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三十章報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充電,這樣雖然充電慢一點,但不用花錢啊!這不是正好適合阿三國那種環境嗎?」 「那些人連電都用不起,又怎麼能有錢買手機?」黃山還是認為韓孔雀在異想天開。 韓孔雀笑著道:「沒錢不要緊,反正...

? 這時,王先生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照片道:「尼赫魯小姐,你可以看一下這件瓷器,青花海水白龍紋扁壺,高45.3cm,口徑7.8cm,足徑14.5cm。

壺圓口,口邊微外侈,長頸自上而下漸闊,扁圓式腹,橢圓形淺圈足。通體青花為飾,壺口及頸部繪卷草紋和纏枝蓮紋各一周。

腹部為青花留白海水龍紋,一條矯健威猛的白龍在蒼茫無際的大海中遨遊,白龍回首曲體,鬚髮飄揚,四肢伸張,呼之欲出。

青白相間的波濤上下翻滾,洶湧澎湃,又見點點黑斑,大有鋪天蓋地、水珠激濺、迎面而來之感,尤其是以青花點白龍雙睛,愈顯神采。

宣德時期,有『諸料悉備,青花為貴』之說,此壺的裝飾過程是先在瓷坯上以尖狀工具,勾划龍紋輪廓及龍之雙目、冠發、厚唇、牙齒、爪趾、鱗等細部,然後在龍身周圍用青花料滿繪波濤洶湧的海水並施透明釉,入窯高溫燒成。

史載,宣德時青花多用鄭和從西洋帶回的『蘇泥勃青』鈷料,呈色深艷明亮,如藍寶石一般,線條間往往有暈散現象,有如水墨畫的墨暈,加上錯落有致的黑色斑點,使畫面產生了非同凡響的藝術效果。

尼赫魯小姐,知道這樣的一件青花文學 cfwx.net扁壺,在國內的拍賣底價是多少嗎?八千萬人民幣,就算是那些小碗,如果單獨拿出一隻放到拍賣行中拍賣。價格也會超過三千萬,我想,這些資料尼赫魯小姐的辦公桌上都有,這麼一批瓷器,實在沒必要懷疑什麼。」

「就是因為這批瓷器太好了,價格太高了,我才有所顧忌。」尼赫魯小姐皺著眉頭道。

王先生此時道:「也許那個艾薩克先生,根本就沒想到用這批瓷器騙貸,而是真的需要錢周轉,如果一年之後。人家把本息全部還清。這批瓷器還是人家的,所以不管抵押多少,這批次氣都是人家的,這樣尼赫魯小姐還用糾結嗎?」

尼赫魯小姐皺著眉道:「希望是這樣吧1

過了一會兒。大堂經理進來道:「小姐。艾薩克先生已經把錢轉走了。」

尼赫魯小姐嘆息了一聲道:「希望是我多慮了。」

此時正在車子之中的艾薩克。看著用筆記本正在轉賬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直接把十億元人民幣轉入了一家專業洗錢網站,只是一會的功夫。十億元人民幣就不知道被轉移到哪裡去了。

「你們也真放心,這麼多錢都敢轉入這家網站。」艾薩克看的咋舌,這些人是真的大膽。

年輕人看了一眼艾薩克,他不會告訴他,這家洗錢網站已經被他們控制了,他只是淡淡的道:「艾薩克先生想好了沒有,是要東西,還是要錢,東西就是一隻小碗,如果要錢,只能給你一百萬元人民幣。」

「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做這些,不過我還是要東西,我想,只要東西對,怎麼也能賣出個天價。」艾薩克早就想好了,雖然他知道要東西風險很大,但有風險也意味著利潤。

「好的,這隻箱子里是一隻青花小碗,只要你的速度快,絕對能夠換到幾百萬元人民幣,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好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做事要低調,如果太高調了,很容易把自己陷入麻煩之中。」年輕人說完,就離開車子,沒入了周圍的人流之中。

