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茶藝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壺,用沸水澆空壺,按照服務員的話來說,這個行為的目的,是在於為壺體加溫,即所謂「溫壺」,也叫孟臣淋霖。 「溫壺」過後,服務員用茶匙將茶葉撥入到紫砂壺內,先細再粗后茶梗,這叫做烏龍入宮,然後向壺...

韓孔雀笑著道:「遊戲之中殺人沒有負罪感啊!所以,有壓力了,進遊戲發泄一下也是很不錯的,不過,最近我都沒上了,現在我只要一上線,就會被韓榮耀和韓榮光這兩個小子追殺。」

「你不會就這樣被他們兩個殺的不敢進遊戲了吧?」古烈嘲笑道。

韓孔雀道:「你們還別說,他們兩個對玩遊戲還是很有一套的,特別是團戰,如果只是一個,我們還能應付,如果是兩個一起來,我們就不是對手了。」

「真有那麼厲害?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要不我們一塊玩一玩?」古烈道。

韓孔雀笑著道:「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們一塊進遊戲去打一場,八點開始十點結束,不過,你們這些新手,上去也只有被*的份,如果想要顯擺一下,段時間內是不可能了,如果想要段時間內威風一把,那就要花錢,而且是最少十萬起。」

「最少十萬起?這玩個遊戲也太花錢了吧?」袁鵬驚訝道。

韓孔雀笑著道:「要不然遊戲公司為什麼會賺錢?」

陳青道:「今天時間太晚了,就散了吧!以後有時間再聚,願意玩遊戲的,就先準備著。」

陳青站起身,招呼陳蕊,打算離開了,他們明天還要上班,所以不能熬夜。

離開了紅樓食府,韓孔雀跟柳絮一塊回了家,至於周美人和秦明月,各自離開了,兩個人都不好意思跟著韓孔雀和柳絮回古玩街。

第二天吃過早飯,柳絮餵飽了孩子,帶著孩子出了門,她打算把孩子交給劉慧玉照顧,而她則去醫院。

韓孔雀在把笑笑送到了學校之後,回來古玩街,在街上閑逛,等到了一家叫文匯天下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這裡是他自己的產業,現在這裡算是他帶徒弟的地方,也是一個收購古玩的窗口。

韓孔雀走在前面,後面黃山提著一個禮品箱,跟在後面,裡面裝著的是明成化鬥彩天字罐,走到門口,就看到有人抱著用紅綢布包裹著看不到樣子的東西,還有用手提著跟黃山抱著一樣盒子的人往裡面走去。

「來的人還真多。」一個人嘟囔了一句,繼續往裡走。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邀請函么?」這個人走到門口,就被服務生截住問道。

那人拿出一張邀請函,又亮了亮手中的盒子,才走進了樓中。

看到不少人走了進去,韓孔雀眼睛一亮,看來這裡有個聚會,他正好閑著無聊,也許裡面會有點意思,所以他示意黃山,讓他想辦法進去。

「我打個電話,這裡應該是姜明月在負責雜務。」黃山道。

「嗯,快點。」韓孔雀道。

很快,接到電話的服務生道:「讓您久等了韓先生,請進。」

服務員帶著韓孔雀和黃山來到二樓一個包廂的門口,敲了敲門進去然後退出來。

有個人跟著走了出來。「韓先生,您好。」

打開門讓韓孔雀和黃山進去,韓孔雀看了一眼裡面,這裡的包廂很有特點,細小的格子門、細小的格子窗、在門口還有個用格子做的吧台、牆壁四周有大半圈都是用格子做的古董架。

古董架上面擺放著一些陶瓷瓦罐,在包廂正中,有一張長長的梨花木方桌,圍繞著方桌擺放著六張黃花梨製作的椅子,使得整個房間都洋溢著一種明清建築的風格。

包廂內的面積很大,在足足有七八十個平方,在靠近門口吧台的地方,還分出了一個小客廳,一圈大紅色的真皮沙發圍著一個玻璃茶几環繞成一圈。

正對著沙發的牆壁上面,掛著一個足有80英寸的大屏高清液晶電視機,在房間的每個角落裡都放置著一個不起眼的小音箱,設置的有點像電影院一般,卻是很好的融入到房間整體之中,這估計也算是新老結合,中西合併了吧。

在房門處供著關公的神邸,上面點著三根檀香,悠悠裊裊淡淡的煙霧充斥在整個包廂之中,一進入房間,就能聞到沁人心脾的幽香,再加上環繞在耳邊的古箏聲,使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韓教授,你怎麼來了?」看到進來的韓孔雀程雲驚訝的道,程雲、姜明月都是魔都科技大學考古系的學生,韓孔雀見過他們一面,所以認識。

