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四十九章佔便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能夠確定。」韓孔雀笑著加快速度,想著遠處一處燈火通明的地方跑去。 「說說你怎麼確定的,我十分好奇。」柳絮略帶撒嬌的搖晃著韓孔雀的手臂道。 韓孔雀是真被驚嚇到了:「柳絮,你還能給我多少驚...

「你不會就是在這方面佔了便宜,所以說比秦明月彈琴彈的好吧?我雖然不熟悉廣陵散,也不會彈,但我還是知道,這是一首古代少有的慷慨激昂的曲子,十分適合男子彈奏。」柳絮好笑的道。

《廣陵散》,又名《廣陵止息》,它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中國音樂史上非常著名的古琴曲,是中國著名十大古琴曲之一。

今存的《廣陵散》曲譜,最早見於明代朱權編印的《神奇秘譜》,譜中有關於「刺韓」、「衝冠」、「發怒」、「報劍」等內容的分段小標題,所以古來琴曲家即把《廣陵散》與《聶政刺俠累》看作是異名同曲。

據趙西堯等著《三國文化概覽》的描述,《廣陵散》樂譜全曲共有四十五個樂段,分開指、小序、大序、正聲、亂聲、後序六個部分。

正聲以前主要是表現對聶政不幸命運的同情;正聲之後則表現對聶政壯烈事的歌頌與讚揚。

正聲是樂曲的主體部分,著重表現了聶政從怨恨到憤慨的感情發展過程,深刻地刻劃了他不畏強暴、寧死不屈的復仇意志。

全曲始終貫穿著兩個主題音調的交織、起伏和發展、變化,《廣陵散》的旋律激昂、慷慨,它是我國現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殺伐戰鬥氣氛的樂曲,直接表達了為父報仇的精神。

或許嵇康也正是看到了《廣陵散》的這種反抗精神與戰鬥意志,才如此酷愛《廣陵散》並對之產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這麼一首充滿男兒氣概的琴曲,女人要想彈出境界還真是很難。

韓孔雀看著帶著點淘氣眼神的韓孔雀,感覺十分新鮮,他還是第一次簡單這麼小女兒態的柳絮。

「我們還真是夫妻,自從秦明月被我嘲笑過一次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吹過蕭。」韓孔雀自然看出柳絮笑的是什麼了。

柳絮笑著道:「現在的人都太不純潔了,**居然也不能說了。」

韓孔雀笑眯眯的道:「我們家柳絮也不純潔了。」

「孩子都生了,還純潔,別人不會說我變態嗎?」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

韓孔雀擁著柳絮走在街道上,清風出來,感覺十分愜意。

「我們就這樣在街道上亂晃?」柳絮問道。

韓孔雀看著不時走過的幾個行人,而最多的是公交車,這個時間,城市之中行駛的私家車也不多了,只有定時行駛過的公交車還在。

「要不然我們做公交圍繞著羊城轉一圈?」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你電視看多了吧?這個時間公交車上的人肯定不會少。」

「你怎麼知道?我看電視中的男女主人公,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坐在無人的公交車上,還是很浪漫的。」韓孔雀道。

柳絮好笑的道:「那可能是國外,如果在國內,沒人了公交司機也是會下班的,再說,就算公交司機不偷懶,黑漆漆的公交車上有什麼浪漫的?」

「想要浪漫啊?」韓孔雀道。

柳絮道:「那是自然,總不能結了婚,生了孩子,就不需要浪漫了吧?」

韓孔雀笑著道:「對,結婚可不能成為愛情的墳墓,讓我想想,怎麼才能給柳美人一個難忘的記憶。」

「如果真想浪漫,就回家給我彈琴吧!要不然,找來秦明月,讓她給你吹個蕭。」柳絮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神采。

「你這個女人這是在魅惑我嗎?不過,毒蛇美人的柳絮,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今天我看到了不同風情的柳絮呢1韓孔雀好笑的看著柳絮道。

柳絮點頭道:「剛才我就說了,我吃錯了。」

韓孔雀笑著道:「不要吃醋了,看,浪漫來了。」

韓孔雀剛說完,走在前面的柳絮,就被推了一下,剛開始她還以為是韓孔雀,可等到她感覺不對,回過頭時,頓時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感受著透骨的涼意,還一會兒,柳絮才道:「你弄出來的冰?」

看著眼前剛剛及肩的一匹晶瑩剔透的小馬,柳絮再怎麼驚訝也不為過。

韓孔雀控制水分,形成了一匹水馬,接著改變水分子的分佈,讓水結冰,雖然說著簡單,這對韓孔雀的控制力可是一個挑戰,控水和控冰,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

