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九十九章不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么能夠逃學呢?」笑笑一本正經的道。 「可小妹妹跟著我們去了哦1韓孔雀故意逗她。 笑笑的臉色露出一絲笑容:「那個時候韓凰在媽媽肚子里呢!我知道這叫什麼,帶球跑,哈哈。」 看著大笑...

「城管同志,你們來得真是太及時了,我們要舉報黑心小販,就是一個賣烤羊肉串的,我們吃了他的東西,食物中毒,一個小時跑了八趟廁所,人都拉得脫了形,可能有生命危險埃」韓孔雀上前對高個兒城管大聲說道,同時沖明月使了個眼色。

後者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鬆開自己的手。

「城管同志,你聽我說啊,這些小販實在太可恨了,好好的一條街給搞得烏七八糟的。」秦明月也在一邊幫腔。

「食物中毒?人在哪兒?怎麼不送醫院?」高個兒副隊長連忙問道。

「哎喲,哎喲,疼死我了。」柳絮手按腹部,彎著腰被韓榮華攙扶出場,此時她面色慘白,神色柔弱,一看就好像是弱不禁風,一吹就倒的樣子。

「賣羊肉串的小販見你們來了,剛剛跑進了前面那條小巷子,趕緊得把他繩之以法,我們要當面對質,不能讓那些傢伙再害人。」秦明月伸手往前指,同時仗著自己個高,自然做為主力肉盾,擋在高個兒城管面前。

柳絮故做站立不穩狀,一個踉蹌,向矮個兒城管栽去,後者趕緊騰出手想要將她扶住,不過韓孔雀快了他一步,把柳絮抱在了懷裡。

而柳絮趴在韓孔雀的懷中壞笑,美人計應該這樣用才對,剛才韓孔雀可是只讓她辦柔弱,可沒有投懷送抱的戲碼。

看到這種情況,秦明月等三女全都暗笑,不過她們表演的不錯,所以被這四女展開站立位置。將兩名城管與攤車隔開,而兩名城管卻沒有任何懷疑。

韓孔雀把柳絮重新塞入韓榮華懷中,彎腰退到後面,沖明玉一揮手,三人拉起攤車就跑。

「哎。怎麼回事兒?給我站住1高個兒副隊長發覺不對勁。

「城管同志,這裡的人民群眾早就怨聲載道了,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著你們來啊!不是這個,在那邊呢1秦明月繼續說道。不斷移動身體,阻擋高個城管的視線。

她們四個全都青春靚麗,此時堵著兩名城管,就算他們發現了異常,也沒法動手。所以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明玉母女跑來,卻不能掙脫四女的糾纏。

「喔,我的肚子好像緩過來了,要說還真得感謝你們城管同志。」柳絮說著,伸直了腰,老這麼弓著還真難受。

韓孔雀和明玉一起拉著車把手,拚命往坡上跑,好在坡還不算太陡。沒那麼費力。

明玉媽媽也爆發出驚人的潛力,在後面推車,腿腳異常麻利。居然沒有被落下。

後方傳來怒罵聲,應該是那個高個子的聲音,似乎還在命令矮個兒隊員追擊,不過好在有四名美女在那裡糾纏,沒那麼容易過來。

「拐彎,進那條巷子。」韓孔雀指揮道。攤車順勢拐進旁邊的小巷,這條巷子的路燈可能有損壞。老遠才亮一個,比較昏暗。往裡面走一段。就應該安全了。

一直將攤車拉到小巷深處,三人才停了下來,大口喘氣。

「呼,韓大哥,謝謝你了,要不然,我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明玉手撫胸口,心有餘悸。

「沒什麼,不用客氣。」韓孔雀的呼吸漸漸平穩,才開口道。

明玉媽媽此時也在不住喘息,她的臉上淚痕未乾,看來剛才她可真是急壞了。

現在她們不敢出去,得等上一段時間,明玉母女借著遠處微弱的燈光,開始收拾整理攤車,擦拭濺出來的湯料。

在剛才逃跑的時候掉了一些菜串和幾個碗碟,摺疊圓凳也少了兩個,等會兒得回去找找看。不過主要的家當得以保全,已經是很走運了。

半個小時后,韓孔雀悄悄走出去探風,來到街上,發現城管及車輛已經離開,地面上到處是散落的垃圾,還有幾個小販坐在路邊的馬路牙子上痛哭,以及三三兩兩湊一塊兒議論的路人。

