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二十八章騙貸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在市場上是十分火熱的,而且歷年來拍賣的價格都不低。 早在2001年,一件「明永樂青花折枝花卉八方燭台」在拍賣市場上以880萬元的價格拍出,2005年,該燭台二度出現在首都翰海春拍中,並以203...

韓孔雀挑選的一些器型,都是歷年來在各大拍賣行拍賣過的,或者直接是一些著名博物館收藏的,這樣的瓷器價格透明,童叟無欺,所以只要銀行鑒定為真,就沒有太多壓價的空間,因為市場價擺在那裡呢!

就在韓孔雀跟黃山談話的時刻,世界各地已經上演著一幕幕騙局,幾天前,東南亞某國首都,一個金髮碧眼的男子,身後跟著幾個西裝革履的保鏢,手中提著兩個黑色的手提箱,走進了當地一家銀行。

很快,他們就被這家銀行的經理迎進了貴賓室,等他們再次出來的時候,兩隻黑色的手提箱已經留在了銀行。

等第二天,幾個人再次光臨這家銀行,此時銀行的大堂經理更加熱情。

「你們做好準備了嗎?」金髮碧眼的老外,走進銀行大堂,就立即開口問道。

「艾薩克先生,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不知道您的東西是不是帶來了?」銀行大堂經理畢恭畢敬的道。

叫艾薩克的白人道:「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們這邊每問題,我隨時可以讓人送來。」

「現在我們就準備好了,如果艾薩克先生沒有什麼為難之處,可不可以現在送來,畢竟我們請來的專家,不能長時間滯留在銀行。」大堂經理道。

艾薩克道:「好的,休斯管家,請通知家裡的守衛,把庫房裡的那批瓷器運來。」

「好的,我的主人。」一名老年白人立即答道。

說完,這名白人拿出電話,說了幾句,再次跟上了眾人,等進入貴賓室,艾薩克道:「經理先生,不知道我先前送來的那兩件瓷器怎麼樣?」

「尊敬的艾薩克先生,請原諒我們的小心謹慎,您知道的,現在的古董,造假騙貸的太多,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當然,您是不同的,像您這樣有底蘊的貴族,自然不會帶來一些贗品」

這位大堂經理還沒有說完,艾薩克就打斷了他的話:「直接說結果,我家的東西,根本不怕別人鑒定。」

「是,是,艾薩克先生,您的東西是真正的明代宣德年間的青花瓷,正宗的官窯器,鑒定證書已經開好了,如果您想要拍賣,我們銀行完全可以替您操作具體事宜。」大唐經理道。

艾薩克道:「你也許已經聽說了,最近我的生意遇到了點麻煩,繼續大筆現金,所以想要用這批瓷器抵押貸款,不知道你們銀行接收不接收?如果想要讓我把瓷器賣了,那就不用說了,畢竟是祖上傳下來的,我不可能因為缺錢,就把祖宗的東西賣了。」

大堂經理自然認識這個艾薩克,一個不學無術,只知道吃喝玩樂的花花公子,就他還不買祖宗的東西?

如果他祖父能夠賣錢,沒準他連他祖父的枯骨也賣了。

雖然心中鄙視,不過大堂經理卻沒有表現在臉上:「艾薩克先生,雖然您拿來的兩件瓷器十分珍貴,但價格並不是太高,如果想要讓您的家族企業東山再起,可需要不少資金。」

艾薩克笑著道:「這個你就放心好了,昨天我拿來的是一隻盤子和一隻碗,你應該知道,我的祖上是貴族,當年曾經常駐中國,所以這種青花瓷,我們家收藏了一整套,知道一套是怎麼回事嗎?」

「請艾薩克先生不吝賜教。」大堂經理一臉笑容的道。

艾薩克道:「這裡面有一對花瓶,十隻盤子,十隻碗,一個酒壺,八個酒杯,還有其他一些瓶瓶罐罐,說多了你也不懂,反正它們是一整套,這一套一共四五十件。」

「啊,這麼多?看來真是寶貝,不過艾薩克先生不用害怕,我不懂不要緊,我們請來的專家懂,所以請你一定要放心,交給我們銀行處理,肯定是您最英明的決定。」大堂經理道。

就在他們說話的功夫,一輛車停在了銀行門口,很快一隊保鏢護送著一些箱子走進了銀行。

這時,銀行之中也走出來了更多的人,裡面一些人很明顯是中國人,而艾薩克身邊的一名黃種人,臉上露出一絲不屑。

這些人走進了一個大廳,等所有箱子打開,這些人快速分散開,開始鑒定箱子里的瓷器。

這些瓷器全都是一色的青花,保存的都很好,看著就好像新的一樣,每一件瓷器都精美異常,根本沒有一絲瑕疵。

這批瓷器雖然是外銷瓷,卻全都是明代宣德年間,景de鎮御窯廠燒造的青花瓷器,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地位。

