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六章金泥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你坐下,咱們慢慢聊。」 落座后,馬先生激動地道:「那是好幾部用金泥書寫的佛經。有將近一尺厚的一摞呢1 據馬先生介紹,那些金泥書寫的佛經,是他在書店的大庫里發現的,裝裱得十分精美,全...

「不要把我想的那麼貪婪,我來到這裡,確實是意外,來這裡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天眼張是住在這裡的,只不過是看到了苪國苪姜的遺物,才想起來梁國的龍脈。

而破壞龍脈,必然要有一些護持,所以發現了一具靈骨,至於這具靈骨是不是寶貝母的真身舍利,現在僅憑這對畫像,還不能證實。」韓孔雀指著翻出來的大量金剛亥母的畫像道。

有人稱涼州金剛亥母洞寺是「西夏王國的最後寺院」,那麼西夏王國與該寺有著怎樣的淵源,那些神奇的空行母等神佛飛天的傳說,和西夏歷史迷霧中的寺窟,究竟又有著怎樣飽經滄桑的歷史呢?

「如果證實了這裡是天眼張的住處,而且能夠找到他的寶藏的話,恐怕不止是梁國寶藏,我想金剛亥母洞里的寶物,也肯定少不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直接點頭,這一點他不否認,所以他到:「恐怕不止是這兩處的寶藏,還有一些西夏國的東西,可以說天眼張的收藏,絕對扣人心弦,引人心動,不過,要想找到一位高手特意隱藏起來藏寶地,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

元遁一想了一會道:「藏傳佛教在晚唐吐蕃佔領涼、州后逐步傳播河西走廊,西夏建國后,以今寧、夏銀、川為國都,以河西的涼、州為輔都,在其「幼曉佛書』、『曉浮圖學』的西夏王國的締造者李德明、李元昊父子等統治者的推動下,藏傳佛教在河西等廣大的西夏統治地區得到更廣泛的發展,最終成了國教。」

韓孔雀笑道:「西夏跟金剛亥母寺的緣分還不止是這些,涼、州的金剛亥母洞寺、大雲寺、甘州大佛寺等河西名寺當建於此時,清乾隆十四年所修《武威縣治》記載:亥母洞,城南三十里,山上有洞,深數丈,正德四年修。

據此和出土的大量文物確定,涼、州纏山金剛亥母洞寺窟應建於西夏崇宗正德4年,此後又在洞窟外逐步修建了規模宏大的佛殿佛塔,使得金剛亥母洞、寺成為『窟中有寺,寺中有窟』的獨特佛教建築,成了西夏國師的駐錫之寺。」

元遁一道:「這就比較有意思了,佛教既是西夏國的國教,金剛亥母寺又是西夏國師的住錫之寺,那麼藏文史料記載的很多事情,也就有可能是真的了?

當時,金剛亥母肉身像在洞中,洞口修建有佛堂;右邊有約一人高的釋尊香泥塑像,裡面有張屠夫的屍體;左邊是金剛持和度母像。」

韓孔雀別有深意的道:「那麼有名的一座寺院,肯定是有龍則靈,如果沒有龍,那麼就不會成為名寺,既然出名了,肯定有它的原因,根據史料記載,后金剛亥母寺數遭火災后,於清雍正年間進行過大規模恢復重建,民國時期又遭遇兩次地震。

特別是1927年的八級毀滅性大地震,使寺塔俱毀,整個金剛亥母洞窟也被埋人地下,這座西夏寺院,可謂飽經了歷史的滄桑。

上世紀90年代金剛亥母洞寺恢復開放后,先是在纏山腳下建起佛堂,后又在洞窟上方山頭上,新建了五方佛母殿和金剛亥母舍利塔,洞窟對面山上也建了尊勝塔等建築。」

元遁一嘆息道:「有好東西的地方,自然是多災多難的,經歷了那麼多變故,出現一些意外,還真是不好說。」

韓孔雀道:「聽說過,大夏開國,奄有西土,涼為輔郡,亦已百載,這句話嗎?只要知道這句話,就不會再驚嘆金剛亥母洞寺窟中,能出土那麼多令人不得不驚嘆的大量珍貴的西夏歷史文物。

毫不誇張的說,因為佛教的因緣,使得金剛亥母洞寺成為西夏時期涼、州地區很重要的西夏文化、藏族文化和漢文化的交匯地。」

1989年,文物部門在對金剛亥母一號洞窟進行清理時,相繼發現了包括珍貴的佛經、西夏的記賬文書、物品清單、壁畫、藏傳佛教的各種唐卡以及石雕像、泥雕像、西夏的雙魚塘畫、絲織品、瓷壺等大量國家一級文物。