為了保險起見,他一直走到路口,確認情況無誤后,這才原路返回。

路過剛才事發現場的位置,目光四處搜尋了一番,居然在翻倒的菜筐旁,發現了一個摺疊圓凳,被踩得臟稀稀的,拿起來一瞧,鋼製椅腿耷拉著,可能是螺絲掉了,修一修應該還能用。

韓孔雀提著摺疊圓凳返回藏身的小巷子,將東西交給明玉,並向她宣告警報解除。

母女二人都鬆了一口氣,隨即將攤車從小巷子中推出,韓孔雀在這裡更加熟悉環境,所以他給兩人重新找了個好位置。

古玩街上,明玉母女的麻辣燙攤子還得繼續經營,不過把位置換到了坡路上高一些、視野比較開闊的地方,這樣有什麼異常情況可以及時發現,盡量預防今天晚上的慘劇再次發生。

幫她們整理攤子的時候,韓孔雀也知道了他們為什麼在這裡,原來自從韓孔雀買了她們家的畫之後,明玉就開始給媽媽治病,只不過這個病並不是那麼好醫治的。

在醫院治療效果不明顯之後,她們開始相信外面的一些醫館,使用中醫治療,不過,這半年來錢花了不少,可她媽媽的病並沒有多少好轉。

最後兜兜轉轉,居然又打聽到了韓孔雀身上,明玉知道韓孔雀的一些事情,所以,她們母女兩個乾脆在古玩街附近租了房子,在這裡紮下了根,打算等待韓孔雀。

當然,這些全是韓孔雀猜測出來的,有時候提到了韓孔雀,明玉總是支支吾吾,就是從這點點滴滴當中,韓孔雀知道,明玉已經知道神醫醫院的事情,也聽說了神醫醫院能夠治療糖尿病的情況,所以才追到了這裡。

「今天先這樣吧!明天我去你家看看,既然還有一些錢,就不要再出來擺攤子了。」韓孔雀道。

明玉鬆了口氣。趕忙點頭同意,在來到古玩街之後,見多了古玩街上的事情,她已經知道,就算韓孔雀從她身上賺到了錢。撿到了漏,也很有可能不會搭理她們,因為這樣的事情在古玩街上太常見了。

