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四十八章吹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藏的。 現在韓孔雀手裡有什麼東西? 幾個月之前,他們就收到準確消息,韓孔雀在神龍號上有一些列製造工廠,後來知道。韓孔雀意外收服了一群人在製造太空梭。而現在神龍號在南海。那邊可沒有發現...

元遁一感嘆道:「還是柳絮的眼光好啊,這麼一條大魚,居然被她釣上了。」

「大哥的眼光也很不錯,柳絮這麼優秀的女子,居然也能夠被你挑選出來。」元遁初十分佩服的對元遁一道。

元遁一面現得色的道:「沒辦法,我也就這麼點本事了,其實,以柳絮跟我們的關係,也許我們也能做柳絮的娘家人,到時候,沒準我們還能多得一些好處。」

「大哥,我發現你更無恥了。」元遁初道。

元遁一白了一眼元遁初道:「有嗎?我可不如你無恥,如果你還有臉,你就去跟韓孔雀單挑。」

「我靠,你是我大哥嗎?讓我跟那個怪我單挑?我還不如去跟他帶著的那群陰兵單挑呢1元遁初翻著白眼道。

過了好一會兒,元遁初再次道:「大哥,你說柳絮知不知道,韓孔雀隨身帶著上萬陰兵?」

元遁一愣了一下,立即道:「這是重點嗎?你應該知道剛來羊城時,波香卡帶領的那隊苗族衛隊吧?」

「你是說帶著腰刀的那群女兵?」元遁初道。

元遁一道:「對,就是這批女兵,那是波香卡的親衛,是她本族的嫡系精銳,進入羊城之後,那批衛隊就出現了一次,從此之後,只有一些很私密的地方,有一些女衛士守護,其他人一個都沒見,難道你猜不到她們去了哪裡?」

「不會也被韓孔雀那個傢伙,裝進了那個空間隨身帶著吧?」元遁初後知後覺的道。

元遁一苦笑道:「我聽宮薔薇說過。有一次柳絮無意之中嘲笑了韓孔雀一句話,讓我的記憶很深刻,柳絮當時是這麼說的,她說韓孔雀就是屬老鼠的,弄到什麼東西,都喜歡藏起來,你說,韓孔雀會把東西藏到哪裡?」

「什麼地方都不如隨身帶著的空間隱秘啊1元遁初道。

元遁一看向元遁初,兩個人的眼中,再次出現了驚懼。要知道韓孔雀可不是只收藏古董。他可是什麼東西都喜歡收藏的。

現在韓孔雀手裡有什麼東西?

幾個月之前,他們就收到準確消息,韓孔雀在神龍號上有一些列製造工廠,後來知道。韓孔雀意外收服了一群人在製造太空梭。而現在神龍號在南海。那邊可沒有發現神龍號上那個龐然大物。

既然那架製造出來的太空梭是真實存在的,那麼它現在在哪裡?

以韓孔雀的習慣,韓孔雀收進了他的那個空間之中。有了飛機,核彈他也不缺啊!

到了此時,元家兩兄弟才真的恨起了撒旦,那個傢伙可是留給了韓孔雀四艘颱風級核潛艇,那四艘核潛艇中的核彈頭可不少,如果韓孔雀這個瘋子,把這些彈頭裝進了自己的隨身空間,那是什麼情況?

剛才元遁初還想用核彈攻擊韓孔雀,而現在,他們是真的害怕了,如果韓孔雀被惹急了,他是絕對有本事直接滅了他們。

到了元遁一兄弟這種程度,他們才知道,韓孔雀這樣的人是多麼可怕,他們要用一枚導彈,也要上報申請,而韓孔雀,可不需要對誰負責,也不用申請,這樣的一個人,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起的。

到了現在,兩兄弟對視了一眼,元遁初忍不住道:「也許是我們自己嚇唬自己。」

「他的那個空間之中雖然充滿了水分,但有了珊瑚,就出現了陸地,而且現在的陸地還在不停的增長,這絕對不是我們自己嚇自己,韓孔雀確實很危險,這一點,我們已經證明了。」

「證明了?你真的有事情瞞著我?」元遁初瞪著元遁一道。

元遁一道:「隱瞞什麼?撒旦怎麼被韓孔雀抓住的你不知道?當時有人意外捲入了這次事件,就是那兩個人證實了,韓孔雀的空間面積很大。

還有,韓孔雀現在暴露出來的實力,已經很強了,撒旦手下的不少異能者,直接被韓孔雀的手下,用大口徑手槍,逼得沒辦法,最後被韓孔雀運用水流,捲入了他的那個空間,他們,應該是被韓孔雀全部生擒活捉了。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些,撒旦和波香卡,都對控制人有很強烈的慾望,如果你們之中有人被韓孔雀抓住了,就絕對不能在信任。」

