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天字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判斷,而韓孔雀見多識廣,自然能給它定個價。 韓孔雀說道:「應該需要幾天吧!鑒定完了我會通知你的。」 「嗯。」韓榮耀道。 聊了一會兒之後,韓孔雀就不再理會韓榮耀和韓榮光,兩兄弟感...

韓榮光卻道:「大哥,你太謙虛了,你看好的東西是肯定不會有問題的,而我最佩服你的一點是,這等眼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達到的1

韓榮光對韓榮耀佩服不已,區區一千塊卻換來了一件價值不可估量的古瓷,端的是「變廢為寶」了,不過,他更對韓榮耀懈行巳ぃ所以他跟韓榮耀一唱一和,這是打算算計韓孔雀了。

韓孔雀自然也知道這兩個傢伙不會那麼容易打發,所以他搖頭說道:「我沒有謙虛,實話實說罷了,畢竟我所學非常有限,而這種精品瓷器,我見的也不多,鑒定這樣的瓷器,需要很多的鑒定經驗了,所以需要很多老師傅,才真正不會看走眼1

話是這麼說,而實際上,韓孔雀在斷定這件瓷器的年代上比誰都要準確,也有著無可撼動的權威,從瓷器的特徵上來進行分析,韓孔雀知道是真品。

可現在有些高仿與真品幾乎毫無二致,足以以假亂真,所以就算再厲害的專家,都可能有打眼的時候,所以韓孔雀這麼說,韓榮耀和韓榮光一點反駁的理由都沒有。

「那倒也是了。」韓榮耀點點頭道,「大哥,你不是認識不少高手嗎?找他們看看不就行了?」韓榮光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當然沒問題,不過需要時間。」

「需要多少時間?」韓榮耀急切地問道。

雖然他手上這件瓷器的年代,對於他來說毫無疑惑了,但是瓷器的價值他不好判斷,而韓孔雀見多識廣,自然能給它定個價。

韓孔雀說道:「應該需要幾天吧!鑒定完了我會通知你的。」

「嗯。」韓榮耀道。

聊了一會兒之後,韓孔雀就不再理會韓榮耀和韓榮光,兩兄弟感覺無聊,也有點失落,所以走到了另外一邊,去跟其他人聊天了。

看到他們兩個離開,韓孔雀偷偷笑了一會,忍不住又開始工作,那件瓷器表面上的尤其雖然徹底去除了,但是內部也敷有一層薄薄的紅漆,自然也得除去,要不然就影響觀瞻了。

一直忙到晚上九點多鐘才最終搞定,整件瓷器恢復了本色,五彩奪目。

「明成化鬥彩大罐,堪稱成化官窯中傑出的代表,同類器物存世總量不過十幾件,且多為世界頂級博物館收藏,如北、京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魔都博物館、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館等。

瞧這罐腹所繪圖紋樸拙華美,看似簡單,實則意蘊無窮,因為這種瓷器以前拍賣行有過記錄,拍出了近三千萬的高價,而且那是過去比較久的事情了,現在送去國際拍賣公司的話,至少也得上億才能拍下來,如果競爭激烈,拍出天價都是有可能的!1

看到韓孔雀對著這件瓷器傻笑,陳青笑著道:「你忽悠那兩位傻兄弟了?」

韓孔雀一愣,抬頭看著陳青,還有他身邊的古烈和袁鵬,其他此時已經散了,有的在一邊聊天,有的已經回家。

韓孔雀道:「不忽悠他們不行,要不然,這兩個傢伙有了錢,又要給我惹麻煩。」

「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聽說過成化年間的雞缸杯是國寶,這個大罐相比雞缸杯怎麼樣?」古烈原來跟韓孔雀在古玩街混過,所以對一些有名的古董,還是知道點的。

「雞缸杯是什麼?」袁鵬對這個不太了解,所以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成化鬥彩雞缸杯雞缸杯是明成化鬥彩杯之一,飲酒用具,造型為敞口,淺腹,足,因杯身以鬥彩描繪線雞啄早哺雛,姿態栩栩如生,輔以牡丹、蘭花、柱石紋,故名。」

古烈鄙視的看了一眼袁鵬之後,道:「成化鬥彩雞缸杯為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燒造時因帝王之家的高要求,成品率不高,上品供奉宮廷,次品則被銷毀,因而流傳到民間的數量極少。

