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四十三章前途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雀笑著道:「我不怕,因為我有保障,如果我們要合作,必須有要帶家屬,如果有人願意送死,冒充家屬,我只能佩服這些人。」 元遁一笑著道:「你這個辦法好,不過,連坐這樣的事情,我們國內是沒法實行的。」...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當然不可笑,我喜歡內心強大無比,聰明又可愛的柳絮。」

「我不止是內心強大,戰鬥力也很強,一直沒有在你面前表現出來,只不過是看在你那十分可憐的男子漢自尊的情況下,沒有表現出來打擊你罷了,如果真的表現出來,你會自卑的。」柳絮露出一種蔑視的眼光,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笑著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自己知道我不是科班出身,跟你們這樣的專業人士沒法相比,所以我已經努力過了。

柳絮,你男人可是很聰明的,只要他想要做到,就很快會做到,現在就算你的身體恢復了,也不是我的對手,你不行,波香卡也不行。」

看著自信十足的韓孔雀,柳絮笑了。

她原來的身手,絕對不是韓孔雀這種沒有經受過專業訓練的能夠相比的,就算她的身體受了損傷,不能用勁,但那種長年累月在生死線上掙扎鍛鍊出來的反應和應木驗,絕對是韓孔雀所沒有的,那些在真正的生死關頭,才會發揮作用的融入身體本能的反應,才是最可怕的。

但現在,只要韓孔雀補足了技巧的不足,再加上他面可以輕鬆殺人的那種冷硬心腸,就是韓孔雀不用異能,柳絮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所以韓孔雀說她不是對手,波香卡也不是對手,柳絮就相信。韓孔雀是一定能夠做到的,他特意把波香卡提出來,已經充分說明了他的自信。

原來韓孔雀對波香卡可是十分顧忌的,要不然他也不會把波香卡始終帶在身邊,那是因為韓孔雀隨時都想用異能殺了波香卡。

而現在,波香卡已經在韓孔雀身邊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這充分表明了,在韓孔雀心中,波香卡已經不是威脅,不管是他承認人了波香卡的忠心。還是有了對抗波香卡的絕對優勢。都已經很說明問題。

「看來我這個老頭子要小心了,你連邱勝男那個女人都有自信對付,看來我這次出面就是個錯誤。」元遁一苦笑道。

韓孔雀笑的一臉燦爛:「你應該是國內第一高手了吧?你出面絕對不是個錯誤,其實。我真的很想了解一下我的實力。想要知道。我到底已經達到了一種怎樣的高度。

如果沒有你這樣的高手做標杆,我很可能看不清楚我自己,所以這要謝謝一些人的想法。感謝他們派你過來,這雖然給了我極大的壓力,讓我的自信心不要過度膨脹,但也給了我一些信心。」

「靈識我不如你,功力,到了我們這種境界,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反正在我們的靈識耗盡之前,就算你的功力再弱,也不會耗盡,而沒有了靈識的輔助,我想,你有很多辦法宰了我老人家。」元遁一苦笑著道。

元遁一笑的很苦,他雖然是一位高手,但相比一些大勢力,他還是欠缺了一些東西,像武力,這些年他雖然培養了很多高手,但畢竟是戰鬥在黑暗當中的獨行俠,相比成建制的軍隊,他還差得遠,所以,有時候,就算明知道被人當了刀,他也不得不出來砍人。

韓孔雀看著元遁一的樣子,有點意興珊闌:「我們既然已經達成了共識,也就沒必要爭個高下,我想這肯定不是那些派你來這裡的人的初衷。」

元遁一道:「我跟波香卡也算是朋友了,既然她都選擇投靠你,我又有什麼理由跟你爭個生死?」

「那就一起發財吧!雖然國內的那些老鼠我並不害怕,但有他們總是感覺有點噁心,只要你幫我處理了,其他方面,我都可以配合你。」韓孔雀道。

元遁一笑著道:「我很羨慕你在外面的軍隊,希望有合作的可能。」

韓孔雀也是一笑道:「肯定有合作的可能,以後大規模戰爭不太可能爆發,所以局部戰爭之中至關重要的特種部隊,就會越來越重要,而你是柳絮的教官,我們肯定有合作的機會。」

「只要你不怕我就行,要知道我們搞情報出身的人,走到什麼地方都不遭人待見。」元遁一苦笑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不怕,因為我有保障,如果我們要合作,必須有要帶家屬,如果有人願意送死,冒充家屬,我只能佩服這些人。」