元遁初想到被韓孔雀抓住之後的後果,立即打了個寒顫:「這方面你們情報部門一定要重視,本來撒旦那個傢伙就十分熱衷於克隆人,這已經夠讓我們頭疼的了,現在還要預防韓孔雀的偷襲,這還讓我們活動嗎?」。

「現在撒旦和波香卡的一切,都被韓孔雀接收了,以後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絕對不能張揚,撒旦的手段你應該清楚,如果被韓孔雀抓住了,他肯定會在你的腦袋之中裝上點東西。」元遁一認真的道。

元遁初神情有點僵硬的道:「他們的技術真的達到了那種程度?」

元遁一鄭重的道:「撒旦這邊我們沒有獲得多少情報,不過,幾年前,美國那邊曾經報道過一次,那是一家實驗室中做的控制實驗。

實驗對象是一隻小白鼠,這隻小白鼠的腦袋之中,被安放進了一枚控制晶元,之後,這隻小白鼠就可以被實驗人員,利用電腦控制,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動作。

可以說,被人控制了的那隻小白鼠,完全可以當做人來使用,如果把小白鼠變成人,那會是什麼後果?當時報道之中的播報員說的很直接,如果在戰爭當中,敵方將領被捉住,腦袋之中安放了控制晶元,會是什麼後果?」

「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這還是我們熟悉的那個地球嗎?我看那些瘋狂科學家,都應該投放到火星上去。地球已經容不下他們了。」元遁初惡狠狠的道。

元遁一苦笑道:「這百多年的發展,卻是有點超乎我們的想象,不過,處在這個大變革的時代,也不只是壞事,就像這次的收穫,不管韓孔雀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們兄弟兩個再活個幾十年完全沒有問題,只要這一點能夠保證,其他。我們管不了多少。」

「說的也對。只要我們兄弟活著就好,不過,要想活的更好,是不是需要抱一抱大腿?」元遁初的神情變得有點猥瑣。

元遁一也笑了。而且笑的跟元遁初一樣:「這還用你說。剛才我已經在考慮了。這個明天就能看到效果,到時候,韓孔雀會感激我的。」

說著元遁一嘿嘿笑了起來。元遁初看著他的樣子,感激心安了不少,要比無恥,還是元遁一這個傢伙更厲害,要知道這個傢伙就無恥起來可是沒有下限的。

不說猥瑣的元家兩兄弟,此時的韓孔雀和柳絮,正走在夜晚的羊城街道上。

「韓孔雀,這段日子你瞞著我做了什麼?」柳絮幽幽的開口道。

看著路燈閃爍的街道,看著遠處樓房上的霓虹,還有道路正中的車輛,韓孔雀的神情有點恍惚,這樣漫步在城市街道之中的情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過了。

韓孔雀聽到了柳絮的幽怨,所以韓孔雀收回目光,落在了近在咫尺的妻子身上,看著潔白如玉的臉龐,看著如雲的黑髮,韓孔雀緊了緊手臂,把柳絮抱進自己的懷中。

「我從來沒有想對你隱瞞什麼,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難道你認為我們之間,還需要其他的東西摻雜嗎?」。韓孔雀淡淡的道。

柳絮有點不安的撫了撫頭髮,她稍微側了一下身子,抬頭向上看著韓孔雀的側臉道:「我知道,但我就是感覺不安。」

「現在不用了,你應該知道,元遁一是聰明人,經過了今天晚上,他應該知道怎麼做了,我們已經不是原來的弱者,此時此刻,我們可以不受任何人擺弄。

我們的命運,可以完全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不用害怕任何人的威脅。」韓孔雀稍微低了一下頭,跟柳絮那一對美眸對視著道。

