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活力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2-30 00:47  |  字數:3508字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韓孔雀手裡有千工拔步床製作圖紙,所以組裝起來並沒有難度,等組裝好了,韓孔雀看著光禿禿的如同房子一樣的大床,苦笑了起來。

由於是實驗作品,所以這張本來十分精美的千工拔步床,卻如同一個木頭籠子,看起來沒有絲毫美感,這完全是因為沒有做後期處理。

古代的千工拔步床都是經過巧匠精雕細琢,作品美不勝收的精品,那個時候的每件傢具,都經過能工巧匠的精心雕琢的。

雕刻是一種「旨在意會,不可言傳」的手藝,韓孔雀將工藝步驟和工具使用技法結合緊密,以鑿、雕、修、刮、磨等精妙藝術手段,一絲不苟,精雕細刻,創造出構圖生動,形象鮮明,線條流暢、技藝精湛的精品圖畫。

百子嬉戲圖、貓撲蝶飛圖、貓戲圖、百鯉圖等等傳統圖畫,被韓孔雀雕刻的惟妙惟肖,美不勝收,各類雕刻圖案,表達著各種美好的寓意及祝福,完美呈現手工雕刻的意韻。

雕刻,是韓孔雀最拿手的技藝,所以雖然四面都需要雕刻,可韓孔雀沒用一個小時,就完工了,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九點,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才去學校,韓孔雀再次拿起攻擊,準備做最後的後期處理。

最後的處理,自然是打磨,韓孔雀對這張床的打磨可謂精益求精,他先用從粗到細經過幾十道砂紙的打磨,每道打磨都必須將留下的痕迹和不平整光滑的地方徹底打磨乾淨。

在打磨的過程中,方向是極其重要的,最後再使用最精細的砂紙反覆打磨,直至床的表面光潤平滑,手感舒適。

成型的半成品傢具,經過專業的、反覆細膩的刮磨處理,使這張床的稜角分明、線條流暢、平整光滑、手感舒適,表面平坦無波浪感,視覺流平度佳和紋理流暢清晰。

等打完了蠟,這張用緬甸黃花梨製作的千工拔步床,看起來色澤清澈光瑩,氣質高貴典雅。

打蠟是明清硬木傢具進行木材表面處理的一種裝飾工藝,它不僅很好地展現了木材優美的自然紋理,而且在木材表面形成了一層保護膜,很好地防止了外界環境對木材的腐蝕。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層保護模由於不斷受到空氣的氧化,人手的撫摸、抹布的試擦等因素的影響,使傢具的表面、稜角、邊線等處呈現出一種自然的、透亮的、溫潤如玉的表面形態即所謂的「包漿」。

在眾多硬木傢具表面形成的「包漿」當中,唯黃花梨的包漿最惹人喜愛。

如果不是韓孔雀今天就要用這張床,來討女兒的歡心,韓孔雀甚至還要給這張床上一層漆,當然,他要用的是天然生漆。

天然生漆是一種優質的天然塗料,來自原始森林和自然漆樹科類,是人工從漆樹割取的天然漆樹液,而天然生漆漆液內主要含有高分子漆酚、樹膠質及水。

天然生漆具有防腐蝕、耐水性、耐強酸、耐強鹼、防潮絕緣、耐高溫性等功能,至今沒有一種合成塗料能在堅硬度、耐久性等主要性能方面超過它。

追求完美是韓孔雀的一個弱點,所以在看到還有點時間的時候,韓孔雀忍不住還是給這張床上了一層漆。

等刷完了生漆,這張經由粗至細的反覆刮磨後的大床,在採用優質生漆進行反覆擦拭之後,已經是木紋清爽、平滑流暢、色澤清澈光瑩,氣質高貴典雅的一張藝術品。

「老闆,時間到了,如果再不去,就要晚了。」就在韓孔雀看著這張床陶醉的時候,黃山走了過來。

驚醒了的韓孔雀,一臉笑意的道:「黃山,是不是很漂亮?」

「嗯,這座木頭房子很好看,就是小了點,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人住太小了點,而且不方便,給那十幾條狗做狗窩,又太奢華了,給那隻大老鼠,也太大了。」黃山點著頭分析道。

韓孔雀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黃山道:「這是你的真實想法?」

「是啊!難道我想的不對?」黃山摸著腦袋到。

韓孔雀哭笑不得的道:「這是給笑笑和聖人做的一張床。」

「啊?這是床?」黃山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千工拔步床是古代發明的最偉大的一種床,多見於南方,古書上記載,拔步,就是抬腿的意思。跨好幾步才能上床,充分顯示了這種床的尊貴魅力,也非常奢華地保護了個人隱私。

古代人女兒出嫁,只要有條件,就給女兒配送這種床,十里紅妝,表達了父母對女兒的拳拳愛意,也是家族富有、地位顯赫的一種炫耀,而千工拔步床更是個中極品。」

「是很漂亮。」黃山不停的點頭道。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知道漂亮在哪裡?」

看黃山也就是會看熱鬧,韓孔雀忍不住道:「這款床形制非常大,床廊一體雄踞在大平座上,寬2.5m,高2.75m,進深更達3.1m,迎面一進為廊屋,左側矮櫃置燈具,右側妝台開奩盒,闊大的卧榻還在一進帳幔後,真是房中還有房,室中還有室。

再就是深色的黃花梨恰似勾畫輪廓的墨線,金黃的香枝木花板似填充其間的亮色塊,兩種珍材巧妙地鑲拼,使得千工拔步床整體充滿了妙不可言的線與面、深與淺的對比美,而最重要的是雕刻精湛,單看繁花似錦的正面,線刻、浮雕、鏤雕、圓雕並舉,是不是很好看?」

說到最後,韓孔雀也只能用很好看來表示了,因為他說的再多,黃山這個傻大黑粗的傢伙,好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