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六十七章苪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青銅鼎和古劍?張大哥還真是給了我一個巨大的驚喜。」 「那是,這可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張姓男子得意的一笑,把這兩件東西放在了桌子上。 韓孔雀仔細一看,臉就沉了下來:「張大哥不是欺我年輕吧...

張姓男子一愣,韓孔雀的意思他明白,他們畢竟是第一次交易,他不可能直接把好東西拿出來給韓孔雀看,而韓孔雀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如果還有東西,他也要表現出誠意,這批金飾他會以一百萬的價格買下來。

猶豫了一下,男子一咬牙道:「我手中還真有兩件重器,不過,我先跟你說好,兩件東西的價格超過千萬,如果你沒有那麼多錢,我也不用費事了。」

「千萬?如果東西好,錢不是問題,柳絮你打個電話,先給這位大哥打一百萬元錢到他的賬上。」韓孔雀的心中也是一喜,看來這個男子家裡還真是有好東西。

男子也是很高興,就算那兩件東西不能成交,只要賣出去了這批金飾,他也有錢離開這裡了。

男子把銀行賬戶直接發到了柳絮的手機上,只是過了一分鐘,轉賬提示就來了。

看到簡訊,男子臉上笑開了花:「你們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給你拿東西。」

當張姓男子離開的時候,柳絮已經把房間一角堆放的東西整理的差不多了。

韓孔雀看著那些玉佩,形牌、玉方管、圓形玉牌、玉珠和瑪瑙管,心中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悲。

「你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了?」柳絮看到韓孔雀的表情,立即問道。

看到柳絮和秦明月都用好奇的目光看著自己,韓孔雀道:「猜出來了一些,不過,現在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還說不清楚。」

「只要東西是真的,其他都是次要的。」秦明月道。

柳絮想的就比較多了:「有沒有麻煩?」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只要是好東西,麻煩肯定就少不了,不過,這些只要不是贓物,些許麻煩我們還是能夠解決的。」

看到韓孔雀自信的樣子,柳絮和秦明月全都放下心來。

韓孔雀道:「你們兩個把這些全都整理一下,這些東西應該有五百多件,仔細數數,看看有沒有少。

「這是什麼東西,花紋不少啊?」這時秦明月拿起一個長條狀的東西,好奇的看著道。

韓孔雀看過去,立即道:「應該是一件玉握。」

「玉握?」柳絮驚訝的道。

秦明月道:「玉握是什麼?」

柳絮解釋道:「玉握為死者手中握著的器物,玉葬器之一。古人認為死時不能空手而去,要握著財富和權力。新石器時代是以獸牙握在手中;商周時期,死者手中多握數枚貝幣,因為古人認為貝是財富的象徵。

到了漢代,則在長條圓柱上加琢單線條,也就是漢代最常用的漢八刀雕法,雕成一隻玉豬。因為豬是財富的象徵,因此玉豬成為漢代最流行的玉握。」

「這個跟那個玉豬龍很像,頭部也是一個豬頭,難道這是漢代的?」秦明月道。

韓孔雀笑著道:「知道這些東西為什麼堆在那裡沒人要嗎?這是因為這些東西太出名了,所以仿造的很多,如果真是漢代的玉握,它們還能在這裡?」

「說的也是。」秦明月隨手把那件玉握扔進了一堆玉器之中,看到韓孔雀的嘴角直抽抽。

柳絮看韓孔雀的樣子,抿嘴一笑,不再說話,因為這個時候此地的主人再次走了出來。

看到男子拿著的兩件東西,韓孔雀笑了:「青銅鼎和古劍?張大哥還真是給了我一個巨大的驚喜。」

「那是,這可是我們家的傳家寶。」張姓男子得意的一笑,把這兩件東西放在了桌子上。

韓孔雀仔細一看,臉就沉了下來:「張大哥不是欺我年輕吧?」

「怎麼?」張姓男子一愣,驚訝的問道。

韓孔雀道:「這是金鞘玉劍,那個是苪姜鼎吧?」

「是,你也知道?既然知道,就應該知道這是寶物吧?」張姓男子立即道。

韓孔雀寒著臉道:「張大哥,實不相瞞,我們可是從魔都來的,我是魔都古玩協會的。」

「這我知道啊!如果你不是行家,我還不拿這兩件寶貝出來給你看呢1張姓男子鎮定的道。

不過,他雖然彬定,但韓孔雀還是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懊惱,只不過他很快的就掩飾了過去。

看張姓男子的樣子,韓孔雀笑了:「這是古代苪國的遺寶,一千萬的價格太委屈它們了,我看張大哥還是送拍吧!沒準在拍賣會上,能夠拍出上億的價格。」

「苪國?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麼個國家?」秦明月道。

柳絮則一臉思索的道:「難道是商末周初的那個苪國?」

韓孔雀點頭道:「就是那個,在魔都曾經展出過古代苪國的出土文物,其中就有這兩件,金鞘玉劍和苪姜鼎。」

在魔都博物館曾經展出過143件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文物,呈現一段周代歷史,讓人知道古芮國文化。

