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六十三章裝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到了現在,柳絮和秦明月,都知道,那些古玩攤販直接把帶著純澈氣息,看似天真稚嫩不懂行的柳絮和秦明月當肥羊宰,噎得柳絮再也不問第二遍,說的秦明月傻眼,扭身就離開。 咦,走了將近半個小時,柳絮...

?

秦明月跟柳絮不同,她就是一個普通女人,但她卻有著不普通的外貌,這樣的一個女孩,要想不被社會污染,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

等發泄完了,秦明月才看到韓孔雀和柳絮的目光,也許知道自己有點丟人,所以秦明月對柳絮道:「你到底想要帶我們去哪?」

「最近只顧著自己,冷落了韓孔雀先生,所以今天出來,特意給韓孔雀先生安排了一點驚喜。」柳絮笑著道。

秦明月看著柳絮道:「韓孔雀會讓你冷落?」

柳絮道:「主要是韓孔雀做得多,我做得少,感覺有點對不起韓孔雀,來羊城那麼長時間了,韓孔雀居然沒有去古玩市場一次,既然你們兩個在古玩市場一起住了那麼長時間,那麼就一起去逛逛吧1

韓孔雀看向不遠處,他當然了解過羊城的古玩市場,知道這邊不遠處,就有一家大型古玩賣場,並且面積在兩萬平方米以上,這種規模,在全國都是罕見的。

這座古玩城,共為四層大型商場,圍繞在周邊的店鋪,大多也和古玩城的商人做一樣的生意,形成了一個諾大的市常

這裡包括了古玩、工藝美術品、收藏品等多品種經營項目,不僅是羊城的第一家古玩市場,其規模在全國也能排在前幾位,堪稱是「羊城業界老大」。

「現在才四點,古玩城開業嗎?」秦明月好奇的問道。

柳絮詫異的看向秦明月道:「你在古玩街上住了那麼長時間,難道不知道鬼市?」

韓孔雀道:「這邊的古玩城在鬼市之中。還兼營著工藝品批發,也就是贗品的批發零售,這些都是不明天就結束交易的,這個時間正是交易火爆的時刻。」

秦明月道:「晚上我可從來不出門,所以對這些並不了解。」

韓孔雀笑著道:「秦明月的智慧,只對音樂和舞蹈好使,其他方面,只能用呵呵來表示。」

「呵呵?」柳絮真的呵呵笑起來。

秦明月拉著柳絮走進不遠處的古玩城,一邊走一邊道:「韓孔雀有時候氣死人不償命,你領教過吧?你是怎麼跟他相處的?生氣了直接暴打他一頓?」

「所以說。你們兩個的感情。要比我們兩個的感情要深,就算沒有愛情,親情也不是我們能夠相比的,因為韓孔雀從來沒有跟我生過氣。也沒有惹我生過氣。兩口子過日子。這樣相敬如賓正常嗎?」柳絮嘆息了一聲道。

「愛和被愛果然不同,被愛的那個更幸福,你就知足吧!走吧!早就聽說柳絮是個才女。今天看你的了,既然你的聰明能夠比得上韓孔雀,那沒有理由韓孔雀能夠撿漏,而你不行,今天一定要打擊一下韓孔雀的囂張氣焰。」秦明月安慰瞬間失落的柳絮道。

韓孔雀只能搖頭,女人有時候還真是不可理喻,就說柳絮,這個女人聰明的讓人無話可說,以她的脾氣,怎麼可能讓韓孔雀生氣?

而重視她的韓孔雀,又怎麼可能笨到惹她生氣?可現在他跟柳絮兩個人沒有臉紅過,居然也成了不正常了。

韓孔雀搖了搖頭,跟著秦明月和柳絮走進了古玩城,古玩城的一樓古玩城一樓為玉器、木器,瓷器工藝品經營區,一個個攤位緊挨在一起,裡面人頭涌動。

現在是個全民收藏的年代,電視里經常播放著這個鑒寶節目,那個鑒寶活動,人們對於古董的認知是越來越多了,尤其是一些歷史悠久的古城,家家都翻箱倒櫃,看看能拾掇出來什麼值錢的物件,如果真是古董,那可就值錢了!

