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一章梁國寶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么出名的?」柳絮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個村子的人發出來的消息,說是一個叫天眼張的人破壞了他們村子的龍脈,也許他們知道天眼張跟他們有仇,所以知道誰才是正主。 龍脈這種東西,本來是虛無...

韓孔雀道:「問題就在這裡,風水學把起伏的地理稱為龍脈。古代風水術首推地理五訣,就是龍、穴、砂、水、向。

相應的活動是覓龍、察砂、觀水、點穴、立向。龍就是地理脈絡,土是龍的肉、石是龍的骨、草木是龍的毛髮,水就是龍的血管,血液被抽盡了,龍脈也就被破壞了。

這個說著簡單,做起來可是很難的,第一個就是要確定龍脈在什麼地方,龍脈指如龍般妖嬌翔,飄忽隘顯的地脈。地脈以山川走向為其標誌,故風水家稱之為龍脈,即是隨山川行走的氣脈。

既然是歲山川行走,那麼就算你發現了也不容易破壞,所以,想要破壞一條龍脈,是十分困難的,所以天眼張能夠破壞一條龍脈,自然是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龍脈被破壞了,人們能夠立即發現?」柳絮提出疑問。

韓孔雀笑著道:「問題就出在這裡,破壞龍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發現龍脈被毀,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所以,在天眼張從容的破壞了龍脈十幾年後,那個小村子的人,才發現他們村莊下面的龍脈被毀了,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回天乏力,因為天眼張早就消失了。」

「那麼天眼張又是怎麼出名的?」柳絮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個村子的人發出來的消息,說是一個叫天眼張的人破壞了他們村子的龍脈,也許他們知道天眼張跟他們有仇,所以知道誰才是正主。

龍脈這種東西,本來是虛無縹緲的,畢竟現代人相信的不多,所以天眼張雖然出了名,但也只是傳說他是羊城人,住在羊城,其他也就沒人關心了。

而後來的另外一次事件,才把這個天眼張再次推向了風口浪尖,那次事件就是2004年的一次意外,也就是先前我說到的那次盜墓事件,幾個笨賊用炸、葯爆破古墓,被人發現,從而發現了一系列古墓,也就是古代苪國的古墓群。」

「天眼張盜了苪國的古墓?」趙大有幾人全都出聲道。

韓孔雀笑著道:「天眼張既然已經去了那個地方,自然不會放過苪國的古墓群,而且這裡的東西,也證明了這一點,不過,從這裡發現的東西來看,天眼張的眼力卻是非凡。

他要的東西,都是古墓之中的精品,這說明他眼力很強之外,還有一個重中之重的問題,那就是他看不上其他古墓的東西,而其他古墓中出土了些什麼?

那裡有墓葬1300座,車馬坑64座,出土青銅器、樂器、玉器、金器等稀世文物2000多組、上萬件,只是其中一個棺槨內就有陶珠4000餘顆、瑪瑙珠1800餘顆、石貝80餘件、海貝600餘件、銅魚近600條,更何況還有象徵諸侯高貴,能夠代表墓主國君身份的七鼎六簋和成套編鐘。

其他像國內最早的樂器青銅錞於、最早的宮廷樂器實物漆木『建鼓』、首次見到的青銅兵器三角形兩面刃銎戈,5000年前的玉豬龍,比秦始皇兵馬俑早500多年的木俑,這些無一不是無價之寶,可這麼多東西,天眼張都沒有動,為什麼?難道是他不知道那個地方是一個墓葬群?

不是,唯一的一個原因就是,他確實看不上眼,為什麼看不上眼?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挖掘了另外一個更大的古代墓葬群,而這個墓葬群是那個年代的?是什麼人的?

這就顯而易見了,能夠找到古代苪國的大體位置,那麼古代傳說中的梁國,也就可以被鎖定位置,只要有了這個位置,在這裡發現一條龍脈,是根本沒有一點難度的,而這一點,正好印證在了那個小山村下面的龍脈上。」

「你是說天眼張把整個梁國的龍脈挖了個乾淨?」就算柳絮再怎麼處變不驚,也震驚的合不攏嘴。

韓孔雀點頭道:「後人是這麼分析的,而白曉亦給我提交的分析報告,也是這麼說的,古代立國,都是要尋找龍脈建立皇城的,梁國有龍脈,苪國也有龍脈,而要辨別龍脈,一般人根本做不到,風水學上說,辨龍首要分清枝幹,尋得干龍而於支上點穴,大非吉事。

意思是說,尋找到了真龍,卻把人葬在龍脈的枝幹上,不是好事,當然,這其實是相對來說的,對皇帝來說不是好事,但對一些平頭百姓或者是王公貴族來說,卻是幸事,要知道,再怎麼不好的龍脈,他也是龍脈。」

