鄰省,還遠銷西歐等12個國家和地區。

除了卡墊,這個攤子上還有氆氌,氆氌也叫藏毛呢,是一種手工紡織的羊毛織品,它厚實耐用,保暖、防風、隔雨,是藏族人民作服裝、鞋帽的主要材料。

氆氌生產歷史悠久,明代時民間已把它當作饋贈的禮品,甚至作為貢物呈獻朝廷,現在幾乎遍及農區、半農半牧區都能生產,以扎囊縣所產最著名。

「這是圍裙,美女你圍上一條,絕對漂亮。」看到柳絮抓著一條圍裙,小販再次推薦。

圍裙,藏語叫「幫墊」,就是藏族婦女們系在長袍前面那條紅綠條格相間的毛紡織品,繫上它會更加突出藏裝濃郁的民族色彩,增加她們的瀟洒、嫵媚。貢噶縣姐德秀區所產的圍裙最負盛名。

韓孔雀只是看了一眼,就轉移了目標,那些藏刀也不錯,不過,韓孔雀一眼就看出不是精工細作的手工品,而是批量生產的工藝品,所以就沒了興趣,而此時,攤子上的一些木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木碗是藏胞日常生活用品,吃糌粑離不了它,木碗系用樹節疙瘩雕琢而成,質地堅實,紋路清晰,不易破裂。

「這是錯、那縣勒、布區有名的木碗,買回去給老人和小孩子用是很好的,要知道藏族同胞,人家一生可以用這麼一隻碗,走著坐著都帶著。」小販不停的給韓孔雀和柳絮兩人介紹,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是很有眼色的,兩個人看到哪裡,他就介紹的到哪裡。

「一輩子就用一隻木碗?」韓孔雀故作好奇的問道。

「這種木碗,有的還用白銀鑲縷、配蓋,銀光閃耀,格外美觀,西、藏錯、那縣勒、布區是有名的『木碗之鄉』,早在幾百年前,那裡的門巴族人民就已開始製作木碗。」小販道。

韓孔雀知道,這些傳統的民族手工業原材料充足,動能消耗少,資金周轉快,適於分散經營,所以很多小販都喜歡販賣這些東西。

在藏族傳統生活中,茶還是社會交往的重要「媒介」,客人上門,主人必須敬茶,客人喝茶,一般不將茶全部喝掉,這被視為是對主人手藝的一種讚許,主人也會不斷向茶碗中添茶。

藏族人婚喪嫁娶,都用得著茶,在女子陪嫁中,茶是財富的象徵,孩子出生后,親朋好友會帶著茶、酥油來祝賀,獻完哈達后,還要向產婦敬茶。

茶碗的使用也有講究,據**民族學院教師趙國棟研究,藏家茶碗往往被賦予溝通世俗與神聖的「橋樑」作用,宗教儀式中多使用金屬茶碗,日常生活中木碗則最為常見。

在過去,地方首領還有隨身攜帶茶碗的習俗,既是裝飾,也是權力的象徵,而對普通人而言,即使身無分文,也必須有一隻屬於自己的茶碗。

「這碗黔黑透亮,紋路細如髮絲,真的很漂亮。」韓孔雀拿著手中的一隻木碗,一邊看一邊道。

聽到韓孔雀讚美他的木碗,小販立即笑裂了嘴:「這木碗盛開水不裂,不燙手、不冰手、跌不破,耐摔,最適合小孩子用了,它體輕而質固,小孩子也能端的起來。」

「多少錢?」柳絮隨口問道。

「五百一隻。」小販立即回道。

「五百?一隻木碗就要五百?」既然是小孩子用的東西,柳絮自然關注,所以聽到這麼一隻五萬,居然要五百塊錢,柳絮立即出聲了。

「五百不貴了,要知道這些東西可是從藏區帶來的,只是路費就不低,加上這可是完全手工製作的工藝品,五百塊錢是一點都不貴。」小販笑著道。

韓孔雀此時搶在柳絮前面開口道:「你一共有多少木碗?買多了是不是要便宜一點?」

「你買多少?如果你全部都要了,自然能夠便宜一點,如果要個三五隻的,那就沒法便宜了,本身五百塊我就不賺錢。」小販的眼珠子轉悠著,想要看清韓孔雀是不是在忽悠他。

韓孔雀笑著道:「我家裡有個小型古董店,我看你這些東西還算可以,沒準會很好賣,所以,你懂得。」

看韓孔雀笑的那麼猥瑣,小販看了那批黑黝黝的木碗一眼,這樣的東西,如果不是懂行的,在稍微偽裝一下,當做古董賣出去還真是不難。

想到這裡,小販也猥瑣的笑了起來:「我手中也不多,總共也就十七八個,我數數,如果你全都要了,怎麼也要給你便宜一點。」

很快小販把這些木碗摞了起來道:「一共十八隻,有七八隻的品相併不算好,這樣,十隻算是五百,另外八隻算四百,怎麼樣,我夠意思吧?」

韓孔雀算了算,總共也就八千二百元錢,不過,他總不能一口答應,所以他開口還價道:「零頭抹了,我給你八千。」

小販的眼珠子再次專有了起來,他想了想,抽出一條圍裙,道:「看你們也不差錢,而這位美女總不能空手而回,不如你們在挑選一些東西,湊個整數。」

韓孔雀微笑的看了一眼柳絮,轉過頭道:「就這樣吧,不過東西一定要便宜,美女,總不能讓你白白陪我一個早上,那些漂亮的毯子,你就挑選一些吧1

韓孔雀十分紳士的對柳絮做了個請的姿勢,而柳絮也十分配合,她偷偷的白了韓孔雀一眼,接著毫不客氣的開始掃蕩攤子上的東西。

攤子上的卡墊、圍裙、金銀首飾、馬鞍、藏斧、藏刀,全都划拉了不少。

韓孔雀則直接拿出一摞人民幣,扔到了小販的手中,看的小販樂呵呵的,直接合不上嘴了,不過等他數好了錢,回過了神,看到柳絮那瘋狂掃蕩的樣子,他立即緊張了。

「夠了,夠了,再拿就超過一萬元了,美女,大姐,真不能拿了。」最後,小販直接趴在了自己的攤子上,阻擋柳絮搶他的東西。

本來他是想出手阻止柳絮的,不過看了看柳絮的樣子,又看了看韓孔雀那身材,最後他還是沒有敢動手,像柳絮這種級別的美女,他肯定是不敢碰的。

「就這些吧!這種圍裙,榮華一條,榮夏一條,小苗也有一條,哎呀!我忘了杜薇,老闆,再給一條,這個是最後一件了。」柳絮的眼睛,盯上了小販壓住的一條圍裙。

小販想了一下,畢竟是一萬塊錢的大生意,不差這麼一條圍裙,所以他直接抽出一條,遞給柳絮道:「這次我賠大發了。」未完待續。。R64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