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七章陰虱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陰虱,它們的寄生部位、生活習性和外觀形態略有不同。 陰虱主要寄生在陰部,也可以寄生在腋窩處。體形小而扁平,呈淺黃色或茶褐色的小斑點,肉眼可看見,平均長約12mm。 陰虱的前兩對足細長...

馬先生說,當時書店給這些經卷作的定價是:人民幣十五萬元,這在當時,已經是天價了。

緊接著他又道:「實際上,這些經卷可是無價之寶啊!本來,第一個就想到留給你。可惜,你沒有這個運氣。」

馬先生告訴元遁一,那些經卷,是被他所熟識的、中央機關的三個幹部合夥買走了,每個人出了五萬元,開了三張五萬元的發票。

當時元遁一對馬先生講,這麼貴的價格,他也買不起呀。馬先生說,就是借錢,也應該買下來!

當時,元遁一聽了馬先生這番話,也頓覺惋惜,後悔自己沒有經常光顧中國書店。

「幾百年不世出」的國寶,不僅與他失之交臂,而且也與當世絕緣,變得下落不明了。

事後,元遁一查閱古籍,查到了一些歷史上關於金字佛經的記載,發現《大藏經》、《山西通志》、《赤城志》、《元史.世祖本紀》、元虞集撰《道園學古》明宋撰《文憲集》、明鄭真撰《晚翠軒記》、《清史稿》等古籍對此都有記載。

清末,英國人李提摩太曾言:「說者謂,自佛法入中國,而佞佛者,用赤金以飾佛像,又繕寫金字《藏經》,天下因此爭造金為箔,故金耗而價昂。」

但是,李提摩太所說並不准確,此種判斷,用在唐代以前還可以。自宋代以後,歷朝都有禁止「銷金為泥,繕寫佛經」的禁令。只許皇家隆恩造作,不許民間僭越造次。

最後元遁一道:「據我所查到的史料,皇家最後一次用黃金書寫佛經,是在清朝乾隆三十二年1767,據此推斷,1992年,中國書店發現、經馬先生之手賣出的那些金字佛經,至遲,也是清乾隆之時、甚或更早之物,這跟你推斷的時間應該沒有衝突。」

「那你是怎麼確定這套金泥經落入了天眼張手裡了?」韓孔雀問道。

元遁一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後來我得到了一些小權利,所以就有了便利,當時購買這套書的三個人,全都跟天眼張有關係,你想,九十年代初,十五萬元絕對是天價,那個時候的國家幹部,誰敢隨便拿出那麼多錢買古董?

就算五萬,那也是巨款,要知道那個時候的萬元戶都稀罕,如果一名國家幹部拿出那麼多錢,肯定要惹人非議,所以,敢拿出這筆錢的,肯定有理由不被人懷疑。

而事情也真是這樣,後來我查出這批資金的來源是海外,最後追蹤到了這裡,所以,這棟房子屬於天眼張是肯定不會錯的,如果你真的在趙佗墓中發現了金泥經,那麼天眼張進入過趙佗墓也肯定沒錯。」

「這麼說,你們打算近期闖趙佗墓了?」韓孔雀笑著道。

元遁一道:「現在你的實力得到了我們的認可,已經有資格進入趙佗墓了。」

「不想跟我合作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元遁一道:「我們肯定要跟你合作,這一點毋庸置疑。」

韓孔雀點頭道:「看來你們的想法還真多,不過,如果說我不想進入趙佗墓,你們有什麼感想?」

「不想進入?」元遁一一愣。

韓孔雀點頭笑道:「我要離開了,今天休息一天,可能明天就要回魔都,你認為剩下的這點時間,我還能去趙佗墓逛一圈?」

「今天一個白天,完全有時間啊1元遁一道。

韓孔雀搖頭道:「恐怕不行,過一會我要去一下碼頭,我的船隨時都會靠岸,只要靠岸了,我們就要離開。」

「你是說真的?」元遁一變了臉色。

韓孔雀笑著道:「跟羊城市政府,我們會一如既往的友好合作,至於探險什麼的,今天之前,我還有意跟你們合作一下,可你們沒有表現出誠意,所以,為了以後不出現矛盾,我看這次合作還是算了吧1

元遁一的臉色變了幾遍,最後道:「既然韓兄弟你不想去,那麼我們也不會勉強,只不過,能不能把你們在趙佗墓中得到的資料,跟我們共享一下?」

「既然我不想去了,那些資料自然不會對你們保密,我的手下闖入趙佗墓之後,遇到了三種情況,第一種毒,第二種是煞氣,第三是毒人,我想這樣的事情你們肯定也知道了。」韓孔雀道。

