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三十九章毒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定要參與?」 元遁一點頭道:「了解,如果不是那麼燒錢,你也不會讓我們參與吧?」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如果我自己能夠支撐,我怎麼可能尋找外援?你們可要想清楚了,生化研究就是個無底洞,我...

元遁一看柳絮那驚訝的樣子,頓時開口道:「小柳絮,愛上我是不是感覺很丟人?不要害羞,這一百多年,愛上我的美女,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了,像你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也有一火車了。」

看元遁一那擠眉弄眼的樣子,柳絮再次笑了起來,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嚴肅的元遁一還能是這個樣子的。

「看你自損的樣子,我決定不跟你計較了。」韓孔雀認真的道。

元遁一道:「早就知道你是個小心眼,所以我才把節操撒了一地。」

韓孔雀笑著道:「人老成精,說的就是你這樣的,如果你不說明自己跟我不是一個時代的,我怎麼也要跟你比比,所以我們就是競爭關係,現在你已經是前浪,我也就沒必要欺負老人家了。」

「這麼說,我們還是有點共同語言了?」元遁一也笑著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個可以有了。」

「跟你搗蛋的人,我幫你全收拾了,你那邊能夠給什麼待遇?」元遁一這次沒有一點藏著掖著,直接滿足韓孔雀的所有心愿。

韓孔雀也很痛快的道:「我那麼努力,自然是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一點,也更舒服一些,所以,只要保證了這一點,其他沒什麼不能犧牲的。」

「那麼說關於腫瘤的課題,我們是可以進一步合作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點頭道:「可以合作,不過,每進行一次實驗,都要花費一個金人,你確定要參與?」

元遁一點頭道:「了解,如果不是那麼燒錢,你也不會讓我們參與吧?」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如果我自己能夠支撐,我怎麼可能尋找外援?你們可要想清楚了,生化研究就是個無底洞,我現在只是專註了其中一個很微小的方面,如果你們參與進來,就不可能像我這樣投機取巧了,而是進行全面研究,這樣鋪開來做研究,那就等於燒錢鍊鋼,你可要有心裡準備。」

元遁一狡猾的道:「我對你的那個投機取巧更感興趣。」

韓孔雀搖頭道:「那需要太大的運氣,這個並不可取,而且裡面還設計到我的一些能力,並不能全面推廣。」

「能力?可以說一下是哪方面的能力嗎?我手下雖然沒有能力者,但我想你也知道,其他局裡,還是有能力者的。」元遁一對韓孔雀的說法並沒有失望。

韓孔雀笑著道:「控水,準確的說是控制,控制全身的水分,裡面當然也包括了血液或者是體液,你確定你們那邊的能力者能夠做到?我把我這種能力叫做神通,什麼是神通你們可能有自己的說法,但我的說法就是,不可理喻的能力,隨心所欲的控制就是神通。」

元遁一皺起眉頭,想了一下道:「隨心所欲的控制能力?不講理的可以做到?這種能力我們這邊還真沒有人可以做到,能不能說一下你是怎麼做到的?」

韓孔雀笑了一下道:「一件天地靈寶,如果不知道天地靈寶是什麼,可以看看小說,很多小說里解釋的很清楚,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修士,但我手中確實有一件強大的天地靈寶。」

「天地靈寶?我們手中也有,可能夠控制天地靈寶的人,卻很少,少到已經有人不信任天地靈寶了。」元遁一嘆息著道。

「不信任天地靈寶?」韓孔雀有點吃驚的道。

元遁一道:「很多有名的寶物,在經過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沒有人能夠認主之後,你會怎麼想?」

「認為是假的?」韓孔雀直接道。

元遁一點頭道:「不是認為是假的,而是根本沒人相信那曾經驚天動地的天地靈寶是可以用的,他們只會認為是神話,是傳說而從來不會認為那傳說是真的。」

韓孔雀一搖頭道:「不說這個,像你這樣的高手,肯定有一件壓箱底的寶貝,我說的這些你肯定明白,所以我們也沒必要探討這個事情了,我只是告訴你,我能夠增加人的壽命,只是一種意外,並不能普及,如果想要做到,就要在我原來的設想上繼續研究。」

