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成化鬥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那人他認識,而且那人的家裡非常窮困,急需用錢。 後來東西拍賣出去之後,才過上比較富足的日子,現在他們全家都把李成和當救命恩人看待了,如果你們去過古瓷齋,就應該認識他,他就是古瓷齋現在的經理,這...

韓榮光此時鄭重地說道:「可不是呢?!我就知道這隻油漆罐不簡單,果不其然,出現這個情況了!二哥,你太厲害了啊!才花一千塊錢,竟然買到了這麼好的一件瓷器!你這次又賺大了1

韓孔雀此時卻道:「原來是買的?看來你的眼力已經很不錯了,不過,現在才刷出這麼一個小口子來,後面的情況我們還一無所知呢!再刷一下看看。」

韓孔雀說著從韓榮耀手中接過刷子,不慌不忙地繼續刷洗瓷器表面,覆蓋著的那層大煞風景的油漆。

隨著油漆不斷地溶解脫落,那隻原本醜陋不堪的油漆罐表面,顯現出大片精美的瓷面來了,韓榮耀再無疑惑。

所以他驚喜不已地說道:「肯定是一件老瓷器!表面上的紋飾也很漂亮,瞧釉色,五彩繽紛,好像是五彩瓷,估計是明代或者清朝時期的,反正做得很精緻,不像是民窯出產的,應該屬於官窯精品,這麼大的一件官窯五彩瓷,價值不可估量啊1

「哦,是嗎?」韓孔雀微笑道,「要真是官窯,那就好說了。」

韓榮光很費解地說道:「真是想不通啊,怎麼會有這樣一件瓷器?好好的一件五彩瓷,何必在上面塗滿油漆呢?這簡直是暴殄天物啊1

韓孔雀點頭道:「這個確實有點蹊蹺,不過有人這麼做自有他的道理,也許是為了掩藏什麼吧。」

「嗯,有這個可能。」陳青贊同道。

「以前我就聽說過這種瓷器,那些瓷器情況和這個差不多,只不過上面塗的不是單調的油漆,而是其他的色彩,將原本一件非常精美的瓷器塗得亂七八糟,或者是改變瓷器的款識,這樣就能引開別人的注意力了,因為當時他們家正在的。

可不料這個謎團還沒揭開,將瓷器上漆的人就去世了,這個秘密他家人全然不知,等到以後這種瓷器遇到了真正的行家,才會機緣巧合的揭開這個謎團,原來一致認為不對的贗品瓷器,瞬間變成價值幾百萬的珍品1

「這樣的事情不少?」韓榮耀有點不信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古瓷齋的李成和老先生,就遇到過,要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在古玩街上的威信那麼高?」

「真的?他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是怎麼處理的?」韓榮光好奇地問道。

韓孔雀道:「他在弄清楚了的那件瓷器的來歷之後,歸還給人家,分文不取,這完全是因為那人他認識,而且那人的家裡非常窮困,急需用錢。

後來東西拍賣出去之後,才過上比較富足的日子,現在他們全家都把李成和當救命恩人看待了,如果你們去過古瓷齋,就應該認識他,他就是古瓷齋現在的經理,這個古玩街上的老人,都知道。」

「我還一直以為李成和這個人是個小心眼呢!沒想到他的心地還真是善良啊!幾百萬的東西說還就還1秦明月大發感嘆道。

因為知道韓榮耀曾經被李家坑過,所以秦明月一直對李成和的古瓷齋不感冒,當然,韓榮耀對他更加不感冒。

韓孔雀說道:「情況不同,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收了那件瓷器,隱瞞了這個真相,那心裡會一直過意不去的,還不如把東西退還給人家,還一個心安理得。」

「嗯,是的。」韓榮耀一本正經地說道,「不過我這件瓷器,是絕對不會還給那個買給我的人,我是光明正大買來的,東西現在是我的了,跟他們家已經沒有了任何關係1

韓榮光忙不迭地點下頭來說道:「那是當然的了!你這情況完全不同,賣給你瓷器的那個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不拿他的東西拿誰的東西——不過……」

說到這兒時,韓榮光忽地皺了一下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妙的事情。

「不過什麼?」韓榮耀驚疑道。

韓榮光回答道:「二哥,你有沒有這麼想過?你從他手裡買來的東西,會不會是贗品?還有,這件瓷器到底是不是他的,還真沒法說,如果是他騙的別人的,那怎麼辦?」

「不是!這個不可能1聞言,韓榮耀釋然一笑,用力地搖頭道,「如果東西不是他的,那就說明誰都不知道油漆罐的真面目。

很明顯,油漆罐為的就是掩人耳目,可你也看到了,他渾然不知啊,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只賣我一千塊錢,肯定會抬出一個很高的價錢來,狠狠地敲詐一筆1