柳絮有點失神:「真的可以嗎?」。

感受到了韓孔雀的自信,柳絮嚴重的擔憂慢慢的變成了愛意,這就是她愛的男子,一個從來都不知道畏懼,但又十分小心謹慎、狡猾如狐、從來都是未雨綢繆的如同狐狸一樣的老虎。

「你不相信我?」韓孔雀的嘴角帶上了一絲壞笑。

看到韓孔雀的那絲笑容,柳絮潔白的臉蛋上,慢慢的染上了一層紅霞:「我信任你。」

「柳絮,我在努力,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我都想知道,你喜歡的我也會喜歡,你不喜歡的,我也不會喜歡,周美人能夠從我這裡得到的一切,你也可以得到。」韓孔雀認真的道。

柳絮的腦袋靠近韓孔雀的心臟,好一會沒有說話,就這麼默默的聆聽著韓孔雀的心跳聲。

「我們認識的時間太短了,所以我才會有點不安,以後不會了。」柳絮道。

韓孔雀的一隻手摸上了柳絮的下巴,把她的的頭抬起來,再次看著那對如同會說話的眼睛,韓孔雀道:「我能夠感受到柳絮的想法,所以,請相信我。」

「我聽到了韓孔雀的心跳,所以我相信你。」柳絮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柳絮是一個痛快果斷的美女,所以並不用糾結時間的問題,因為,周美人跟我相處的時間,並不比你長多少。」

「那麼說,對我最大的威脅還是秦明月了?」柳絮的心情好了不少,所以眼中的不安已經消失,而且快速還上了一絲狡黠。

「你也太不厚道了。」韓孔雀無奈的道。

柳絮掙脫韓孔雀的懷抱,故意邁出沉重的步伐,還嘆了幾口氣,表現出她的心情十分沉重:「我不是不厚道,而是在嫉妒,我嫉妒你跟秦明月,那種相處時表現出來的相濡以沫。」

「相濡以沫?有點誇張了吧?雖然我跟秦明月認識的時間很長,但兩個人碰在一起的時候並不多,雖然我們兩個人能夠沒有任何禁忌的開玩笑,但從來沒有過**,雖然兩個人相處時很輕鬆,但連手都沒碰過的兩個人,也能夠擦出燦爛的火花?」韓孔雀好笑的道。

柳絮看著韓孔雀說到秦明月時,那股隨意的樣子,她的表情更加沉重了:「還說你們的關係不好,一個能夠讓男人輕鬆的女人,對男人的重要不言而喻。」

「好吧!我很喜歡秦明月,但我們是一種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係,也可以說是一種超脫了男女感情的超友誼,這樣說你滿意了吧?」韓孔雀也無奈了。

柳絮笑著道:「我是蠢女人嗎?這我當然看出來了,你們就是高山流水的關係,是伯牙子期的關係,但也可以說廣陵散的關係,琴瑟和鳴,琴簫合奏,聽說韓孔雀喜歡吹簫?」

「聽誰說的?秦明月?哈哈,笑死我了,我偷偷的告訴你,其實我更加喜歡彈琴,而秦明月吹簫要比我更好。」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在夜晚十一點的城市之中,顯得更加豪放。

柳絮的神情變得無比奇怪:「你的意思是說,秦明月吹簫比你要好,而你彈琴比秦明月要好?不是吹牛吧?我可是聽過秦明月彈琴,那種水準,可不是誰都能夠彈奏的出來的。」

韓孔雀好奇的道:「能夠得到你這麼高的評價,秦明月應該是拿出真功夫了,不過,你應該知道,廣陵散古譜是大型琴曲,所以,我這裡才是正宗。」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這我當然知道,現代所謂琴蕭合奏,是小說中曲陽和劉正風所創,並無此曲,而且廣陵散早已失傳,影視劇里的都是後來編的而已,但,秦明月那麼一個明媚的女子,真的會吹簫?」

韓孔雀也白了柳絮一眼道:「秦明月雖然學的是導演,但表演她也沒有落下,她的藝術功底,可不是現在那些連高中都沒有上過的年輕演員能夠相比的。

所以,對秦明月的演奏水平,你一點也不用懷疑,這種東西也是需要天賦的,不管我怎麼吹,就是吹不出她的那種感覺,但是,廣陵散是用琴音來表達,卻又不是你們女子能夠完全演繹出來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