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六十八章造假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熟人。 「你小子又拿你爺爺弄的那些破爛出來騙人?我說,你就算是騙人,也弄點品相好的,不太出名的,像這把金鞘玉劍,那麼顯眼的東西,就算是傻子稍微了解一下,也不會上當。」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一眼...

張姓男子道:「怎麼可能是仿的?誰能夠放置出這麼精美自然的青銅鼎?」

韓孔雀嗤笑道:「那座小村子里放置的青銅器,就算不是行內人也知道吧?我想,這件青銅鼎就算去做碳十四鑒定,也不可能鑒定出什麼來,要不如為什麼青銅器中出了一些傳承有序的能夠賣的上價格,其他都不值錢?為什麼?就是因為假貨太多了,就算這是真的,也賣不上價格。」

韓孔雀的話可不是空穴來風,所以直接說的張姓男子啞口無言。

現在這個世界,真品瓷器碎片和贗品碎片粘合在一起,就成了可拍出天價的文物,用射線掃描瓷器、瓦罐,就令其變成千年前的古物,一張大師的真跡國畫,小心翼翼地揭成兩層,就能以高價重複出售……

現在的文物造假工藝,確實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有些工匠的制假能力,完全可以衝擊諾貝爾獎了。

比如說造假的狠招之一:用X光線照瓷器,走一道,500年,再走一道老1000年,當然,在這裡青銅器也十分適用。

坊間很多工匠,會以從地下新發掘出的瓷器碎片為基礎,依照古代瓷器造型補全成一個完整體,只有那個底或落款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常有人拿這種瓷器販賣,因為不好辨認,不少人都受了騙。

西方早就對中國陶瓷進行了數據化研究,他們發現,通過物理原理,可以獲悉器具內部放射性衰變的數據,以此判斷這個器具經歷了多少年頭。

但造假者也立刻與時俱進,研究出與之應對的造假術,他們就去給器具加點射線,以對付這種檢測,行內有個笑話,本來要回到清代的,可是照的時間久了點,結果一看,回到遠古時期了。

由於這種測試手段是損傷性鑒定法,需要在瓷器上取樣,有破壞性,所以國內文物界目前還是以目測為主,

從瓷器的胎、造型、釉色、工藝、繪畫圖案、款等方面來鑒定。這些指標都達到了要求,才能通過初眩

除了新舊拼接、X光線,瓷器的造假手段還多著呢,比如用金剛砂在瓷器外面打出划痕,再給這種划痕加點歷史的陳舊感;為了不讓器具內部露餡,還要用煙火燒、煙熏……

真可謂思想有多遠,造假山寨者就能走多遠。

看著韓孔雀如數家珍的說著行內的一些造假手段,張姓男子的臉拉的比驢臉還長。

「如果韓老闆看不上這兩件重器,那這堆玉器總不會有異議吧?」張姓男子乾脆破罐子破摔,指著那堆玉器道。

韓孔雀笑著道:「當然沒有異議,這堆玉器算搭頭送給我好了,剛才我說的明白,那些金飾如果不是敲門磚,一百萬的價格就太高了,而現在很明顯,那批金飾只不過是金飾,跟古董完全不搭邊,所以這些玉器,張大哥肯定不好意思收我的錢了。」

如果金鞘玉劍和苪姜鼎是贗品,那先前的金飾,也就不可能是古董,但畢竟是真金,所以韓孔雀雖然說貴了,但也沒有吆喝上當了,但他也不會在出錢買下那堆玉器。

張姓男子的臉上不停的變色,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這些玉器算我送的,韓老闆等一會,我這裡還有一些書畫,也許韓老闆感興趣。」

說著,張姓男子走向博古架,而韓孔雀則拿著一隻玉握道:「知道新玉如何變古玉的嗎?其實一點也不難,先火燒再土埋,還要藏進羊腿里,比如著名的金縷玉衣。

一個商人用一堆玉片炮製了一件金縷玉衣,得到了多位頂級鑒定專家『估價24億元人民幣』的鼎力支持,順利從銀行拿到12億貸款,直至東窗事發,9億資金打了水漂。

這件『金縷玉衣』如何騙過多位專家的眼?造假者會先用火燒新玉,造成玉石表面產生裂紋,然後殺一隻狗,把玉器放到狗肚子里,在地里埋一年。

或者把羊的腿割開一條縫,把玉藏在裡頭縫上,一年後再拿出來,這塊玉就有了『血沁』,玉或瓷器在地下埋久了都會變軟,很容易吸收它接觸到的物質,所以也有很多造假者會先燒玉,再把棉花燒成灰,裹在玉外面,灰滲進裂縫,就有了古玉的模樣。

