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四章解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擺明了就是互相看不順眼,一方等著一方出笑話。         周美人看著地上白灰色的石屑灑滿了一地,石頭已經被磨掉了大塊,但仍舊不見一點出綠的...

        話說當時司馬相如雖然年輕體壯,因為好色,加上年輕貌美又多情的卓文君,兩人房事無節制,不久相如因為房事過度竟然患上消渴證,就是現代醫學所謂糖尿玻         再過不久司馬相如就併發房事無能,雖然美色當前亦心有餘而力不足,司馬相如只得望美人而興嘆,這就是所謂糖尿病引起陽萎的癥狀。         恐怕柳絮就是影射的這件事情,讓韓孔雀節制一下,不要落得跟司馬相如相同的下常         「放心,我有秘法,絕對不會跟司馬相如一樣。」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但願吧1         「不說這個,如果你沒事,不放好好研究一下古代治療糖尿病的案例,也許還有一些收穫。」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道:「你有了什麼發現就直說,不用拐彎抹角的。」         韓孔雀笑著道:「我是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案例,就像近代名醫陸仲安治好胡適之博士糖尿病的病例,剛才我們說了宮廷御方是專門治療下消型的糖尿病,我感覺古早醫生真是了不起。         古早時代沒有人體解剖學,卻是知道糖尿病與胰臟衰退有關係,用藥處方亦知到要用動物胰臟,秘方中利用飛鼠的胰臟,來提煉有效因素林的成分來補充胰島素,這起碼有二千多年前的歷史,比西醫還發現得早。         西醫胰島素還未發明之前,認定糖尿病是一種絕症,直到西元一九二三年,西醫發明因素林后。糖尿病才有了進一步可以暫時控制病情。         可是到目前西醫療法,也只是控制而已,患糖尿病如果要治好還是要靠中藥,到了民國初年,陸仲安中醫師治好一位篤信西醫不信中醫的名人胡適之博士。」         「胡適。也是名人,不過民國時期不信任中醫的人可不少,他算是幸運了。」柳絮道。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當時國家積弱,外辱嚴重,國人嚴重缺乏自信,那個時候我們民族文化的東西。全部被否定,所以也不怪那個時代的人不相信中醫,就算現在,也有很多人不信。」         柳絮道:「你說的這個案例我也研究過,民國九年。胡適之本身患著糖尿病,因為他是主張新文化改革派,認為中藥不科學,剛發現糖尿病時,很多人建議他吃中藥,可是他死不肯吃。         後來病情越嚴重,併發慢性腎臟炎,又引起心臟血管疾玻病情有愈加重,小便發現有血絲、蛋白尿,因為當時民國九年因素林還沒有發明。西醫早就宣布他無葯可治,交代他預備後事。         胡適之回去后坐立難安,因為那名西醫是一位名醫,既然說他沒救,因為他感到他還有很多事情未完成,目前還不能死。後來又有知己朋友建議他找中醫治療,並建議他既然西醫已經沒有葯可治。總不能坐著等死。         最後他真正找到當時名醫陸仲安中醫師,經過診治。陸大夫告訴他得了糖尿病併發腎臟炎,胡適之從民國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初診至民國十年二月二十一日止,共治療三個月左右,終於將糖尿病併發慢性腎臟炎完全治好,陸大夫也因治好胡適之這個名人的絕症,一時之間名氣很透風動全國。」         「那你知道胡適吃什麼中藥?」韓孔雀道。         柳絮道:「俗語說久病帶虛,陸大夫開了以黃耆為主的補劑如下:生耆四兩、雲苓三錢、澤瀉三錢、木瓜三錢、西黨三兩、酒芩三錢、法夏三錢、杭芍四錢、炒於術六錢、山萸六錢、參七三錢、甘草二錢、生薑二片。不過,你現在說這個幹什麼?」         韓孔雀笑著道:「明承林找的那個張神醫,就是陸仲安的後代,不過,到了近代,陸氏無子,所以傳給了女婿,女婿姓張,那個真正的張神醫,醫術確實很厲害。」         柳絮點頭道:「怪不得明承林那麼相信那個張神醫。」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在古玩街上溜達,正走著,柳絮道:「前面怎麼了?怎麼有那麼多人?」         韓孔雀看了一眼道:「那是天石閣附近,應該是賭石的吧?」         「天石閣?」柳絮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買賣翡翠原石的,其實就是賭博,這樣的情況,應該是有人在解石,如果你有興趣,我們也過去看看,看樣子這次天石閣弄得動靜不小,應該有點看頭。」         