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七十章龍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出名號的人可不算多,而這位天眼張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被人稱為天眼,看來對尋找墓地很有一套了?不過,這樣的人物,應該遭到嚴厲打擊才對。」柳絮道。 韓孔雀道:「出頭的櫞子先爛,...

考古發現,19、26號墓的墓主皆為女性,從三座大墓的排列位置和墓葬規模來看,應是一代芮公和兩位夫人的異穴合葬墓。

2006年,仲姜墓經過幾個月的發掘清理,共出土各類玉器571件,從墓主的項部一直延續到膝蓋處,隨葬品竟然與國君一樣豐富,甚至在某些方面還超越國君,那一件件可稱之為稀世之寶的玉器,不斷挑戰著考古工作者和歷史學家的想象力。

姜生前使用過的一組青銅弄器中的商式方鼎,及鏤空圈足短流匜,為國內首次出土;組玉佩飾中的人龍合雕璜,人的發束每毫米竟有5根,每根絕不交錯,堪稱西周中期高超琢玉工藝的代表性作品。

由189顆瑪瑙珠及16顆玉貝、16顆玉蠶、48顆玉龜、8顆玉珠、4顆玻璃料珠編排的玉握,是我國現知的最為複雜和奢華的兩周玉握。

這也是第一次找到了芮國,確定了苪國的大體範圍,在韓、城以北,黃河由禹門口出了晉陝大峽谷,頓時由不足百米寬擴展到數公里,黃土高原土經常隨著水流的擺動,往下垮塌。

據黃河水文部門數據,僅清光緒以來100多年,黃河河床就向韓、城方向擴張了100多米,考古人員在梁、帶村南側的沖溝中也發現了墓葬,但已被河水沖毀,所剩無幾,推測兩三千年來至少有七十座墓被沖走。

《史記》中有記載,古人在黃河岸邊撿到過帶「芮」字銘文的青銅器,雖然墓不見了,那芮國的都城又何在呢?

韓孔雀看過白曉亦提供的一份分析報告,有一些專家曾推測芮國都城建於黃河邊,隨著黃河塌岸,已消失在滔滔黃河水中。

不過,2009年9月,韓城考古隊在梁、帶村遺址的西北方向進行調查,在距離墓葬區約2公里一片300畝的區域里,發現有大型古建築物的基址,而且是「典型標準」的、西周建築遺址。

此外還發現了多處陶片等西周實用器,以及有明顯滴水痕的條形石,該處有一條發源於梁山的小河流經,水源充足,可能就是芮國的都城所在。

根據幾年來的考古發現,芮國約有400年的歷史,其中在韓、城存續了約200年,這修正了史籍所記載的芮國地理位置。

梁、帶村芮國墓地的發現,是我國第一次發掘芮國遺存,成系統青銅器的出土,特別是「芮公」、「芮太子」帶銘青銅器的發現,讓有關芮國的文化內涵、世系、地望等重大問題迎刃而解,其神秘面紗得以揭開。

在陝、西的考古學者看來,確定芮國的位置,還為找到聞名了數千年,而未見的梁國都城提供了依據。

據《史記.秦本紀》記載:「德公元年,梁伯、芮伯來朝」,「成公元年,梁伯、芮伯來朝」,說明兩國關係密切,相距不遠。

2010年,考古隊前往、帶村以南30多公里的陶、渠調查,尋找梁國都城的蹤跡。,在那裡,他們找到了兩座「比芮桓公墓還大」的墓,不過均已被盜墓賊光顧過。

但韓孔雀相信,這應該是梁國國君的墓,曾經規模龐大的梁國都城就在附近。

看著眾人若有所思,韓孔雀笑了笑,不再說話,現在這棟房子已經是自己的,所以韓孔雀直接以主人的身份,四處查看起來。

等把他感興趣的地方全部看了一遍,心中有了數,韓孔雀才仔細觀察這棟房子的布局,所有事情瞭然於胸之後,韓孔雀才回到客廳,此時客廳之中已經熱鬧了起來。

秦明月趴在那個刻有苪姜字樣的青銅小鼎跟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等韓孔雀走了過來,秦明月立即道:「你說西周時期的青銅鼎值多少錢?」

「這個不一定,如果是這個苪姜鼎的話,賣個三五千萬應該沒問題,不過,這種東西,收藏都來不及,是不可能拿出去賣的。」韓孔雀笑著道。

「要這個東西幹什麼?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水喝,如果放在家中,還要害怕小偷惦記。」秦明月雙手捧著苪姜鼎道。

