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八十六章目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到這裡,調整靈識,控制水幕,想要把自己和秦明月一塊收進玄元控水旗。 誰知幾秒鐘后,他們的身體依舊處於原位,並沒有產生移動。 這時,韓孔雀才想起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運送物體進空間,必須是...

隨著深度的增加,光線漸漸變暗了不少,估計應該有十幾米了吧!

這時韓孔雀開始感覺到水的壓力,耳膜發出輕微的鳴聲。

不過他的身體非常好,這一點兒不適倒也算不了什麼,但按照秦明月的情況來推算,如果不裝配其他輔助潛水器具的話,恐怕過深的地方就去不了了。

突然,秦明月一個急轉身,向側面竄去,韓孔雀正不明所以,幾秒鐘待秦明月返回的時候,這才發現手裡正攥著一條中號的鯧魚,頭尾正在不斷的扑打掙扎,很快,秦明月抓不住,鯧魚就逃之夭夭了。

「其實我形成的水幕完全可以把你籠罩起來,這樣一來,外界的壓力你就感覺不到了,抓到的魚也就跑不了了。」韓孔雀看著如一條美人魚一樣的秦明月道。

「啊?」秦明月看了看自己被緊緊包裹住的身體,由於一層水幕緊緊貼在她的身上,所以讓她的身形凸凹有致,完全暴露在了韓孔雀眼前。

「你故意的?」看到韓孔雀賊笑,秦明月斥道。

韓孔雀道:「就是故意的,誰讓你不老老實實的抱著我呢?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我自然會把水幕弄得大點。」

重新包裹起兩個人,繞過一處高聳的岩礁,眼前出現了一道狹長的水下窪地,砂石底,其間亂石叢生,高低錯落的各種帶式水藻順著水流不斷飄動。

韓孔雀控制著水流,直接潛向這道窪地處。不再繼續向前,而是開始轉圈。

「你在尋找什麼?」秦明月好奇的問著,此時她也在慢慢觀察探索四周。

這時,她感覺到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附近的水溫,似乎比過來的一路上都要高。

這是怎麼回事兒呢?韓孔雀也很快發現了這裡的異常,他四處瞧瞧,不明所以,只好將這個疑問暫且擱下。

「今天早上,神龍號的監控室裡面。在這片海域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所以我才帶你過來看看。」韓孔雀道。

「什麼有意思的東西?」秦明月好奇的道。

「找到了你就知道了,這裡應該靠近彎島海域,也許真的是那種東西也說不定。」韓孔雀笑著道。

得不到答案,秦明月也不再詢問。只是跟隨韓孔雀一塊在周圍尋找。

十分鐘后。趴在砂石底上的兩隻黃褐色大蚌。出現在韓孔雀的視線中:「找到了,就是這個東西。」

「這是什麼?難道是珍珠貝?」秦明月的心情頓時興奮起來。

韓孔雀湊到金錢附近,仔細觀察。大蚌的長度有將二十公分左右,表面帶著些許黑色放射狀條紋,形狀左右不對稱,兩片殼子微微張開,似乎在緩速爬行。

這個外表形狀,基本上與經常取珠的珍珠貝差不多,只是顏色深淺有些差異,看來應該也屬於珍珠蚌了。

韓孔雀心中有點失望,他正想將這兩隻大蚌捉住,但轉念一想,卻又停住手,繼續往前探尋。

事實證明他的直覺沒有錯,轉過兩塊低矮的岩石后,終於發現了珍珠蚌的大本營,只見砂石底、岩石表面到處爬著大大小小的蚌,林林總總,目光所及之處怕不得有幾百上千隻。

「原來這裡還真有大批的珍珠蚌啊1秦明月驚嘆過後,一種中彩的感覺瞬間湧上她的心頭。

秦明月高興在附近韓孔雀身邊轉來轉去,韓孔雀笑著道:「不是每個蚌裡面都有珠子的,我們捉些大的帶走就好了。」

「我也沒說全部捉走啊?」秦明月瞪了一眼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了笑,將目標鎖定在大尺寸的珍珠蚌上,個頭起碼得二十公分以上。

個頭兒大說明生長時間長,裡面含珠子以及珠子直徑大的幾率總要高一些,小的則不動,這樣也符合可持續性發展的原則,畢竟這裡是在我國近海,在這裡竭澤而漁並不好。

確定了方案,韓孔雀不再猶豫,伸手開始抓大個頭的蚌,這些雙殼貝類只能靠足絲爬行,行動緩慢,與岩石之間的附著力也差,在他這樣能長時間潛水的人面前,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兒。

不多時,十幾隻二十五公分以上的大蚌被捉住,送進了玄元控水旗之中,由於玄元控水旗之中,本身就有不少大珠母貝,而且韓孔雀這次下水的目的也不是這個,所以他也不想弄得太多,於是見好就收了。