明成化鬥彩雞缸杯不足一掌大小,燒制於明代成化時期,距今600多年,現存於世的明成化鬥彩雞缸杯,被公認為是真品且保存完整的,只有10隻,其中4隻在私人藏家手中,其餘均被博物館收藏,中國國內公立博物館目前還是空缺。」

「這麼說雞缸杯的價格很高了?」袁鵬不理古烈,而是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雞缸杯光滑得不得了,又糯又溫和,語言都無法形容,這種雞缸杯的工藝現在絕對做不出來,在當時,已經達到了頂級的水平,後世的人都突破不了,所以價格是很高的。

之所以那麼貴,完全是因為明成化年間,官窯工匠在坯胎上用青花料繪輪廓線,畫完附上白釉,入窯經1200℃高溫燒成瓷,再在青花輪廓空白處填上紅、綠、黃、紫等色彩,再入低溫窯爐經800℃二次燒制,其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爭奇鬥豔,得名『鬥彩』。

因其工藝難度,到明萬曆年間就有文獻說雞缸杯『值十萬錢』,今年4月8日在香港蘇富比一隻明成化鬥彩雞缸杯,以2.8124億港元成交,現在全世界已知雞缸杯在15隻左右,市場上流通的僅3隻,其他均被各大博物館收藏。」

「二點八億,這些人都瘋了?」袁鵬聽得一陣咋舌。

韓孔雀輕笑道:「除了明成化雞缸杯,成化時期最有名的就是鬥彩天字罐,一直以來,人們都知道明成化瓷器彌足珍貴,而明成化鬥彩天字罐則更是珍品中的珍品。

舉世公認的明成化鬥彩天字罐共有12隻,它們分別被收藏在首都故宮博物院3隻,台北故宮博物院4隻,青、島博物館1隻,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1隻,英國大英博物館1隻,英國戴維斯基金會1隻和美國哈佛大學藝術館1隻。

還有半隻,那就是在2001年由英國索斯比拍賣行拍出的一隻因罐口有殘,而截去一部分罐口的明成化鬥彩飛象紋天字罐,此天字罐最終由英國著名古董商ESKENAZI收入囊中。」

「你不會是說,這件瓷器也值好幾億吧?」陳青他們幾乎異口同聲的問道。

韓孔雀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他現在手上這隻明成化鬥彩天字罐,高23.3cm,口徑13.7cm,足徑14.2cm,罐短直頸,豐肩,肩以下漸收斂,圈足,蓋平頂無紐。罐外施鬥彩紋飾:肩部及近足處飾仰覆蕉葉紋,腹部飾海水雙龍紋,蓋頂飾海水龍紋。

此器胎體細膩潔白,釉汁瑩潤平滑,紅、綠、黃諸彩搭配,諧調亮麗,罐蓋與罐體的色彩和紋樣有別,罐直口,短頸,豐肩,肩以下漸收,圈足。

通體鬥彩裝飾,腹部繪四隻海獸及海水江崖、朵雲紋,肩與近底分別繪下覆、上仰蕉葉紋。外底署青花楷體「天」字款。

此罐胎體輕薄,透光度強,從內壁可窺見外壁的紋飾,裝飾以紅彩和青花為主色,黃彩和綠彩為輔,明麗悅目。

畫面海水洶湧,浪花飛濺,海獸形體由象頭、獅身組成,騰空而起,兇猛異常,體現出明代成化時期景de鎮御器廠制瓷工匠高超的繪畫技法。

此罐因外底書「天」字,俗稱「天字罐」,是成化鬥彩瓷中的名品,這種成化鬥彩天字罐一直珍藏於宮中,清雍正、乾隆時宮廷檔案中稱之為「成窯五彩罐」或「成窯天字罐」。

明成化鬥彩葡萄紋天字罐是成化瓷器最重要的成就,是鬥彩的燒製成功。成化鬥彩瓷胎薄體輕,釉脂瑩潤,色彩鮮艷,畫面清澹雅逸,代表作如雞缸杯、成化鬥彩三秋紋碗、高士杯、葡萄杯、嬰戲杯、葡萄紋天字罐等,均為絕代精品。

成化時的官窯產品質量極其講究,鬥彩瓷在成化時風格為之一變,其呈色由濃艷變淡雅,紫色多如熟葡萄的黑紫或茄皮的淺紫,特殊的是奼紫,色如赤鐵,表面乾澀無光,可作為識別成化鬥彩的特殊依據。

