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五章金剛亥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二十四地的空行母皆來應供。 《安多政教史》等著書記載說,當時有個女孩,多次從當地一位姓張的屠夫那裡,賒買心肺內臟。 一天,屠夫為索要肉錢,悄悄尾隨那女孩到紅砂岩洞,見有五個女孩子正在...

「裡面最多的還是金剛亥母的畫像,這個沒什麼特別的吧?」元遁一的確見多識廣,他只是隨意掃了幾眼那木箱當中的畫像,就認出了那上面畫的是什麼。

從元遁一隨意抽出的一張素描上,就可以看出,這是畫的一尊佛像,佛像是紅色身,頭右側長有一褐色豬頭,這是辨認此尊佛像的重要標誌。

雖然他們一眼就認出了這是金剛亥母,不過,由於這些素描畫的很隨意,所以,整個金剛亥母的真身,並沒有顯露在一張紙上。

就比如落入葉生視線的那張上面,佛像左手托著盛滿鮮血的嘎巴拉碗,象徵她獲得了極樂的體驗,修證事業成功。左臂夾持喀章嘎,其上部有骷髏、乾枯人首和新鮮人首,象徵她壓服了貪、嗔、痴的侵擾。

右手上舉,持鉞刀,象徵清除人的一切愚昧,勾召智慧真性。左腿單腿舞蹈立姿,踩踏人屍,表示戰勝外在的敵人,這是一尊標準的金剛亥母像。

金剛在佛教之中是護法神,是專門戰鬥的,所以,不要認為佛教多麼溫和,如果不信佛而成魔,佛教的護法金剛,會讓你知道,他們比魔還要殘忍可怕,所以,護法金剛的樣子,往往比地獄魔王的樣子還要可怕,比真正的魔都要像魔。

「這裡出現金剛亥母的畫像,能夠說明什麼嗎?」葉生好奇的問道。

元遁一也看向韓孔雀,韓孔雀道:「畫像自然不能說明什麼,就算出現唐卡也沒什麼,但如果出現一尊真身。那能不能說明什麼?」

「不可能吧?金剛亥母的真身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元遁一不敢置信的道。

金剛亥母,藏文名為多吉帕姆。她是一位女性神祇,據傳說她以身、語、意、業等之化身,出現在印度、尼泊爾和我國西藏雪域高原等地。

公元8世紀,多傑帕姆佛母信仰開始傳人吐蕃藏地。蓮花生大師來西、藏傳法時,將吐蕃藏王赤松德贊王妃卡欽薩措傑,認作多傑帕姆「語」之化身。

這是藏傳佛教史上,最早的多傑帕姆女佛母之化身和智慧空行母,也是雪域高原第一位「金剛亥母」化身的吐蕃女性。

公元11世紀,藏傳佛教噶舉派達布噶舉始祖瑪爾巴從印度請來《多傑帕姆佛母貝葉經》后。多傑帕姆佛母的修持法便在西、藏出現,隨之專門供奉金剛亥母的佛殿,也逐步遍及藏區和受藏傳佛教影響的其他地方。

在藏傳佛教噶舉派中,金剛亥母為女性本尊之首,瑪爾巴、米拉日巴、岡波巴等諸位大成就者均依止她為本尊。

在格魯派中。她是三大本尊之一的勝樂金剛的明妃。關於她的形象,在藏傳佛教唐卡中描繪其主尊身如十六妙齡女郎,一面兩臂,全身紅光,右手持金剛鉞刀,左手持盈血顱骨器,左肩斜倚天杖。

三目圓睜,細腰婀娜。戴五骷髏冠,掛骨飾項鏈,右足懸空。左足踏一人屍於蓮花日輪座,身後有般若烈焰,那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形象中,卻隱含著及其深刻的佛教教義理念。

據藏傳佛教密宗瑜伽部的重要典籍《勝樂本續》記載,佛祖釋迦牟尼在講勝樂金剛根本續時,有二十四位空行母聽完密法后。來到我國甘、肅涼、州金剛亥母洞,舉行會供並加持了此地。

