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油漆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韓榮耀更加得意:「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認為的,這其實是一件比較精美的瓷器,只不過有人故意在上面做了手腳,把它塗上了一層油漆,遮掩得嚴嚴實實的。」 「得先買一些脫漆劑來...

看韓孔雀盯著自己,柳絮道:「他說的對,普通人認為這樣的事情很稀奇,是傳說,其實世界各國都有所發現,只不過不報到就是了。」

韓孔雀道:「我們不說這些了,這些離我們的生活很遠,現在還是談談韓榮耀的牛吧!韓榮耀,最近你們是是不是太過分了?」

韓榮耀一臉疑惑的看著韓孔雀道:「大哥,你為什麼要這麼說?我的牛怎麼了?」

韓孔雀道:「我的意思是說,最近你很牛。」

韓榮耀摸了摸腦袋道:「我很牛?我有什麼好牛的?好像我除了在遊戲之中能夠虐一虐你,其他也就沒什麼了。」

韓孔雀笑著道:「知道你玩遊戲很牛,不過,我說的可不是這個,我聽說最近有有不少收穫,是不是現在可以給我一個驚喜了?」

「大哥,你真是太過分了,如果你沒有派人監視我,怎麼知道我要給你驚喜?」韓榮耀憤怒的道。

韓孔雀無所謂的道:「誰有空監視你?是你的動作太大了,被別人知道了,我才獲得了信息,既然剛才說到了我的博物館,正好讓你表現一下,聽說你弄到了很多高古玉,正好給我的博物館增添一些光彩。」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給,我就帶來了一個玉人,其他的我讓人給你送到博物館中。」韓榮耀從口袋裡掏出來了一個東西,直接扔向韓孔雀。

看他仍的方向,很明顯是地上,看來怨氣不消,想要把這東西摔碎。

韓孔雀嘿嘿笑了一聲,一揮手,一股水流出現,把那個東西卷到了自己手中,這讓沒見過韓孔雀異能的家人,再次驚訝了,所以他們全都走到了另一邊,去談論他們關心的話題,而單獨留下了韓孔雀兄弟們,在討論古玉。

韓孔雀看著手中的東西,更樂呵了,眾人看他的樣子,紛紛開口詢問是什麼。

看韓孔雀只是把玩那個玉人,並不說話,陳小竹對韓榮耀道:「榮耀哥,這個是什麼?」

韓榮耀道:「我只知道是玉人,其他就不知道了。」

韓孔雀拿著手中的玉人,這個玉人高9.6厘米,寬2.2厘米,厚0.8厘米,只是看外表,就知道這是一件時代較早的整體玉人,受沁蝕化呈灰白色,顏色很正,絕對是真品。

「這應該是透閃石軟玉質玉人,透閃石玉又叫軟玉,是由透閃石礦物組成,我們經常碰到的透閃石玉主要有五個來源,一是新、疆料,二是青海料,三是俄羅斯料,四是遼、寧岫、岩河磨料,五是韓國春川料。

這塊玉石的材料明顯是取自國內的籽料,看材質應該是青海料,看來韓榮耀你這次的發現,真的不可小視啊!看來你有了還賬的能力了。」

感受著玉石那細膩的質地,韓孔雀也在嘖嘖稱奇,這人的運氣好了,還真是擋也擋不住,他沒想到,韓榮耀在沙漠之中打井,居然也能夠發現古城遺址,而這件玉人,就是韓榮耀的收穫之一。

「這種玉石很好?足夠我還賬了?但是,能不能得到我下一步發展的資本?」韓榮耀看著韓孔雀滿懷希冀的道。

韓孔雀道:「當然很好,除了我先前說的那基礎地方,國內在貴、州羅、甸地區也發現了新的軟玉礦,從透閃石玉的產出情況來分又可分為山料、子料和山流水。山料是指產于山上的原生礦,塊度大小不一,呈稜角狀,質量不如子玉。

而子料是指產於河床里的玉料,經過長期的搬運作用,磨圓都很好,少數有浸染皮。山流水是指原生礦經風化崩落,並由山洪搬運至山半腰、山腳或河床的上游,距原生礦較近,有一定磨圓,表面光滑。

在評價山料時,首先要看料的塊度大小,越大塊的越難得,價值越高。再次要看玉的白度是否好,越白越好。然後要看玉的細膩、均勻程度,是否有油性,是否溫潤,瑕疵的多少及分佈情況等因素。

有些山料例如青海料,有時帶有團狀綠色,這對白玉的價值是有貢獻的,團狀的綠越正越均勻越好。有些山料有糖皮,例如青海、新、疆且、末、俄羅斯料有的有一層幾毫米甚至幾厘米的糖皮,如果糖皮顏色很漂亮,也會對價值有正面影響。

