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八章奸商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人體太過神秘,到現在我們還不能了解,既然活的時間長久,那麼你不妨也做一些研究。」 元遁一道:「看來我要向你學習。」 「那就不送了。」韓孔雀看著兩...

??

韓孔雀笑道:「化毒散,我配置的這種化毒散居然,有驅逐陰虱的功效,這是一個意外之喜,所以說,有福之人不用忙。」

元遁一嘆息道:「你確實是有大氣運之人,這樣的好事都能遇到。」

韓孔雀道:「這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給你們一部分化毒散,讓你們也去碰碰運氣。」

元遁一道:「看來沒有了陰虱攻擊,趙佗墓中的危險也不會少了。」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趙佗墓中最後的守衛是毒人,是一種比陰兵更可怕的不死兵種,如果想要進入趙佗的皇帝玄宮,不能闖過毒人大陣,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們也沒有闖過?」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當然沒有闖過,毒人可不是陰兵,他們跟正常人也沒有太大的差別,遇到了這樣的對手,我們現代培養出來的功夫高手,根本就是紙老虎,被人一碰擊潰。」

「如果你去闖毒人大陣,也闖不過去?」元遁一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元遁一道:「如果你想親自陪我進去,也許我會考慮考慮。」

元遁一一愣,他確實有進去的想法,但絕對不會跟韓孔雀一快進去,只不過這樣的話他卻不能明說,他總不能說信不過韓孔雀,害怕韓孔雀陰他吧?

「這天底下的寶貝多了,沒必要為了這裡這座寶藏而冒險,就算裡面的寶物再多,也不值得。」韓孔雀道。

這個時候葉生開口道:「小韓,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韓孔雀笑著道:「江湖險惡,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這麼說趙佗墓中除了毒人,還真有更加危險的存在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搖頭道:「其他事情我就不管了,買下這棟房子,我在羊城的事情也算圓滿了,現在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好了。」

「這麼說,房子被你買下之後,我們也不能去找張誠的麻煩了?」元遁一若有所思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我就不管了,反正這棟房子里的東西,全都歸我了,其他事情,你們自己看著辦。」

「那麼我們魔都見了?」元遁一不再多說。

韓孔雀點頭道:「是該回到魔都了,出來了這麼長時間,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

「現在小韓你可是名震魔都,應該不會有人不長眼去你家搗亂。」元遁一笑著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這就是暴發戶的悲哀,國內的富豪很多,沒有人去找他們的麻煩,如果一個平頭老百姓中了彩票,卻有各種各樣的人去打秋風,這就是社會現實。」

「你現在已經過了暴發戶的階段,我想,應該沒有人會認為你好欺負了,這樣吧!送佛送上西,你統計一下身邊的保鏢部隊人數,我送你一批證件,只要不是當街殺人,擁有這種證件一般問題都可以解決,這樣一來,在國內你也可以橫著走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認真的看了元遁一一眼后道:「那麼我也送你一個消息,毒人是不同的,普通的毒人,陰虱寄生的時間長了,就可以形成。

而特殊的毒人,是陷入沉眠的失去理智的殺戳兵器,還有一種是最危險的,他們完整的保存了記憶,從而從先秦活到了現在,是真正的如同秦俑一樣的傢伙,這樣的傢伙,只要不陷入沉睡,遇到了就是災難。」

「從先秦時期活到現在的老古董?」站起身準備離開的元遁一和葉生全。

韓孔雀笑著道:「很不可思議吧?如果一個人叢先秦到現在,活了兩千年的時間,那麼這個人就算擁有不死之身,也會瘋了,所以,如果沒有必要,這樣的毒人,是不會隨便出來亂逛的。

他們往往局限在自己的小窩裡沉睡,就算醒來,沒有意外,他們也不會離開自己的家,這完全是因為他們活的太久,根本不願意再進紅塵,沾染紅塵業障。」

「如果他們走進了現代社會呢?」葉生道。

韓孔雀看著院子外面的那尊泥塑道:「如果只是出來看看,那麼就如同旅遊一樣,片葉不沾身,再次離開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如果沾染了紅塵,卻留戀不去怎麼辦?」元遁一道。

