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二章正主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柳絮道:「就算明知道那些人有可能殺了你,你也是會說的吧?」 這次秦明月沒有說話,柳絮道:「我們這個組織確實墮落了,很多事情都會披上大義的名義來執行,可實際上做的事情,卻是自私自利的。」...

?

「我很確定是第一次見你,你第一次來我們家,怎麼可能有證據?這些事情都是你胡編亂造的吧?你可不能這麼坑我,如果我爺爺真成了你說的那個天眼張,我們家就真的麻煩了。」張誠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信不信這一點現在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家的房子現在被我買下來了,不管我們兩個誰坑了誰,都是自願的,只要這一點沒錯就好了。」

張誠道:「確實是這樣,如果不是你,我們家這棟房子還真不好處理。」

韓孔雀道:「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可以幫你一個小忙,這算是我占你便宜的補償。」

「謝謝,我會帶走一些換洗衣物,其他東西全都留給你。」張誠道。

張誠上樓之後,趙大有道:「韓兄弟真的認為張誠的爺爺是天眼張?」

韓孔雀點頭道:「我也只是猜測罷了。」

這樣的事情趙大有知道自己了解的越多,麻煩也就越多,所以韓孔雀不說,他也不再問。

等張誠出來,幾個人跟韓孔雀告辭離去,韓孔雀也不挽留,他早有計較,所以在這些人走了之後,立即進來很多人,收拾房間。

昨天一晚上沒睡,柳絮和秦明月肯定累了,既然他不想離開這裡,那麼收拾兩間房子,安排她們睡一覺,成了當務之急。

雖然兩女對環境生活環境要求不高,但韓孔雀還是不喜歡讓她們兩個睡在別人家裡,最起碼不能用別人的被褥,所以韓孔雀讓人換的還是床上用品。

收拾出一間房子,柳絮和秦明月就毫不客氣的霸佔了,看著兩個寬衣解帶,韓孔雀搖著頭,把她們踢出來的鞋子擺放好。

柳絮穿了一雙平底運動鞋,必須要解開鞋帶,所以擺放的還算整齊,而秦明月就不同了,她穿了一雙細高跟,人家直接一抬腿,就把高跟鞋甩飛了。

看著兩女穿著衣服就向床上躺,韓孔雀笑著道:「你們就打算這麼睡啊?連襪子都不脫?」

「你出去我們才能脫啊大哥1秦明月白了韓孔雀一眼道。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說的這麼明白,我還能賴在這裡不走?你們兩個如果能等一會,浴室也會收拾好,到時候洗個熱水澡再睡會更舒服。」

「行了,你去忙吧1柳絮毫不避諱的脫了襪子,連同外套,全都脫了下來,只剩下了罩罩和褲子,而此時她正當著韓孔雀的面脫褲子。

「少婦就是豪放。」秦明月看著柳絮慢慢暴露出來的一大截大腿,瞪著眼道。

柳絮白了秦明月一眼道:「我們都是老夫老妻了,如果我此時做作一下,你不會認為我矯情?」

韓孔雀笑著走出了房間,一邊走一邊道:「需要什麼直接說,周圍有不少保鏢,等你們睡醒了,孩子我會讓人送到這裡。」

「你是打定主意不讓我會醫院了?」柳絮的聲音從房間里透出來。

韓孔雀道:「醫院的地下有隱患,我不在,你們當然不能在那裡久留。」

柳絮嘟囔道:「早就知道韓孔雀這個傢伙有事瞞著我。」

「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發這種幸福的牢騷了。」秦明月道。

柳絮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只要你願意跟韓孔雀,其他問題都交給韓孔雀解決就好了,像你父母的問題,交給韓孔雀頭疼准沒錯。」

「每次聽你說這個,我就特別奇怪,現在你又死不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做?」秦明月好奇的問道。

