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八十章尋寶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2-16 02:49  |  字數:3459字

韓孔雀害怕在看下去自己要出醜,所以直接走了上去幫忙:「你去換身衣服,吃完了飯跟我們一快出海,反正你也不用在羊城發展,去錄製電視節目簡直是浪費時間。」

「你這樣上電視,韓孔雀可是很吃虧的,乖,去脫了在下來吃飯。」柳絮也哄著道。

「我怎麼聽著那麼彆扭?」秦明月打掉柳絮的手之後,才道。

「我看冰箱里只有魚和嚇,就做了鍋魚湯,蝦放進烤箱了,你看看熟了沒有,我上去換衣服,電視台的那幾個老色鬼,不去應付也行。」秦明月離開廚房後道。

等三個人吃過了午飯,他們直接坐車去了碼頭,看著傳了一身牛仔的秦明月,韓孔雀滿意的道:「現在的模特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你說誰呢?」秦明月不依了。

韓孔雀笑著道:「反正你現在已經不做模特了,此時出頭可沒意思了。」

「我堂妹還做模特呢!」秦明月道。

柳絮笑著道:「好了,這次出海,不知道韓孔雀給我們帶來什麼驚喜。」

韓孔雀道:「曾經航行於海面的船隻中,如今有10都靜躺在海底,所以驚喜是無窮的,眾所周知,海底埋藏了數十億美元的寶藏。

以現今的技術,找到沉船早已不是問題,我們需要解決的唯一問題就是,怎樣有效打撈,賺更多錢?尋寶需要耐心,如果你不是吵著要會魔都,我們坐著神龍號在海上四處遊玩,想要撈那艘沉船就撈哪艘。」

柳絮笑著道:「要知道,在數以萬計的海底沉船中,只有極少數,不到百分之一的沉船上,有可流通的財富,如黃金和珠寶。

這樣的大項目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碰到的,很多國際打撈公司在找到第一艘值錢的沉船時,都是花費了很多的時間的,比如共和國號沉船,奧德賽公司,就花了整整12年。」

「共和國號?一艘寶船?」秦明月問道。

韓孔雀道:「當然是寶船,共和國號是美國內戰剛剛結束之時,滿載貨物和錢幣的共和國號從紐約出發,準備前往新奧爾良,以支持新奧爾良的戰後重建。

這艘在蒸汽時代長210英尺的巨輪在駛出紐約5天後,不幸遇上了罕見的颶風,就此沉入了冰冷的海底,當時的報道說,「共和國」上的財物超過了40萬美元的金銀幣——130多年後,他們的價值已經遠遠超出了當年的票麵價值,一枚票面10美元的金幣,市價從3000美元到50萬美元不等。

可是,要找到沉船的位置十分困難:像「共和國」號這樣的遭受風浪摧殘的船隻,在下沉過程中就已破碎,並以每小時100英里的速度撞擊海底,因此成為亂糟糟的一團,船身也散落在海底各處。

自從1992了知道了它的故事後,奧德賽的兩個傢伙就和它卯上了勁,從文獻資料上細細分析它的沉船經過,用電腦模擬當年的船線和速度,最終,沉船船骸被鎖定在1500英里的範圍內——光是用聲納將這麼大一片海底細細梳理一遍,都得是一項極浩繁的工作。

2003年,奧德賽公司最終在距喬治亞州海岸100英里的洋面下,成功地找到了「共和國」號,打撈上來的金銀錢幣賣了7500萬美元,而他們前期投入的成本僅僅才200萬元,一下子賺了個盆滿缽滿。

兩人的錢包里也各自裝了枚打撈上來的金幣作紀念,不太貴,就1萬美元,但這樣的收穫,絕對刺激人心。」

「一次收穫的純利潤超過七千萬美元,這樣的收穫,還真是讓人心動不已,不過,韓孔雀你的收穫有沒有他們多?」秦明月道。

柳絮笑著道:「肯定沒有人家多,奧德賽公司的創始人格雷格.斯蒂姆和約翰.莫里斯,一個是佛羅里達一家廣告公司的老闆,一個是房地產開發商——都和沉船打撈沒什麼關係。唯一的共通之處是喜歡駕駛船隻,因此成為了好朋友。

1986年,一名船隻經紀人告訴他們,佛羅里達的一家學院打算出售一條85英尺長的探險船,花了10萬美元,他們把這條船買了下來。

剛開始時,兩人只是把這條船當成休閑工具,在甲板上喝喝杜松子酒看看日落什麼的,沒多久他們發現船上還配有海下探險設備,於是空閑時也開始將船隻租給一些做水下研究的科學家和海底尋寶者。

見多了別人尋寶的故事,斯蒂姆和莫里斯決定自己也去體驗一下尋寶的樂趣。在佛羅里達海域,這兩個傢伙還真的發現了一條沉船,只不過運氣不好,船上幾乎沒有什麼財物,這次成功激發了他們的興趣,決定把尋找海底沉船寶藏當成一樁生意來做。

這和其他生意太不一樣了,沒人能確定,大筆投入的資金什麼時候才會有回報,不過斯蒂姆和莫里斯從一開始就確定了一條原則:他們希望奧德賽公司找到財寶的過程,能夠像埃克森公司發現石油一樣,能夠走向常規化。

斯蒂姆解釋說:當我們可以不斷地找到新的沉船時,海底沉船打撈的面貌就會改變,這和石油公司發現油田沒有什麼區別,剛開始也是冒險,但只要他們找到了第一個油田,並且不斷重複他們的這種發現,那就成功了。

所以後來有了蓋爾索帕號的收穫,這艘船沉沒於英國二戰時期,載有200多噸白銀,估計總價值高達2億美元,韓孔雀撈起來的是什麼?全是瓷器,這可比金銀差遠了。」

韓孔雀只是笑著不語,而柳絮則對著韓孔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