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五章賭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明珠那麼大的公司也不是拿不出來,只是那個太太給的時間非常緊,還有幾天才打電話過來說,他們好不容易從各地分公司調貨,才剛剛湊齊了項鏈、耳環的材料,就缺一枚戒指的戒面。     ...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韓孔雀笑著道。         「你來了?」周美人對著韓孔雀嫣然一笑,這個笑容極其唯美。         而周建人,在看到韓孔雀之後,只能哼了一聲,轉過臉不看他。         韓孔雀也不會喜歡看周建人的那張老臉,如果是原來,韓孔雀還需要看他的臉色,但此時周美人回復了記憶,而且願意跟他重新開始,所以韓孔雀到是很想出口氣了。         看韓孔雀的臉色,周美人就知道韓孔雀想的是什麼,所以,周美人和柳絮,幾乎同時拉了韓孔雀一下。         韓孔雀一愣,看了一眼兩女,周美人有這種反應他不感意外,意外的是柳絮,居然也是那麼善解人意,遇到這樣一個可人兒,可真是幸事,所以韓孔雀對著兩女燦爛一笑,不再說話。         在場的沒有一個傻瓜,此時扔在周美人腳邊上的半明料,再次引起了眾人的主意。         柳絮笑著道:「這個你們應該不要了的吧?不知道能不能便宜賣給我?」         本來周建人準備故作大方,明著勸慰實則好好奚落一番自己的女兒呢!突然被後面發聲的柳絮,險些氣出一口老血。         周美人不要的垃圾,柳絮居然還興沖沖地跑過來買,這不是給自己打臉嗎?         周建人對著韓孔雀道:「小子,你是鐵了心的要搗亂啊?」         周美人正愁怎麼找回自己的面子呢!這時候柳絮突然出來開腔,欲要買自己已經打定主意不要的半明料,哪裡會不開心?         就是心頭有幾分疑惑,也頓時煙消雲散了。她更是想到,柳絮可不懂賭石,雖然她不懂,不過韓孔雀一定懂,此時她開口。可都是得到了韓孔雀的暗示。         於是她立刻換上一副笑臉,彎下腰來,笑道:「你喜歡啊?姐姐送給你好了,不要你的錢。」         說實話,她和周建人一樣,還真沒把五百塊錢放在眼裡。但原石之中出不出翠,卻是關乎兩個人的賭局勝負。         誰知柳絮卻意外固執地搖了搖頭:「不用了,謝謝周姐,我還是想自己買。」         聽著柳絮這樣說,周美人還好。只不過以為是柳絮不願占她家的便宜。         但周建人卻突然想到,賭石場中,所有賭石之人都是這樣,不管原石有多差,都一定要確定主權,和原石的主人算得門清,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害怕原石解出翡翠之後。產生糾紛。         周建人心中一動,飛快地掃了兩眼被扔在一旁的原石,他抿了抿嘴唇。決定先不再說話了,若是真的如此,倒可以再看一出好戲了。         不過到底怎麼樣,自己還是拭目以待吧!         想通了,周建人便閉口不言了,靜觀著柳絮和周美人做交易。         周美人也只是稍稍想了想。就對著柳絮道:「只要你確定買,那這堆料子就不賣了。如果給了錢,好像出了翠。也不算我的本事了。」         周美人的話音一落,頓時讓大家把目光都吸引在了她身上,看樣子周美人和柳絮的關係很好,沒想到,她卻拒絕的這麼乾脆。         這塊料子買來的價格,雖然遠遠不止一百塊,周老闆從緬甸進貨來,也花了這個價格的幾十倍,更別說轉手賣出去的價格。         但這些周美人根本不重視,她重視的是跟周建人的賭注,看著變了臉色的周建人,周美人笑了,周美人一笑,柳絮和韓孔雀也跟著笑了。         雖然知道這塊石頭已經被切成這樣,就是再解出什麼的可能性不會太大,但是這塊原石的表相太好,讓大家到最後一刻都忍不住不放棄希望。         此刻柳絮出手,讓了解韓孔雀的周家老臣們,心底起了漣漪,就連楊天福的目光也看了過來。         