在出土的佛經中,其中有一本用古老的泥活字印刷的經卷,為中外學術界震驚,那就是《維摩詰所說經卷》。

學術界稱,《維摩詰所說經卷》的發掘,見證了中國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泥活字印刷的國家,這比1980年同樣是涼、州出土的那尊西夏銅炮,把我國金屬管型火器的鑄造歷史,提前了一個多世紀更令人驚喜。」

「《維摩詰所說經卷》?為什麼說到這個?我想你不會無緣無故的提起這個吧?」元遁一心中一喜,立即開口詢問道。

韓孔雀道:「說起《維摩詰所說經卷》完全是個意外,我意外得到了一頁佛經,內容是,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毗耶離庵羅樹園,與大比丘眾八千人俱,菩薩三萬二千,眾所知識。大智本行,皆悉成就。諸佛威神之所建立,為護法城,受持正法;能師子吼,名聞十方。

一頁的內容很少,不過,卻全部是用金泥書寫的,是正宗的金泥經,後來我查證了一下,這應該是出自《維摩詰所說經卷》,而且這頁手寫的金泥經,跟在金剛亥母一號洞窟發現的《維摩詰所說經卷》年代相差不大。」

「金泥經?你確定是用金泥書寫的佛經?」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東西不方便帶在身上,所以現在不能給你看,但用金泥書寫的佛經,我還是不會認錯的。」

「如果你真的撿到了金泥經書頁,那麼我可以證實,天眼張手裡確實有一部金泥經。」元遁一道。

「你可以證實?這樣就不會錯了,趙佗墓可不是普通人可以進入的,如果是天眼張,那就沒有任何疑問了。」韓孔雀道。

元遁一道:「那頁金泥經你是在趙佗墓中發現的?」

韓孔雀點頭道:「對,到了現在,你應該明白,趙佗墓如果沒有必要,還是不要亂闖的好。」

「天眼張不太可能故意遺失一頁金泥經,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了,就是出現了意外,連他在趙佗墓中都有可能出意外,那麼那裡的危險程度,還在我們想象之上了。」元遁一有點失落的道。

韓孔雀還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所以他道:「你說天眼張有沒有可能,把他畢生的收藏,全都藏進了趙佗墓中?」

元遁一苦笑道:「要不是有這種想法,我們至於不停的跟你協商嗎?」

韓孔雀想到羊城為了跟他合作,付出的不少代價,立即有了明悟,這天下還真是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是怎麼知道天眼張手中有金泥經的?」韓孔雀問道。

元遁一道:「這個應該錯不了了,只要金泥經出現在了趙佗墓中,那至少說明天眼張進過趙佗墓,要知道金泥經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依稀記得,大約二十多年前,在我國青、海省一牧民家中,發現了十幾頁用金泥書寫的喇嘛教經文,當時,新華社曾經專門就此播發了一個消息,說是我國考古事業的一個重大發現,考古學界認為,那幾頁經文是稀世珍寶。

但是,人們並不知道,1992年,在首都琉璃廠中國書店,曾經出現了幾部保存完整的金泥書寫的經卷,其數量的厚度幾乎高達一尺之多。

那一年我住的地方離琉璃廠一家大型書店很近,所以,午休時,我經常就到書店去瀏覽古籍,由於常去,就與書店內部服務部的店員很熟,與那裡的一位馬先生更是成了好朋友。」

那一年夏季,元遁一有一次再到書店內部服務部,剛一進門,馬先生就急切地對元遁一道:「這一段時間老沒見你了,你到哪裡去了?我這裡有一部『好書』,很想讓你買,留了好一段時間,總不見你來,後來給賣掉了。」

說到此,馬先生面露惋惜和嗔怪,馬先生道:「那書,實在是太珍貴了1

「是什麼好寶貝?讓您這麼激動?」元遁一露出好奇的神色。

馬先生道:「你坐下,咱們慢慢聊。」

落座后,馬先生激動地道:「那是好幾部用金泥書寫的佛經。有將近一尺厚的一摞呢1

據馬先生介紹,那些金泥書寫的佛經,是他在書店的大庫里發現的,裝裱得十分精美,全都是用綾子紙裝裱的,一看就是「帝王家氣派」。

馬先生詳細敘說了經卷的內容,我現在明確記得是《維摩詰所說經卷》,關於經卷的年代,據馬先生估計,應該最晚是宋代朝廷、或者是親王家裡,所書寫的。因為,一般人寫不起。

馬先生講,發現之後,他曾經將這些經卷呈送佛教協會會長過目,當時的會長在經卷空白處題寫了「鎮觀之寶」四個字。

他還曾經呈請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過目,也在經卷空白處題寫了「幾百年不世出的國寶」幾個字。

關於這些經卷的來源,馬先生猜測,應該是解放以後,查抄反動會道門的寺廟時,收繳來的。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