除了『金縷玉衣』,另一個文物造假領域的笑話是『漢代玉凳』,造假其實就是模仿,但也要尊重歷史、尊重藝術,這兩個就是憑空作假,漢代沒人坐在凳子上,都是席地而坐的,怎麼會有個玉凳子?這純粹是被利益驅動的拜金行為,對歷史太不負責了。」

雖然張姓男子離開了這間房,不過韓孔雀他們始終在他的監控之下,所以韓孔雀的話,一絲不漏的落入了他的耳中,聽到韓孔雀的話,張姓男子的臉直接綠了。

不過,抱著能賣一點是一點的心思,張姓男子直接抱出了一個木頭箱子,裡面是一些書籍和紙張,當然,也有一些畫軸,不過不多。

聽著男子的腳步,韓孔雀再次開口道:「說到造假,就是書畫的造假手段高明,一些名畫,外國文物造假者會小心翼翼地將一副大師真跡揭成兩層,就能當做兩幅畫出售。

能揭成兩層的字畫,必須本來就寫在2層的宣紙上,第一層可以賣高價,但第二層的圖章和墨跡已經模糊了,價值有所損傷,價格不會像第一層那麼高。

很多人做假字畫都是臨摹,比如『十』字,如果是真跡,那一橫一豎交叉的地方,墨跡必然比其他地方重,拿手電筒從背面照過來,能清晰看到不同。

但如果是臨摹的贗品,造假者一般只是先描外框,再來填色,兩筆重合的地方墨跡並無特別,比如說,張大千做假畫那是高手,抗戰期間,有個武、漢藏家去重、慶找張大千,回來后說:我再也不敢買字畫了,他那假的也做的太真了。

還有,真畫加假落款,假畫加真落用特殊印表機複印的書畫,以投影為中介,臨摹大師真跡……

字畫界的造假手段,更是數不勝數,儘管贗品漫天飛,但只要買家不貪,再高明的造假都沒用,很多人受騙就是貪心,以為自己看本書、看點連續劇就都懂了,其實文物收藏的學問很深。」

「韓先生真是行家,不如給我看看這些字畫,看看是不是假貨。」張姓男子悶哼一聲,把箱子直接扔到了大廳之中。

韓孔雀可不管他怎麼想,既然他有自信讓他看,他就看看好了,雖然他第一次見這個姓張的傢伙,不過韓孔雀對他可沒有任何好感,所以抱著又便宜不佔王八蛋的想法,直接蹲下身體,想裡面有沒有驚喜。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再次傳來腳步聲:「張誠,你小子在不在家?」

聲音剛剛傳過來,幾個人就走進了房間,韓孔雀抬頭一看,居然是熟人。

「你小子又拿你爺爺弄的那些破爛出來騙人?我說,你就算是騙人,也弄點品相好的,不太出名的,像這把金鞘玉劍,那麼顯眼的東西,就算是傻子稍微了解一下,也不會上當。」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翻看書本的韓孔雀。

就像他說的那樣,金鞘玉劍那麼顯眼,而韓孔雀卻沒有理會,那肯定是知道是贗品了,所以中年人說話沒有留一點餘地,也不怕搞砸了張誠的生意。

張誠苦笑道:「趙叔,說話積點口德,這些東西可都是我爺爺留下來的寶貝,怎麼到了你嘴裡,就變成破爛了?」

「算了,我也不說你小子,你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給我聯繫幾個客戶,這次我有朋友來羊城,你給介紹幾個靠譜的,他們都是家居界的大拿,那些歪門邪道的東西,你也不要拿出來耽誤我們的時間。」趙大有看著張誠,一副恨鐵不成鋼的道。

張誠道:「周圍還真有幾家有些明清傢具,不過要價可都不低,現在只要是真東西,就沒有便宜的,畢竟這麼多年來,就算是傻子,被騙多了,也會變聰明。」

「價格只要不太離譜就成。」趙大有道。

張誠苦笑道:「就是價格太離譜了才能留到現在,要不然那些好東西還能留到現在?」

「說的也是,所以才來找你小子啊!只要他們真心想賣,市場上的行情在那裡擺著,我朋友加一些價格買下來就是了,這樣也不能讓你認識的人吃虧。

但,如果漫天要價,就不是真心想賣了,這方面你小子是專業人士,你就多幫幫忙,我想,這裡誰真心想賣東西,你肯定知道,只要事情辦成了,好出少不了你的。」趙大有道。

趙大有說完,就想拉著張誠走,不過這次張誠卻沒有挪步,原來可沒有這種情況。

「怎麼?不想過日子了?如果不是趙叔拉你一把,你小子餓死了都沒人管。」趙大有疑惑的看著張誠道。

韓孔雀站起身,被他擋在一邊的兩女,也暴露了身形。

「韓先生?」趙大有看著韓孔雀驚訝的道。

韓孔雀點頭笑道:「趙大哥?」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