「能不能說的清楚一些?你這樣模糊的說法,我回去沒法交代。」元遁一到是說的很直白。

韓孔雀遲疑了一下道:「毒人你聽說過嗎?」

「毒人?苗疆毒人?不會跟波香卡有關吧?她可是苗疆的一位苗王。」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跟她有點關係,不過她也只是知道毒人是怎麼回事,卻並不清楚怎麼煉製毒人。」

「你們兩個等等說,那邊的事情好像要結束。」就在這時,咖啡館里重新鼓噪起來。

韓孔雀看過去,卻是咖啡館里經理出現了,而那兩位中年人,正在跟經理投訴那個女服務員。

而作為服務行業,自然是不能違逆客人的,所以不管那名女服務員有理沒理,經理只能對她進行打壓,以免客人繼續糾纏不休。

在經理做出賠償那位女士一身衣服,並且讓服務員道歉之後,那兩位還在不依不饒,所以咖啡店裡才變得更加熱鬧。

而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這個時間,來咖啡店裡喝咖啡的本就不多,所以這邊的這點小狀況,就更顯得熱鬧。

就在那兩位不依不饒的時刻,一個年輕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爸?媽!你們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這個年女人把你媽弄的這麼狼狽,你說我們要幹什麼?」男人看到那個年輕人,更加氣憤了,所以他以無上的氣勢,震懾現常

「慶林,我沒有。」那位女服務員在看到年輕人之後,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那位叫慶林的年輕人,看到女服務員那個樣子,更加生氣:「你們兩個從來不喝咖啡,今天為什麼在這個時間來這裡?不會專門來讓明裳丟人的吧?」

「我們」那位中年女人還沒有說完,就被那位經理打斷了。

「很對不起這位女士,我們店的廚房門口有攝像頭,只有這邊有,其他地方沒有,因為廚房是重地,所以要限制無關人員進入,以免發生不好的事情。

所以,如果你還想繼續追究我們店員的責任,第一你們可以報案,第二我們可以調取剛才的監控視頻,這個區域,正好處在監控範圍之內,如果不信,請看那邊。」

經理指向的地方,有一張提示語:進入監控區域,請注意舉止文明。

經理的口氣變得強硬,那兩位中年人頓時有點傻眼,不過那女人明顯是十分自負的人,所以她直接道:「報警就報警,今天你們如果不處理了這個小賤人,我是怎麼也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女士,如果您這樣說,那麼我們只能報案了,到時候可不一定是我們賠償您的損失,有可能是你們賠償我們的名譽損失費還有因為事故造成的營業損失費。」

能夠在這裡開一家上檔次的咖啡館,自然也不是等閑之輩,剛開始處理服務員,只不過是他們這個行業的慣例,因為就算他們有理,也不能太過強硬,那會損傷他們店的形象,給人造成店大欺客的印象。

而現在,經理看事情不能善了,所以乾脆強硬起來,反正事情已經不能變的更糟。

「知道你們在這裡可能有點關係,不過,你真的要為了這個小賤人,跟我們作對?要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你可要想清楚。」那位中年男人道。

「爸?你們也太過分了吧?明裳怎麼你們了?難道就因為我喜歡她,就可以被你們這麼無理對待?」慶林道。

中年人道:「只要你明確告訴這位小姐,你們兩個沒有任何關係,我今天可以做主,不對這件事情繼續追究,要不然,可不是簡單的賠償就能夠了事的,她還是一名學生吧?如果像要她順利畢業,你就絕對不能跟她有任何糾纏。」

「爸!真是沒有想到,你們才有錢了幾天?居然就變得這麼不可理喻?」慶林的眼神,就好像第一天認識這對夫婦一樣。

「就是因為我們家沒有太多的底蘊,所以才更要注意,只要我們努力,你再努力一下,到了第三代我孫子那一輩,就會出現一位優雅的貴族,而跟這樣的屁民糾纏,我的孫子怎麼可能成為貴族?」中年女人把手指戳到了女服務員明裳的腦門上,那一臉的嫌棄,就算離他們有十幾米遠的韓孔雀,也能夠清楚的看到。

