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四十章意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你說得對,能夠獲得毒人的途徑,肯定是羊城南越國主趙佗的墓,可趙佗墓的所有入口都被我們封鎖了,你是怎麼進去的?」 「韓孔雀,你真的進入了趙佗墓?」柳絮柳眉倒豎的道。 柳絮原來對趙佗墓不了...

?

「你沒去冒險,但你讓人去冒險了。」柳絮懊惱的道。

韓孔雀摟著柳絮道:「撒旦跟我們作對了那麼長時間,自然要讓他表現表現,如果表現不好,我以後怎麼能夠相信他改邪歸正?」

柳絮苦笑道:「你對撒旦的要求真是太高了,這對撒旦有點不公平,還有,不是人家跟你作對,是你跑到人家家裡,把人家的老窩都端了,這樣還不算完,現在居然還把人家抓住,讓人家遞交投名狀,這是不是太過分了?」

「對撒旦的遭遇我十分同情,不過,沒有他的貢獻,怎麼能夠造福全人類,所以,小柳啊!你還是給我解釋一下,毒人跟長生的關係好了,我想,只要研究明白了這一點,就算犧牲了撒旦同志一個人,也能夠造福我們千萬家。」元遁一一臉笑意的對柳絮道。

柳絮轉頭看向元遁一,一臉鄭重的道:「原來只是以為韓孔雀無恥,沒想到你比韓孔雀無恥多了,韓孔雀的無恥有點可愛,你的無恥喪盡天良。」

「這太武斷了吧?畢竟我只是說說,可是逼著人家去送死啊!這可是天壤之別。」元遁一苦笑。

柳絮道:「你沒有底線,這就是你跟韓孔雀最大的不同,好了,不用廢話,我告訴你為什麼你們不行,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毒人是什麼,但我知道韓孔雀的實驗設想。

癌細胞可以讓細胞端粒體修復,從而做到讓細胞無限繁殖,但癌細胞能不能被殺死先不說,只是讓癌細胞同時擴散全身。就不是個簡單的事情。

如果我沒猜錯,韓孔雀是有辦法讓癌細胞完美的擴散到全身,從而在同一時間修復人體所有細胞端粒體,這樣才能讓人的所有細胞同時增加壽命。

這樣一來,人體新陳代謝時間延長。細胞存活時間增加,衰老自然也會推遲,這就是韓孔雀治癒我的關鍵,所以,韓孔雀應該是獲得了一種,能夠完美控制癌細胞感染人體全身的技術。這項技術跟毒人有多少關係,這個就需要韓孔雀來解釋了。」

韓孔雀笑著道:「不虧是神醫,我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你居然就能夠完全猜到了,柳絮。我太崇拜你了。」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我還以為你的實驗室有了巨大突破,沒想到居然是投機取巧,這讓我太失望了。」

韓孔雀笑著道:「如果用常規的手段修復細胞端粒體,那是多大的技術突破?」

「所以,我也就是嘴上說說,其實你現在的成就,我還是很為你自豪的。」柳絮明媚的笑了起來。

韓孔雀也笑的很甜:「這隻能說你是福星,如果沒有你。我可不會研究這個,也自然就沒有了這些收穫。」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以後有的是時間膩歪,現在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毒人跟那個細胞修復有多少關係?」元遁一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元遁一,很看不起這個老傢伙,他也太不不識相了,打擾他們夫妻增進感情。簡直是罪該萬死,所以本來韓孔雀還想著仔細解釋一下的。現在也沒有了這種興緻。

「毒人全身是毒,要想修復全身細胞。必須讓癌細胞感染全身,而且要在短時間內完成,感染完成之後,還需要在盡量短的時間內,殺死全身癌細胞。

所以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像煉製毒人一樣,讓毒素瞬間布滿全身,同時刺激全身所有細胞,我的能力正好能夠做到這一點,所以我就控制著癌細胞,同時向柳絮全身擴散。

等癌細胞感染她全身細胞,並且在一定程度上修復細胞端粒體之後,癌細胞的作用完成,等殺死全身癌細胞,柳絮自然就康復了。」韓孔雀說的盡量簡單,而且有些地方還故意模糊處理了。