「反正沒事,那就過去看看。」韓凰有喬大麥看著,再說出來時剛給她餵了奶,所以柳絮也不著急回家。         兩人走了過去,那邊磨石機隆隆的聲音已經開始響了起來,周美人氣定神閑地立在一旁,面帶自信地微笑看著周老闆親自替她解石。         這是一塊出色的原石,自然不能對半切開,而是極為小心地在上面先開個天窗,打開一個面來看裡面的情況再做決定。         柳絮看到周美人後,立即拉著韓孔雀走了上去,不過周美人卻沒有看到身後的他們。         柳絮好奇心起,聽到聲音也往前走了幾步,想這塊被周圍人群稱讚為品相很好,出綠概率很大的原石,到底長什麼樣子,能切出什麼樣的翡翠來。         只是擺在機器上的原石嗡嗡已經打磨了一會兒,之前凸起的部分,如今已經整個被削平了,但還是灰撲撲的一片,不見任何翠綠。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家的心情也變得越來越浮躁起來,周美人嘴上的笑意已是越來越明顯,眼睛越來越亮,而她身旁站著的兩個人亦是心情大好的樣子。         與此相對的,之前一臉篤定,面露沉穩的周建人,臉上漸漸露出一絲不耐煩起來,而他身後站著的兩個中年男子,倒仍舊是一臉淡漠,看不出深淺,不過也不復之前的笑意盈盈。         周老闆切得滿頭是汗,天氣倒是不熱,主要是這心理壓力太大,兩路人馬一看就是有問題,都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手底下這塊原石,而且兩邊的人,擺明了就是互相看不順眼,一方等著一方出笑話。         周美人看著地上白灰色的石屑灑滿了一地,石頭已經被磨掉了大塊,但仍舊不見一點出綠的跡象,對著周建人那邊投射過來的灼熱眼光,讓她臉上一熱,彷彿已經聽到了那些人心底的嘲笑一般,不過,局勢越是惡劣,周美人就更是笑意盈盈,這是周建人從小就教育她的。         在切石機隆隆的作響中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深,於是望著被打磨了幾乎將近一半,卻仍舊不見一點綠的毛料,周美人右手一揮:「不用再磨了,直接對半切開吧1         周老闆聽了周美人的話先是愣了愣,看著手中的毛料有些猶豫不定,這塊毛料的表相是真不錯啊!按說應該會出綠啊!         不單自己在緬甸找了許多行家,看過之後才出手花大價錢買下的,就是運回魔都之後,也是找了最權威的崔老來鑒定過之後,才推薦給周建人一行人的。         這塊毛料從表相看有「蟒帶」和「松花」,所謂「蟒帶」、「松花」就是指像蟒蛇皮一樣的圖案,或像松花一樣的圖形或同時都有的話,就是很好的料。         另外,行內有言「綠隨黑走」,這塊翡翠毛料外有黑色部分,其下就很有可能是綠翡翠。         用高亮度的手電筒照射石頭之後,其透光性也是非常好,越透光說明其「水」越高,翡翠品質越高。         再加上這塊毛料確實是實打實的帕敢老坑出品,所以他猶豫再三之後才敢推薦給這些人。         可是沒想到竟然打眼了,解了半天也不見出綠,難道真是神仙難斷寸玉?         賭石裡頭,憑著經驗手感還是半分用處都沒有?         這塊表相如此之好和毛料,竟然真的不出綠,難道自己要聽那位周小姐的話,好好的要從中間斷開嗎?         想到這裡周老闆的手抖了抖,他抬頭掃了一眼,當初為他判過這塊毛料的崔老,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誰料崔老只是簡單地對他微微頷首,周老闆無奈,只得選擇粗暴地對待這塊好料子。         對切,再對切,依舊是什麼都沒有,裡面灰撲撲的一片。         這時周美人已經不耐煩,不願再看,她擺了擺手:「就這樣吧1         說完她轉過頭來,望著周建人笑肉不笑地打了個哈哈:「看來您的運氣真不錯,我已經有點相信你剛才說的話了。」         至於她身後花了大價錢,買來的翡翠原石就那樣扔在腳下,看也不願再去看一眼了。         暗笑了番,周建人才笑著道:「人活得時間長了,什麼事情都能見到,所以,還是聽聽老人的話吧!不會吃虧的。」         此時周建人很得意,那些所謂的專家高手替周美人挑出來的原石毛料,竟然開不出綠來,可憐可笑周美人這個丫頭,還以為這樣能壓自己一頭呢!不過也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正欲假惺惺地安慰自己女兒幾句幾句,卻不妨自己背後響起一個聲音來:「周姐姐,那塊料子你還要嗎?如果不要了,可不可以便宜點賣給我,我錢不多,只有五百塊1         聽到聲音,周美人一喜,迅速轉身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後的韓孔雀和柳絮。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