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六十章那時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行了,還是韓孔雀比較無恥。」秦明月道。 柳絮大笑起來:「看來只要是了解韓孔雀的人,都知道他是無恥的,所以,韓孔雀,以後我說你無恥,你也不用抱怨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是老婆們...

「秦明月在懷疑我的能力,她說以後我們四個人大被同眠,我能不能伺候的了你們三個,讓你們都滿足,如果不能滿足你們,她自己就要用手解決。」韓孔雀起身攬著柳絮的腰,用秦明月能夠聽到的聲音道。

「大被同眠?四個人?伺候三個?」柳絮一愣,沒有反應過來。

韓孔雀壞笑著道:「秦明月比你想象的還要豪放,她在跟我討論怎麼破身,用什麼姿勢,要不要用手試試,測試好了,是一下捅破,還是慢慢的細心的,做到無痛破處。」

「我是小看了你的無恥程度。」秦明月磨著牙道。

韓孔雀抱著柳絮繼續道:「剛才秦明月勾引我來著,還說她吹簫的本事怎麼厲害,怎麼好,還一定要讓我多試試。」

「算了,你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秦明月頭一低,快步向外走去。

韓孔雀和柳絮面面相覷,柳絮狠狠的踢了韓孔雀一腳,快步跟了上去。

韓孔雀摸了摸腦袋,苦笑起來,原來他跟秦明月在一起都是毫無顧忌的,就算說的再**,都沒有關係,韓孔雀不知道今天秦明月是怎麼了。

走在外面的街道上,秦明月慢慢的平靜下來,看著柳絮跟了上來,秦明月苦笑道:「我是不是太矯情了?」

「怎麼這麼說?」柳絮迎合風,理順了自己的長發道。

秦明月看著柳絮,柳絮那一瞬間的風情。實在是太美了:「跟著你,應該帶著照相機的,那樣才能隨時都能撲捉到你的美。」

「什麼跟什麼?」柳絮好笑的道。

秦明月苦惱的道:「我是說,你比我漂亮多少,所以沒必要為了我,害自己有了心魔。」

柳絮搖頭道:「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經歷了生死關,我肯定不會為你和周美人考慮,那個時候的我,也是自私的。

但在我自己沒有信心活下去的時候。自然要找點精神寄託。所以當時遇到周美人之後,就讓韓孔雀拖住了她,直到我順利生下孩子,周美人才離開。

之所以轉變那麼大。那是因為。在那個時候。我自己許下了心愿,如果老天讓我活了下來,我就不能在那名自私。一定要讓身邊的人都幸福。

周美人的幸福是韓孔雀,韓孔雀的幸福也少不了周美人,我的幸福就是讓韓孔雀幸福,而你秦明月,你的幸福是什麼?」

「如果我也說是韓孔雀呢?你真捨得給我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秦明月苦笑著道。

柳絮笑著道:「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三個都可以獲得一個完整的韓孔雀,因為,他確實實力很強,完全可以一次伺候我們三個。」

「一次伺候我們三個?」秦明月無意識的重複道。

「對,如果不信,可以試試,比你想象的要厲害的多。」柳絮看著臉色慢慢變紅的秦明月,壞笑著道。

秦明月也撫了撫長發,讓披散的長發遮住了面相韓孔雀的一面,本來十分害羞,不過看柳絮壞笑的樣子,秦明月不服輸的性格再次發作:「真的那麼厲害?」

柳絮一愣,看著秦明月漲的通紅的臉,柳絮忍著笑道:「很厲害,如果你想,他可以折騰你一晚上,不過,我想你不會想要那麼做的。」

「一晚上,還是三分鐘?不是說男人是床上小旋風,辦事三分鐘嗎?」。秦明月被勾起了好奇心,所以也不害羞了。

「你這個腐女,還真是比我還要豪放。」柳絮失笑道。

「好了,給了韓孔雀一點顏色,心理好受多了,柳絮,你不用為我著想,要不然我過得就太過悲慘了,那樣,我們以後在網上遇到了,就沒法跟原來一樣無話不談了。」秦明月挺直了身體,踩著腳下的高跟,快步向前走去。