明成化鬥彩天字罐的完整器很少見,所以價格很高,而殘器的價格就低多了,不過是完整器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價錢。

但只要是完整的成化天字罐,價值就絕對超過億元,明朝成化年天字款官窯罐子主要見於成化鬥彩罐上,這種罐可分為長圓腹與矮圓腹兩式。

外底施白釉,中心以青花料寫一楷書「天」字,款外無邊欄,其紋飾有瓜地行龍、香草龍、海水龍、海馬、海象、纏枝蓮、纏枝蓮托八吉祥等。

其蓋分為兩種,一種平頂無鈕,一種蓋面隆起呈傘狀,「天」字筆劃均衡,起筆、住筆自然有力,「天」明朝成化年天字款官窯罐子主要見於成化鬥彩罐上。

這種罐可分為長圓腹與矮圓腹兩式,外底施白釉,中心以青花料寫一楷書「天」字,款外無邊欄。

其蓋分為兩種,一種平頂無鈕,一種蓋面隆起呈傘狀,「天」字筆劃均衡,起筆、住筆自然有力,「天」字。

「糊米底」也是成化器物上一個重要的特徵:它是器物上置燒的,所墊砂土中所含鐵質折出附著於露胎的圈足之上所致。也是成化器,鑒定中心的一個依據。

通過仔細觀察,韓孔雀已經確定這是一隻保存十分完好的明成化鬥彩天字罐,這樣一隻大罐,絕對要比一隻雞缸杯要更有價值,所以,這麼一隻明成化鬥彩天字罐,拍出上億的價格毫無難度,就算超過天價雞缸杯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是因為這隻明成化鬥彩天字罐的價格太高,所以韓孔雀才會忽悠韓榮耀和韓榮光,不過這樣的忽悠,也忽悠不了多長時間。

這兩個傢伙,只要知道了這是珍品的明成化鬥彩天字罐,價格他們自然就會知道,所以,韓孔雀還是需要想個辦法,把他們可能獲得的大筆資金看死了,不給他們一點花天酒地的機會。

知道這件瓷器很值錢,所以陳青他們也不再多說,不過古烈最後還是忍不住道:「最近榮耀那邊的牧場需要大筆資金,我們是不是支持一下?」

韓孔雀笑著道:「等我有時間了,就去他那邊看看,到時候派駐一名財務過去,省的韓榮耀得了大筆錢財,學的揮霍無度了。」

「你這個大哥做的還真是辛苦。」陳青笑著道。

韓孔雀道:「沒辦法,這兩個傢伙的自制力都不足,不看這點,很可能就要變成紈子弟。」

「最近榮光可是聽話多了。」古烈嘿嘿笑著道。

說到這個,韓孔雀也笑了起來:「我還沒來得及問,杜薇今天怎麼沒來?」

陳青作為組織者,自然知道杜薇的下落,所以他笑著道:「聽說韓榮光這小子故意在公司里搗亂,所以她今天晚上來不了了。」

韓孔雀嘆了口氣道:「杜薇還是有點心慈手軟。」

陳青笑著道:「你打算讓她怎麼做?榮光畢竟是你兄弟,她還能怎麼對付?真算起來,她才是外人,如果真的施展辣手,沒準你這個做大哥的都會心疼,所以,她也不容易。」

韓孔雀點頭道:「最近韓榮光這個小子成長的也很快,要不然應該早就被杜薇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

「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陳青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這東西要看緣分,反正我看著杜薇是很不錯的一個姑娘,現在也給了韓榮光這小子機會,如果他不懂的把握,就讓杜薇完全替代韓榮光,讓她當個職業經理人好了。」

「原來你是在給自己尋找弟媳婦,不過,這樣做真的好嗎?」古烈壞笑著道。

韓孔雀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就是唯恐天下不亂,我不是說了嗎?這要看緣分,他們我已經湊到一塊了,如果沒有緣分,我還能亂點鴛鴦譜啊?」

「你別說,你看人還真是準確,那個杜薇還真是厲害,聽說最近他們公司發展的很快。」袁鵬笑著道。

韓孔雀點頭道:「遊戲公司,只要運作的好,那錢就跟白撿的一樣。」

「所以你也很喜歡玩遊戲?」陳青對韓孔雀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