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鎮場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的火氣也上來了,所以,他也不再瞻前顧後,既然那些人已經掏出了傢伙,這件事情就沒法善了,既然這樣,他也不用再藏著掖著。 看著一名名從人群中走出的男子,全都抱著步槍,指向了場中...

?

教導主任知道,不動真格的,這些學生不害怕,所以他把手中的手機舉了起來,對著剛才說話的那片學生,拍了幾張照片。

看到教導主任的動作,裡面的一些女生終於害怕,她們三三兩兩的從廁所里跑了出來。

而教導主任此時什麼也顧不得了,廁所之中只要有空隙,他就向里鑽,只要看到學生,他立即開始威脅,並且拍照。

本來學生就害怕老師,在加上教導主任此時滿臉殺氣,手中舉著手機,不停的拍照,一些湊熱鬧的學生更加害怕,所以,很快廁所里的學生就疏散了個差不多。

看清了裡面的情況,教導主任的臉都綠了,因為裡面有四五名女生扭打在一起,他沒先到,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幾名女生不理會他,在裡面圍著一個女生進行毆打。

「你們住手,如果再不住手,我就要傷人了。」

「你不要出手,我到是,她們能夠做到什麼程度。」就在此時,韓榮夏的聲音響起。

「小姐,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就算我把她們全殺了,老闆也不會有任何麻煩。」

「她們是我的同學,就算要打我,也沒必要殺了她們。」韓榮夏道。

「制止她們行兇總可以吧?」

「可以,我又不是受虐狂,你能夠制止她們,應該早點出手。」韓榮夏十分彪悍的對著一個女生拳打腳踢,不過,其他三名女生,卻也沒有讓她好過。

「剛才人太多,我擠不過來,現在可以了。」一名少女,看著廝打在一起的幾人,也感覺頭疼。

她也知道這些只是一些普通學生,而且還都是十六七歲的小女孩,如果她真下殺手,以後韓榮夏也沒法在這個學校里繼續上學了。

只要韓榮夏沒有受到太大的威脅,她也沒必要下狠手,所以,她雖然護著韓榮夏,可更多的還是看著,因為小女生打架,她實在是沒有參與的必要。

「就你有保鏢?一個保鏢在這裡好像沒有多少用。」那名一直被韓榮夏追著打的女生,此時抬起頭,兇狠的看著韓榮夏。

韓榮夏此時也被打的不清:「杜曉言,你不要欺人太甚,平時我都是讓著你的,沒想到你居然會變本加厲,這次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了。」

「我們倒誰不放過誰,去死。」杜曉言道。

在韓榮夏打了這個驕傲杜曉言的一個耳光之後,韓榮夏身上,也被另外三個女生打了三下,痛的韓榮夏直抽冷氣。

就在韓榮夏還想繼續追著杜曉言打的時候,杜曉言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了一把不鏽鋼扳手,向著韓榮夏的腦袋砸來。

「住手。」一聲嬌喝響起,剛才只是象徵性的給韓榮夏擋住了一面攻擊的保鏢怒了。

「住手。」韓榮夏一驚,伸出一隻手臂,向著保鏢和杜曉言的中間擋去。

「啊1整個廁所里響起一片驚叫。

韓孔雀獃獃的看著那個扳手砸在了韓榮夏的手臂上,而女保鏢的手臂,此時卻收了回來。

一隻鋒利的尖刺,慢慢的沒入了女保鏢的手臂之中,剛才如果不是她的反應夠快,此時韓榮夏的手臂應該被刺穿了。

不過,就算韓榮夏沒有受到這隻尖刺的傷害,但她卻被杜曉言的扳手砸中了。

女保鏢緊緊抱著韓榮夏,把其他攻擊全都擋在了外面,聽著碰碰的聲響,女保鏢再次抬起頭時,眼睛里的隨意已經消失,此時她已經起了殺機。

「言言,言言,你不要緊吧?」這個時候,一個斯斯文文,穿在了一身西裝的儒雅中年人跑進了廁所。

看著鼻青臉腫的杜曉言,中南男人立即暴走了:」誰,是誰?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把我女兒打成這樣,我一定要把她沉江。「

男人雖然在大喊,可他的視線卻全都集中在了杜曉言身上,所以他沒有看到,韓榮夏已經被女保鏢包裹了起來,在她們的身體之外,一層黝黑的鐵罩,把兩個人全部包裹了起來。

「這這」教導主任看著剛才還在挨打的兩個少女,瞬間被一層鐵皮包裹了起來,剛進自己的三觀開始崩裂。

剛才那個少女的手臂上冒出來了一根鋼刺,他還想著也許是他眼花了,那也許是少女藏在手臂之中的刺刀,可現在,憑空變出來了那麼大一片鐵皮,這是在上演鋼鐵俠啊!