元遁一笑著道:「你這個辦法好,不過,連坐這樣的事情,我們國內是沒法實行的。」

韓孔雀道:「沒辦法,我根基淺,如果不制定一些非常的辦法,也許早就被人賣了,所以我那裡有高福利,這麼做只是為了買他們一個忠心,最起碼不能跟我做對。

只要他們能夠做到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就可以給他們足夠的待遇,如果連這一點都不能保證,那我也只能對不起,跑了和尚跑不了寺,我韓孔雀從來都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

「所以你才能發展這麼快啊!有頭腦,膽子大,又有運氣,加上一套合理的制度,聚集起一批忠心的手下,要想發展不起來都很難。」元遁一嘆息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對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能夠做到忠心就好,就像古代的皇帝,如果死了,他們能夠護著我的老婆,撫養我的孩子成人,就可以了。」

「你的要求還真不低。」元遁一失笑道。

柳絮則狠狠的掐了韓孔雀一把:「不要胡說。」

韓孔雀笑著道:「我是在提醒他們,就算我韓孔雀死了,他們也不會得到任何東西,只要你們存在,我明裡暗裡的那些手下,都會保著你們,不會讓任何人佔到便宜。」

柳絮抱著韓孔雀的一條手部,靠在他的身上,沒有在說話,雖然不想聽韓孔雀說這些,但她也不是普通小姑娘,自然知道人只要達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會樹大招風,就算你不招惹被人,別人也會窺視你的東西。

韓孔雀很少看到柳絮小女人的樣子,所以他安慰的拍了拍柳絮的小手道:「不要擔心,就算有人對著我們放核彈,我也能夠帶著你平安度過,所以,全世界的人都死了,我們也不會有事,相信我。」

「好了,我保證不搶你的成果,就算有人想要搶,我也會阻止的,你要相信,我們戰鬥在黑夜當中的戰士們,幫助人不容易,但壞人好事很拿手,這也是我們遭人恨的一個重要原因。」元遁一保證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是不得不防,畢竟我手裡還是有些好東西的。」

「你也真是遭人記恨,雖然可能引起柳絮的反感,但我還是忍不住要問一下,有沒有興趣一起組隊去趙佗墓中看看?也許那裡還能有點收穫。」

元遁一也很糾結,守著柳絮說這個,很可能會被柳絮阻止,但錯過了這個機會,韓孔雀可能就要離開羊城了,如果沒有韓孔雀幫忙,他還真沒有多少信心,從趙佗墓中獲得好處。

就像韓孔雀分析的那樣,從三國時期孫權那個時代,就有人盯上了趙佗墓,經過了幾千年,趙佗墓始終沒有人能夠探索明白,這不是他們找不到,而是進不去。

而一些傳說進去過的人,已經成了傳說,那些傳說中的人,都是傳說中的神仙,不管原來他們是不是神仙,但他們進了趙佗墓之後,就變成了傳說。

看到柳絮想要張嘴說話,不過她最終還是沒有開口,看到她這個樣子,韓孔雀笑著道:「我老婆終於知道維護老公的面子了?就算自己很想阻止,也不會毫無顧忌的開口了,你說我是要感到慶幸?還是要悲傷?」

「有什麼好悲傷的?」柳絮惱了,直接掐了韓孔雀一把。

韓孔雀笑著道:「這樣的柳絮是不真實的,我喜歡那個真實的柳絮。」

「好了,給你面子你不要,那我可說了。」柳絮狠狠的瞪了一眼元遁一。

元遁一苦笑道:「我就是害怕這個,如果不當著你的面,我把你老公勾引到了趙佗墓中,你以後知道了,還不得恨死我?所以,乾脆我當著你的面說,去不去隨便你們。」

柳絮懊惱的道:「你知道韓孔雀這個人好奇心重,所以根本不擔心他不去,只不過,你恐怕不知道,韓孔雀這個人是很貪心的,如果讓他發現了趙佗墓中的寶貝,你們恐怕一點好處都得不到。」

元遁一笑著道:「現在我們如果能夠得到了好處,還用拉著韓兄弟去冒險?」

柳絮道:「所以,如果韓孔雀良心發現了,給你們任何一點好處,都是白得的?如果是這樣,韓孔雀冒點險還算值得。」

元遁一苦笑道:「真是女心外向,當年我對你多好?你居然連一點好處都不想給我?」

柳絮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親生父母都不如我老公親,更何況你這種外人?」

韓孔雀一聽,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抱在一起的小兩口,元遁一隻能苦笑,而宮薔薇則一臉羨慕。

「宮師姐你借著這個機會退役算了,跟著元教官沒前途。」柳絮看到了宮薔薇的表情,所以很自然的開口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