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四十七章怪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意學,這才造成了這套刀法的失傳,沒想到韓孔雀居然這麼大方,直接送了我們一套刀法。」         「但韓孔雀這套刀法是從哪裡得來...

?

        日本作為一個物資潰乏的島國,盔甲多為皮甲,甚至都用不上甲,刀刃基本都是直接砍在肉上了,所以對刀身的硬度也就小了,可以儘可能的追求鋒利。         所以兩者的優勢很明顯,唐刀不止是鋒利而且還有足夠的硬度,而日本刀則只追求鋒利,所以,日本刀也許比唐刀更加鋒利,但兩者在武者手中對抗,日本刀明顯處於劣勢。         就是因為這麼明顯的特徵,所以元遁一和元遁初才能一眼看出兩者的不同,而現在韓孔雀身邊的那些陰兵,使用的全是橫刀和障刀,既然都屬於唐刀,那麼韓孔雀使用的刀法,難道會是唐代以後的刀法?         「這真的是說唐代的刀法?真正起源於唐代戰陣之中的殺敵刀法?」元遁初這次是真驚訝了。         元遁一道:「你仔細看看,這種刀法更加簡單,也更加凶戾,有些痕跟辛酉刀法很相似,但又不同,據傳明代抗倭名將戚繼光,於戰場上自一倭寇身上得到日本古流劍術傳書《陰流之目錄》一卷。         當時倭寇的單兵作戰能力甚強,又兼倭刀鋒利難擋,明軍士兵多有傷亡,戚繼光曾說:我軍長兵不捷,短兵不接,身多兩斷!         正因為如此,當時我國不少優秀的軍事將領和民間武藝家,通過各種渠道努力學習日本刀法,一時間,朝野間出現了引進日本刀及其實用技術的熱潮。         戚繼光得此倭刀圖譜之後,即以日本劍術之勢法,著成了《辛酉刀法》,此刀法影響產生了《單刀法遜和《手臂錄》中的長刀、單刀法。並直接影響到後世所傳『苗刀』法與『雙手刀』法等。         而日本古武道學者則認為,戚繼光所得的《陰流之目錄》即為「日本劍道三大源頭」之一的『陰流』流祖愛洲移香齋之子愛洲小七郎,於明朝時期遊歷中國時所傳的『猿飛陰流』劍術傳書。         這些秘傳刀法,實際算來都是殘缺不全的唐刀刀法,如果認真研究起來。日本人傳承要比我們國內的傳承要準確的多,所以素來國人認為日本刀法太過凶戾,有傷天和,但這正好是唐刀刀法的根本所在,這完全是因為這套刀法是出自軍中,就是為了殺人而生的。         國內因為這套刀法有傷天和。所以很多人不願意學,這才造成了這套刀法的失傳,沒想到韓孔雀居然這麼大方,直接送了我們一套刀法。」         「但韓孔雀這套刀法是從哪裡得來的?他為什麼要送我們這樣一套刀法?」看著視頻當中,韓孔雀笨拙的演練這套刀法。元遁初疑惑的道。         就在這個時候,隨著韓孔雀演練的次數增加,他的動作也越來越熟練,當韓孔雀完全熟練了這套動作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看那些雕像是不是動了?」元遁初驚訝的道。         「真的動了。」元遁一雖然想到了這些是陰兵,但他還是沒想到,韓孔雀能夠控制這些陰兵。         現在事實擺在了面前,剛開始那些陰兵不動。是因為那些陰兵沒有得到命令,而此時韓孔雀需要它們了,所以它們動了。         視頻中的幾名離韓孔雀近的陰兵。高舉著手中的橫刀,直接來了個壓刀勢,向韓孔雀當頭劈來,本來這是一招下寮刀法,可由於陰兵體格高大,卻造成了劈砍的姿勢。         這樣的動作。在這些身體僵硬的陰兵做來,卻如同行雲流水。純屬無比,很明顯這些陰兵生前對這種刀法很熟悉。已經熟悉到成為本能了。         韓孔雀引動了四名陰兵的攻擊,在他刀法剛剛熟悉的的這個時刻,根本沒法抵擋四名陰兵的攻擊,所以韓孔雀很光棍的站在那裡沒有動。         而四柄橫刀,帶著一絲寒光,向著韓孔雀的身上砍去,就在橫刀砍中韓孔雀的瞬間,韓孔雀身邊瞬間出現了一絲光亮,接著這絲光亮很快擴大,直接把四名靠近韓孔雀的陰兵,頂了出去,當然,砍在韓孔雀啥,也被高高的彈起。         等四名陰兵退到遠處,元遁一和元遁初才看清楚,原來韓孔雀身邊圍繞了一個厚厚的冰塊。         「韓孔雀不是水系異能嗎?」元遁初有點張口結舌。         元遁一訓斥道:「誰告訴你韓孔雀是水系異能了?他的那是神通,神通你不懂啊?控水神通,冰不是水啊?」         「啊!1元遁初再次驚叫起來。         