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章神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傳承至寶,哪是人人都可知道的?」 張大夫毫不留情地羞辱著柳絮,柳絮面紅耳辣,羞憤異常,她也算是行醫多年,原來醫術縱然沒有多麼高明,但從來也沒有人這般輕慢過她,還直稱他為「小大夫」,這可真是奇恥...

第一次一本書寫到一千章,特意多碼幾個字祝賀一下,呵呵呵呵呵!!!!!

韓孔雀之前還抱有期待,直到張大夫走出來,才知道自己有點異想天開了。

在明玉爸爸心裡,根本並未將韓孔雀夫婦放在心上,又或許,他們兩個小大夫的心情,他根本就不關心。

不過,看在明玉的面子上,韓孔雀還是一直站在外間,等候著張大夫出來,雖然柳絮的心情也有點遭,但她是一個生性豁達的人,而且是正兒八經的大夫,職責就是幫人看病,其他的事不理會也罷。

「張大夫。不知我老婆的病情如何?」張大夫一出來,明承林立馬迎了上去。

張大夫沒有說話,重新坐在了客廳里,見到他的樣子,明玉立即給他倒了杯茶,等他一口喝下,鬆了口氣,才準備開口。

韓孔雀撓撓下巴,這要是每個大夫都像張大夫的樣兒,得急症的病人怕是還沒等到他擦完汗喝完茶就一命嗚呼了,大夫要真是這麼個當法,也怪累的。

不過,中醫博大精深,而且國內藏龍虎,韓孔雀還真摸不清這個老中醫的底細,所以他也不敢胡亂猜測,也許這還就是一個高人。

「咳咳~~那個老明啊,你老婆的箔…」張大夫適時停下,明承林忙附身而上,恭候著張大夫之言。

「你老婆的箔…已經沒大礙了,服用了本神醫特製的秘葯,自當無恙。」

韓孔雀左眼跳了跳,沒大礙了。無恙了?真的還是假的?

柳絮也是驚詫地與韓孔雀對視一眼,這麼快就沒事了?

兩人心裡都有無數的疑問,這明玉媽媽患的可不是其他的病,是糖尿病,而且併發症還不輕。昨天晚上韓孔雀就知道,明玉媽媽的眼睛不太好,要不然她不會看著明玉跟城管糾纏,而不上去幫忙。

要治癒糖尿病引發的眼疾,縱使醫術再高明的大夫,也得花費不少的時日。這位張大夫進去不過片刻,又沒看到他對明玉媽媽施救,就這麼的好了?

他們不相信,不代表別人不信,尤其是明承林。聽到他老婆的病沒什麼大恙后,更是喜出望外。

「張神醫,你說的是真的?我老婆他真的沒事了,他的身體大好了?」

張神醫摸著自己的山羊鬍子,享受著明承林的眼神崇拜,眯著眼道:「不錯,不錯,你老婆的身體大好了。」

「但不知張神醫是以何種法子。讓明玉的媽媽身體大好的?」韓孔雀終於忍不住站出來問道。

這治病不是兒戲,他一句身體大好,就以為明玉媽媽無礙了。到時貽誤了病情可就不妙了。

張神醫怔了一下,見問話的並非是明家兩人,而且只是明家之前請來的一個小大夫,便撇過頭,沒有答她的話。

又見明承林也十分好奇這個問題,於是在擺了會兒譜之後。恩賜地開口說了幾句。

「我們張家傳承千年秘方,自然有一套專治糖尿病的秘法。不管糖尿病有多重,只要服下秘葯。就會不日而愈,恢復如初,這一點我想你們在我家的醫館里已經見識過了。」

明承林聽著連連點頭,「張神醫醫術果然了得,我聽說你們家的秘方神效非常,怪不得被人尊稱為神醫,真是實至名歸。」

韓孔雀和柳絮則是將信將疑,他們還不相信天下真的能有立即治癒的神葯,他又不是神仙,服用一次藥物便可治百玻

這個東西還不同於百毒丸,毒物還有相剋之法,以至毒煉製百毒丸,興許可解百毒,但是百病,各有不同,又非相生相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斗膽請問張神醫,你家的秘葯是何物?又是如何煉製?有何神奇之處?」柳絮認真的問道,她見過韓孔雀化毒散的神奇,到是沒有認為張神醫信口雌黃,不過,張神醫可就不是這麼想的了。

張神醫倒是很快就有了應答之策,冷著臉指著柳絮對明承林道:「你這哪兒請來的小大夫,居然問本神醫這麼愚蠢的問題?既是秘方,又是我家的傳承至寶,哪是人人都可知道的?」

張大夫毫不留情地羞辱著柳絮,柳絮面紅耳辣,羞憤異常,她也算是行醫多年,原來醫術縱然沒有多麼高明,但從來也沒有人這般輕慢過她,還直稱他為「小大夫」,這可真是奇恥大辱!

