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三章奴性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葉生苦口婆心的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總體上來說,國內的僱員會佔多數,其他國家的人口比例,我們不會減少,但數量會攤保」 「比如說?」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國內佔百分之五十...

? 韓孔雀笑著道:「那要看是誰,元局長親自前來,就算三天沒睡,也要接待,這位是葉叔吧?我跟你們家的葉天和葉輝可是好兄弟。」

「早就聽他們兄弟兩個提起過你,這次見到了真人,才知道盛名之下無虛士。」葉生平靜而又不失親切的道。

葉生是一個十分儒雅的男人,雖然看著年輕,不過他卻將近六十歲了,如果不是他們葉家樹大招風,這個人,絕對不會窩在羊城,所以很了解這一點的韓孔雀,一點都不敢怠慢他。

「徐叔跟我說過幾次葉叔,您幫了我不少忙,我還沒來得及去您府上感謝,真是失禮了。」韓孔雀給葉生鞠躬感謝,要不是他,魔都的那棟別墅,羊城市政府沒必要送給他。

葉生的臉上露出笑容:「老徐就是客氣,其實我也沒有幫上什麼忙。」

韓孔雀笑著道:「兩位請坐,喝點什麼?」

元遁一道:「聽說你有不少好茶,不如就喝著個?」

韓孔雀拍了拍手,很快有人送上來了三杯茶,韓孔雀端起來聞了聞,道:「今年的新茶,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早知道韓兄弟不喜歡喝茶,我就不請你喝咖啡了。」元遁一笑著道。

「不喜歡喝茶,你又不請咖啡,那麼打算請什麼?」葉生笑著道。

韓孔雀也笑了:「我現在喜歡喝紅酒了,不如元局長請我喝酒吧?」

韓孔雀說出了元遁一的心裡話。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他可是吃敬酒。

元遁一道:「紅酒不錯,但是我手中也沒有好酒,不過,韓兄弟有錢,現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有錢,還有買不到的東西嗎?」。

韓孔雀嘆了口氣道:「這個世界上還真有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這個我可是深有體會啊1

想到他懸賞一億都沒有讓人送來一滴孟買血,韓孔雀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我們不說這個。這次過來。我們想聽聽小韓你對我們羊城的看法。」葉生打斷兩個人的談話,轉移了話題。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沒說的,我們那邊百廢待興,只要我有錢。羊城這邊我們就不會忘了。」

葉生嘆了口氣道:「現在世界各國都不好過。特別是房地產遇冷。鋼材水泥等基礎建設物資消費減少,連帶著石油天然氣的價格全都減低,而我們國內的產能過剩。如果不給企業找一條出路,大企業降價、小企業破產已經成了必然。」

「這些東西降價應該是好事吧?」韓孔雀笑著道。

葉生道:「對任何事情,都要從兩個方面來看,比如去年聖誕,對西方顧客來說,聖誕樹降價聽上去可能是個好消息,但實際上,國內物價下跌,正對全球各經濟體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其中許多經濟體正在努力解決自身的問題,即需求疲軟、通脹水平低得令人擔憂。

十年來,中國的高速增長和投資消化掉了巨大產出,然而今天,我國的許多工廠——就像義、烏的那些工廠一樣——卻發現很難賣掉存貨。

國內外的需求都趨於停滯,導致許多行業長期產能過剩,尤其是鋼鐵、玻璃和水泥等基礎大宗商品行業,在許多人看來,唯一的對策就是繼續降價。

我國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也是許多國家的主要貿易夥伴,隨著國內生產商降價促銷,從工廠車間到商店貨架,整個世界都感受了到它的影響。

由於許多經濟體尤其是歐洲和日本的政策制定者擔心物價下跌,中國自身刺激通脹的能力,正成為整個迷局中的關鍵一環。正如瑞銀UBS的經濟顧問喬治、馬格努斯所言:我們其餘人最不願遭遇的就是中國的通縮壓力。

雖然也有樂觀人士表示,中國不太可能陷入困擾其鄰國日本20年之久、目前是歐洲政策辯論核心議題的那種頑固的通縮螺旋,但現在國內急需一個機會,以拉動國內經濟,給國內生產的大批商品,尋找一個出路。」

