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零一章貪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在眼裡。 這會兒,那姓張的露出狐狸尾巴來了,又要勞煩他們過去了?哪有這麼容易的事兒! 韓孔雀是趁機想給明承林一個警醒,做人,可不能這麼狹隘,單是看一個人對你有用還是沒用,來決定你對他的...

韓孔雀搖頭,是人都聽得出來,他這是要出題試探姓張的,偏偏這明承林對這姓張的深信不疑,這麼多疑點也引不起他的重視。

歸根結底,明承林還是沖著他「神醫」的名頭去的,就因為他是「神醫」,他們只是默默無聞的「小大夫」,在某些人的眼裡待遇自然是不同的。

這種情況,可以算是鬼迷心竅,明承林先入為主,已經認為這個張大夫是神醫,自然不會對他有任何懷疑,所以韓孔雀此時做什麼,他都不會多想。

韓孔雀並不在意自己是神醫,還是是一個小大夫,反正都是為了治病救人,不過今天這事著實還真是氣死人。

姓張的是這樣,明承林也是,但這都沒有關係,他會證明給他們看,這個鼻孔朝天的張神醫不過是一個冒牌的。

「張神醫沒有時間,來回答我這些三歲小孩兒的問題,那你認為他是否應該張開他那金貴的口,來和你這個做丈夫的說說你妻子的病情呢?」

明承林聽韓孔雀這麼一說也有道理,於是看向張神醫,躬身問:「敢問張神醫,我老婆到底犯了什麼病,目前病情如何了?」

「我說你們這麼嗦幹什麼,都說了你老婆沒事了,你還想怎麼著?再廢話本神醫就不奉陪了,走人了。」

「張神醫,這這這……」明承林也搞得下不來台,但是顧念到他老婆的病情,也只好忍下,陪著笑臉。

「那張神醫,不知道我媽媽的眼睛何時可以恢復,清晰視物?」明玉此時也看出了點什麼,所以她開始詢問,畢竟這個問題應該可以問吧?

「我說你們到底有完沒……」張神醫的話咽進喉嚨里,大概是他自己也意識到,再這樣什麼東西都不透露,該會被人懷疑了,眼睛看了看四周,猶豫了一番,在明承林拘謹等待中,給出了一個讓他想要聽到的答案。

「你們儘管放心,病人服用了本神醫的秘葯,即日便可痊癒,清晰視物,這樣,你們明早再看,到時候病人便能清楚地看見你們了。」

「明早?好,我記住了,多謝張神醫——」明承林欣喜地深深作了一揖,沒想到,他老婆的病這麼快就能康復。

韓孔雀含笑注視著那位張神醫,如果她沒有猜錯,這位張神醫等一會兒就坐不住了,剩下來的時間,他該想著怎麼從明家拿了錢跑路。

如果看著明玉家被騙,韓孔雀自然不甘心,所以思量來,思量去,韓孔雀還是把目光放到了明承林身上。

儘管這個人今天的表現真的很笨,而且也很自大,能做這件事的也就只有他了,他要不配合,他們找到再多的疑點都沒有用。

問題是,怎麼說服他,這個姓張的,膽敢如此羞辱柳絮,又不將他們放在眼裡,韓孔雀可不能輕易便宜了他!

何況,韓孔雀也不能放任這個庸醫在這胡言亂語騙人,貽誤了明玉媽媽的病情,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果然不出韓孔雀的預料,從明玉媽媽的病房裡出來,明承林就說,午飯都已經備好了,請大家到屋裡用餐。

韓孔雀和柳絮也不好繼續在這兒呆著,明承林也沒有挽留之意,兩人便與他告辭離開了。

離開之前,韓孔雀和明玉單獨說了幾句話,明承林雖有些不情願,但看韓孔雀的樣子似乎真的有事,便讓女兒過去了。

明玉重新出現在大廳的時候,眉毛擰得能夾死一隻蒼蠅,不停搖著頭,喃喃自語著什麼,又不時看看張神醫,一副無法理解也無法相信的模樣。

在回去的路上,柳絮望著身旁掛著賊笑的韓孔雀,疑惑的問她:「你剛才和明玉說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說我對張神醫十分的仰慕,希望明玉能夠讓她爸爸『寸步不離』照顧好張神醫,不讓他離開他們的視線,隨時滿足張神醫的需求。」韓孔雀說得耐人尋味,柳絮聽出來了,他這是話中有話。

「在明玉家的時候,你就曾多次試探那位張神醫,你不是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柳絮笑著道。