韓孔雀低聲笑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程雲道:「這裡叫文匯天下,自然是以文會友了,在古玩街,自然是研究古玩,而今天是一個大聚會,所以來的人比較多,不過現在都分散在各個包廂里。」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這麼說,我今天來的正是時候了?」

程雲道:「當然是時候了,我們可是有很長時間沒有聆聽到韓教授的教導了,今天正好跟著您好好學習一下,韓教授,你們先做一下,再等一會人就聚齊了。」

「行了,你去忙好了,我們不用你招呼。」韓孔雀道,說著韓孔雀和黃山找了座位圍著茶桌坐下。

坐下后韓孔雀開始打量起房間的布置起來,到兩人坐下之後,程雲對著門口招了招手,兩個身材苗條相貌姣好的服務員走了進來。

兩人一人手中端著一個茶具擺放到方桌上,另外一人卻是捧著一個紅泥小火爐,放在方桌旁邊的一個圓圓的木墩上。

那個紅泥小火爐是長形,高六、七寸左右,爐內的炭火已經點燃,小爐還有蓋和門,製作的十分精緻。

茶具也很考究,是紫砂壺,整個壺大約有拳頭般大小,呈古鐵栗色,四邊分佈著六個小巧的茶杯,色白如玉,質薄如紙。

這麼精美的茶壺,讓人很是懷疑拿起這東西的時候,如果稍微使大點力氣,是不是就能將之捏碎了。

程雲一邊招呼著韓孔雀,一邊示意那兩個服務員燒水泡茶,就在這個時候,屢屢徐徐的進來了不少人。

在座的這些人都是在社會上打滾多年,頗有城府之人,誰也沒有急著去動方桌上面各人帶來的那些古玩,都饒有興趣的看著兩個服務員泡茶,就連韓孔雀也被那兩個服務員泡茶的動作吸引過去了。

紅泥小火爐雖然很小,但是火倒是很旺,轉瞬之間,水就燒開了,水開之後,一個服務員拎起了小巧的水壺,而另一個服務員馬上又放了一個水壺上去,給大家介紹道:「我們泡茶所用的水,都是取自彭城的天然山泉水,蘇東坡曾經說過,『活水還須活火烹』,就是指要用旺火來煮沸壺中的山泉水。」

服務員先是用茶匙取了適量的茶葉放在賞茶盤之中,然後將之端給眾人一一品鑒,並介紹著茶葉的來歷。

待到眾人看過一圈之後,服務員卻沒有把茶葉放入到紫砂壺中,而是提起水壺,用沸水澆空壺,按照服務員的話來說,這個行為的目的,是在於為壺體加溫,即所謂「溫壺」,也叫孟臣淋霖。

「溫壺」過後,服務員用茶匙將茶葉撥入到紫砂壺內,先細再粗后茶梗,這叫做烏龍入宮,然後向壺中注水,水滿壺口時停了下來。

服務員伸出兩指,夾起壺蓋颳去了壺口的泡沫,然後蓋上壺蓋,用開水衝去壺頂產泡沫,這個時候服務員的動作優雅至極,讓人看得賞心悅目。

按照服務員的說法,這個過程叫做淋壺,淋壺的目的一為清洗壺體,二為使壺內外皆熱,以利於茶香的揮。

韓孔雀的鼻子抽搐了一下,在鼻尖處已經可以聞到濃郁的茶香味了,心想,現在總歸能喝了吧?

卻不料服務員直接把紫砂壺中的水全部都倒了出去,說這叫洗茶,目的是洗去茶葉表面的浮塵,看的韓孔雀連翻白眼。

韓孔雀在鳳凰珠寶上班的時候,也經常喝茶,但是那個時候喝茶卻沒有這麼多的講究,茶具也僅僅就是一個水杯而已,他們那些工人只是為了解渴,不像這都快半小時了,居然還沒喝上。

服務員再次向紫砂壺中倒入沸水之後,卻又用第一泡茶水燙杯,服務員兩根手指轉動杯身,此謂「溫杯」,自然最後又是倒掉了,韓孔雀還是沒能喝上。

對茶藝失去了興趣,韓孔雀開始掃視周圍的情況,在看了一圈之後,韓孔雀直接搖了搖頭,因為他沒有遇到他感興趣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韓孔雀的電話響了起來,等掛了電話,韓孔雀直接站起身,準備離開。

在別人側目而視的情況下,韓孔雀走出了包廂,這時程雲走了上來:「韓教授想要離開?」

韓孔雀笑著道:「家裡有事,而且我也是實在沒有那個雅興,所以就不在這裡奉陪了,程雲,你們這些天有什麼收穫沒有?」

程雲不好意思的道:「我的實力,韓教授你很了解,依靠我們,怎麼可能撿到漏?不過,韓教授來的還真是時候,最近我們收到了一批麻核桃,不知道韓教授感不感興趣?」

「麻核桃?這東西也不錯,現在我正好有空,就去挑選一些。」韓孔雀笑著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