「你說得也是,那麼狡猾的一個人,沒道理他不看重這件瓷器。」韓榮光點下頭來道,「只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他對這件瓷器的情況一無所知1

「應該是這樣的。」韓榮耀點了點頭道。

而實際上,韓榮耀心裡再清楚不過了,眼下這件大有來頭的大罐,可以說跟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他們見沒見過這原物都是個問題了。

這東西的真正主人韓榮耀見過,如果不是這樣,韓榮耀也不會買下這麼一個沒有人要的油漆罐。

事情的經過很狗血,這件瓷器的主人也許是韓榮耀認識的一個人,他曾經無數次的聽說過這個故事,那是他祖父上的油漆,當時是十、年、文化、動、亂、時期,他祖父被批,生怕祖上傳家之寶被沒收損毀,於是想了這麼個法子,實則是無奈之舉。

可文、革剛過,他祖父就去世了,那件瓷器也就隨之消失了,而以後這個人的生活一直不如意,一輩子也沒有娶媳婦,所以也就孤獨終老了。

這個人其實是韓榮耀上大學時水房的管理員,一個很孤僻的老頭,就是這個老頭,每次有人去水房接水,就會述說自己家族的興衰,而裡面就有這個油漆大罐的傳奇,這一個傳奇,他們學校很多人都聽說過,卻沒有一個人在意。

當然,韓榮耀也是不在意的,但事情就是那麼巧,在家伺候老婆的韓榮耀,沒事在古玩街上閑逛,得到了一次機會出去掏老宅子,居然讓他見到了這麼一個油漆大罐,而他一時心動,就買了下來,而結果,也真如他想象的那樣。

那個水房老頭的祖上確實出了大人物,明朝時在京城做大官,所以家裡有御賜的官窯精品瓷器,而這件成化時期的鬥彩大罐正是其中的一件傳家之寶。

只不過寶物近在身邊,大罐後來的主人卻絲毫不知,如果他現在知道那件東西價值不菲,也就不會把這東西堆在雜物間了。

當下用了大約一個多小時,韓孔雀終於將那件鬥彩大罐上的油漆全部擦除了,至此,一件精美絕倫的大罐赫然呈現在了他們眼前,令人震驚,徹喜。

「真漂亮!這件瓷器絕了啊1等那隻油漆罐的廬山真面目全部展現出來后,韓榮耀驚奇道。

韓孔雀欣喜道:「終於弄得差不多了,榮耀,你說這件瓷器是什麼朝代的?」

韓榮耀濤喜眉笑眼地回答道:「瞧這款式和上面那層厚實的包漿,我估計這件東西是明朝或者明代以前的,大哥,我記得你之前說過。」

「我說什麼了?」韓孔雀隨口問道。

韓榮耀說道:「你說這樣的瓷器有可能是明朝成化時期的瓷器,我突然想起來了,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這件瓷器確實有那個時期官窯瓷器的特徵。

其實我一開始就隱隱想到這一點上來了,總感覺這個油漆罐造型怪異,不像是普通的罐子,現在謎底揭曉了,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了,這件瓷器就是明朝成化時期的,而且是官窯精品!

大哥,我知道你早就看出來了吧?明成化時期的瓷器那麼有名,我還是有所研究的,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看到韓榮耀那得意的樣子,韓孔雀呵呵一笑,卻沒說什麼,因為他知道,韓榮耀這個傢伙,絕對沒有本事認出這件瓷器的來了,現在認出來了,肯定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想了一下,韓榮耀道:「是不是成化時期的瓷器,我們再看一看底足就知道了,底部應該留有款識。」

韓榮耀點頭說道:「嗯,那就讓你看看。」

於是韓孔雀小心翼翼地掀起了那個五彩繽紛的大罐,聚精會神地看向其底部,瓷器的底部韓孔雀也已經刷洗乾淨了的,沒有留下影響瓷器美觀的油漆,所以一眼看上去一目了然。

「真有哎1韓榮耀又驚又喜地叫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其實他剛才在擦洗的時候就注意到了,罐子底部明顯留有款識,所帶的是「大明成化年制」六字二行楷書款,字體工整娟秀,遒勁有力。

「照這款識看來,這確實是一件大明成化年間的瓷器,但還需要做進一步的鑒定埃」韓孔雀笑吟吟地說道。

「那你就在這裡好好的鑒定一下,有大哥掌眼的話,我們就不會有絲毫疑問了。」韓榮耀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怎麼能夠輕易下結論?所以,還是放在我這裡,讓我慢慢看吧1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