柳絮緊跟著秦明月,兩個大美女走在一起,給韓孔雀留下兩個優美的背影。

雖然能夠聽清兩個人的談話,但韓孔雀可沒有腦殘到湊上去跟她們討論,所以,只能在後面看著她們。

這個時間街上已經沒有多少人,在街上走了一會,三個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秦明月停下腳步道:「你們打算去哪?不介意送我去酒店吧?今天真是累死了。」

柳絮道:「反正今天跟你說開了,我希望你能夠幸福,不管你的選擇是什麼。」

秦明月苦笑道:「我真沒有給人做小三的準備。」

柳絮認真的道:「韓孔雀不知道是為了誰,在海外自己建立了一個獨立王國,在那裡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皇帝,法律也可以自己頒布,所以,他想要娶幾個老婆,都沒有人能夠管到他,如果你跟了他,也不會是小三,而是真正的夫人。」

「我們可以這樣自欺欺人,但我沒有自信也讓我的父母相信這個。」秦明月回頭看了一眼韓孔雀道。

柳絮道:「我不勉強你,但人生太過漫長,每一個人都有愚蠢透頂的時候,所以,每一個人也應該有一次被原諒的權利,秦明月只要你過得幸福,我就當做你原諒我了,如果你不幸福,我就會認為,你是在報復我。」

秦明月看著柳絮,頓時煩躁起來,她用手使勁扶著長發,道:「真是瘋了,韓孔雀那個死傢伙有什麼好的?我們為什麼在這裡談論他?他要有本事,就在你不知道的時候上了我,只要我肯為了他放下一切,其他都不是問題,這樣行了吧?真是瘋女人。」

聽到秦明月強悍的話語,柳絮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撲哧一下笑出聲:「這十分符合韓孔雀告訴我的秦明月的性格,怪不得他能夠跟你做那麼長時間的朋友。如果你長得平凡點,你就真的可以做韓孔雀的萬年好哥們。」

「說我是女漢子就直說,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秦明月抬頭挺胸道。

「你真的會吹簫?」看著氣勢十足的秦明月,柳絮壞笑著道。

一聽這話,秦明月的胸膛頓時塌了下來:「無恥的韓孔雀,早就告訴他不要告訴別人了,還說。」

「真會吹?」柳絮好奇的問道。

秦明月轉身抓住柳絮的兩腮,使勁捏了一把道:「真會吹,難道這也犯罪嗎?還有,我小時候學習吹簫的時候。吹簫還只是單純的吹簫。並沒有現在那麼齷齪的說法。」

「知道,那時候龜還是吉祥物,2B還是一種鉛筆,碉堡還是防禦建築。那時候雞還是種家禽。那時香蕉只是用來吃的。當然,貌似現在也是。」柳絮笑著道。

秦明月湊到柳絮跟前,道:「木耳還只是一個菜?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這也不用想歪?」

柳絮一愣,她還真是有點不適應秦明月的這種變化,明明臉會紅,卻能夠說出讓她自己更加臉紅的話,不過,這樣的秦明月好像更可愛。

但要說到那時候的事情,柳絮知道的可就太多了,而且她一個少婦,如果說不過一個雛,不是太丟臉了嗎?

所以柳絮笑著道:「我還知道,那一年,倉井空還是處女。那一年,瑪利亞還姓聖母。那一年,冠希還沒有相機。那一年,李剛還沒有兒子。

那一年,鳳姐只是個傳說。那一年,我只信佛教不信春哥。那一年,芙蓉也不是咱們姐。那一年,躲貓貓還不會死人。那一年,喝奶粉不會有三氯氰胺。那一年,人們還不知道浮雲。那一年,世間也看不到神獸。

那一年,媽媽不會喊你回家吃飯。那一年,鋤頭不是用來挖牆角的。那一年,企鵝不是qq。那一年,犀利也不是咱哥。」

韓孔雀聽兩個女人說話終於正常點了,所以也湊了上來,道:「那一年,師太不會和和尚搶老道。那一年,人們也不會蛋疼。那一年,拜月神教我只覺得是苗族。

那一年,人們還不會偷菜。那一年,我們還不會打醬油。那一年,買速食麵還有調料。那一年,杯具只是用來沖茶。那一年,還沒有各種各樣的門。那一年,泡妞還不用鈔票。那一年,天上人間只是個電視劇。那一年,還沒有什麼潛規則。