楊天福知道韓孔雀厲害,不過,柳絮是他剛才看到拿著那塊麻蒙場的料子,當成了帕敢場的姑娘,就知道這姑娘不是什麼行家,大概也是胡鬧亂買的。         於是心裡搖了搖頭,不過目光卻仍舊牢牢地盯著她手上的這一塊料子,看它待會兒全部解開之後會不會有什麼驚喜?         周美人跟周建人相比,差的也就是經驗了,只要有一個高明的賭石師傅,周美人的優勢就太大了,只不過,現在有了柳絮,他們都摸不清,韓孔雀還能給周美人多大的支持。         就是其餘的人,不管是周建人一邊的,還是周美人一邊的,抑或說周老闆的人,都齊刷刷地盯著原石看,不管買下來之後解石,大家都想知道這塊原石,到底全解之後到底能不能出綠?         至於柳絮本人反倒是被大家給忽略了,除了熟悉韓孔雀,知道韓孔雀和柳絮關係的有限幾人之外,其他人的想法都和楊天福差不多,把她當成了想要過來佔便宜的菜鳥,覺得她是在胡鬧亂花錢。         可能是覺著周美人賭石的樣子很帥,所以也跟風買個便宜貨玩玩,其實根本就是不知所謂。         周老闆重新招呼了店鋪里的夥計,把周美人的原石放好,問道:「這次你想怎麼切?」         周美人直接看向了韓孔雀,韓孔雀笑了笑,不管周建人的臉色多麼難看,走了上來。         看到這塊原石,韓孔雀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亮,他從周美人手上接過,拿在手中細細摩擦,又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個手電筒照在上面,仔細看了半天才道:「好料子啊1         他一開口,本來臉色就不太好的周建人,臉色更差了,他的連拉的老長,就差開口大罵了。         韓孔雀故意瞥了他一眼,看到他那個樣子,他更高興了,目的達到,韓孔雀不在理會周建人,畢竟要給周美人點面子。         韓孔雀計算了一下。大概按著自己分析出來的翡翠分佈狀況,在原石上面比劃了一下。         周老闆看著周美人,周美人道:「按照他的意思來。」         周老闆點點頭:「嗯,跟我想得差不多,就這樣吧。」         說完解石機就隆隆地開動了。         聽到有人再次解石的消息。在店鋪里的客人再次圍了過來。         周老闆的幾個客戶應該身價都不錯,衣冠楚楚的樣子,周美人笑的更甜。         這個時候,柳絮湊在她身邊小聲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美人低聲道:「我們家正在鬧分裂,我,我爸。還有我家的親戚,現在分成了三方面,現在我親戚那邊,已經完全不成問題,問題反而在我爸這邊。他想看看我的能力,是不是離了他,就一天都活不下去。」         「看能力,怎麼來賭石了?」韓孔雀出聲道。         周美人笑著道:「做珠寶生意的,貨源最重要,而我們家的貨源,都攥在我爸手裡。」         韓孔雀點了點頭,這些年周建人雖然明著不管公司的事情了。但貨源在他手中,公司就脫離不了他的掌控。         這個時候,三個人全都笑了起來。周美人現在底氣這麼足,就是因為她也掌握了充足的貨源,不過,這一點周建人好像到現在也不知道,要不然就沒有了今天的比試。         聽到周圍的人開始議論,韓孔雀等人的目光轉移到了解石上。只是一會兒,翠綠的質地就逐漸露了出來。邊上圍觀的人見到那裡面露出來的玉質,頓時齊齊吸了一口冷氣。         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子。站在一些珠寶商人邊上,更是忍不住脫口而出:「好綠啊1         韓孔雀在一旁滿意地點點頭,這和預料到的樣子相差無幾,估計至少也是玻璃種滿綠了,對這種起了很多次的半賭石,韓孔雀的超級大腦分析的數據很準確。         這樣的半賭石,只要被他看中,裡面有翡翠的幾率就已經很大了,而通過切開的切面,韓孔雀更是能夠分析出裡面的翡翠質地。         「周董事長,還需不需要繼續?」周美人笑著對周建人道。         