韓孔雀沖仍在玩耍的秦明月招了招手,然後開始順原路往回返,回到剛才的地方,繼續尋找,在經過一個拐彎處時,突然,左腳感覺被什麼東西拉住了,隨之踝骨處傳來一陣疼痛。

韓孔雀大驚,他下海不少次,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危險,所以他連忙蜷身往後瞧。

只見左腳被兩片奇怪的波浪形的東西夾住了,再仔細看,這東西的個頭兒巨大,足足有一米多長,跟個大磨盤差不多,表面長著一些水草和其他附著物,不仔細的話還真容易忽略。

原來竟是一隻偽裝的巨蚌,把他當做獵物了,韓孔雀頓時欣喜起來,也許這個正式他下海的目標。

「你怎麼了?」看到韓孔雀的樣子,秦明月驚慌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沒事,這個就是我們要尋找到目標。」

韓孔雀趕緊先穩住情緒,調整呼吸,相對而言,待呼吸平穩,他試著拽了拽腿,蚌殼夾得很緊,分毫動彈不得。而且蚌身似乎與岩石相粘連,非常牢固。

看到韓孔雀的左腳被巨蚌夾住,秦明月頓時急了起來,韓孔雀道:「沒關係,它的力氣雖然不小,但還沒法傷到我。」

秦明月知道此事著急也於事無補,所以慢慢的平靜了下來,安撫下秦明月,韓孔雀伸出雙手抓住蚌殼上部,用力掰。

誰知憑他這已經大大增長的力量,竟然毫無作用,他的左腳疼痛之後,已經開始發麻。

韓孔雀想了想,從空間中取出一把短刀,左手扒著蚌殼,右手執刀往左腳邊上的縫隙裡面捅。

因為蚌縫很小,手伸進不去,只能供刀刃活動,但情況很快讓他失望,刀刃所及之處,均是硬質物,看來距離巨蚌的軟組織、閉殼肌還差得遠,而韓孔雀又不想破壞這個蚌殼,所以只能小心的試探。

又試著用刀撬了幾下,蚌殼厚重且結實,刀刃幾乎折斷,也沒有任何鬆動,看來只能進空間暫避一下了,韓孔雀想到這裡,調整靈識,控制水幕,想要把自己和秦明月一塊收進玄元控水旗。

誰知幾秒鐘后,他們的身體依舊處於原位,並沒有產生移動。

這時,韓孔雀才想起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運送物體進空間,必須是單獨一體,無「連接」狀態的,包括自身也是一樣,而目前的情況顯然並不符合這一要求。

韓孔雀的腦袋不停的運轉,他有用意念在空間中掃了一圈,看看有什麼可以用得上的工具。

沒有發現鐵撬棍,否則那東西一上,根據槓桿原理,巨蚌的閉合力再大也扛不祝

短柄中號鐵鎚倒是有一把,取出來拿在手中,在蚌殼縫處比劃一下,錘柄太粗,插不進去。

用鎚頭直接敲打了幾下,不用大力氣,巨蚌的體量太大,根本沒有什麼反應,而用力捶打,蚌殼也就損壞了。

韓孔雀是屬於那種典型的捨命不舍財的主,所以,不到最後關頭,他可沒想到要完全破壞這個大蚌殼。

現在這種情況要是有個楔子倒可以試試,那玩意兒勁頭兒也不小,空間裡面沒有,於是韓孔雀便在身邊搜索。

附近沙子地面上的石塊倒是有,但不是太大,就是太圓,不合用,理想的形狀應該是那種一頭扁尖,一頭粗大的。

他又往遠點兒的地方觀瞧,好像有幾塊形狀還湊合,韓孔雀控制水流,把那塊呈錐形狀的黑色石塊,搬運了過來。

韓孔雀立即開始動工,蜷起身體,將石塊扁錐狀的一頭插進蚌殼縫,左手扶穩,右手握鐵鎚,狠狠向石塊後端砸去。

,巨蚌還是震動了一下,身上的幾根水藻脫離而去,有門兒,韓孔雀感到了希望,於是再接再厲,用最大的力量連續砸。

,石塊的尖部終於楔進了蚌縫,韓孔雀見狀大喜,開了頭就好。

又砸了好幾下,縫隙被撐大了一些,腳踝處的壓力頓消,他用力一抽,小腿連帶著腳蹼順利地拔了出來。

韓孔雀鬆了一口氣,這時秦明月伸手連連搓揉起,他那已經麻木的小腿和腳脖子,小腿上漸漸有了感覺,腳丫子也可以活動,看來沒有什麼大礙。

「好了,我可沒有那麼嬌弱,如果真的危險,我早就把這個大蚌殼砸碎了。」韓孔雀看著緊張兮兮的秦明月笑著道。

「你還知道危險啊?」秦明月白了韓孔雀一眼,雙手卻沒有離開韓孔雀的小腿。

韓孔雀將腿伸直,阻止了秦明月的動作,才又望向那夾著石塊的巨蚌。

誰知那可惡的大傢伙似乎也有點兒智商,明白獵物已經脫逃,嘴上的硬東西不是吃的,於是張開蚌殼將石塊吐掉,隨即迅速嚴密閉合起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