「你說這麼多,到底是什麼意思?」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堪輿漫興》雲;尋龍枝幹要分明.枝幹之中別重輕。次要分真龍之身與纏護之山。凡真龍必多纏護。纏多富多,護密人貴。

但若於纏護之山下穴,即失真龍之氣,亦大不吉,識得真龍,然後觀其水口朝案、明堂龍虎,確定結穴之處。龍之勢,以妖矯活潑為貴。重重起伏.屈曲之玄,東西飄忽.魚躍鳶飛,是為生龍.葬之則吉。

如果粗頑臃腫,慵獺低伏,如枯本死魚,是為死龍,葬之則凶。風水家於龍尚有諸多名目,要加強龍、弱龍、肥龍、廋龍、順龍、逆龍、進龍、退龍、病龍、劫龍、殺龍、真龍、假龍、貴龍、賤龍。

這些龍脈須纏護周密,護衛有情而不斜飛逆轉。形宜瑞庄秀雅,如果主客不清,枝幹鎮糊,或尖射搓蛾,怪石崢嶸,俱為惡形,之多有劫煞。

這裡面的其他意思可以不說,但一個意思表示的很明白,就是說,一條真正的龍脈周圍,必然有很多其他風水格局,就像強龍、弱龍等。

所以說,找到了一條龍脈,如果操作的好,周圍還能開發出很多上佳地穴,這種穴位,都是可以埋人的,這一點對古代的貴族是至關重要的。

真龍也需要護持,所以就算皇帝死了,也不會孤零零的葬在一個地方,而他的陵寢周圍,必然圍繞著大量兒孫,或者是臣子的墓穴,所以,古代苪國的墓地,只要發現了,就是連綿不絕的一大片,而梁國,肯定也是這種情況。」

趙大有道:「古代苪國有一千三百多做墓穴,那麼說,比苪國更大,更加強盛的梁國,墓穴會更多?」

「重點好像不是這個,重點是那麼多墓穴,難道都被天眼張掘了?」楊道。

韓孔雀苦笑道:「知道天眼張為什麼出名了吧?能夠一連挖掘一千多座古墓的狠人,徹底廢棄了一條龍脈的強人,這樣的人,誰敢招惹?」

「所以,近些年就算有人知道天眼張的身份,也不敢來找他的麻煩,直到天眼張死了,張家才會被人欺負上門?」柳絮道。

「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張誠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了客廳,他一年驚訝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要問你了,事情是不是像我說的那樣,你想一下就明白了。」

「我爺爺去世半年多了,可我父母出事還不到一個月。」張誠道。

韓孔雀道:「這應該就是虎死威猶在,我本來還奇怪,為什麼你手中的這些東西,這麼長時間沒有賣出去,原來是有些人害怕你爺爺是假死,我過來,卻是給被人做了探路石。」

「真是這樣?」張誠失魂落魄的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張誠肯定心中有數,不過,現在的張家的麻煩還會接踵而來,這在一定程度上,卻是韓孔雀引起的,當然,就算沒有韓孔雀,也會有其他人來打破平衡,不過這畢竟是韓孔雀佔了張誠的便宜。

所以韓孔雀,想了一下道:「你家裡的這些東西雖然賣給了我,但是麻煩並不會跟著我走,你要想清楚,上千座古墓出土的東西,足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寶藏,這批梁國寶藏,不管是誰知道了,都會瘋狂,你是絕對保不住的。」

「我並不知道什麼梁國寶藏。」張誠搖頭否認道。

韓孔雀道:「這不是重點,就連我都不信,你以為那些處心積慮,想著謀划你家寶貝的人會相信?」

「我是真不知道啊!如果我們家裡真有一座大寶藏,這段日子以來,我為什麼要變賣那麼多的家產?」張誠道。

韓孔雀搖頭道:「這恐怕是有人故意讓你變賣東西,他們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想要比你拿出一些古代梁國的古董,要不然,你家的固定資產為什麼會被人故意壓價?」

張誠道:「為什麼你會不信?雖然我不學無術,但我小的時候,我爺爺還是逼著我學了一些風水秘術的,一條龍脈是那麼容易破壞的?如果真那麼容易,現在這個世界上還能有龍脈保存到現在?」

韓孔雀點頭道:「你說的確實不錯,龍脈確實不容易破壞,但並不是一定不能被破壞,如果你爺爺真是天眼張,那就完全沒有難度了,就算是積累了近四千年的煞氣,也擋不住你爺爺的通天手段。」

「你怎麼知道我爺爺有通天手段?」張誠道。

韓孔雀道:「我自然有證據,如果沒有證據,我也不可能說出這些來給你招惹麻煩。」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