今天正趕上星期天,古玩城人滿為患,人來人往,叫賣聲,討價聲,詢問聲,聲聲鼎沸,熱鬧非凡,好像都不要上班,直接來這裡撿漏賺錢就行了,這樣的景象看的秦明月目不暇接。

秦明月大致看了一下,最熱鬧的就是這些地攤,相反,那些有正規門臉的古玩店鋪,卻是門可羅雀,人流不多。

這個原因其實很簡單,雖然不曾在這麼早逛鬼市,但畢竟在魔都古玩城住了多年,所以她知道,那是因為地攤上的東西便宜,好講價錢,並且其中不乏好東西。

喜歡韓孔雀,秦明月自然也看過一些古玩收藏的書,對古玩市場也有些了解,而書上說,很多漏都是在地攤上撿的,店鋪里多有行家,擺在明面上的真品,不是釣魚用的,就是鎮店之寶,即使有別的,一般人也買不起!

那些店鋪都有固定的常客,對於想要淘寶撿漏的散客,並不感興趣,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說這就是古玩店鋪,他們並不愁!

而且,那些古玩店一般都有老師傅坐鎮,收到手的東西,經過一番鑒定,基本上都能斷代,給出的價格也沒有參合多少水分,買家也許可以買到心儀的東西,但是卻不一定能賺到多少錢。

也是看了不少書,秦明月知道,經常來古玩城轉悠的一般分為兩種人,一種人,多是中老年人,他們是真正的對古玩有興趣,來這裡的目的無外乎修身養性,遇到真東西固然可以收藏,不是真品也可以欣賞藝術造型,這類人的品位高,往往看得多,出手少,是行家。

而另一類人的目的,那就是和今天的秦明月他們一樣,是抱著淘寶的目的來的,當然,韓孔雀比他們要厲害的多,秦明月這種只能是來打醬油,就算柳絮,雖然理論知識一大堆,但至於淘寶,則被秦明月定義為運氣。

這次出來,韓孔雀還真沒有想過要來古玩城,所以他只是抱著陪兩女玩鬧的心情,四處查看。碰到兩女感興趣的,他也會跟她們討論一下。

當然,討論當中,一般秦明月只是抱著學習的心態聆聽,在韓孔雀和柳絮的討論之下,一切真偽漏洞盡顯,她很認真的記下那些贗品的特點,例如,釉面有賊光,填充玉。普通木頭染上香水。充當老檀木等。

各式各樣的造假手段,讓秦明月大開眼界,漲了不少見識,這可不是書本上死板的知識點。可以學習到的。

當然。她們也看到了極少的一部分真品古玩。不過多是清末民初的東西,可惜,那些精明的攤販。很清楚自己手裡的物件,一問價格都高的嚇人。

主要是不管柳絮還是秦明月,對古玩市場都是外行,就算柳絮,雖然有一肚子理論知識,不過,她對買東西卻不在行,不管是買生活用品還是古玩,都從來不帶講價的。

而秦明月雖然會砍價,而且砍價也很狠,但她卻是完全外行,根本摸不清古玩的價格,抓不住重點,就算砍價再狠,也只能被坑,在被韓孔雀救場了幾次之後,她也不出聲了。

到了現在,柳絮和秦明月,都知道,那些古玩攤販直接把帶著純澈氣息,看似天真稚嫩不懂行的柳絮和秦明月當肥羊宰,噎得柳絮再也不問第二遍,說的秦明月傻眼,扭身就離開。

咦,走了將近半個小時,柳絮在一處有些偏僻的雕刻攤位停駐,她蹲下身姿,仔細的觀察著一個幾根翠竹樣子的玉雕擺件,綠瑩瑩的顏色,就像樹木一樣碧翠的顏色,看著很喜人。

「小姑娘,眼力真不錯啊!我告訴你,這可是翡翠碧竹,清朝時候的東西,慈禧老佛爺對它的喜愛,一點也不比那翡翠白菜、翡翠西瓜差1攤主立即開始熱情介紹道。

「你說這是慈禧用過的東西,有什麼證據?」柳絮好奇反問。

這玉雕擺件還真像翡翠做的,東西乍一眼看起來還可以,帶有古樸的神韻,但比起她在韓孔雀的那些收藏中看到的,明清時期的翡翠製品是大大不如,根本不是宮廷作風,這攤主明顯是在忽悠看似不懂行的她罷了!