「你不是也起了疑心嗎?」若不是也有懷疑,柳絮就不會那麼清楚韓孔雀在明玉家的所為了。

「呵呵呵!!1兩人相視笑笑,有些話不用說明白,各自心裡都清楚就行了。

本來今天他們打算在家休息一天,所以韓孔雀和柳絮兩個人都沒有安排其他事情,他們也是打算在今天,幫一下明玉,沒想到遇到了那麼一個神醫。

回到家,柳絮上樓休息,韓孔雀則在院子里鼓搗他那些花草樹木,此時院子中的人蔘、天麻和何首烏都長得鬱郁蒼蒼,很是旺盛。

韓孔雀正在查看人蔘到底長什麼樣的時候,明承林來了。

由於保鏢們知道明玉家的情況,所以也就沒有阻止明承林進門。

「小韓大夫,您再去我們家一趟吧1明承林訕訕的道。

韓孔雀對他的話顯然沒多少的興趣,繼續擺弄著他的人蔘,他們也是有脾氣的,也不是那種他讓他們來就來,讓他們走就走的人。

而且韓孔雀大致也猜到明承林請他們去他家,是因為什麼事情,很簡單,那位張神醫開始露出馬腳了。

韓孔雀滿肚子的氣,再加上那個張神醫還在那裡,哪肯再過去自找沒趣,最可氣的還是明承林,因為有這個張神醫可是絲毫沒將他放在眼裡。

這會兒,那姓張的露出狐狸尾巴來了,又要勞煩他們過去了?哪有這麼容易的事兒!

韓孔雀是趁機想給明承林一個警醒,做人,可不能這麼狹隘,單是看一個人對你有用還是沒用,來決定你對他的態度,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舉個最為簡單的例子,即使是鹹魚,都有翻身的時候,到時候,又以何面目在面對之前被你輕慢的人?

「韓大夫,請一定幫幫忙,就算看在我女兒的面子上,也一定去給我老婆看看,聽說昨天晚上你們還幫她們的忙了,也許是因為昨天晚上傷心了,今天我老婆的病更重了。」明承林苦苦哀求道。

韓孔雀蛋疼,這人都這麼說了,他們要是不去,不就顯得太無情了點兒?

況且,他可是很期待,去揭開那庸醫的真面目的!

「韓大哥,大嫂,你們終於來了,謝謝,謝謝。」明玉從屋裡走出來,眼睛紅紅的道。

韓孔雀嘴角帶著笑,看她的樣子,想必是那個張神醫真的有什麼問題了,要不然不會是這種樣子。

不過,看到明承林,韓孔雀又蛋疼了,韓孔雀對明承林那陰晴不定、忽冷忽熱的態度頗不以為然,所以也沒了之前的客氣,隨便吭了聲,就跟著明玉後面進去了。

明玉領他們進了房間,邊走邊對韓孔雀和柳絮道:「韓大哥,大嫂,你們猜想果然沒錯,這個張神醫還真有問題。」

於是,明玉便將剛才自己所發現的,張神醫可疑的地方與兩人說了。

原來在他們兩人走後,張神醫就和明承林回了客廳,明玉早就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酒席,飯桌上,那位張神醫拐著彎的找他們要錢,對他們說那秘葯多麼珍貴多麼稀有什麼的。

為了提示他要給多少,他還說了以前一家服用秘葯后病人迅速恢復,他們家拿重金酬謝的經歷。

明承林自然知道張神醫的意思,也知道他老婆接下來的病情,還得指望著張神醫幫忙看。

因為張神醫告訴他,在他老婆看得見之前,還需要他幫他最後再針灸一次,這樣他老婆才能完全恢復健康。

明承林當下便讓明玉拿了一千元錢交給張神醫,張神醫隨意瞥了一眼,沒有收。

明承林嘴角的笑容出現了裂縫,打了個眼色,明玉又拿來一千元錢,張神醫只是笑笑,這一次連看都沒有看。

明承林開始坐不住了,張神醫救了他老婆的性命,花再多的錢也沒關係,但是這位張神醫對錢,未免也太過追求熱衷了吧?

傳聞中,張神醫雖然脾氣古怪,卻是一個古道熱腸的人,雖然外表嚴厲,其實心裡很軟,這也就是為什麼張神醫在他們那一片被那麼多人推崇的原因。

就是因為現在騙子太多,所以明承林在張神醫的家鄉打探了很長一段時間,知道確認張神醫卻是厲害,他才請了張神醫出診,要不然,他也不會那麼相信張神醫。

再看現在在他家裡的這位,從來他們家開始,除了擺譜就是吃喝享受,真正花在看病上的時間不過一袋煙的功夫,跟他打聽到的消息,一點都不一樣,這才讓他起了懷疑。

而現在,這種高高在上要錢的態度,明承林真心無法接受了,他們家本來就不富裕,如果沒有明玉賣出那副消寒圖,他們家也只能給他老婆維持,根本沒有多餘的錢看玻

現在,這種漫天要價,讓他有點心疼了,更何況,回想起下午的一幕幕,韓孔雀詢問的問題,他從頭到尾一個都沒有回答,這可能是因為他性情高傲所致,卻讓人不得不心生猶疑。

又想起韓孔雀把明玉單獨叫開,說的那些話,明承林心裡的疑問越來越多。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