「這個沒問題,現在國內的房地產市場遇冷,可我們海外的建設,卻是剛剛開始,如果國內的基礎物資賣不了,可以賣給我們。」韓孔雀很直接的道。

葉生笑著道:「這一點我們當然相信你,不過,最近你們那邊卻出現了一些不好的苗頭。」

「不好的苗頭?」韓孔雀有點疑惑的道。

元遁一此時介面道:「比如說大批物資的採購,雇傭各國人員的比例。」

「有這回事嗎?這方面的問題,你們可以直接跟李小藝和韓星溝通,他們兩個負責經濟和商業,我並不太了解。」韓孔雀笑著道。

看元遁一那懷疑的眼神,韓孔雀知道,這個傢伙很了解為什麼韓孔雀會做出這種調整,既然他們找到了這裡,韓孔雀也清楚,他們是知道這中間誰起到了作用。

韓孔雀無奈的道:「雖然不了解事情的起因,不過,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我相信,韓星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理由的。」

葉生道:「我們並不想吃獨食,不過其他渠道只要維持就好了,給他們一個機會,也給我們國內一個表現誠意的機會,這樣會不會更好?」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採購可以給你們機會,畢竟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只要政治上不搞對立,我想從哪邊買東西都不會太困難,不過,雇傭人員比例,這個卻不能改變。」

「其實對國內來說,這個才是最重要的,小韓。你可是中國人,不能有了點實力,就想著分裂。」葉生苦口婆心的道。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總體上來說,國內的僱員會佔多數,其他國家的人口比例,我們不會減少,但數量會攤保」

「比如說?」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國內佔百分之五十,另外百分之五十可以是從兩三個國家雇傭,也可以從二三十個國家雇傭。」

「這樣也不錯,不過。百分之五十的水平太低。百分之七十吧!只要國內僱員達到百分之七十,我們也不多說什麼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這個可以,不過,如果國內的員工不爭氣。減少比例是早晚的事情。」

「怎麼會?我國的工人。走到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會被人誇獎。」葉生道。

韓孔雀和元遁一兩個人同時苦笑起來,也許是看到了葉生的疑惑,元遁一道:「我國的工人肯定沒有人說差。但其他方面的人才,就難說了,我想小韓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會開始招收其他國家的人才的吧?」

韓孔雀點頭道:「改革開放是好事,但現在的很多國人,卻失去了平常心,說個最簡單的例子,現在國內的經濟條件好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這個是不爭的事實,但你如果調查一下,詢問現在的年輕人對政府是個什麼態度,那絕對能夠讓你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會這樣?社會財富分配不公?這個肯定是一個主要原因,其他問題也是原因,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沒有你為什麼有?

不管社會的各個階層,都有這個想法,那麼社會矛盾就出現了,當所有人都抱著這個世界不公平的態度來工作的時候,工作態度就註定了。

一個連工作態度都不端正的人,怎麼可能在工作崗位上做出卓越的貢獻?當然,我不是說國內的所有人都這個樣子,但年青一代的應屆大學畢業生,絕對有很多人抱著這樣的想法。

有這種想法的人,工作之後,第一個想法不是認真工作,而是抱著騎驢找錄,先混口飯吃,等遇到了好工作,立即跳槽。

這裡面當然也有企業的關係,因為他們留不住人的根本原因還是付出的太少,但剛才我說的心態也是一個大問題,現在國內的僱員,大多數抱著這種心態,誰給的錢多就跟誰,這個不是錯,但錯的是你有沒有那個價值,值得別人給予的更多。

日本和韓國這麼小的國家,為什麼在二戰之後發展的那麼快?如果說日本依靠戰爭掠奪了大量財富,所以二戰之後經濟發展迅速,那麼韓國呢?

國內好像很多人看不起韓國,但這個國家有哪一點讓我們看不起?除了他們沒有強大的軍事實力,不能擺脫美國和中國額俄羅斯的牽制,其他還有什麼能夠讓我們看不起的?」

「你是想說他們的用人機制吧?」葉生在韓孔雀停下來之後,立即道。

韓孔雀點頭道:「雖然他們是資本主義國家,但我們現在實行的企業用人機制,好像還不如資本主義國家的剝削更加人性化,說個最簡單的事情,在日本和韓國的私人企業當中,很多人能夠在一家企業工作一輩子,這是一種什麼概念?

一個公司,可以養活無數個家庭,是真的養活他們一輩子,這樣的員工,一家的生計,全部需要這家企業來負責,他們會對企業抱有什麼樣的想法?」

「凝聚力,向心力,這才是那些大企業走向強盛的基礎吧?」元遁一若有所思的道。

韓孔雀點頭道:「西方國家很多世界五百強的企業,崛起的快,衰亡的也很快,但很多在日本和韓國世襲的企業,能夠形成財閥,為什麼?

就連西方的一些長盛不衰的企業,也是以家族來運營的,這說明了什麼?家天下當然不好,但一味的否認也是不科學的。」

「你看上日本和韓國員工那種深入骨子裡的奴性了?」元遁一笑著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