根據歷史記載,芮國始於商末周初,自周文王時代進入史家視野,在公元前640年,被秦穆公所滅。

由於文獻記載簡略,芮國的歷史、世系等問題成了考古界的薄弱環節,2005年春天,陝、西韓、城梁、帶村芮國墓地被發現,成為當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

在那片規模巨大、幾乎未遭盜擾、遺遺物保存相對完整的墓葬群中,發現了前所未見的金鞘玉劍、製作精湛的大量金飾、象徵諸侯身份的七鼎六簋等。

這些文物此次逐一出現在上博,讓人對周朝的地理政治、封國制度、貴族器用和喪葬風俗等,有了清晰直觀的了解。

那次的展品涵蓋了青銅器、玉器和金器三大門類,青銅器中,不僅禮樂器齊備,更有雕飾華麗的青銅熏香爐這類小巧玩器,可一窺當時貴族女子的閑暇情趣。

僅從芮國桓公墓中出土的黃金器就多達48件,計有金肩飾、金腕飾、金帶飾、金佩飾和金用具,其中金肩飾以鏤空加陰線手法雕刻,圖案左右對稱,人和龍的形象融為一體,這種形制的肩飾是首次發現。

金劍鞘則更為特別,那個年代劍鞘通常是皮革製成的,而出土的這支劍鞘正面呈尖圭形,鏤空雕出三組對稱的龍紋,龍張口露出獠牙,配一柄玉劍,這是考古界迄今發現的先秦時期僅有的一支金劍鞘。

玉器是那次展覽中的最大亮點,芮桓公的夫人芮姜是愛玉之人,她的墓葬里出土了571件玉器,既有極盡奢華的組玉佩飾,更有她收藏的更早年代的古玉。

她佩戴的一條梯形牌玉組佩,復原后長達一米,華麗至極,這套垂至胸前的玉組佩,由玉梯形牌、玉方管、圓形玉牌、玉珠和瑪瑙管等500多件飾件構成。

正中的梯形牌是青玉雕刻,琢出變形獸面紋,玉牌上端的飾件串聯成項鏈,佩在頸上,玉牌下端的飾件聯成11條鏈子,呈傘狀放射。

這件霸氣彰顯的玉飾的女主人,是個鐵腕強勢的奇女子,據《左傳.桓公》篇,芮桓公死後,芮姜不滿兒子耽於美色,把他驅逐出境,流亡於魏國,她自己來統攝芮國內政。

秦國輕視芮姜是個婦人,趁機發兵,不想竟大敗,從此不敢犯芮,而穆公滅芮則是百多年後的事了。

從芮桓公墓里還出土了一隻鼎,刻的銘文大意是「芮姜為祭桓公特製」,據此推斷出當時芮姜掌握著國家的祭祀權,韓孔雀說的苪姜鼎就是這件。

在先秦,祭祀和宣戰被認為是統治者的特權,可見桓公死後,芮姜成為國家實質上的國君,這比武則天稱帝早了1400多年。

這個強悍的鐵娘子在男人的權謀世界里是贏家,對玉的鑒賞和收藏更是行家,在她墓中發現一件玉豬龍,此物表面呈土褐色,雜有黃色斑點,頭碩大,身體捲曲形成首尾幾乎重合的環形,頭上雙耳是兩道豎起的圓弧,一雙略凸起的圓眼,面上隱約還有數道褶皺紋路。

這隻玉豬龍是稀罕物,因它是紅山文化的遺物,5000年前發軔於東北的紅山遺物,出現在2700年前中原一位國君夫人的墓里,可見在春秋早期,收藏已成貴族階層的雅趣,而芮桓公的夫人姜,顯然是個解人。

看韓孔雀十分熟悉的,把他兩件東西的來龍去脈說的清清楚楚,張姓男子知道沒法糊弄,所以他訕訕的道:「韓老闆既然是行家,還請仔細看看,如果是普通的贗品,我怎麼可能拿出來自取其辱?」

張姓男子的樣子,讓柳絮和秦明月互相對視了一眼,她們兩個強忍著笑意,看向韓孔雀,如果不是知道那件玉龍豬是真品,柳絮和韓孔雀還不知道事情的真像。

而此時韓孔雀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金鞘玉劍和苪姜鼎兩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玉龍豬和金飾已經被韓孔雀確認了,而柳絮還知道,韓孔雀對那些堆積在一起的玉器,也十分看重。

從種種跡象表明,韓孔雀知道這些東西都是真品,既然是真品,韓孔雀現在還在打壓張姓男子,那就再次證明了一個真理,挑毛病的才是買家。

「我只能說仿的不錯。」韓孔雀裝死隨意的,再次查看了一下那把金鞘玉劍和苪姜鼎后,毫不在意的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