那一年,樓房是用來住的。那一年,車子是用來開的。那一年,小日本還叫鬼子。那一年,小韓國還叫棒子。那一年,哥還不會灌水。那一年,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動作片。那一年,老師還不穿絲襪。那一年,四、川也沒有地震。

那一年,梁山伯還沒搞上朱麗葉。那一年,奧巴馬也不認識夏雨荷。那一年,男生看到帥哥想的不是攻受問題。那一年,姐就是潛水,就是路過不回帖。

那一年,沒房子也可以結婚。那一年,肚子大了知道是誰的。那一年,扶老奶奶不用擔心被告。那一年,我們還相信真情。那一年,我們還不知道什麼是腐女。那一年,豬肉還都是白菜價。那一年,吳譯靈還是楊松的。那一年」

「行了,還是韓孔雀比較無恥。」秦明月道。

柳絮大笑起來:「看來只要是了解韓孔雀的人,都知道他是無恥的,所以,韓孔雀,以後我說你無恥,你也不用抱怨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是老婆們的眼睛是雪亮的吧?」韓孔雀沖著兩女眨巴著眼睛道,其實他也沒說錯,了解韓孔雀這一面的,都是跟他關係很親近的女人,其他人是沒有機會了解這樣的韓孔雀的。

柳絮很直接的道:「無恥。」

秦明月則有點尷尬的轉移話題,所以開口道:「那一年,小三隻是隔壁鄰居家小孩的名字。」

韓孔雀和柳絮頓時無語,不過他們都知道,秦明月此時應該十分糾結,要不然不會直接蹦出一個小三來。

柳絮有點無奈的道:「那一年,還沒有這麼多年紀輕輕的奶奶。」

韓孔雀則比較了解秦明月,為了不讓她太過尷尬,所以他只能繼續無恥下去:「那一年,楊過還沒有上過他姑姑。那一年,段正淳不會對他兒子說玩你妹埃」

兩個女人全都有點傻眼,不過論嘴硬,還是秦明月,所以她快速接道:「那一年,姐吃的是飯,不是寂寞。那一年,姐走的是路,不是孤獨。那一年,教授還不是叫獸。」

韓孔雀一愣,他也不是獸啊!所以韓孔雀道:「那一年,太陽還不叫日。那一年,領導不會寫日記。那一年,喊年輕女性一句小姐很正常。」

看到秦明月終於張口說不出話,韓孔雀得意的笑了起來,看不過的柳絮道:「那一年,還沒有很傻很天真。那一年,百度還不叫度娘。那一年,曾哥還不是曾哥。那一年,還沒有人對著恐龍喊美女。那一年,鴨梨還沒有這麼大。那一年,心思也沒有這麼複雜。」

說完,三個人全都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秦明月有點意興珊闌的道:「我們三個在這裡說這個,是不是太無聊了?」

柳絮看了看錶道:「現在四點多了,走,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

韓孔雀疑惑的看著柳絮道:「你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標準的一個宅女,你知道羊城的街道怎麼走嗎?」。

「小看我了吧?如果沒有那點本事,在城市之中作戰,那不是找死?」柳絮得意的道。

「柳姐,你真是特殊部隊出身啊?」秦明月好奇的問道。

柳絮點頭道:「我是標準的特工,所以,如果喜歡韓孔雀,就不要想太多,昨天晚上你應該覺察了,認識韓孔雀,現在就意味著危險,因為你是韓孔雀唯一一個相交了六年的女朋友,所以,就算你說跟韓孔雀關係一般,也沒有人會相信的。」

「對了,你不說我還忘了,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秦明月一邊走一邊拉著柳絮問道。

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昨天晚上跟我的老上司見面了,見面的地方就是模特大賽的現常」

秦明月一愣,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有點奇怪,那種失落的樣子,就算柳絮是女人,也看的一陣心憐。

「你不要多想,這次見面可不是事先約定的,所以韓孔雀並不是為了去見人而不得以見你。」柳絮安慰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