柳絮看了一眼秦明月之後,小聲道:「我看過韓孔雀寫的日記,我們各自有各自的心魔,而韓孔雀也有心魔,其實說白了,心魔就是他的弱點,你說韓孔雀性格上的弱點是什麼?」

「保護欲太盛?還有就是被迫害妄想症?我就想到了這麼兩個。」秦明月道。

柳絮聽得一愣,不過接著她就笑了出來:「你說的一點也不錯,其實這兩個還是要歸結到一個問題上,那就是保護欲太重,他不止是保護自己,還保護他所有重視的人。

家人就不說了,除了家人,其他人中有我,有周美人,在一個就是你,現在也就你,是他不能名正言順保護的目標了,所以他才會讓保護你的保鏢隱在暗處。」

秦明月嘆了一口氣道:「如果說我不喜歡韓孔雀那是假的,如果說不願因走進韓孔雀,那也是騙人的,可像我這樣的大美女,憑什麼要跟別人分享愛情?」

柳絮也嘆了一口氣道:「我進行過很嚴酷的訓練,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不止沒有後悔,而且每次想起我鍛煉的一身武力,我就很安心。

所以每次訓練太過痛苦,要受不了時,我都會想,以後練了一身本事,揍一些小流氓就算了,主要是結了婚,如果丈夫不乖,我就打的他滿地找牙。

結果呢?韓孔雀到是沒想出軌,可結果是他為了我,差點連命也搭上,既然這樣,當時我就想,我不能太過自私了,如果我死了,就讓韓孔雀跟周美人一塊過吧!現在多了一個周美人,也就不多另外一個你了。」

秦明月苦笑道:「周美人肯定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吧?」

「那是肯定的,我們三個當中,就周美人的出身好,人家是世代豪門,天生的貴族,可為了韓孔雀,還是不明不白的跟了我們很長時間,直到我沒事了,她才離開。」柳絮道。

秦明月笑著道:「上一輩子,韓孔雀是不是被我們三個千刀萬剮之後,分而食之了?」

柳絮點頭道:「我知道了,上一輩子韓孔雀是一隻羊,被我們切片刷著吃了。」

「哈哈。」兩女抱成一團笑了起來。

「不管了,只要你不介意,我是不會離開韓孔雀的,沒面子就沒面子吧!人這一輩子怎麼不是過,我還不如選擇一個讓自己高興地過法呢。」秦明月最後好像下定了決心,大聲道。

柳絮道:「我吃醋了,以後我們的座右銘就是,吃飯睡覺打小三。」

「不是說不是小三嗎?」秦明月鬱悶了。

柳絮道:「我跟周姐算不清楚,所以我們兩個肯定排在頭裡,而你,註定了是小三的命。」

秦明月的明眸轉了轉,很快眼中就有了笑意:「要不,你們兩個都當大房,我當二房好了。」

「這樣也行?」柳絮愕然。

秦明月笑著道:「當然行。」

「明月,其實,如果不是還有其他原因,我也不會願意跟別人分享丈夫。」過了好一會兒,柳絮才道。

秦明月笑著道:「我就是學習不好,其實我的腦袋真的不笨。」

「知道,你恐怕也想到了。」柳絮鬱悶的道。

秦明月揉了揉柳絮的長發道:「想這個幹什麼,誰能夠陪韓孔雀走得更久,那是命。」

「嗯,找個能力太強的男人,也不是好事。」柳絮道。

秦明月嘆息道:「如果沒有遇到韓孔雀,我們又怎麼知道,這個世界還有那麼多奇妙呢1

「韓孔雀是不會看著你慢慢變老的,所以放在外面的敵人,不如來進來做盟友。」柳絮道。

秦明月道:「知道,柳絮的狡猾,我早就聽韓孔雀說過了。」

「最近你跟韓孔雀聯繫了?」柳絮好奇的道。

秦明月道:「最近沒有,那是你們沒有結婚之前,有時候在網上碰到了,他會說一些你們兩個的事情,我聽得出來,你給韓孔雀帶來的是幸福。」

「所以,關鍵時刻你退縮了?」柳絮好奇的問道。

秦明月白了柳絮一眼道:「我猜到了你不知道。」

「我知道有這件事情,但具體的我不清楚。」柳絮嘆息了一聲道。

秦明月道:「告訴你好了,我被人連恐嚇帶威脅的打擊了個體無完膚,如果不是韓孔雀暴露出的實力很強,我都沒有信心接近他了。」

柳絮苦笑道:「幸虧我沒有太多私心,如果我們說不開,恐怕當你認可了韓孔雀的實力之後,會告訴韓孔雀,他的身邊有人盯著,而且威脅了你?」

秦明月道:「我肯定會說。」

柳絮道:「就算明知道那些人有可能殺了你,你也是會說的吧?」

這次秦明月沒有說話,柳絮道:「我們這個組織確實墮落了,很多事情都會披上大義的名義來執行,可實際上做的事情,卻是自私自利的。」

「不說這個了,既然已經弄清楚威脅我的人了,那也就算了。」秦明月道。

過了好一會兒,柳絮問道:「韓孔雀也知道吧1

猶豫了一下,秦明月道:「韓孔雀的表現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是啊!他從來不懷疑自己身邊的人。」柳絮道。

