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三十八掌老古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分地上的人我們誰不認識?這幾個看著就很眼生,而且聽口音就是外地人,這樣的人,在我們面前沖大瓣蒜?」 「我們來這裡不是惹麻煩的,先處理我們自己的事情,其他事情交給外面的小王處理就好了,幾個大言不...

韓孔雀的臉上變的嚴肅,接著又露出來一絲冷笑:「國內的移動,國外的那些移動巨頭,不過,有些地方我不會涉足,有些範圍,就算用走私的方法,我也要把我的手機送過去,甚至不要錢的白送也行。」

看著韓孔雀那絲冷笑,元遁一這種見慣了生死,見慣了各種勾心鬥角,見慣了各種殘酷場面的人,也忍不住一陣心寒。

「這又何必。」元遁一嘆了口氣道。

韓孔雀冷冷的道:「有些人碰觸了我的底線。」

元遁一苦笑道:「那是國企不是個人的。」

韓孔雀笑著道:「我知道,不過國企太過強勢了也不好,就是因為企業太強了,控制企業的人才會囂張,如果這個企業日暮西山,那些人是不是也可以老實一下了?」

「如果讓這些人老實了,企業是不是可以不用日暮西山了?」元遁一退步道。

韓孔雀點頭道:「可以,對你們在羊城的行動,我還是很認可的,對做出這樣決定的大佬,我是無限崇敬的,如果他有什麼要求,可以直接說,對他老人家的要求,我是無條件的遵從。」

元遁一開口道:「你認為他那樣的人會白要你的東西?」

韓孔雀道:「我在外海弄了一個天堂島,裡面有一家名叫白玉京的療養院,如果國內的那些老人家累了,可以去哪裡休息一下,每次休息的時間不能少於一個月,每年免費給你們十個名額好了,這樣你的工作也就等於完成了。」

過了好一會兒,元遁一才開口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好地方,不過,你知道我們不止想要這些。」

韓孔雀無奈的道:「有些事情,只有我們自己做才行,就算我告訴了你方法,如果沒有白玉京,你都不一定敢做,所以你就這樣回復那些人,他們肯定更加珍惜自己。」

「行,既然有了結果,我自然會回去回復,不過,你那個通訊業務打算怎麼開展?」元遁一還是有點不放心,韓孔雀手中可是有三千萬部手機,他可不信韓孔雀會放著那些手機不用,當然,那批手機砸在韓孔雀手中的可能無限接近於零,所以他還是問明白了好。

韓孔雀道:「我先把這批手機送到阿三國,如果有剩餘在想東南亞國家輸送,如果生意還可以,我就再訂購三千萬部,我的初步計劃是裝機量達到一億部,這可是個大市場,先下手為強。」

「國外的那些大資本家可沒有一個善茬。」元遁一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元遁一點頭道:「不如我們合作?」

韓孔雀詫異的道:「國外還是國內?」

元遁一苦笑道:「國內你就不用想了。」

韓孔雀道:「國外你也不用想了,我都把老婆送入洞房了,你打算跟我一快入洞房?那像話嗎?」

「說什麼?」柳絮直接照著韓孔雀的腦袋來了一下。

韓孔雀訕訕一笑道:「口誤,不過,只是比喻罷了,你沒必要這麼敏感。」

「沒教養,聽說這是羊城最大的一家咖啡店?怎麼什麼人都讓進來啊?」韓孔雀四人正在小聲談話的時刻,沒想到一個有點尖利的女聲在他們身邊響起。

「小宮,怎麼回事?」元遁一向旁邊看了一眼,發現原來那桌的客人已經換了人,此時是兩個中年人坐在那裡,這兩個人很明顯是一對中年夫婦。

「那邊原來是你們的人?」韓孔雀好笑的道。

元遁一也笑了:「前後那些人不是你的保鏢嗎?如果不是這樣,我們能夠放心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說這些事情?」

「可現在你的人好像被人弄走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元遁一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此時他也看到了,本來坐在他們周圍的手下,現在正在咖啡廳外面,跟幾名警察糾纏。

宮薔薇站起身道:「剛才局長說不能暴露身份,我想可能是因為這個,他們才會跟當地警方糾纏起來的。」

元遁一道:「把那幾個傢伙扣起來,居然敢明目張的找我們的麻煩。」

「你們以為自己是誰啊?警察也是你們能夠隨便扣的?年輕人不要給自己的老子惹禍。」剛才說話的女聲,再次飄蕩在咖啡廳之中,引起了咖啡廳中幾個小情侶的主意,所以不止是韓孔雀看著他們,此時咖啡廳所有人都看著他們。

「你不要亂說話,小心得罪了人。」坐在女人身邊的那個種男人,十分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后,才勸阻那位中年婦女道。