「當然有證據了,你看這裡,有老佛爺的名字,看到沒有,不是慈禧用的東西,誰敢在這上刻這名字啊1柳絮一問,攤主立即來勁了,手指著竹子玉雕擺件的木托說道。

看柳絮停下,韓孔雀和秦明月也一快蹲下,仔細查看,不過韓孔雀和秦明月都沒有出聲,想看柳絮怎麼說。

柳絮仔細看了下,那上面還真刻著幾個繁體字,柳絮認得,那是慈禧御用四字。

「呵呵,大叔,你就別忽悠我不懂行,我是學考古的,若我沒記錯,古代宮廷用品從不會這麼寫銘記。」柳絮搖著頭,一臉認真的道。

柳絮這一出口,直接驚到了韓孔雀和柳絮,看攤主的面相,最多也就是三十多歲,比柳絮根本大不了幾歲,而現在,柳絮居然開口叫大叔。

兩個人看著柳絮,柳絮此時的表情,還真有資格叫攤主大叔。

還沒等攤販做出反應,柳絮接著道:「大叔,你這東西,我若沒猜錯的話,這件玉雕原料根本不是真翡翠,應該是南陽翠吧1

在柳絮的超強記憶之下,需要基礎知識鑒定的東西,根本不在話下,她一眼看出這東西,和她見過的翡翠材質不同,雖然材料應該也是一種玉石,但肯定比翡翠差多了。

她想了一下,大致猜到這玉雕的原料,南陽翠又叫獨山玉,是南陽獨山的產物,也是硬玉,和翡翠很像,但是價格就差遠了。

如果是以前,她也許還不能分辨,但跟著韓孔雀在海底見過那種綠的純粹的海底玉之後,她對獨山玉等其他玉石,都很了解。

無意間,柳絮的視線掃過一個地方,在片刻的愣神之後,隨後她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這讓一直注視著她的韓孔雀,眼睛也是一亮。

「怎麼可能,小姑娘,你看清楚,著綠的多麼漂亮?怎麼可能是南陽翠?」攤主道。

「這是有人故意把它做的像翡翠,南陽翠本身和翡翠就很像,稍微加工一下一般的人看不出來1微垂首,視線轉移,柳絮道。

柳絮說的很肯定,最近她研究過南陽玉的資料,南陽翠也是硬玉,和翡翠硬度差不多,加上色彩和翡翠很像,一些黑心的商家就利用這些特點造假,來賺取暴利,古玩市場暴利,多得是不法分子,贗品漫天,這一點她從韓孔雀那裡知道的很清楚。

「大叔,你說個實在價格,合適我就買下,回頭放室里當擺設。」經過了幾次打擊,柳絮也學聰明了,她畢竟跟著韓孔雀淘過幾次寶,此時想起來,也知道了一些撿漏的套路,所以她沒有在浪費口舌,直接問價。

「一看小姑娘你就是個行家,我也不多要,三千,只要三千塊你就可以拿走,要知道這就算不是翡翠,三千這個價格也不高。」攤主道。

「大叔,你可不實誠,我看兩百都是多的,次品南陽翠,你敢要三千?你怎麼不要三千萬來著!合著欺負我面嫩,不懂行是吧1柳絮做出氣憤的樣子。

她的樣子實在是具有迷惑性,柳絮的臉本來就柔嫩如初生嬰兒,這段時間經過整體強化,柳絮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

此時的柳絮,只要不流露出成熟少婦的那絲風情,任誰都不會想到,她已經二十七歲,如果說她十七歲,絕對有人相信,反而說她快三十了,一定不會有人相信,而騙人,柳絮可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看到柳絮裝嫩,韓孔雀和秦明月全都在偷笑,不過,這麼好看的場面可不多見,所以兩個人只在一邊看熱鬧,並不說話,看柳絮表演。

等那個攤主在思索的時刻,柳絮再次道:「兩百二,我多加二十元錢,你要賣我就拿走。1

「嗨,小姑奶奶,兩百二真的不行,兩百二我真賠死了,您再多出點,一千?」

看著柳絮搖頭,攤主咬牙道:「小姑娘,六百,六百我虧本大甩賣,您趕緊拿走,省的我心疼1

「兩百七1柳絮對價錢咬得很緊。

「小姑奶奶,就是南陽翠也是玉石,你看這雕工,兩百七真的太少了,您再加一點兒,給我個路費,五百怎樣?我虧大發了1攤主立即做出一副割肉般的申請,眼珠子卻轉了轉,偷偷的看了一眼柳絮。未完待續。。R7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