顯然,元遁一不是那麼好糊弄:「毒人到底在裡面起到了什麼作用?你不會只是借鑒了一下煉製毒人的方法吧?」

韓孔雀笑著道:「你還真說著了,我就是借鑒了一下毒人的煉製方法,把柳絮當做毒人來煉製了,你難道不覺得,癌細胞在一定程度上,跟毒素很相似?」

雖然韓孔雀說的輕描淡寫,也有點開玩笑的樣子,但元遁一是什麼人,他絕對不會認為韓孔雀在胡說八道。

所以他認真的想了一下道:「我國古代的病理學研究,都是在毒與解毒之間進行辨證分析,也是以這一理論來治病的,比如是葯三分毒,或者說,所有致病原因,都是有毒素引起的。

而現代醫學也證明了,生病,正是由於病毒引起的,所以,把癌細胞看做是一種毒素,還真不是異想天開,如果真是這樣,你是把癌細胞當做中醫當中的毒來處理了?」

韓孔雀笑著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

元遁一道:「那麼癌細胞怎麼處理,才能變成我們傳統中醫理論中的那種毒呢?」

韓孔雀搖頭道:「這個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只有了解毒人的煉製過程,才有可能弄明白這些問題。」

元遁一道:「我曾經了解過你在魔都的實驗室,你們實驗室中培育的科利病毒,其實也是一種毒素,而用科利病毒來殺死特定癌細胞,這是不是中醫理論中的以毒攻毒?」

韓孔雀點頭道:「你不做科學家還真是可惜了,如果有興趣,可以來我的實驗室,我高薪禮聘。」

元遁一笑著道:「如果我沒有猜錯,毒人的出現,不止是給了你借鑒作用,而且還給了你巨大的幫助,比如說,煉製毒人過程當中,毒人是怎麼不被那些劇毒之物毒死的。

我雖然不知道列枰什麼東西,但我曾經聽過毒人的傳說,毒人之所以可怕,一個是因為他是有智慧的人,另一個就是,他是一個有智慧的生物武器。

毒人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病原體,只要接觸到他的人,都會被毒死,這麼一個渾身劇毒的怪物,他是怎麼在毒物的侵蝕之下活下來的?這才是重點吧?」

「這個確實很重要,不過,你認為就算我逮到了一個毒人,會得到什麼樣的收穫?」韓孔雀好笑的問道。

元遁一苦惱起來:「你說得對,能夠獲得毒人的途徑,肯定是羊城南越國主趙佗的墓,可趙佗墓的所有入口都被我們封鎖了,你是怎麼進去的?」

「韓孔雀,你真的進入了趙佗墓?」柳絮柳眉倒豎的道。

柳絮原來對趙佗墓不了解,但聽韓孔雀說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趙佗墓不簡單,所以就算柳絮懷著孕,隨時都可能死亡的時候,她也不想讓韓孔雀去探索趙佗墓。

沒想到,現在韓孔雀居然真的去了趙佗墓,這怎麼不讓柳絮心驚肉跳,又痛徹心扉,當然,這之後的甜蜜,也是很多的,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韓孔雀冒險了。

韓孔雀乾笑著道:「我真沒去趙佗墓。」

柳絮瞪著韓孔雀道:「沒去趙佗墓,那麼毒人是誰抓到的?你不要告訴我是撒旦,他們遇到毒人只有被毒死的份,要不然教官他也不會在這裡跟你磨牙了,早就去趙佗墓尋找長生不老的方法了。」

韓孔雀笑著道:「我真沒去,這些天我每天都陪在你身邊,哪有時間去探索趙佗墓?」

柳絮看著韓孔雀的樣子,也有點疑惑了,這些天韓孔雀還是很老實的,出門都帶著他,不出門的時候,離開他最多也不會超過八個小時,而這期間,韓孔雀肯定是在醫院當中的。

「真沒去?你會那麼老實?」柳絮有點疑惑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當然,我可是最聽老婆話的,而且我的女孩還那麼小,我就算為了她,也不會去冒險的,所以,你放心,我是真沒去,那個毒人就是個意外,是撒旦他們意外從一個泥沼當中挖掘出來的,屬於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是嗎?那麼撒旦從哪裡進入趙佗墓的?你不要告訴我,教官事先跟你見過了,而且還十分友好的把撒旦送進了趙佗墓。」柳絮瞬間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韓孔雀愕然,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那是意外,真的是意外,就算意外發現了趙佗墓的入口,我還堅決響應你的號召,就是在好奇,也沒有下去一次。」

「我知道,你沒有下去一次,你肯定下去了很多次,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等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柳絮這次是真的氣惱了,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外人面前說出要收拾韓孔雀的話語。

韓孔雀趕忙賠笑道:「柳絮,聰明人從來不會蠻不講理,你說,我來羊城之後是什麼表現?還有,當時為了孩子,我忙的焦頭爛額的,哪有時間探索趙佗墓?我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趙佗墓的一個入口在醫院地下吧?」

柳絮又疑惑了,韓孔雀說得對,她很肯定韓孔雀是第一次來羊城,而他們來了之後,韓孔雀出了在酒店中住了一晚,其他時間全都在醫院之中。

他們的行程,在來羊城之前就訂好了,之前韓孔雀肯定不會知道趙佗墓的入口在醫院之中,這樣一來,柳絮還真沒法怪罪韓孔雀。未完待續R580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