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天字罐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2-28 20:43  |  字數:4477字

韓榮光卻道:「大哥,你太謙虛了,你看好的東西是肯定不會有問題的,而我最佩服你的一點是,這等眼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達到的!」

韓榮光對韓榮耀佩服不已,區區一千塊卻換來了一件價值不可估量的古瓷,端的是「變廢為寶」了,不過,他更對韓榮耀許下的承諾感興趣,所以他跟韓榮耀一唱一和,這是打算算計韓孔雀了。

韓孔雀自然也知道這兩個傢伙不會那麼容易打發,所以他搖頭說道:「我沒有謙虛,實話實說罷了,畢竟我所學非常有限,而這種精品瓷器,我見的也不多,鑒定這樣的瓷器,需要很多的鑒定經驗了,所以需要很多老師傅,才真正不會看走眼!」

話是這麼說,而實際上,韓孔雀在斷定這件瓷器的年代上比誰都要準確,也有著無可撼動的權威,從瓷器的特徵上來進行分析,韓孔雀知道是真品。

可現在有些高仿與真品幾乎毫無二致,足以以假亂真,所以就算再厲害的專家,都可能有打眼的時候,所以韓孔雀這麼說,韓榮耀和韓榮光一點反駁的理由都沒有。

「那倒也是了。」韓榮耀點點頭道,「大哥,你不是認識不少高手嗎?找他們看看不就行了?」韓榮光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當然沒問題,不過需要時間。」

「需要多少時間?」韓榮耀急切地問道。

雖然他手上這件瓷器的年代,對於他來說毫無疑惑了,但是瓷器的價值他不好判斷,而韓孔雀見多識廣,自然能給它定個價。

韓孔雀說道:「應該需要幾天吧!鑒定完了我會通知你的。」

「嗯。」韓榮耀道。

聊了一會兒之後,韓孔雀就不再理會韓榮耀和韓榮光,兩兄弟感覺無聊,也有點失落,所以走到了另外一邊,去跟其他人聊天了。

看到他們兩個離開,韓孔雀偷偷笑了一會,忍不住又開始工作,那件瓷器表面上的尤其雖然徹底去除了,但是內部也敷有一層薄薄的紅漆,自然也得除去,要不然就影響觀瞻了。

一直忙到晚上九點多鐘才最終搞定,整件瓷器恢復了本色,五彩奪目。

「明成化鬥彩大罐,堪稱成化官窯中傑出的代表,同類器物存世總量不過十幾件,且多為世界頂級博物館收藏,如北、京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魔都博物館、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館等。

瞧這罐腹所繪圖紋樸拙華美,看似簡單,實則意蘊無窮,因為這種瓷器以前拍賣行有過記錄,拍出了近三千萬的高價,而且那是過去比較久的事情了,現在送去國際拍賣公司的話,至少也得上億才能拍下來,如果競爭激烈,拍出天價都是有可能的!!」

看到韓孔雀對著這件瓷器傻笑,陳青笑著道:「你忽悠那兩位傻兄弟了?」

韓孔雀一愣,抬頭看著陳青,還有他身邊的古烈和袁鵬,其他此時已經散了,有的在一邊聊天,有的已經回家。

韓孔雀道:「不忽悠他們不行,要不然,這兩個傢伙有了錢,又要給我惹麻煩。」

「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聽說過成化年間的雞缸杯是國寶,這個大罐相比雞缸杯怎麼樣?」古烈原來跟韓孔雀在古玩街混過,所以對一些有名的古董,還是知道點的。

「雞缸杯是什麼?」袁鵬對這個不太了解,所以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成化鬥彩雞缸杯雞缸杯是明成化鬥彩杯之一,飲酒用具,造型為敞口,淺腹,卧足,因杯身以鬥彩描繪線雞啄早哺雛,姿態栩栩如生,輔以牡丹、蘭花、柱石紋,故名。」

古烈鄙視的看了一眼袁鵬之後,道:「成化鬥彩雞缸杯為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燒造時因帝王之家的高要求,成品率不高,上品供奉宮廷,次品則被銷毀,因而流傳到民間的數量極少。

明成化鬥彩雞缸杯不足一掌大小,燒制於明代成化時期,距今600多年,現存於世的明成化鬥彩雞缸杯,被公認為是真品且保存完整的,只有10隻,其中4隻在私人藏家手中,其餘均被博物館收藏,中國國內公立博物館目前還是空缺。」

「這麼說雞缸杯的價格很高了?」袁鵬不理古烈,而是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雞缸杯光滑得不得了,又糯又溫和,語言都無法形容,這種雞缸杯的工藝現在絕對做不出來,在當時,已經達到了頂級的水平,後世的人都突破不了,所以價格是很高的。

之所以那麼貴,完全是因為明成化年間,官窯工匠在坯胎上用青花料繪輪廓線,畫完附上白釉,入窯經1200℃高溫燒成瓷,再在青花輪廓空白處填上紅、綠、黃、紫等色彩,再入低溫窯爐經800℃二次燒制,其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爭奇鬥豔,得名『鬥彩』。

因其工藝難度,到明萬曆年間就有文獻說雞缸杯『值十萬錢』,今年4月8日在香港蘇富比一隻明成化鬥彩雞缸杯,以2.8124億港元成交,現在全世界已知雞缸杯在15隻左右,市場上流通的僅3隻,其他均被各大博物館收藏。」

「二點八億,這些人都瘋了?」袁鵬聽得一陣咋舌。

韓孔雀輕笑道:「除了明成化雞缸杯,成化時期最有名的就是鬥彩天字罐,一直以來,人們都知道明成化瓷器彌足珍貴,而明成化鬥彩天字罐則更是珍品中的珍品。

舉世公認的明成化鬥彩天字罐共有12隻,它們分別被收藏在首都故宮博物院3隻,台北故宮博物院4隻,青、島博物館1隻,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1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