韓孔雀似笑非笑的看著元遁一道:「你說會怎麼辦?」

元遁一頓時沉默了起來,他的壽命就足夠悠久,所以他也害怕感情纏身,就算再值得珍惜的女子,他也會強制自己若即若離,這完全是因為,他沒有實力讓自己愛上的女子,也能夠跟自己一樣,活的長久。

「有人離開了趙佗墓?」葉生問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是啊!如果不是這樣的人離開趙佗墓,普通人還真沒有時間,也沒有毅力,花費十幾年的時間,去破壞一整條龍脈。」

「你是說天眼張?」元遁一道。

韓孔雀笑著道:「看你的樣子,也不算很驚訝啊1

「活的長了,自然就要變得聰明點,畢竟學到的東西多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所以,天眼張到底會些什麼,我們誰都不清楚,不過,人家已經假死遁世了,你們是不是也要適可而止了?」

「張家果然不能招惹。」元遁一苦笑道。

韓孔雀點頭道:「如果不是他的兒孫沒有活夠,他們一家人全都會消失,而現在天眼張和他的愛人歲數到了,必須要離開了,要不然會被人認為是怪物,所以一些後事,他們就要安排好了,免得給自己的兒孫帶來麻煩。」

「你在趙佗墓中遇到了天眼張?」元遁一好奇的道。

韓孔雀有點尷尬的道:「偷了人家幾個毒人,被人抓了個現行,幸好張前輩比較好說話,讓我幫他一個小忙就算了。」

「天眼張那個傢伙好說話?」元遁一有點愕然,如果他真的好說話,也不會掘了一條龍脈。

韓孔雀道:「莫在身後議論他人短長,說到現在,我想你在羊城也沒有事情了,如果不介意,你可以搭我的船,我們一快回魔都。」

元遁一想了一下道:「算了,你們自己去度蜜月吧!我還有點事情需要交代。」

葉生猶豫了一下道:「能不能跟張家協商一下,讓他們把埋藏在地下的一些古越國文物,交給我們一批,如果真的能行,我們當地政府,會給張家提供一些方便。」

一聽這話,韓孔雀立即笑了,他道:「剛才說出天眼張的底細,我可是把他得罪狠了,如果葉叔真的能夠照顧一下天眼張的子孫,那是再好不過了,這樣我們三方都保留了一些香火之情,而且互相了解對方的底細,這樣,以後如果有互相用到的地方,也能開口了。」

葉生一聽道:「如果天眼張前輩還想再履塵世,我們可以提供方便,像戶籍等問題,我們解決起來很簡單,只要給他們重新製造一個身份,就可以完美解決,我想,有了我們的幫助,他們肯定會方便不少。」

元遁一道:「就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進入紅塵的打算?」

韓孔雀苦笑起來,看來他還是小看了人類的貪婪,所以他警告道:「葉叔,元局長,你們認為趙佗墓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什麼樣的存在?」有點興奮的葉生和元遁一全都一愣。

韓孔雀道:「葉叔看過小說沒有?我這樣的人最多算是散修,人家趙佗墓中的皇帝玄宮,可是正兒八經的一個宗門,雖然他們被中原排斥,認為是歪門邪道,但那也是一個傳承有序的宗門,我們在他們眼裡算什麼?」

「他們總不可能跟政府作對吧?」葉生道。

韓孔雀苦笑道:「國家才成立了多少年?七十多年,這麼點時間,也許人家睡一覺就過去了,如果再睡一覺,醒來之後,國家還存不存在也是個問題。」

「這活的長久也有好處啊1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歷來皇權就沒有幾個超過三百年,人家一睡三百年一點問題都沒有。」