秦明月道:「一快玩遊戲時,我用特定的密語,在世界頻道說了我的遭遇,提醒他要小心,就是在那次之後,他沒有再見我。」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他開始拚命的擴充實力。」計算了一下時間,柳絮知道,恐怕海外人工島嶼計劃,就是在那個時候提出來的。

而那個時候的韓孔雀,實力還很弱小,當時柳絮也是剛開始接觸韓孔雀不久,那個時候,不要說秦明月,就算韓孔雀,也還是一隻小螞蟻,當然,那個時候的柳絮,也是一個落了翅的鳳凰,要不然,韓孔雀還不夠資格讓柳絮親自出馬。

「陰差陽錯,居然讓我們走到了這一步。」想明白了,柳絮終於笑了。

秦明月道:「什麼人什麼命,如果你稍微有點私心,那麼你就沒有機會了,長得再漂亮也沒用。」秦明月笑著道。

「評價你胸大無腦的傢伙,都該槍斃。」柳絮看著秦明月恨恨的道。

秦明月道:「我這是跟韓孔雀學的,扮豬吃老虎是最爽的,如果不是認識了韓孔雀,也許我現在已經做了有錢人的小三了,所以,我堅決不當小三。」

柳絮白了秦明月一眼道:「放心,會給你髮結婚證的,一定不讓你做妾。」

「這我就放心了,皇后大人,不如讓我服侍你休息?」秦明月媚笑了一聲,滾進柳絮的被窩,想少婦到底和少女有什麼不同,這個她早就想要弄明白了。

「瘋女人,你幹什麼呢?」柳絮一聲驚叫傳來。

「我只是很好奇,你的身體被韓孔雀開發到什麼程度了?」秦明月的笑聲傳來。

柳絮驚叫了幾聲,很快就開始反擊:「你一個雛兒,難道我會怕你?」

「啊1秦明月的驚叫聲傳來。

「念o也晚了。」

聽到房間里傳來的笑鬧聲,韓孔雀笑著走下了樓梯,以後他不用再擔心柳絮了,不過秦明月確實是個麻煩,當然,麻煩的不是秦明月,而是秦明月和另外幾方面的親朋。

周美人和柳絮是陰差陽錯,秦明月就說不清了,周美人和柳絮可以說有不得不放棄的理由,但有了兩個老婆,還要招惹秦明月,那就說不過去了。

不過,想到還能佔有一個大美人,韓孔雀認為就算被人罵色鬼,也很值得去做,這也許就是男人的惰性根,想著怎麼不讓別人用異樣的眼神看三女,韓孔雀有點頭痛。

在這個笑貧不笑娼混蛋年代,也許只能讓他的實力更強,才能給三女帶來正面的評價,就像澳島上的那位和老爺子,人家也是好幾房夫人,但他的那些夫人,沒有任何人敢看不起。

「老闆,你猜的不錯,正主找上門來了,現在正在客廳。」剛剛走下樓,黃山就湊了上來小聲道。

韓孔雀快速走了幾步,等走下樓梯,才放慢了腳步,他看了一眼客廳,裡面的傢具已經換了不少,但擺放在客廳里的那些古董,不止是沒有減少,反而增多了,原來的一些空位,現在已經全部填充滿了。

此時,元遁一正陪著一個中年人,在欣賞一隻放在博古架上的青花瓷盤,可以看得出來,這兩個人都不是在裝樣,而是十分到位的分析著這件瓷器的優缺點。

「聽說昨天韓先生一晚上沒睡,我們這個時候過來打擾,是不是太不應該了?」元遁一首先察覺了韓孔雀的到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