不過,在韓孔雀控水能力越來越強的此刻,讓水分形成水蒸氣,或者控制水分子的排列,都不在是問題。

給元遁一的視頻當中,他只顯現了水化為冰的能力,而沒有透露水瞬間化為水蒸氣的一幕,這個能力,也肯定是不弱的。

摸著冰涼的小馬,柳絮道:「這就是你說的浪漫?雖然這匹小馬很漂亮,但這跟浪漫也不搭邊啊1

韓孔雀走進柳絮,在柳絮的驚叫聲中,一下抱起了她,接著,柳絮就感覺自己好像是在騰雲駕霧。

「啊!1柳絮驚叫出聲。

看著兩側的路燈飛快的向後倒退,柳絮終於知道,她跟韓孔雀已經騎在了馬上。

柳絮畢竟不同,她只是吃驚了一下,就反應了過來,感受著身下白馬的柔軟,並沒有剛開始摸著馬頭時冰涼的感覺,反而有點像是坐在了水床上。

看著眼前的馬鬃,柳絮好奇的伸出手,摸了一下,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

「還是一匹白馬?」柳絮驚訝的看著身下快速奔跑的白馬道。

韓孔雀笑著道:「怎麼樣,在城市之中策馬飛奔的此刻,你感覺到韓孔雀的浪漫了嗎?」

柳絮狡黠的一笑道:「我此時在想,我騎的是白馬,還是韓孔雀。」

「都可以,我們兩個都可以讓你騎。」韓孔雀壞笑著道。

柳絮一皺眉道:「我怎麼聽著這麼奇怪?」

「奇怪嗎?如果說我騎你,感覺會有點奇怪,我讓你騎奇怪什麼?不管是白馬王子還是白馬,都是讓公主,不對,現在是皇后騎的。」韓孔雀嘿嘿笑著道。

柳絮知道韓孔雀在占自己便宜,不過這種事情,女人怎麼說都是吃虧的,所以她直接道:「騎白馬的並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我還是第一次發現,韓孔雀也有做唐僧的潛質。」

「我可不做和尚,就算做和尚,也不做唐僧。」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看著身下的白馬,道:「控制著這樣的一匹白馬,很辛苦吧?」

韓孔雀一笑道:「只是控制了這麼點冰,並不辛苦,只不過是有點不適應,幸虧我腦子反應的快,能夠精準的控制下面的四條腿,要不然,很可能要摔一跤。」

「所以說,此時騎的應該是韓孔雀。」柳絮笑著道。

韓孔雀也笑了:「少婦跟少女還真是不同,如果是少女,是肯定不會說這種話的。」

「我是看這裡沒人,如果有人,我要這麼說,恐怕韓孔雀就要不高興了。」柳絮雖然騎在馬上,坐在韓孔雀懷中,不過她也沒忘了四下觀察,畢竟韓孔雀的異能,是不能暴露在普通人面前的。

韓孔雀自然看到了柳絮的動作,所以他道:「不要擔心,周圍三百米是沒有人的,有人時我會避讓的,還有,就算有人看到,也以為我們騎的是白馬,不會認為這是一匹冰馬。」

柳絮道:「那我就放心了,不過,你這是打算帶我去哪?」

韓孔雀笑著道:「一個你想要去而沒有去過的地方。」

「你確定我沒有去過?」柳絮好笑的道。

韓孔雀認真看了柳絮一眼,道:「恐怕從出了咖啡館你就在想我要帶你去哪裡了吧?既然想出來了,那我們現在就去。」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怎麼確定我真的沒去過。」

「我就是能夠確定。」韓孔雀笑著加快速度,想著遠處一處燈火通明的地方跑去。

「說說你怎麼確定的,我十分好奇。」柳絮略帶撒嬌的搖晃著韓孔雀的手臂道。

韓孔雀是真被驚嚇到了:「柳絮,你還能給我多少驚奇?今天晚上真是值了,我看到了柳絮不同以往的另外一面。」

「快說,要不然我可要掐你了,這可是女人的專利。」柳絮惡狠狠的對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作為潑婦的一面嗎?好了好了,我投降。」

感覺柳絮真的要掐他的腰了,韓孔雀趕忙投降,看著柳絮有點不好意思,韓孔雀抱著柳絮再次加速,讓柳絮說不出話來。

「知道男人為什麼都想去夜店嗎?就是因為那裡的氣氛,只要去哪裡的人,都是有心理準備的,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都想要尋找一夜*的機會,所以在那裡,不管男女,都會很容易達成自己的目的。」韓孔雀笑著對柳絮解釋道。

柳絮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道:「你不會說去舞廳跳舞的男女們,都是為了這樣的目的去的吧?」

韓孔雀笑著道:「女人穿著超短裙,男人圍著她們,你說是為了什麼?雖然不如夜店那麼直接,但對一些少男少女,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去那裡的女人,都是為了讓男人佔便宜的?你是這個意思吧?」柳絮道。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