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聚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間,韓孔雀看到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你先領兩位小姐上去,我去那邊看看。」 「爸爸,我也要去。」看到韓孔雀指的方向,笑笑立即道。 「那好吧,我們過去看看那條越來越大的黃唇魚。」韓孔雀笑著...

韓孔雀引導道:「小朋友們會不會認為你跟他們不同?因為你家有紅樓食府,而他們家沒有,會不會因為這一點,讓你們不能做朋友了?」

「真的嗎?」笑笑道。

韓孔雀點頭道:「真的,所以,笑笑明天告訴同學們,你也去紅樓食府吃飯了就行,沒必要說紅樓食府是我們的,你跟其他小朋友不同,就像我們家的大房子,我想,你也應該知道,你的同學家有不少沒有大房子吧?」

「嗯,小明家住在地下室,美林家住在閣樓上,他們都是租房子住的。」花聖人道。

笑笑看向花聖人:「他們為什麼告訴你這些?怎麼不跟我說?」

花聖人得意的道:「我告訴他們,我家也是租房子住的,而且我剛從農村來到大城市,而小明和美林,也是剛從農村搬來的,所以他們跟我一樣,現在我們是朋友,好朋友。」

笑笑道:「我還說我爸爸沒工作呢!他們怎麼不跟我玩?無業游民不是更差嗎?要知道,你媽媽可是醫生。」

「你媽媽也是醫生,還是院長呢!所以,就算你爸爸是無業游民,他們也因為你媽媽,不敢跟你說話。」花聖人得意的道。

韓孔雀和張志那聽得滿頭冷汗,這兩個小女孩說的難道就是她們班上平時的情況?

「我沒說我媽媽是院長。」笑笑懊惱的道。

花聖人道:「美林的爸爸在醫院上班,所以認識阿姨,這可不是我說的。」

「美林的爸爸也是醫生?」笑笑道。

花聖人道:「不是,聽說是門衛。」

韓孔雀此時開口道:「我們到了,等到了地方再說好嗎?」

停好車子,韓孔雀領著兩個小女孩走進紅樓食府,一段時間沒來,紅樓食府更加熱鬧了,不過,進入紅樓食府的人卻好像少了。

「韓先生您好,兩位小姐好。」剛剛走進大廳,就有一名服務要走了上來。

韓孔雀點頭道:「安排的幾樓?」

「陳總已經安排好了,在頂層宴會大廳,我現在領韓先生和兩位小姐上去。」服務員恭敬地道。

韓孔雀看著大廳中的情況,確實沒有多少人,所以韓孔雀問道:「怎麼人這麼少?難道生意不好?」

服務員道:「早餐部分了出去,所以一樓的人數少了不少,不過生意卻更好了,現在我們這裡是預定製,不再接待散客,所以顯得人數少了,不過,客人卻沒有少,而且安排的更加合理。」

「餐位能夠全部預定出去?」韓孔雀好奇的問道,畢竟這是大酒樓,房間眾多,全部依賴預定,應該不是很容易。

服務員笑著道:「因為是提前預定,所以很容易預定出去,現在我們這裡,如果不能提前三天,根本訂不到位子。」

「三天?看來生意很好了,這麼大的地方,還要提前三天訂位子,你陳總還真是不簡單。」韓孔雀道。

「是的,我們陳總確實做出了很大的努力,現在食府已經走上了正軌,所以一切才能顯得這麼井井有條。」

正在行走間,韓孔雀看到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你先領兩位小姐上去,我去那邊看看。」

「爸爸,我也要去。」看到韓孔雀指的方向,笑笑立即道。

「那好吧,我們過去看看那條越來越大的黃唇魚。」韓孔雀笑著道。

「哦!那就是黃唇魚嗎?很好吃的樣子哦1笑笑雙眼放光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笑笑喜歡,今天就可以吃的到。」

「今晚有黃唇魚嗎?」笑笑道。

韓孔雀道:「有。」

他們父女說著話,已經走到了存放黃唇魚的那個巨大的水箱跟前,經過幾次改造,這個水箱已經不能在用水箱兩個字來形容,此時已經可以說是水池。

現在大廳北面,一片很大的空間,已經全部被玻璃箱包裹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大型水箱,那條體型接近兩米的黃唇魚,就生活在這個大型水箱之中。