離開了明玉母女,韓孔雀回到了自己家裡,家裡居然只有柳絮和笑笑。

「爸爸1看到韓孔雀,笑笑立即撲了上來。

韓孔雀抱起笑笑。在半空中轉了幾圈,才放下這個笑個不停的小美女:「我們家笑笑長大了。」

「我早就長大了。」笑笑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我們,不會不高興吧?」

「我知道你們去度蜜月了,怎麼可以帶著我?還有,我現在可是學生了。怎麼能夠逃學呢?」笑笑一本正經的道。

「可小妹妹跟著我們去了哦1韓孔雀故意逗她。

笑笑的臉色露出一絲笑容:「那個時候韓凰在媽媽肚子里呢!我知道這叫什麼,帶球跑,哈哈。」

看著大笑不止的笑笑,柳絮羞紅了臉,而韓孔雀則是驚訝不已,現在的小孩子還真是不可小視。

「韓凰呢?被咱媽帶走了?」韓孔雀轉變話題道。

柳絮道:「在樓上,睡著了。」

韓孔雀道:「那隻老鼠呢?」

笑笑道:「跟狗狗在一起,明天我們還要去上學。現在睡覺了,省的早上起不來。」

韓孔雀笑著道:「真是難為它了,老鼠可是上夜班的。現在讓它白天上班,不容易啊1

柳絮莞爾一笑道:「不要貧了,今天累了,去洗個澡睡覺吧1

「笑笑這些天是怎麼睡的?」韓孔雀問道。

笑笑道:「我跟聖人一塊睡,每天都是我們自己脫衣服,穿衣服。早上喬奶奶給我們做好吃的,張爺爺送我們上下學。」

韓孔雀笑著道:「那好吧。現在我們就不管你了,你自己上樓去睡覺。」

笑笑蹦蹦跳跳的上了樓。韓孔雀道:「花婆子的女兒住在這裡?」

柳絮笑著道:「一個不太愛說話的小姑娘,不知道睡著了沒有,而喬姨夫婦兩人,晚上不住在這裡,現在回家了。」

洗過澡,躺在床上,韓孔雀把明玉媽媽的事情跟柳絮說了,韓孔雀知道糖尿病很複雜,所以就算他比柳絮更加了解石板御方,但他沒有柳絮的經驗,所以給明玉媽媽治病,還得柳絮。

第二天,韓孔雀就帶著柳絮來到了明玉母女住的地方。

明玉住的地方在這一塊很有名,聽說是清中期時一位大官的府邸,後來老了便告老還鄉,回到了魔都,便住在了這裡。

現在這座府邸幾經風雨,已經被摧殘的不行,不過,這畢竟是古建築,所以就算沒錢修復,也沒有拆除,現在這裡裡外三進的房子,被出租了出去,被一些外來打工的人租祝

韓孔雀夫婦找到明玉母女租下的一間房子時,明玉正在外面等著。

明玉猶猶豫豫的說了幾句,韓孔雀就知道了,此時已經有一位老中醫在給她媽媽治玻

韓孔雀笑著道:「沒事,我們進去看看,也許還能交流交流,如果真是一位高手,沒準我們還能學到點東西。」

兩人進了房間,正中高坐著一位五十多歲留著山羊鬍的男人,和明玉的爸爸有一句沒一句說著什麼。

他舉止高傲,甚至可以說是目中無人,明玉爸爸陪足了笑臉,他也是高興就答一句懶得張嘴就不答。

他一進屋的時候,茶倒喝了幾杯,卻始終沒有給明玉媽媽治病,就算這樣,偏偏明玉爸爸還就吃他這一套,以為他是醫術高深,只是愛擺神醫的譜。

譜擺得越高的人,醫術也就越高,因為只有醫術高的人才有膽子擺譜。

站在一邊的韓孔雀,一直都在注意著這張大夫的動作,撓了撓鼻子,這個擺譜的張大夫,到底打哪兒來的?

張大夫茶喝了,才拿過藥箱,看來是準備治病了。

韓孔雀暗中豎了豎大拇指,這怪不得人家是神醫呢,瞧瞧這神醫的派頭!

明玉搖了搖頭,抱歉地沖韓孔雀和柳絮笑了笑,她爸爸請這位神醫過來不容易,既然來了,自然不能放棄。

此時明玉也在後悔,早知道這樣,真的不該讓韓孔雀夫婦今天來的。

韓孔雀笑笑,讓明玉無需介懷,這等事,算不了什麼,更何況,要是這位張大夫真的能治好明玉媽媽的病,他擺點譜也無傷大雅。

一行人到了明玉媽媽的身邊,張大夫將其他人屏退在外,自己坐到明玉媽媽的床側,為他號脈。

韓孔雀是最後一個退出去的,出去之前,回頭看了一眼,張大夫坐在床側,搭著明玉媽媽的脈搏,令韓孔雀詫異的是,這個素有神醫之稱的張大夫,即使把脈這種基本活,都是很有問題。

不過,韓孔雀畢竟沒有給別人把過脈,所以他拉了一下柳絮,讓柳絮回頭看看,果然不出所料,柳絮看了一眼就皺起了眉頭。

「不對吧?」韓孔雀小聲道。

柳絮道:「脈分上、中、下,涪沉、遲、數衡,有力與無力,虛、實自然明,大、小兼長、短,陰陽盛衰情。二十八脈象,浮脈,輕按即見,主表實,亦主里氣內虛。

沉脈,重按乃見,主里實,亦主里氣內虛。遲脈,一息三至,主虛寒,亦主在臟之玻數脈,一息六至,主實熱,亦主真寒假熱。虛脈。三部無力,主諸虛,亦主素稟不足,二十八脈,其脈象與病機皆有章法規格。

你看這位張大夫,探脈之法,頗不得要領,這些都是基本功夫,別說神醫了,就算是一般的大夫,甚至是剛入門的大夫也不會露出這種拙態。」

柳絮真是百般不解。

「兩位,你們該出去了——」張大夫的催促聲傳來。

韓孔雀兩人也不好再呆,跟著明玉父女後面走了出來。

幾人站在外間,明玉爸爸焦急地等待著,從他的神情來看,對妻子的病情也是十分的擔心,不過這個人未免太過目中無人了,最起碼對韓孔雀夫婦缺乏應有的尊重,這一點韓孔雀可就不敢苟同了。

剛才這麼長時間,他也和他們兩人說過一些話,但話中並未有絲毫的歉意,就連場面話都沒有說幾句。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