有的山料中有玉夾石的情況,這將大大影響玉的價值,一般來說子料的質量多好於山料和山流水,如果子料有很漂亮的紅皮,將對其價值有重要貢獻,原因是可利用紅皮製作成俏色絕品,還可證明這是純正的新、疆子料,價值倍增。

人們通常將透閃石玉分為如下幾個級別:羊脂白玉、青白玉、青玉、黃玉、墨玉、碧玉,這一件玉人,明顯屬於羊脂白玉的級別,羊脂白玉因色似羊脂而得名。

羊脂玉質地細膩,特別溫潤,油性特佳,給人一種剛中見柔的感覺,這是白玉中的優質品,比較稀少貴重。以子料為例,市場上塊度超過1000克的羊脂白玉子料價值約10萬元左右,十幾公斤已屬罕見,價值更高。

超過100克的羊脂白玉子料價格在20000元~50000元左右,幾十克的一塊羊脂白玉子料也要3000元~5000元上下,優秀的羊脂白玉山料的價格也一路攀升,供不應求,就不要說這種古玉了。」

「看樣子我給你的這個玩意的價值不低,這樣我也就放心了,省的你總說付出不見回報,這次也算我回報大哥了。」韓榮耀道。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鬨笑起來,劉慧玉看口道:「你說的還真是輕巧,最近你花了你大哥多少錢了,居然就拿這麼一個小玩意就把你大哥大發了?」

韓孔雀也是一臉笑意的道:「媽媽說的很對,你這個小子花花腸子太多,如果你想用這點小玩意,就要從我這裡換取大筆資金,恐怕不容易。」

韓榮耀笑了:「如果嫌這個小,我就給大哥一個大的,看到這個,也許大哥就願意給我下一步發展的資金了。」

說完,他起身,從大廳中間的長條桌下面,拉出來了一個禮品盒,抱到了韓孔雀面前:「看看吧!這個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應該是一個大驚喜。」

韓孔雀打開禮盒,發現裡面是一個油漆罐:「咦?看造型不錯啊!油漆已經很長時間了,如果是故意做成這樣的,沒準還真是個驚喜。」

所有人全都神情專註地,打量這個造型有點奇特的油漆大罐,霍地,韓榮光似乎也看出了什麼,道:「是了!大哥,問題肯定在瓷器的表面!我想這上面有人畫蛇添足地塗上了一層普通的油漆,是不是?1

「韓榮光,你終於看出名堂來了啊1韓榮耀笑盈盈地點頭道。

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韓榮耀更加得意:「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認為的,這其實是一件比較精美的瓷器,只不過有人故意在上面做了手腳,把它塗上了一層油漆,遮掩得嚴嚴實實的。」

「得先買一些脫漆劑來,大哥,你有好的建議嘛?你在古玩街待了那麼久,對瓷器的清理和防護比我懂得多,我還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呢1韓榮耀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這個好辦,去買一些酸劑來就可以了,大哥,你派人馬上出去買些脫漆劑,送到這裡。」

陳青打電話吩咐了幾句,很快就有人送來了他們需要的東西。

在等待期間,韓榮耀已經先將那件瓷器好好地清洗了一番,然後放入倒上適量酸劑的水盆中,浸泡了一陣之後再小心翼翼地進行刷洗。

「二哥,你猜得一點兒都沒錯啊1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大罐表面上的油漆,一點一點地脫落,韓榮夏又驚又喜地說道,「這個罐子表面肯定塗上了一層油漆,不是一開始就這樣的,而是後面人為加上去的,要不然不會這麼容易就溶解脫落。」

韓榮耀得意的點頭道:「或許吧!但現在還看不出具體的情況來,等刷掉這一層油漆之後才知道。」

儘管他表面上不是很肯定的樣子,而在心面他卻存著疑慮,畢竟他沒有韓孔雀的專業水平。

反而是韓孔雀一眼就能看出這隻油漆罐大有來頭,只是看外形,就能看出這不是普通的一隻罐子,絕非用來裝白菜種子之類的瑣碎物件的,這應該是一件精品瓷器,只是器型就說明它足夠稀奇珍貴。

約莫再刷了幾分鐘,突然間,韓榮耀一聲驚叫,興奮地說道:「大哥,你快看,出瓷了1

「哪裡?」韓孔雀順著韓榮耀所指的方向定睛看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小片光滑的瓷面,那部位與周圍暗淡粗糙的漆面形成鮮明的對比,所以看上去顯得特別地耀眼。

「呵呵,真是埃」韓孔雀呵呵一笑道。

其實韓孔雀早利用靈識觀察過裡面的情況,他能夠感覺到瓷器表面那層釉質的細膩,不過親眼看到這個情景的時候,感覺還是大不一樣的,依然有一種驚喜的感覺。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