「又是一個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韓孔雀嘆息道。

元遁一道:「現在你還有心情感嘆,等過百年之後,你就不會感嘆了,只會冷眼旁觀。」

韓孔雀很意外的看了元遁一一眼道:「既然心性變得那麼單薄,那怎麼還會想著勾搭小姑娘?這麼做也太無恥了吧?」

「我都承認錯誤了,你怎麼還不依不饒的?這也太小心眼了吧?」元遁一瞪著韓孔雀,簡直不相信長了那麼一個大個子的傢伙,心眼居然那麼校

韓孔雀看著狠瞪著自己的柳絮,趕忙道:「我可沒說柳絮,我跟柳絮恩愛如花,可不是我小心眼,我是不齒你的為人,你也太無恥了,仗著自己長得人模狗樣,四處欺騙純情小姑娘為你賣命,那可是十分不道德地滴1

「她們可不是給我賣命。」元遁一嘟囔道。

不過,這樣的事情見仁見智,他實在沒法反駁韓孔雀,所以只能嘟囔兩句完事,要知道現在他可是還需要巴結韓孔雀,沒必要因為這個給韓孔雀添堵。

「看到了嗎?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我只是不想讓我的家人面臨這樣的情況,所以才折騰出來那麼多事來,只要你能夠給我家人一個安穩的環境,好處我是肯定會給你一些的。」韓孔雀看柳絮還有點憤憤不平,趕忙轉移話題。

元遁一道:「小宮,去幫助那個小姑娘把事情擺平,我相信,現在那對夫婦的底細,你應該很明白了吧?威脅他們一下,讓他們也感受一下螻蟻的滋味。」

宮薔薇笑著道:「我早就想要這麼做了。」

看著宮薔薇優雅的轉身離開,韓孔雀笑了:「我想毒人的煉製方法,就算你們不知道具體的步驟,也應該能夠想象到一些情況,比如說用劇毒之物,來給毒人沁泡全身。」

元遁一道:「這個我也聽說過,不過,聽說毒人被煉製成功之後,往往會喪失理智,受到別人的控制。」

韓孔雀道:「這個不是重點,毒人喪失理智,那是用了一些麻醉藥物,麻醉太過造成的,因為毒物都有一些刺激作用,麻醉藥物在其中必不可少,所以會讓人暫時性的患上失憶症。

這樣的病症,只要適當的引導一下,還是能夠治癒的,如果用藥物治療,更加容易讓毒人回復記憶,這種副作用,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之所以毒人會給人這種印象,只不過是煉製毒人的人,需要毒人失去記憶,從而更加容易控制毒人,所以為了提高成功率,特意增加了麻醉藥物的用量,畢竟失憶對煉製毒人的人來說,並不是壞事。」

元遁一點頭表示明白,韓孔雀繼續解釋道:「毒人,顧名思義,就是全身充斥著毒素的人,要讓一個正常人,全身被毒素侵染,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中間只要稍有差錯,就有可能讓人毒發身亡。」

「這一點我自然知道,我只是不太明白,長壽跟毒人有什麼關係?」元遁一道。

韓孔雀看向柳絮,柳絮此時已經露出了一副明悟的樣子,所以韓孔雀道:「為了證明我不是騙你,就讓柳絮說一下,我想,她已經大體猜到了我的思路。」

柳絮看了韓孔雀一眼道:「我還是小看你了,沒想到在這一個多月當中,你居然做了那麼多事情。」

韓孔雀賠笑著道:「我可不是故意隱瞞你的,錢是從南海撈起來的瓷器換來的,有錢了,自然就有那三千萬部手機的貨款了,至於毒人,我原來也跟你說過,我也跟你保證過,不去冒險,所以我沒有去冒險,這一個多月,我可每天都陪著你呢1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