韓孔雀此時開口道:「先把她們送醫院吧1

看著韓榮夏疼的呲牙咧嘴,韓孔雀一陣心疼,對這個乖巧的小妹,韓孔雀還是很疼愛的,他沒想到,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讓她受了傷。

不過,他心中也只能苦笑,傷害韓榮夏的都是一些普通小姑娘,就算韓孔雀再恨她們,也沒法直接用異能放了她們的血,讓她們變成乾屍。

「對,對,來人,趕緊把我女兒送醫院。」這時,那位中年男人也反應了過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聽說我女兒跟人打架了?這怎麼可能,要知道平時我女兒可是很乖巧的,不會是在學校里被人欺負了吧?」

「我女兒好像也在裡面,那個誰,趕緊過來給我說清楚,要不然你們全都等著處分吧1

就在韓孔雀他們剛剛退出廁所的時候,另外三對夫婦找了過來,想來其他三名女生的家人,就是他們。

韓榮夏此時雖然沒有喊出聲,不過,韓孔雀看她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想來胳膊很痛,所以他再次開口道:「先送二小姐去醫院,其他事情我留下來處理。」

「你留下來處理?你是哪根蔥?你能處理的了嗎?」這個時候,一群西裝大漢圍了上來。

韓孔雀一愣,接著就笑了:「難道你們是有預謀的?」

「預謀?就為了對付你?還是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抱著顧曉宇的那個中年男人,看著杜曉言的臉蛋上的紅指印,也是氣往上沖。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道:「孩子打架,我們大人沒必要參合,她們五個,兩個受傷了,還是先送醫院去處理一下,誰對誰錯,我們過會在分辨。」

「不用分辨,我女兒肯定要去醫院,你們已經不用了,來人,把他們拉走,不管是扔到江里還是海里,你們看著辦。」中年男人看著韓孔雀冷笑道。

韓孔雀聽到這話,又是一愣,他還真沒想到,這個中年男人居然會這麼說。

韓孔雀看著他的眼睛,感覺不像是在說狠話,因為韓孔雀從他的眼睛中看到的只有殘忍和暴戾。

「你是誰?居然敢這樣草菅人命?」韓孔雀認真的道。

「小子,身體倒是不錯,不過,個子大就厲害啊?既然你問,那麼我就告訴你,殺你的是杜大爺,在這個金粉之地,我姓杜的說句話,還沒有幾個人敢反對。」中年男人道。

「姓杜的?聽你的口氣,應該是在道上混的,那麼能夠用這麼大口氣說出這種話的,應該是高利金庫的杜家吧?」韓孔雀揮了揮手,讓人送韓榮夏去醫院。

本來一些人還想要阻止,不過,韓孔雀手下的保鏢速度太快,在他們反映過來的時候,韓榮夏已經被送到了車上。

就算這樣,那些西裝男也不想放他們走,就在車子發動的時候,一名西裝男從腰上掏出了一把手槍,指向了車子。

看到這樣的情況,韓孔雀冷聲道:「不用跟他們客氣,只要有人敢動手,就給我全都宰了。」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的火氣也上來了,所以,他也不再瞻前顧後,既然那些人已經掏出了傢伙,這件事情就沒法善了,既然這樣,他也不用再藏著掖著。

看著一名名從人群中走出的男子,全都抱著步槍,指向了場中,面對一根根黑洞洞的槍管,任何人都要心寒,所以這讓那些西裝男頓時傻在了那裡,再也不敢有異動。

相比正規的軍隊使用的軍用步槍,西裝男手裡的小手槍,再怎麼看,也不是步槍的對手。

再看看後面出來的武裝人員,人家是鋼盔、防彈衣、護肘護膝,從頭到腳防護的滴水不漏,就算那些西裝男手中的小手槍開火,能不能打死這樣全副武裝的人員,還真是要仔細計算一下。

本來還有三對夫妻十分囂張,正指著教導主任等幾個老師的鼻子罵的震天響,當場中沉寂下來之時,他們發現了周圍的情況,這時,他們也傻了眼。

剛開始他們還以為是黑幫火拚,可在看清了雙方的武器之後,他們知道,這次麻煩大了,在國內,步槍可不是誰都能夠弄到手的,而在這裡,卻發現了幾十條步槍,這是什麼概念?

就算國內的將軍,也不可能因為子女的問題,調動這麼多正規軍出來鎮場子,想明白了這一點,剛才還趾高氣昂的幾對夫妻,頓時啞了火。

此時那個囂張的杜姓中年人,也變了臉色,不過,他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所以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小兄弟是哪條道上的?看著面生啊1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