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墨蓮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肯定不是名家作品,這麼一副沒有落款的畫作,最多也就值幾百塊錢,韓孔雀還不至於花五千塊買一幅不知真假的畫,所以小攤主把他們當成冤大頭來宰,那可真是找錯了人。 此時柳絮微微一笑:「既然這麼珍貴的一...

從光澤到瓷釉,再到圖案,真是誇得天上地下少有,最後那個小夥子暈暈乎乎地以五千元的「便宜」價格,買走了這件一看就是現代仿製品的瓷器,看他那喜滋滋的神色,還以為自己佔了個大便宜。

所以說,如果沒有那分眼力,還是不要投身到古玩收藏的偉大事業中來,不然上當受騙,只能自討苦吃。

在一個攤位前,韓孔雀停住了腳步,這個攤位上的東西特別多,其中有幾幅字畫很是吸引了韓孔雀的目光,非常喜歡研究歷史的韓孔雀,骨子裡很是有些文人式的清雅,對於傳統的書畫藝術總是懷有一種莫名的興趣。

原來他的文化程度不足,還不太敢涉足書畫的收藏,而現在,韓孔雀認為自己了解的夠多了,所以,也想收藏一些字畫,要知道,他的收藏之中,最少的就是古代字畫。

這幾幅字畫中,有一幅水墨潤染的蓮花圖很是古樸別緻,散發著悠悠古韻。

韓孔雀倒不是認為這是一件古畫,這些小攤販都精明的很,要是古,早就不擺在這裡叫賣了--,況且每日里人來人往,也輪不到韓孔雀在這裡撿漏不是。

引起韓孔雀注意的僅僅是這幅畫所表現出來的藝術特色,很簡單的幾筆,就勾勒出了蓮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風姿和意境,這說明作畫之人一定是個丹青高手,不然不會有如此的功力。

「怎麼,這位小哥對這幅古畫很感興趣?」精明的小商販轉了轉略有些發黃的眼珠打量著韓孔雀。看看他有多少購買力。

最近這一段時間,韓孔雀的穿衣打扮雖然還是那麼不講究,不過,現在他的衣服,可都是精工細作的高檔貨,所以就算穿著隨意,只要有點眼力的,也能看出價格不菲。

所以韓孔雀還沒有答話,小販又開口道:「這幅畫可是大名鼎鼎的徐渭的作品,知道徐渭是誰嗎?那可是明代頗有影響力的一代書畫大家,他的作品可是很有收藏價值的。

小兄弟。你果真有興趣的話。我就便宜點,五千塊讓給你,一看兄弟就是個懂畫的人,寶劍贈英雄。這幅畫落在兄弟手裡。也不算辱沒了它。」

小販看著站在韓孔雀身邊的柳絮。感覺韓孔雀應該不會掉面子的不捨得花費五千塊錢,不過,他顯然想錯了。韓孔雀不置可否,柳絮則站在一邊看著,更是不說話。

雖然這幅畫不錯,但肯定不是名家作品,這麼一副沒有落款的畫作,最多也就值幾百塊錢,韓孔雀還不至於花五千塊買一幅不知真假的畫,所以小攤主把他們當成冤大頭來宰,那可真是找錯了人。

此時柳絮微微一笑:「既然這麼珍貴的一幅畫,我看您還是放在家裡,好好珍藏,作為傳家之寶為好,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古畫,就是隨隨便便賣給任何一個懂行的人,都夠您一輩子吃喝不愁了。」

韓孔雀一聽就笑了,他也笑著道:「這幅畫一看就是現代哪位大師的作品,放個三五百年,肯定是真正的古董。」

「小兄弟,看你說的,這不都是混口飯吃嘛,買賣不成仁義在,你看上什麼了,哥哥我給你打個八折。」得,這位還真是個自來熟,被韓孔雀說破行藏,也毫不臉紅,倒是和韓孔雀稱兄道弟起來。

韓孔雀感覺十分有意思,這也是淘寶的樂趣所在,古玩街鬼市的攤販流動性很強,所以就算韓孔雀在這裡十分出名,可真正見過他的,也就是那些白天固定在這裡擺攤的老攤販,而像這些混跡鬼市的,則很少有人認識韓孔雀。

如果他認識韓孔雀,知道韓孔雀對他的東西感興趣,恐怕他就不會這麼沒有自信了。

韓孔雀覺得這位倒是個妙人,很是有趣,也不再言語,拿起那副畫仔細看了起來,畢竟畫工那麼精湛的一副蓮花圖,還是不多見的。

而在一邊無聊的柳絮,則隨手拿過一把青銅打造的匕首看了看,如果是原來,在韓孔雀面前,柳絮肯定不會表現出對這種兇器的喜愛,但現在,卻無所謂了,她是軍人出身,自然對刀兵等武器有著特殊的愛好。

雖然一個美女喜歡匕首有點奇怪,但看到柳絮看的認真,攤主又連忙道:「這個可是了不得的好東西啊,聽過」圖窮匕見』吧,說的就是這個」

柳絮實在沒有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這個攤主忽悠人的本事也太不靠譜了點,剛才是徐渭的畫,現在又是荊軻刺秦的匕首,這就是再外行的人,也能聽出來是假的埃