此時那條黃唇魚正靜靜的蟄伏在水底,一動不動,在黃唇魚的不遠處,隔著一層玻璃,一個老頭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它。

當韓孔雀走進的時候,老頭正好發出一聲嘆息。

「老人家為什麼在這裡嘆息?」韓孔雀開口道。

「爺爺,你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可以跟我爸爸說,我爸爸絕對可以幫你的。」笑笑眨巴著大眼睛道,在笑笑的心中,韓孔雀是無所不能的。

臧林轉過頭,看著眼前一大兩小三人,有點失神:「恐怕你們幫不到我。」

「老人家也是來這裡吃飯的?」韓孔雀笑著問道。

臧林苦笑道:「我不是來這裡吃飯,只是想要找這裡的負責人,你們認識?」

韓孔雀微笑著道:「我還真認識,不知道老人家找這裡的負責人有什麼事?也許我真的能夠幫忙。」

臧林看了一眼躺在水底的黃唇魚,一咬牙道:「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

韓孔雀搖頭道:「老人家要先說清楚找負責人的目的,要不然,我也不好冒然引薦。」

臧林苦笑道:「如果說我想買這條黃唇魚,不知道你還能不能引薦?」

韓孔雀早就有這個猜想,所以他並沒有太過驚訝,畢竟這老頭看這條黃唇魚的樣子,已經表達了他的意圖。

「吃?這畢竟是一條生靈,吃了不是太可惜了嗎?」韓孔雀道。

臧林道:「我也不想,我的太太早年生產時大出血,傷了身體,現在很需要黃唇魚來漿養身體。」

韓孔雀搖頭道:「如果是多年前傷了身體,此時用金錢魚鰾,並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所以,我的建議是送去醫院治療。」

「身體虛弱只能靠補,現在有哪家醫院能夠給人補養身體?」臧林道。

韓孔雀道:「我知道一家醫院可以,不過,他們不對外開放這項業務,所以,如果你們想進入醫院,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

「代價?」臧林懷疑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叫韓孔雀,是這家酒店的大股東,您也許聽說過我。」

「韓孔雀?不止是這裡的大股東吧?神醫醫院也是你們家的?」臧林有點驚喜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們還是有點緣分的,我曾經在古玩街上淘到了一件夜明玉,我想臧老應該有點印象。」

「啊?那塊夜明玉落入你的手中了?」臧林這次是真的驚訝了。

韓孔雀笑著道:「是的,所以我認識您,因為您手中也有一塊能夠發光的玉石碎片。」

「我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這塊夜明玉?」臧林道。

韓孔雀點頭道:「我喜歡夜明珠,如果臧老能夠割愛,我們可以互補一下。」

「我怎麼才能相信你?」臧林很直接的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讓魔都市的公安局長作保怎麼樣?這樣臧老就不會認為我是騙你的了吧?」

「可以。」臧林道。

韓孔雀笑著道:「明天您直接帶人去神醫醫院,到時候我會通知程局長出面給我作保。」

「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了,等確認了,我就把東西給你送過來。」臧林很痛快的道。