周建人仔細看了幾眼道:「如果沒有人作弊,我想要繼續下去,畢竟你這塊翡翠雖好,個頭卻是不大。」         一塊原石被從中間切了很多次,這剩下的一小塊,能夠解出翡翠就是萬幸了,想要解出大塊的翡翠,那就絕對不可能了。         所以周建人從來沒有擔心過,不過,他可沒想到,解出來的翡翠,差點亮瞎了他的眼睛。         周老闆做玉石生意也有十幾年了,可是種水那麼好,眼色那麼綠的翡翠還是第一次見到,頓時捧著那塊小小的翡翠,覺得呼吸都快停止了。         不過他也知道,恐怕這一次自己仍舊是吃不下這塊寶貝的。         果然還沒等他開口,就有圍觀的人喊道:「周董,剛才你們那塊翡翠就是賣給我的,這一次老價格,五百萬,再賣給我好不哈?」         周美人愣了愣,剛才周建人,那個冰種飄花的翡翠體積大,重量足,這一次的翡翠則勝在顏色綠、水種好,可惜體積太小,估計最後只能做成一個掛件或者是戒面,就算戒面也很勉強,所以這個價格還真是不低,但這樣賣了,她跟周建人卻分不出勝負。         「美麗的小姐,你好,這塊原石真的是你的嗎?我是明珠集團採購部的經理,這一次來魔都市考察的,這是我的名片,我對這塊翡翠非常有興趣,給出的價格肯定會比這個數高,不知道你打算多少錢出手?」         之前發出「好綠氨讚歎聲的女子,走到周美人面前,注視著她,面容懇切地說道。         她一邊說一邊手指比劃出五的數字,針對的就是剛才那個珠寶商人的出價,不過,顯然她不認識周美人,也不認識周建人。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周美人就聽見周圍人的竊竊私語:「明珠集團,真的是那個明珠集團嗎?」         「是那個被稱為珠寶大鱷的明珠集團嗎?港島的大公司吧?」         「是啊,是啊,就是那個國際珠寶公司,聽說在國外到處是他們的分公司,沒想到現在也打算開發內地市場了。」         「看來是的了,之前報紙上不就有說,明珠集團有在我們東方明珠也有開分店的意向嗎?你看,人家這不是來考察了嗎?不過聽說這個明珠公司的老闆是華人啊!         雖然公司註冊所在地是在香港,前不久又收購了一家西班牙擁有百年歷史的珠寶公司,看來整合完畢之後,這是再次伸出獠牙了。」         「哦,果然是那家珠寶公司,他們要出手,看來我們是沒希望了。」         韓孔雀從大家的談話中知道,這是一家大型集團公司,主要經營珠寶、鑽石、翡翠、黃金和鉑金。         「六百萬可以嗎?這個價格已經不少了。」女子道。         周美人卻不管其他,她只要現在在價格上壓制周建人就行了,所以她點點頭,心裡對這個女子已經大有好感,六百萬的價格,就算是珠寶公司,也沒有多少利潤了,畢竟這塊翡翠的個頭實在是太小了。         這一點女子當然也知道,但她也很無奈,本來他們做珠寶生意的,貨物來源都有正規渠道,也輪不到她去收購翡翠。         只是之前公司的老顧客,一位上流社會的名媛太太,想要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佩戴一整套的翡翠飾品,全部都要玻璃種的綠翡。         明珠那麼大的公司也不是拿不出來,只是那個太太給的時間非常緊,還有幾天才打電話過來說,他們好不容易從各地分公司調貨,才剛剛湊齊了項鏈、耳環的材料,就缺一枚戒指的戒面。         可是項鏈、耳環上鑲嵌的翡翠,都是水種非常好的帕敢老坑玻璃種,能配得上它們的翡翠材料又一時找不齊,而且戒指的戒面單獨成一體,要比項鏈和耳環上的翡翠更加耀眼奪目才對。         加上配色和個人喜好的關係,玻璃種翡翠是最好的選擇,而他們魔都分公司里,一時卻難以找到這樣好的材料,而他們一貫的口碑就是絕對不以次充好,要麼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做好的。         公司的設計師也絕對不肯要不達標的翡翠,這可就急壞了公司的頭頭,把他們這些採購人員叫去罵了好多遍。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