「這們家的秘方,可是千年的口碑,要不是看著他救妻心切,誠意深篤,本神醫怎會拿出這如斯珍貴的秘葯,來救她的性命?可笑你們這等見識淺陋、沒見過世面的小大夫,竟敢質疑本神醫的診斷和靈藥?」

「你你你……」張大夫一副被這倆人氣壞了的樣子,指著明承林,半天沒后話。

明承林忙上前,問:「張神醫,你老人家有什麼儘管吩咐,我定當照辦。」

張神醫看著明承林,指著韓孔雀和柳絮兩人問他:「這兩人是你之前請回來的吧?」

「他們兩人是我女兒請來的,今日還是第一次過來。」明承林道。

「是了,你老婆的病今日我接下了,有本神醫在此,還要勞動這些孤陋寡聞、醫術平庸之輩嗎?」

張神醫從前到后,幾乎就沒正眼瞧過韓孔雀和柳絮,就好象多看這倆「小大夫」一眼,就降低了他神醫的檔次、污了他的眼睛、辱了他的身份一般。

明承林含笑答著是,回頭看向韓孔雀,眼裡的意思是讓他多多擔待,別和張大夫鬧出不快來。

韓孔雀肺都要氣炸了,碰見過不講理目中無人的人,但沒見過這般不講理,又將他人尊嚴踩於腳下的人。

韓孔雀正要上前與他分說一番,柳絮拉住了他,今日的情形,說再多,也只是自討沒趣罷了,如果韓孔雀鬧事,為難的也只有明玉。

韓孔雀知道柳絮的意思,但是他她又怎麼會眼睜睜地,看著對方這麼欺負人而不還以顏色?

他們是來救人的,救人不成是他們的醫術不到家,啥時輪到那個連把脈都不會的庸醫,在這裡指手畫腳了?

韓孔雀算是想通了,他說這個人為什麼不想別人追問秘方的事,為什麼每次都避重就輕,決口不提明玉媽媽的病情?

原因很簡單,要麼真的是他醫術精湛,身懷獨家秘方,只是生性怪癖,無禮捐狂,要麼他根本自始至終都是在裝腔作勢,怕露出馬腳,這才以羞辱人作為掩飾。

若是前者,他們便速速離去,不在這裡受這等窩囊氣。

若是後者,他們可就不客氣了,左一句小大夫,又一句孤陋寡聞,他們可不是他想辱罵就辱罵的。

他以為,他如此羞辱他們一番,他們就不會再追問此事,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他可就錯了。

柳絮現在可是真神醫,至於這個張大夫,他是真神醫,還是一個大騙子,韓孔雀出手試他一試,自見分曉!

「張神醫——」韓孔雀忽然高聲喊道,他的聲音蓋住了張神醫諷刺他們的聲音,成功地讓其他人停了下來。

「張神醫妙手神奇,小子心生久仰,這兒正好有幾個問題想向你請教,還望張神醫能不吝賜教。」

張神醫斜視了她一眼,捋著下頷上的鬍子,沒有理睬。

韓孔雀也不等他點頭或是搖頭,徑直問道:「病人有氣色見於面部,鼻頭色青,腹中痛,苦冷著死。鼻頭色微黑色,有水氣。色黃者,胸上有寒。敢問張神醫,色白者,又該如何?」

「這……哼1張神醫鼻孔朝天哼了一聲,「本神醫什麼身份,豈可回答你這麼簡單的問題?這種層次的問題,問你身邊的小大夫就可以了。」

「再向張神醫請教:吸而微數,其病在中焦,實也,當下之即愈,虛者不治。在上焦者,其吸促,在下焦者,其吸遠,此皆難治。呼吸動搖振振者,張神醫,這又將如何?」

「哼1張神醫再次撇過頭,純當韓孔雀的話像空氣一樣。

「張神醫是不肯回答,還是根本就不會回答呢?」韓孔雀目中凌厲,一瞬不瞬地盯著他,不讓他有絲毫躲閃的機會。

這些話韓孔雀自然是張口就來,他也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但韓孔雀卻並不能用這些中醫理論來治病,多以,韓孔雀也不過是虛張聲勢,這一點柳絮很清楚,但張神醫不清楚,所以,他就有點麻煩了。

張神醫吭了聲,望向身邊的明承林,「本神醫弄不明白了,你到底從哪裡請來這兩個廢物,病不會治,還拿這種三歲小孩兒的問題來問本神醫,你以為本神醫這麼閑,到你府上就是來回答這兩個小大夫的問題嗎?」

「若真是如此,本神醫可沒這種工夫,接下來你妻子的病,就由這兩個小大夫負責。本神醫不管了。」

一聽說張神醫要撂挑子,明承林著急了。

「哎呀張神醫,你息怒,你暫且息怒,小韓大夫並無惡意,難得有機會瞻仰張神醫的風采,問題多了些,還請張神醫多多擔待。」

明承林說服完了張神醫,又回頭對韓孔雀道:「小韓大夫,麻煩你你就少說兩句,這些問題你回頭還是留著問別人,張神醫他貴人事忙,哪有時間回答你這些問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