「幫他們的小忙,獲得一些好處,應該沒問題吧?」葉生最後還是沒有放棄。

韓孔雀點頭道:「結一些善緣還是沒問題的,既然天眼張在紅塵之中留下了後人,你們就去巴結一下他的後人好了。」

「現在天眼張的後人不知道天眼張的身世吧?」元遁一突然道。

韓孔雀道:「應該不知道,這一點也是你們能夠利用的唯一一個弱點。」

「天眼張獲得了如山財富,想來他的孩子都可以保全,只不過沒有經過紅塵歷練,進入皇帝玄宮並不是好事,所以,現在是他的子孫了結塵緣的時候,也只有這個時候,我們才能跟他們結下善緣。」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既然你們都明白了,我也不多說了,在這個時代,能夠認識一個長生不死的人,算是幸運了。」

「雖然用毒煉製身體,達到長生不是正道,但人家確實能夠長生,這樣的結果,應該是很多修行之人羨慕的吧?」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應該會被人羨慕,不過活了兩千年真的就是長生?」

「沉睡兩千年,和活了兩千年確實有區別。」葉生道。

元遁一道:「既然你手裡有毒人,你就好好研究一下,也許我們還能占你個便宜,也能夠多活幾年。」

韓孔雀點頭道:「我的研究方向,跟皇帝玄宮之中的毒人大體一致,全都是通過藥物來修復身體,以達到讓人體壽命增長的效果,這完全是依靠的外力,跟傳統的修鍊理論可是完全不同,也算是歪門邪道。」

「不管黑貓狸貓花花貓,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還有,我也沒有完整的傳承,也算是一名散修,既然這樣,也就不在意一些條條框框的束縛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人體太過神秘,到現在我們還不能了解,既然活的時間長久,那麼你不妨也做一些研究。」

元遁一道:「看來我要向你學習。」

「那就不送了。」韓孔雀看著兩個人走出家門,才回身上樓。

剛剛走到室外面,韓孔雀就聽到了一陣嬌笑聲,看來柳絮和秦明月醒了,韓孔雀看了看時間,已經中午十二點了。

睡了四個小時,柳絮和秦明月全都有了精神,此時正躺在床上說話。

「你們家小韓凰真的能夠抓起金磚?」剛進門,韓孔雀就聽到秦明月的詢問。

柳絮有點得意的道:「那是當然,現在小韓凰雖然才一個多月大,但她的力氣可不小,現在她都能夠用金磚壘房子了。」

「上次的事情就是因為有人想要搶奪金磚吧?」秦明月問道。

柳絮道:「你也小心點,如果你被人抓住了,肯定要求韓孔雀拿黃金去贖人。」

「有錢也不止是好事啊1秦明月嘆息道。

柳絮道:「確實,那些黃金其實有什麼用?擺放在庫房裡,還需要大批人手看著,深怕被人搶了,而那些黃金又不能換錢,它們的作用也就是給韓凰當玩具了。」

「錢流通起來才是錢,堆在庫房裡就是垃圾。」秦明月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們說的不錯,所以,我打算用那批黃金,發行紙幣,當然,發行紙幣的銀行,也必須是我們自己的,這樣,那批黃金就不在是垃圾,而是可以流通的貨幣。」

「這樣也行?」柳絮有點驚訝。

韓孔雀道:「怎麼不行?外面流通的紙幣,不都是這麼來的嗎?既然別人可以,我們也可以啊!黃金不捨得賣出去,那麼就流通可以替代黃金的紙幣就行了,這樣黃金還在我們手裡,而黃金的價值,又可以被完全利用起來。」

「奸商,果然是奸商,我沒有你有錢,果然是因為我太善良了。」秦明月指著韓孔雀,十分認真的道。

「你果然有做奸商的潛質,明月,不如銀行有你來負責怎麼樣?」韓孔雀笑著道。

「我?」秦明月驚訝了,指著自己的鼻子,有點不敢置信。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