元遁一快速扭頭看向視頻,視頻之中的韓孔雀再次起了變化,本來被冰塊包裹著的韓孔雀,慢慢的顯現了出來,而此時他身邊的冰塊並沒有消失,而是在變小變保         看著如同傳了一件水晶鎧甲的韓孔雀,元遁一和元遁初兩人面面相覷,全都說不出話來。         接下來是韓孔雀跟一些陰兵對戰的視頻,從剛開始只能被那些陰兵虐,到韓孔雀能夠躲開那些陰兵的攻擊,再到能夠還擊。         等到韓孔雀能夠輕鬆,應付那四名陰兵的同時攻擊,時間也不過才過去了半個多小時。         隨著陰兵的數量增加,韓孔雀再次被陰兵狂虐,那些陰兵久經戰陣,配合起來默契十足,而且隨著陰兵數量增加,那已經是很正規的軍陣。         闖入軍陣當中的韓孔雀,只能跟這些陰兵硬拼,所以,他如果沒有護身的盔甲,再就被陰兵剁成肉餡了。         「在戰陣當中,個人的實力再強,也只能是送菜。」看著陷入軍陣當中,被無數陰兵圍堵,一點技巧也用不出來的韓孔雀,元遁一感嘆道。         元遁初道:「誰閑著沒事跟這些士兵單挑?」         「在地宮之中,你不想跟他們單挑也不行,而且還是十分不公平的,你一個人單挑它們一群。」元遁一道。         「韓孔雀是什麼意思?在顯擺他的學習能力?」元遁初不服氣的道。         元遁一道:「人家是在顯擺他的控水能力,有了這種能力,我們很難殺死他。」         看著貼在韓孔雀身上那一層薄薄的冰,元遁一和元遁初都清楚,力量那麼大的陰兵,都不能在上面留下痕,也許子彈都不能穿透這層冰甲。         「你說這層冰甲的密度怎麼樣?」元遁初道。         元遁一一愣,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他把畫面拖回前面,仔細研究這層冰甲出現的瞬間,很快,他們就有了收穫。         「韓孔雀確實厲害,這層冰甲確實跟你想象的一樣,是用厚厚的一層冰,壓縮出來的冰甲,而不是先前我們想象的,直接控制水分凝結成的這麼一層薄薄的冰甲。」元遁一有點沮喪的道。         「這也沒什麼,槍彈打不死他,難道還不能用炸彈?普通炸彈不行,就用導彈,導彈不行還有核彈。」元遁初十分陰狠的道。         元遁一瞪了一眼元遁初道:「你難道不知道韓孔雀手中有小型戰術核彈?如果你真起了這樣的心思,我看最先死的,很有可能是我們,我的手下親自見過,那種如同火柴盒一樣大小的核彈。」         元遁初瞪了一眼元遁一道:「我也就是說說,你還以為我真傻啊?就算我們有核彈,也不一定能夠炸死韓孔雀,人家隨身帶著一個空間,只要往空間內一躲,不要說原子彈,就算是氫、、彈,也拿人家沒辦法。」         「看看,你看看,我看到了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元遁一指著視頻,驚訝的道。         元遁初看過去,直接爆粗:「我曰。」         只見視頻當中的韓孔雀,被無數陰兵圍著劈砍,也許韓孔雀是被砍煩了,所以韓孔雀爆吼一聲,他身上那層薄薄的冰甲,瞬間開始變厚,直到變成四五米長款的一大塊冰坨,才停下來。         而這時,筆記本電腦中再發傳來一聲怒吼,而那團冰坨,開始滾動,隨著冰坨滾動,很多陰兵被瞬間輾壓。         元遁一和元遁初兄弟兩個,看著畫面中的冰坨,不停的衝擊陰兵的軍陣,直接把陰兵縱橫排列的隊形衝散,而那些鋒利無比的唐刀,則如同草芥一般,被迸飛。         「這傢伙屬犀牛的啊?」元遁一驚訝的道。         元遁初則道:「我看是屬坦克的。」         「次奧,坦克就很厲害了,居然還能長出刺了。」看著本來遠遠的冰坨上,瞬間蔓延出來的無數冰刺,元遁一也爆了粗口。         看著閃爍著寒光的冰刺,插在如同坦克一樣的冰坨上,元遁一和元遁初直接無語。         而這樣還不算完,韓孔雀最後控制著冰坨,轉化成了如同一頭劍龍一樣的怪物,有著強橫的腦袋撞擊陰兵,有著長長的尾巴,橫掃千軍。         而背部的冰箭,如同劍龍後背上的長劍,抵擋著後面陰兵的攻擊,那些腿腳上的冰刺,則直接把陰兵拒之門外。         看著最後變得如同刺蝟一樣的怪物,在陰兵軍陣之中橫衝直撞的韓孔雀,元遁一和元遁初的眼中,已經充滿了恐懼。         「這個韓孔雀確實不能招惹。」元遁初最後開口道。         元遁一點頭道:「好好跟著韓孔雀混,我想這次在趙佗墓中,我們怎麼也能分點湯喝。」         「老大英明。」元遁初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