也因此殊勝之緣。後來有五位金剛亥母投胎降生在涼、州的纏、山村。

她們分別是「佛母」、「寶貝母」、「金剛母」、「紅花母」、「成功母」。

據說從五歲開始。五位金剛亥母的化身,都要在每年每月的農曆二十五日,到纏山的紅砂岩洞中會供,二十四地的空行母皆來應供。

《安多政教史》等著書記載說,當時有個女孩,多次從當地一位姓張的屠夫那裡,賒買心肺內臟。

一天,屠夫為索要肉錢,悄悄尾隨那女孩到紅砂岩洞,見有五個女孩子正在進行會供。

五女孩發現張屠夫來后,紛紛騰空飛起,張屠夫為要到肉錢,急忙抓住了其中一個女孩的腳。

張屠夫抓住的那位女孩就是寶貝母,她的肉身便停留在紅砂岩洞的半空中,其餘女孩飛升而去,張屠夫也頃刻解脫。

這些奇特的記載傳說,讓涼、州金剛亥母洞寺籠罩在神秘的光環之中。

「金剛亥母的傳說你們應該聽說過,如果是這樣,加上天眼張的手段,這裡出現一尊金剛亥母的真身,也就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吧?」韓孔雀笑著看了一眼院子中的那尊泥塑。

「傳說畢竟是傳說,難道那些傳說是真的?」葉生道。

元遁一道:「沒有找到趙佗墓的時候,皇帝玄宮也是傳說,現在呢?所以,五位金剛亥母的傳說,也並不能就簡單的認為是傳說,不過,我知道的一尊真身舍利,不應該被人得到。」元遁一道。

甘、肅武、威涼、州區城南十五公里處的纏山,是巨龍般橫貫東西的祁連山北側的一座黃土覆蓋的紅砂岩的小山堡,其南部祁連雪山的宏偉壯麗,更映襯出她的質樸和平凡。

但因為歷史上藏傳佛教在涼、州的傳播,特別是西夏佛教在此地的盛行,使得這座小山,成了密宗無上瑜伽母續法的本尊金剛亥母的聖地,纏山也因此而聖神無比。

那裡,是釋迦牟尼佛授記過的地方,是與二十四個空行聖地相通的聖地,是五方空行母應緣示現於塵世的所在。

那裡,保存有被佛界認定為金剛亥母之一的「寶貝母」極其珍貴的身骨舍利。

那裡,建有西夏國師駐賜的名寺,那裡,成就了無數朝聖者的善業……

「地方是好地方。更是佛教聖地,但人的貪慾,卻可以掩蓋一切。」韓孔雀笑著道。

藏傳佛教歷史典籍《安多政教史》稱:「纏山一帶山形似彌勒佛自身像,從頭到腳的距離需步行半天,自生像頭朝西。面向東,從遠處眺望形象非常清晰。」

元遁一道:「山上的金剛亥母洞,及其家喻戶曉的金剛亥母降世的傳說尤為神奇,讓許多高僧大德和修行者心嚮往之,這樣的地方當然是好地方。」

韓孔雀笑著道:「20世紀90年代,從纏山金剛亥母洞中發掘出西夏文泥活字印刷的《維摩詰所說經》等大量震驚世人的珍貴西夏文物。又使得此山、此洞、此寺成為國內外西夏研究者的珍稀寶庫,這樣的地方,想不好都難。」

意樣的地方,肯定是好地方啊1

韓孔雀看著元遁一,笑了起來。他轉頭對葉生道:「有時間葉叔可以去看看,去了你就會驚訝,到了金剛亥母寺,看著那眼前一個個因過去大地震而坍塌的破舊洞窟,一處處年代久遠的殿堂遺,還有散落山坡的殘磚舊瓦等,彷彿有一把鑰匙,打開了一扇扇跡斑斑的神奇門戶。

敦煌飛天般的神佛傳說、如雲的西夏往事、飽經滄桑的洞窟和寺院……頃刻。歷歷在目,隱隱在耳,動人心魂。就連出涼、州南城門后,很遠處就能望見的纏山亥母洞上方,新建的五方佛母殿和潔白的金剛亥母舍利塔,同樣也在喚醒著過去千年神話般的歲月。」