元遁一道:「只有毒人沒有遭遇,不知道韓兄弟能不能仔細說說?」

韓孔雀道:「當然,那裡的情況是明擺著的,陰煞就不多說了,這麼多年下來,你們手裡肯定有不少,可以媲美金泥經這樣的護身寶物,有這種級別的東西保護,闖入趙佗墓肯定不是問題。

既然你們現在都沒有遇到毒人,那麼你們還在第一關打轉了,第一關是毒,但不是普通的毒物,也不是蠱毒,而是一種生物,這種生物我查了不少資料,最後確認是一種叫陰虱的奇妙小東西。」

「陰虱?」葉生和元遁一全都變了臉色。

韓孔雀笑了:「看來你們對陰虱很了解啊?」

韓孔雀笑的比較猥瑣,而葉生和元遁一也不是多麼純潔的人,所以都很了解韓孔雀的意思。

普通意義上的陰虱,會造成一種陰虱病,而陰虱病的病原體是一種體外寄生蟲——陰虱。

其實,在人體寄生的虱子有3種,即頭虱、體虱和陰虱,它們的寄生部位、生活習性和外觀形態略有不同。

陰虱主要寄生在陰部,也可以寄生在腋窩處。體形小而扁平,呈淺黃色或茶褐色的小斑點,肉眼可看見,平均長約12mm。

陰虱的前兩對足細長,后兩對足較寬有勾形尖刺,腹短寬似螃蟹,活動力較小,常將嘴部埋於皮膚、毛囊、毛幹部或緊貼於皮膚而不愛活動,平常每天最多活動10mm,常用爪勾掛於毛根上。

陰虱一般不離開陰、毛部,只有當性、交時陰虱才離開原宿主,傳染於新的宿主,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韓孔雀才會笑的有點猥瑣。

「我說的這種陰虱,跟你們理解的那種陰虱很像,不過,它們兩者又完全不同,相像的是它們的外表和體型,不同的是它們的習性。

趙佗墓中出現的陰虱,是比較危險的東西,這種東西如果侵入人體,表現出來的癥狀比較像瘧疾,這種病在古代也是一種可怕的瘟疫,所以,陰虱出現在趙佗墓中,應該是有意而為的。」

「你是說故意放養在墓中,看守陵墓的?」葉生雖然驚訝,但也在情理當中,古人對自己的安息之地是十分重視的,做出任何超乎想象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韓孔雀道:「由於陰虱的體積很小,所以除了全封閉的納米級防護服也許有點作用之外,其他任何服裝,都不能隔絕陰虱的侵襲,只要被陰虱侵入,得到血液餵養的陰虱,會快速繁殖,直到人體死亡。

人體死亡之後,陰虱就會進入一種如同冬眠一樣的狀態,直到有另外的生物進入它們的冬眠場所,它們會再次蘇醒,進入另外一次活躍時期。」

「陰虱寄生的地方是人體吧?」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古墓之中,只要有實體的地方,就有陰虱寄生,只要進入陰虱方圓十米範圍之內,陰虱就會被人體氣血刺激蘇醒。」

「能不能告訴我,你們是怎麼避免陰虱侵襲的?」元遁一毫不客氣的道。

韓孔雀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回答道:「利用控水能力,形成一個水幕,只要有東西侵入我控制的水幕,我就能立即發現,所以我才能撲捉到陰虱這種可愛的小東西。」

「可愛?」元遁一也翻了個白眼。

韓孔雀笑著道:「你沒發現被陰虱寄生了的屍體是不腐的嗎?只是這麼一個特性,這種小東西就會得到古代貴族的肯定。」

「防腐在古代還真是個大問題,這麼說來,陰虱還是一種好東西了?」元遁一道。

而此時葉生卻是聽得一頭冷汗,他道:「如果這種東西被帶出古墓,那不是會形成一場災難?」

韓孔雀笑著道:「之所以叫陰虱,就是因為這種小東西不能見光,而且它們厭惡光源,一般不會離開陰暗的場所,當然,外溫度只要超過二十五度,離開寄生體后的,這種小東西也會死亡。」

「那麼說穿著溫度比較高的服裝,也能防止陰虱侵體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們可以試一試。」

「你這麼說,顯然是不行了?」元遁一無奈的道。

韓孔雀點頭道:「我們做過實驗,高溫雖然能夠殺死陰虱,卻並不是一瞬間殺死,而陰虱之所以能夠感知到生物靠近,完全是因為生物的體溫,所以,穿著高溫防護服,只能吸引到更多的陰虱攻擊,只要讓陰虱侵入身體,再高溫度的防護服也是白穿。」

「那麼這個屏障我們是怎麼也繞不過去了?」元遁一失望的道。

韓孔雀道:「如果那麼容易解決,趙佗墓也不會保存幾千年沒有被人破壞。」

「我想你們去闖趙佗墓,你不會每次都跟著吧?你的那些手下,肯定又方法躲過陰虱的攻擊,不如交流一下?」元遁一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