它以其古樸,典雅的造型,晶瑩艷麗的釉色,多姿多彩的紋飾而聞名於世,與明代其他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其燒制技術達到了最高峰,成為我國瓷器名品之一,其成就被稱頌為「開一代未有之奇」。

《景德鎮陶錄》評價宣德瓷器:「諸料悉精,青花最貴。」這也是這家銀行那麼上心的原因。

明朝宣德官窯青花它以其古樸,典雅的造型,晶瑩艷麗的釉色,多姿多彩的紋飾而聞名於世,燒造數量上也是空前的,據《大明會典》記載,宣德八年,朝廷一次就下達了,要景de鎮燒造龍鳳瓷器四十四萬三千五百件的任務。

其中青花佔大多數,由此可見其燒造規模、數量之大。

產品不僅供宮廷日常生活之需,而且也作為商品大量行銷海外,以及對國外入貢者的答贈,成為東西文化交流的見證。

宣德青花胎體比永樂朝厚重,胎質精密細膩、潔白堅硬。梅瓶、大盤、大罐多是無釉白色細砂底,用手撫摸十分光滑,足邊有火石紅斑點,中小件器物是釉底。

釉面肥厚滋潤,光澤柔和不刺眼,多白中泛青,俗稱「亮青釉」。

釉面不太平整,像橘子皮,俗稱「橘皮釉」,極少數有開片。

若在高倍放大鏡下觀察,釉面充滿了大大小小的氣泡,甚至小氣泡擦大氣泡。

宣德朝無論什麼品種的瓷器,幾乎都是這種釉面,所以這批被韓孔雀的手下,精挑細選出來的宣德官窯青花,實在是沒有什麼可挑剔的。

這批瓷器出了普通的盞、盤、碗之外,其他全是瓶和壺,瓶有梅瓶、玉壺春瓶、膽瓶、貫耳瓶、四方倭角瓶、折方瓶、天球瓶、寶月瓶、扁腹綬帶葫蘆瓶等。

壺有執壺、葫蘆口執壺、玉壺春執壺、方流執壺、軍持、扁壺、背壺、梨形壺、僧帽壺等,可以說這次韓孔雀也是下了血本,才湊出這麼一套豪華瓷器。

當然,這主要是這樣的瓷器,那條船上實在是太多了,畢竟幾十萬件瓷器,就算再大的博物館,也會被塞的滿滿的。

既然想要賣個好價錢,韓孔雀自然是做了充足的準備的,而明清兩代的青花瓷,在市場上是十分火熱的,而且歷年來拍賣的價格都不低。

早在2001年,一件「明永樂青花折枝花卉八方燭台」在拍賣市場上以880萬元的價格拍出,2005年,該燭台二度出現在首都翰海春拍中,並以2035萬元的高價成交。

同年,在倫敦佳士得拍賣場上,一件「元青花鬼谷下山圖罐」拍出1568.8萬英鎊約合1.6億元人民幣的天價,其高仿品市場上價格甚至也高達十幾萬元,隨後,在香港蘇富比春拍中,一件「明宣德青花藏文高足」以2306萬元成交。

2010年,一件「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紋花觚」在首都匡時五周年秋拍中,以6680萬元落槌。

2011年,香港蘇富比秋拍上,一件「明永樂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紋梅瓶」成交價格再次突破億元大關,達到1.6866億港元約合1.3億元人民幣。

去年,一件「明成化青花纏枝秋葵紋宮」又以1.41億港元約合1.1億元人民幣成交。

在藝術品收藏市場上,青花瓷表現一直都比較突出,部分精品的身價隨著時間沉澱,更是成倍上漲,其中,元明清時期的青花瓷精品經常能拍出幾百萬、幾千萬甚至上億元的高價。

韓孔雀這次拿出來的就有一些大器,像青花纏枝花卉紋梅瓶和青花纏枝蓮紋瓶,這樣的官窯瓷,每一件的價格都要超過千萬,甚至上億也不是不可能的。

還有青花藍查體梵文出戟**蓋罐,這個在國內只有故宮有收藏,如果拍賣,拍出上億的價格是一點都沒問題的。

就算不說這些大器,就是小型的酒壺之中,也全都是精品,像青花三果紋執壺,這東西在外也沒有多少流傳,現在知道的,也就故宮有一件。

這麼一批宣德青花官窯瓷出世,不管是誰遇到了,都是天大的幸運,就算弄不到手,看一眼,也是一種福氣。

「規矩都懂吧?」艾薩克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喝這咖啡,雖然心中有點忐忑,不過他也沒有太過擔心,畢竟身邊的那個黃種人已經明確表示了,這批瓷器都是真的。

這樣一來,他實在是沒有什麼擔心的,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表現的越來越輕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