韓孔雀自然看到了小販的表現,所以他放下了那副畫,也想看看柳絮發現了什麼,畢竟柳絮也不是菜鳥了,她看上的東西,自是有點價值。

不過,韓孔雀一看柳絮的樣子,就知道想躲了,而看到小販表現的柳絮,心中一陣好笑,一個沒留神,手裡的匕首觸到了小指上。

雖然這把匕首看起來似乎有些年頭,上面跡斑斑,但是到底是開了刃的,鮮血頓時順著傷口處冒了出來。

雖然不痛,不過柳絮還是不由自主一顫,這還真是樂極生悲了,她沒有注意到,一滴鮮血隨著那一下顫抖,順著手指滾落下來,正好滴在那幅被攤主稱作是徐渭所畫的「墨蓮圖」上。

柳絮忽然一陣心神恍惚,眼前出現了一汪清澈的水塘,水中央亭亭玉立著一株白色蓮花,花大如盤,荷葉田田,有的浮於水面,有的立於碧波之上,彷彿是撐開的一把把綠色的小雨傘,幾尾錦鱗在水中悠閑地游來游去

這情景像極了那幅所謂的徐渭作品,正在墨非獃獃出神之際,耳邊傳來一陣呼叫聲:「老婆,你沒事吧?」

看到韓孔雀一臉焦急,柳絮心中一暖:「沒事,沒想到一把青銅匕首,到現在還這麼鋒利。」

「小姑娘,小姑娘,你沒事吧?」攤販的叫聲,讓柳絮的視線,從韓孔雀身上轉移到了旁邊。

回過神來的柳絮發現自己仍然蹲在這個攤位前,攤位老闆一臉關切的望著自己,而眼前的水塘、蓮花,游魚卻消失無蹤。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剛才只是自己的幻覺?

看著那幅「墨蓮圖」,柳絮心中生疑,她看韓孔雀要說話,立即給了他一個隱晦的暗示,韓孔雀立即站在他身邊不說話了。

有了疑惑,就要設法解開,深諳實事求是精神的柳絮,便臨時下了買下這幅畫的決定。

「老闆,這古董是不是太鋒利了點?你不要告訴我這是龍泉劍,放置千年還能鋒利如昔,就看這上面的跡,也應該不能這麼鋒利。」柳絮甩了甩手,絲毫沒有理會受傷的傷口,這讓小攤販放下心來。

現在的人,只要遇到點事情,就想著用錢解決,小販還真害怕柳絮因為受了傷,讓他做出補償。

現在柳絮不在意,小販的的心思活絡了起來:「這真是把寶貝,如果不是這樣,怎麼可能到現在還那麼鋒利,所以就算這把匕首跡斑斑,它也還是這麼鋒利,這就足以說明這是一件寶貝。」

柳絮笑著道:「你這裡的東西都是寶貝啊?那好,這把匕首你留著吧1

「小姑娘,這你可就有點不地道了,你看,我這幅畫都讓你毀了。」這個時候,小販指著蓮花圖上面暈散開的血跡道。

柳絮看了一眼,神情再次恍惚了一下,她想了一下道:「那我就買這幅畫好了,不過,價格可不是你說的,要知道,你的匕首還傷了我呢1

柳絮不想讓人知道這幅畫的特別,所以自然不能攤販要多少錢,她就給多少。

經過一番激烈的談價還價,在老闆心目中可以賣五千大洋的「古畫」被柳絮以八十塊的價格買了下來。

望著柳絮和韓孔雀漸行漸遠、就要融入人流中的背影,小攤販喃喃道:「真狠啊,原以為是個愣頭青」

旁邊緊挨著他的一個小商販目睹了全過程,嗤笑著說:「怎麼樣,徐老四,踢到鐵板了吧,看你以後還自詡為『忽悠專家』不。」

「我怎麼感覺那對小年輕有點眼熟?」另外一名攤販開口道。

「眼熟?難道是棒槌?看著不像啊1徐老四開口道。

「不是菜鳥,應該是名人,我可不記無名之輩。」

「怎麼可能?如果真是名人,會畫八十塊錢買那副新畫?」徐老四不信。

所以被稱作徐老四的攤主撇撇嘴,沒理他,繼續向過往的路人進行自己的忽悠大業。

而這一切不過是古玩街上一個小小的插曲罷了,每天都在不停的上演著類似的情節

「怎麼了?這幅畫怎麼看都是一副現代作品,你怎麼會感興趣?」雖然柳絮剛剛表現出對收藏的喜愛,但韓孔雀知道柳絮不是普通新手,自然不會受到那個攤主的忽悠,所以韓孔雀才會感覺奇怪。

柳絮笑著道:「幸虧受了傷,如果不受傷,我還真看不出這是一件寶貝,當然,現在只是我的猜測,這也許是一件正真的寶貝,不過還不能證實,等回家之後,我們在仔細研究一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