就在年輕人離開的時刻,在世界各地,都有一名年輕人離開,他們很快就跟跟著他們的人匯合,最後分散撤離。

此時的韓孔雀,看著賬號中的錢不停的增長,只是一會兒工夫,居然就增加了四百五十億。

「只找了四十五個客戶?」韓孔雀看著錢不再增加,知道行動已經結束。

黃山道:「這些只是敵人控股的銀行,如果沒有這一條限制,這次我們弄到的錢會多十幾倍。」

韓孔雀輕笑道:「這樣就夠了,那幾個組織沒想到這麼有實力,不過騙了他們四百五十億,應該還傷不到他們的筋骨,看來還要添一把火。」

「老闆打算怎麼做?這次行動已經很冒險了,有了這次的事情,他們很可能有防備,不會輕易上當了。」黃山道。

韓孔雀道:「同樣的手段我當然不會做兩次,其實這次的事情就很危險,畢竟古玩行的事情,沒法保密太久的,這麼多宣德青花同時出世,如果不快刀斬亂麻,那些銀行家們,很快就會知道,所以,現在能夠掐著時間騙他們一次,實在是不容易。」

黃山笑著道:「別人不敢說,現在阿三國那邊應該知道自己受騙了。」

「同一家銀行騙了幾次?」韓孔雀笑著道。

黃山也笑了:「最後那筆錢就是阿三國的銀行轉過來的,這次的行動,有二十筆業務是跟阿三國背景的銀行有關,如果不是策劃精密,要想騙到他們還真是不容易。」

韓孔雀笑著道:「我當時還真害怕,他們一時之間找不到那麼多鑒定師,沒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找到了鑒定師,而且各個分行之間,居然還不互相通氣,這可是註定了要讓他們受騙。」

黃山笑著道:「如果他們知道,只是他們一家銀行就獲得了二十套青花瓷,不知道他們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們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要不然還能怎麼樣?就算他們知道手中有二十套青花瓷,就算他們明知道要貶值,也不敢隨便處理了,只能坐等貶值。

如果他們敢提前處理,那更好,到時候我們去還錢,他們拿不出東西。只能賠償我們一點五倍的賠款,那可是十五億,我想他們不會那麼笨。」韓孔雀道。

黃山一想,還真是這樣,畢竟瓷器是真的,手續也都是合法的,你願意用這批瓷器做抵押貸給別人十億人民幣,這是正常的商業往來,至於以後宣德青花貶值,那就是個人眼光不同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就要嚴格按照合同辦事。就算明知道這批瓷器到了期每人贖回,他們也不敢不到期就處理了。

所以,他們只能持有這批瓷器滿兩年,才能處理。到那個時候。這批瓷器還值多少錢。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這可謂是一次陽謀,就算那些銀行明知道自己受騙了,也只能咬著牙被騙。

這次的行動之所以那麼順利。完全是因為瓷器確實是好東西,只不過是數量太多了,只要不讓別人知道這批瓷器的數量,騙貸成功幾乎是肯定的。

如果韓孔雀稍微黑心點,他能夠騙到的肯定更多,要知道,利用古董騙貸,在國內實在是太容易了。

就說前幾年,一個大老闆弄了不少玉片,鑽了點小孔,找了五個專家一忽悠,就成了所謂的金縷玉衣,只是這麼一件金縷玉衣就從銀行貸出了十二億人民幣,最後雖然追回了一些欠款,可最後銀行還是賠了九億多元人民幣。

除了這個最出名的,其他利用所謂國寶騙貸的比比皆是,那些人雖然只用一件國寶,但每天每次都貸出上億的資金,那些才真是騙貸,反而韓孔雀算是業界的良心,他弄出了五十多件正宗的宣德青花官窯,才騙了人家十億元人民幣。

「老闆,您讓我聯繫的代工廠已經出貨了,他們後續的款項,我們是不是給他們打過去?」黃山看韓孔雀要關閉賬戶,立即道。

「出貨了?」韓孔雀一愣道。

黃山道:「第一批三千萬部手機,全部是大屏、耐摔打、配置高的高級貨,每部的成本價在一千元人民幣左右,只是這麼一批貨物,貨款就需要三百億人民幣,我們當時只是支付了十億定金,現在人家要求結清貨款。」