「你是說真正的金剛亥母寺是座廢墟?」葉生驚訝的合不攏嘴。

「小韓說的是洞窟,金剛亥母洞雖然塌陷了,但當地政府還是修建了五方佛母殿和潔白的金剛亥母舍利塔。剛才提到的寶貝母的真身舍利,好像就藏在金剛亥母舍利塔中。」

韓孔雀點頭道:「傳說確實是這樣的。但世事奇妙,誰又能夠說得清楚?」

元遁一道:「據傳說。西藏曼龍格日大活佛來涼州金剛亥母洞朝拜之前,已從印度和西藏來過二十七位佛教大師在此閉關修行,其中有五位修成后其肉身飛往金剛亥母佛國去了。」

韓孔雀看著元遁一,淡淡的道:「公元1244年後,西涼王闊端代表蒙古汗王,邀請西藏宗教領袖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來涼、州進行著名的涼州會談時,薩迦班智達和隨同的妹妹佐巴讓姆、侄子八思巴等皆來亥母洞舉行朝拜會供。

據說他們來金剛亥母洞寺時,過去懸在寺窟半空中的金剛亥母身體,已降離地面不遠了,佐巴讓姆精心的用金銀、珠寶等許多珍物混合甘露后磨成洗粉,塗在金剛亥母已萎縮的身體。

這個時候奇發生了,金剛亥母頓時肌肉復活、心口發熱、象活人一般有了血色,佐巴讓姆還在亥母洞處重建了寺院,並親自動手塑造金剛亥母像。

此後,六世**.倉央嘉措朝拜五台山途中,也來涼、州亥母洞寺,當時金剛亥母身體僅是一付骨架了,倉央嘉措親手在洞窟中建了一座土塔,將金剛亥母舍利骨裝在土塔中供養,同時把張屠夫的骨灰也裝藏進另一座土塔中。

歷史上這裡曾發生過多次火災,但金剛亥母的靈骨仍得到完好無損的保存,后因地震,洞窟坍塌,倉央嘉措所造土塔被毀,但金剛亥母舍利骨,被虔誠的信仰者秘藏至今,現已裝藏於新鑄造的銀塔之中,存放在寺院佛堂中。

正是一個個不遠萬里而來的尊貴的朝聖者和當地的虔誠信徒,一代又一代人,保護著金剛亥母的舍利和寺窟,延續著神聖的信仰和永不間斷的神奇傳說。」

「這些神奇傳說,到了現代好像成了封建殘餘。」葉生若有所思的道。

而元遁一則比較直接:「你是說,這些傳說之所以成為傳說,是因為寶貝母的靈骨沒有了那種神奇?」

韓孔雀笑著道:「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我們都沒見過,不過,沒見過的東西,我們也沒有理由否認。」

「你不會說這副靈骨落在你手裡了吧?」元遁一的視線,也落在了院子里的那尊泥塑上。

韓孔雀淡淡的笑著道:「沒到最後,誰又知道真實的答案呢?」

「靈骨重新長出血肉,我還真是不太相信,不如讓我們見識一下?」元遁一道。

韓孔雀搖頭道:「傳說有時候也是會騙人的,比如供奉,現在我們看來,古代人弄出一些亂七八糟的貢品,來供奉各種神靈,那完全是封建迷信,是愚昧的。

但我們之所以認為那些貢品雜亂可笑,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那些貢品,到底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而在我看來,不管是什麼貢品,都像是在給神靈提供養分,就像培養克隆人,提供的營養液是一樣的。」

「看來你是相信那些傳說都是真的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嗎?寧錯信,不放過,也許這尊靈骨,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機會。」

「靈骨重新長出血肉,怎麼聽都有點詭異。」葉生插言道。

元遁一道:「怎麼也不比用幾個細胞克隆出一個真人更加詭異。」

韓孔雀笑著道:「說的很對,其實,很多我們不理解,也就是說不能用科學方法解釋的東西,都會選擇不信,但有些事情,不信並不等於不會發生。」

「你滿打滿算也不到三十歲,這麼多秘辛,你都從哪裡知道的?」元遁一看著韓孔雀,只能是滿眼的驚嘆,這個韓孔雀也太過妖孽了,他好似我所不知。

韓孔雀笑著道:「我手下有專門的一隻隊伍在收集寶藏的信息,我想你們都知道吧?其實我對佛教的一些理念並不感興趣,反而更傾向於道教,不過,不感興趣是一回事,但佛教的轉世,我還是很好奇的,所以就稍微了解了一些。

至於金剛亥母這樣在內地沒有多少人知道的佛,只能說是意外讓她進入我的視線的,我記得當時我看的是關於西夏的歷史調查,就是從那份報告之中,我了解了金剛亥母。」

「剛才提到了西夏的文物,我就有所察覺,你果然是沖著西夏文物來的。」元遁一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