韓孔雀點頭道:「那就這樣吧!今天我還有事,我們明天見。」

跟臧林分開,韓孔雀心情好了,沒想到還能在這裡意外碰到臧林,這樣一來,垂棘之璧就湊齊了,到時候這件隗寶是不是真的有用,也就可以揭曉了。

來到頂樓的宴會大廳,此時大廳中已經有不少人,韓孔雀一家全都來了,他大爺一家,他們一家,陳青一家,古烈一家加上袁鵬。

「袁鵬,怎麼沒有把你媳婦帶來?」走進門,韓孔雀看到袁鵬,立即開口道。

袁鵬端著一杯雞尾酒,輕輕的抿了一口,在韓孔雀目瞪口呆之下,十分優雅的道:「我老婆在給我打江山。」

「你這個傢伙,這動作也太騷包了。」韓孔雀直接錘了他一拳,打的袁鵬一個趔趄,讓袁鵬偽裝出來的優雅,頓時蕩然無存。

「你實在是太粗魯了。」袁鵬搖著頭道。

古烈和陳青哈哈大笑起來,古烈開口道:「就是三哥能裝,這才有倆錢了幾天?就在這裡裝了。」

袁鵬微笑著道:「這怎麼能叫裝?這是品位,你們全都是爛泥扶不上牆。」

就在這時,韓孔雀指了指袁鵬的後面,袁鵬轉過身,正好看到周美人、柳絮、秦明月、陳蕊和宋敏一塊走了過來。

看著穿著晚禮服的五個女人,袁鵬說不出話來,相比這五女的優雅,剛才的袁鵬就是笨鴨子。

「還是二哥有福氣,找媳婦的本事真不是蓋的。」袁鵬用他們四個都能聽到的低音,嘟囔了一句。

韓孔雀狠狠的瞪了一眼袁鵬,才向周美人她們走去:「你們來的倒是很早。」

陳蕊開口道:「讓你接了個孩子,怎麼這麼晚才來?」

韓孔雀笑著道:「一路上解決了很多麻煩。」

柳絮道:「你先過去吃點東西,等會兒我們再聊。」

韓孔雀掃了一眼大廳,這次聚會,採用的是自助餐形勢,中間一條長條桌上,擺滿了各種食物和水果,裡面有海鮮,有甜點,也有各種湯類,看了起來很豐盛。

韓孔雀的動作,其他人都看到了,古烈嘆息道:「雖然現在有錢了,卻沒有了原來的感覺。」

袁鵬白了他一眼道:「你想要什麼感覺?」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感覺。」古烈道。

陳青道:「記得袁鵬離開魔都的那天晚上,我們在古玩街的院子里,吃著烤肉,喝著啤酒,那種感覺還真是不錯。」

韓孔雀道:「那今天晚上我們就吃烤肉,喝啤酒。」

古烈道:「這樣自然很好,宋敏她們還沒有跟我們這樣吃過一次,記得原來我們說過,以後都有了媳婦,我們四兄弟一定帶著媳婦聚一聚。」

韓孔雀道:「這次除了袁鵬,其他人都帶媳婦來了,我們今天就補上這個遺憾。」

袁鵬道:「還是算了吧,準備了那麼多東西,就不要折騰下面的職員了。」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折騰,我隨身帶著有,調料、優質的牛羊豬肉。」

「隨身帶著?」古烈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一揮手,在空地上出現了一個燒烤架,這個燒烤架上面鋪著一面鐵板,可以做鐵板燒。

接著,韓孔雀又拿出來了一張小桌子,上面擺滿了各種肉類,看著呆愣愣的幾個人,韓孔雀道:「開始吧!都愣著幹什麼?」

「第一次見你這麼大大方方的亮出自己的本領。」古烈嘟囔著。

袁鵬道:「沒問題吧?」

陳青則有點擔心的道:「雖然是自己人,但還是要注意一下。」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擔心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如果還瞞著你們,我韓孔雀也太不是東西了。」

「你用不著這麼想,這樣的秘密,就算你誰都不告訴,也沒有錯。」陳青道。

韓孔雀點頭道:「現在我們兄弟都有點實力了,所以才會這樣,要不然,我還是要低調一些的。」

古烈道:「不說了,我們吃烤肉,宋敏,過來切肉。」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柳絮,你來表演一下,讓他們也看看你的手段。」

古烈笑著道:「我忘了二嫂是外科醫生,她每天玩刀,手藝應該不差。」

「何止是不差,簡直是鬼斧神工,大嫂,給他們表演一下庖丁解牛的本事。」不知道什麼時候,韓榮夏走了過來。

當然,不止是韓榮夏,本來在大廳中聊天的其他人,也許是看到了韓孔雀他們的動作,全都聚攏拉過來。

「大哥,你們這是吃烤肉?連燒烤架都拿出來了,看來我沒看錯。」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看到了還問?不要擠在這裡,等一會而我們吃完了,過去找你們聊天。」

「聊天不急,我是想說,你們不能吃獨食吧?」韓榮耀笑著道。

韓孔雀道:「你們還沒吃飽?」

「不是沒吃飽,而是根本沒有吃,我們全都等著你呢1韓榮耀白了自家大哥一眼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