「這麼快?這才多長時間,居然生產出來了三千萬部手機?看來我還是小看了國內代工廠的實力啊1韓孔雀嘆息道。

「老闆,我們生產這麼多手機有什麼用啊?」黃山實在是摸不透韓孔雀的想法。

韓孔雀道:「自然是有用的,既然已經生產完成了,那就驗貨,只要貨物沒問題,那就可以收貨付錢,反正今天賺了四百五十億,我們也算是暴發戶了,還有,你繼續追定三千萬部手機。」

「還定?三千萬部手機可又是三百億人民幣,下一次交貨,我們還有錢付款嗎?」黃山有點擔心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放心,收回來的那三千萬部手機,可不是堆在倉庫里玩的,而是要賣出去的,所以你就放心好了,一個月之後,我們會有兩個三百億進賬。」

「一部手機賣兩千塊人民幣?」黃山疑惑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讓你們打通的阿三國的渠道打通了沒有?」

黃山道:「這個很容易,我們在阿三國北部貧民之中的威信很高,只要稍微給他們一點好處,他們就會為我們所用。」

韓孔雀冷冷一笑道:「第一批三千萬部手機全部送到阿三國,一個人口超過十億的大國,我想三千萬部手機,應該很容易消化掉。」

黃山遲疑了一下道:「老闆,阿三國的情況你又不是不了解,有錢人,人家早就有手機了,沒錢的人家,他們根本買不起手機,就像我們控制的北部地區,那裡根本連電都沒有,就算你送他們一部手機,他們都沒法給手機充電。」

韓孔雀笑著道:「這一點完全沒問題,我們這可是智能機,每部手機會配備一隻充電寶,到時候只要用手握著,就可以給手機充電,這樣雖然充電慢一點,但不用花錢啊!這不是正好適合阿三國那種環境嗎?」

「那些人連電都用不起,又怎麼能有錢買手機?」黃山還是認為韓孔雀在異想天開。

韓孔雀笑著道:「沒錢不要緊,反正我們的客戶主要鎖定在青年人身上,就讓他們用人工抵債好了,只要免費給我們干一個月的活,就可以送他們一部智能機,現在國內的人工價格也高了,正好利用一下阿三國的便宜人工,得到那麼一批便宜人工,沒準我們賺的更多。

至於那些有錢人,還真不容易讓他們換手機,不過,那些不算太有錢的小市民,可就不一定了,要知道,我們的手機可是全球通,而且不要通話費,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換手機?」

「全球通?不要話費?」黃山這次是真吃驚了。

韓孔雀笑著道:「你以為我為什麼那麼有信心,能夠賣出這批手機?就是因為我從來沒打算收話費,如果有一部隨便打電話,從來不擔心話費超支的手機,你用不用?」

「我肯定要啊,就是花兩千塊錢買下,我也肯定會買的。」黃山立即道。

韓孔雀道:「就是這樣,這可不是一鎚子買賣,這個帳誰都會算,雖然買手機好像花費了不少錢,但以後可不用每個月都交話費了,這樣能夠省下多少錢?」

「如果這樣,移動公司還不跟我們拚命?」黃山立即想到了問題所在,如果他們不要話費了,誰還用一動的手機卡?移動的客戶全都被他們搶了,移動不跟他們拚命才怪了。

韓孔雀冷笑道:「所以我把市場放在了阿三國,你不知道阿三國的電信巨頭是我們的敵人?既然是敵人,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黃山立即想明白了前因後果,不過他的冷汗也立即下來了,他這個老闆的報復心理也太強了。

韓孔雀心中也在冷笑,當時他想要從孟買尋找孟買型血液,沒想到被阿三國的那家人破壞了,這樣的事情,韓孔雀是絕對不會原諒的,所以他早就在策劃怎麼報復。

只不過當時他手中沒有太多現金來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才想到去南海撈一筆,他也沒想到,他的運氣居然那麼好,第二艘船就遇到了一艘明代沉船,而且還打撈出水那麼多保存完好的宣德青花,這才讓他有了資本做筆大生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