中年婦女道:「羊城這一畝三分地上的人我們誰不認識?這幾個看著就很眼生,而且聽口音就是外地人,這樣的人,在我們面前沖大瓣蒜?」

「我們來這裡不是惹麻煩的,先處理我們自己的事情,其他事情交給外面的小王處理就好了,幾個大言不慚的年輕人,你跟他們說話,也不嫌丟份?」中年男人放下咖啡,皺著眉對中年女人道。

韓孔雀和元遁一互相對視了一下,幾乎同時消除聲來。

「真是沒教養,服務員,如此嘈雜的環境,對得起我們花費的這一百二十元錢嗎?」女人舉起手中的咖啡杯,顯然她手中的咖啡是一百二十元一杯的。

「我這杯咖啡五元錢吧?那一百二十元錢的咖啡,不是貓屎咖啡吧?」韓孔雀說完,再次大笑起來。

「你就不要丟人了。」柳絮拉了一下韓孔雀,這個傢伙喝不慣咖啡和紅酒,所以對這種西式的餐廳和咖啡廳什麼的,都沒有好感,說出話來就氣人。

「服務員?什麼態度?叫了那麼長時間,居然不理我們?經理呢?你們經理呢?我要投訴她,對,就是那個小妖精,居然看著我們在一邊笑,你們是怎麼培訓服務員的?趕緊把她開了。」女人指著剛剛從廚房出來的一名女服務員喊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那名服務員,她難道是躺著也中槍的代表?

這個服務員明明剛從廚房出來,先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都不知道,居然就被那個中年婦女咬住了?

柳絮道:「看來我們是躺著也中槍了。」

「怎麼說?」韓孔雀好奇的道。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這兩個人,很明顯是來這裡找這位服務員麻煩的。」

韓孔雀一想,也許真是這樣,看來躺槍的是他們才對。

此時,那位中年婦女已經衝到了那名女服務員的跟前,扯著她的衣服,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而那名服務員剛才可是從廚房裡出來的,她手中還端著兩杯熱咖啡,被那名中年婦女一拉扯,她腳上的高跟鞋頓時一轉,讓她的身體失去了平衡,結果一連串的尖叫聲響起。

看著兩杯滾燙的咖啡,全都扣在了中男女人的臀部,韓孔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咖啡可是能夠燙傷人的。」柳絮對韓孔雀那幸災樂禍的樣子很是不滿。

韓孔雀笑著道:「我不應該笑,不過我實在是忍不住了,難道你就不想笑?」

看著那個女人一副恨不得脫掉衣服,卻又不能把裙子掀起來,而內褲顯然也不能脫掉,所以她既疼又無奈,那副樣子,格外好笑。

不過,韓孔雀之所以笑的那麼歡暢,也不全是沒有同情心,因為那女人的臀部衣服比較多,所以就算開水潑了上去,隔著幾層布料,也不會燙的太厲害,所以對於態度惡劣的中年婦女,韓孔雀沒有了同情,只剩下了嘲笑。

柳絮看著韓孔雀那作怪的樣子,撲哧一下,也笑出聲來:「你可真夠壞的。」

韓孔雀一拉柳絮,柳絮順勢倒在韓孔雀的懷中,趴在他身上大笑起來。

「柳絮跟了你確實很幸福。」元遁一隻是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韓孔雀自然能夠讀懂唇語,所以他也張嘴不出聲:「那是當然,只要她愛我,我就可以給她帶來幸福。」

「好好對她,其實,我手下的那些優秀女孩,我全把她們當做我的女兒。」元遁一的眼神變得有點悠遠。

韓孔雀笑了笑張嘴道:「你認不認識波香卡?」

「我聽說這個老妖還沒死?」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你都沒死,她怎麼可能死?」

「看來她猜出我是誰了?」元遁一道。

韓孔雀道:「遁去的一,不圓滿的才能留在這個世上,圓滿了的,全都上天堂了。」

「你可真夠狡猾的,既然知道我是老人家,居然還利用我?這是故意打擊我?」元遁一瞪著韓孔雀,張嘴做發怒壯。

「你們兩個在表演啞劇嗎?」柳絮半側著身子,眼睛向上看著韓孔雀的嘴唇道。

「你怎麼知道的?」韓孔雀剛說完,就看到了柳絮手中的小鏡子。

「就算再愛軍裝的美人,也會愛紅妝。」元遁一開口道,顯然他也看到柳絮的小動作了。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能不能說給我聽聽?」柳絮坐直了身體道。

韓孔雀笑著道:「他自稱老人家,說跟波香卡是同輩的老妖。」

「啊?」柳絮長著櫻桃小口,驚訝的直接說不出話來,她看著元遁一那光滑如玉的臉孔,怎麼也不能想象到,這居然是一個百年以上的老古董。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