柳絮笑著道:「要是用它換回一大堆廢紙,或者直接換成銀行的一串數字,就有意義了?」

「說的也是,如果不缺錢花,還是把東西留在手裡好,古董保存的時間越長越值錢。」秦明月一想就想明白。

「韓兄弟每次出手都不同凡響。」林友山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純屬運氣,而且今天的運氣還不是我的,而是我老婆的,如果不是她在古玩城發現了玉豬龍,我也根本不可能來到這裡。」

柳絮道:「我也只是發現了玉豬龍,卻沒想到,通過玉豬龍還能找到這麼多寶貝,不過,這些東西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不會真的是盜墓盜竊來的吧?」

韓孔雀笑著道:「剛剛進門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大門後面的那件鏟子,雖然變了形,也改造過了,不過,仔細看,還是能夠看出來,那是一把洛、陽鏟,盜墓專用。」

「你就是因為這個,才推測出這家的主人手中可能有好東西?」秦明月道。

韓孔雀搖頭道:「這樣的布局,也有可能是老千的布局,真正讓我有了想法的是那尊泥塑佛胎,那件塑像雖然損毀的很嚴重,但很明顯可以看出來,那是有年頭的東西了,這樣的東西,原來肯定不會放在這裡。」

「那你也沒法確定這裡的主人曾經盜過墓啊1柳絮道。

韓孔雀道:「盜墓行業大體上分南北兩派,早些年南派有個很有名的前輩姓張,有傳說他就隱在羊城,結合各方面的情報,我才能確定這裡的東西,絕大部分應該是真品,就算我沒有仔細鑒定,也應該差不到哪去。」

「你是說南派的天眼張?」趙大有吃驚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說但就是他,如果不是這麼有名的一位前輩,我又怎麼可能了解的這麼清楚?」

「張誠那小子的爺爺就是天眼張?不太可能吧?」趙大有吃驚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今天從這裡的東西看,張誠的爺爺是天眼張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天眼張很出名?」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很出名,特別是在八九十年代,那個時候國內文物走私十分猖獗,很多地方几乎家家戶戶全都從事盜墓行業,在那個盜墓賊多如牛毛的時代,能夠混出名號的人可不算多,而這位天眼張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被人稱為天眼,看來對尋找墓地很有一套了?不過,這樣的人物,應該遭到嚴厲打擊才對。」柳絮道。

韓孔雀道:「出頭的櫞子先爛,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有些人懂,而更多的人不懂,顯然這位天眼張就很懂的明哲保身,他雖然尋龍點穴的功夫很強,但卻從來不做出格的事情。

就像這次我們收穫的玉龍豬和苪姜鼎,這些東西很明顯是一對,而他卻在進入古墓之後,只取出來了一半,而且還沒有留下任何痕,就連當年那些考古人員,都沒有發現陵墓有被盜的痕,從這裡,也能夠看出,他做人是多麼的小心謹慎。」

「這樣一個小心謹慎的人物,不可能闖出天眼張這個響亮的名號吧?」楊道。

韓孔雀道:「確實是這樣,剛開始他天眼張的名號,也只是在小範圍之內流傳,知道的也就是他的同鄉和朋友,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厲害。

而後來之所以出名,完全是因為他做了一件十分轟動的大事,由於事情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當年具體原因已經弄不清楚,只是知道,有一伙人得罪了這個天眼張,也心狠了,這個天眼張也使了辣手。

傳說那伙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小村,村子修建在一條龍脈上,住在村子里的人,雖然沒有出將入相,但居住在村子里的人,卻全都長壽,所以那個村子在當年是十分有名的長壽村。

可就是這麼一塊風水寶地,被天眼張完全破壞了,從此之後,那裡的地質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原來年年風調雨順,後來是年年顆粒無收,而且村裡的老人,也開始接二連三的死亡,到了現在,不要說長壽村,那個村子簡直成了遠近聞名的短命村。

過了十幾年,也就是到了兩千年之後,那個村莊里出了一個能人,讓人調查了當年的事件,才了解了一些原委,他們的村子確實遭受了極大的破壞,最明顯的就是地下水源的改道。

由於小山村的地是比較高,如果地下水改道,他們村裡的土地乾枯還是小事,最嚴重的是沒有了足夠的水源,就沒有足夠的植被,這樣每次下雨,不要說保存雨水,還要被雨水沖刷,破壞當村裡的土地,隨意水土流失嚴重,這樣惡性循環下來,那個小山村不倒霉才怪了。」

「這和龍脈有什麼關係?不可能龍脈被破壞了,就要年年乾旱吧?這也有可能是天氣和環境保護的原因。」秦明月問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