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二十五章天生神力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勝造七級浮屠。」柳絮不由分說的拉著韓孔雀就走。 韓孔雀無奈的道:「腦瘤可不是那麼容易治療的,而且是晚期,很可能癌細胞已經擴散了,這樣的病人,就算有特效藥,你又有多大的把握治好?」 「盡...

韓孔雀準確的把毯子的一角送到了小韓凰的手中,等小韓凰抓住的時候,韓孔雀開始慢慢的鬆開了手。『*言*情*首*發』

「啊?那可是五十斤重的金磚,不要傷到韓凰的手臂。」柳絮驚叫道。

韓孔雀笑嘻嘻的看了一眼柳絮道:「這個你就小看我的寶貝女兒了。」

「我們的女兒。」柳絮糾正道。

韓孔雀道:「這不是重點好吧?看看,我們的寶貝女兒,抓著五十斤重的金磚也不算很吃力呢1

此時小韓凰的手臂搭在柳絮的雙腿外側,金磚雖然是被小韓凰抓著的,不過小韓凰的力氣可是作用在柳絮雙腿上的,所以那沉甸甸的感覺,柳絮感受最深。

「她真的抓起來了五十斤重的金磚?」柳絮驚訝的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習慣是可怕的吧?其實韓凰的手勁是很大的,不過你卻能夠輕鬆壓制住她,這也是一個習慣。」

「她才一個多月大,會不會不正常?」柳絮有點擔心的道。

韓孔雀道:「有什麼不正常的?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個小女孩,能夠輕易的提起一個十八斤的小水桶,既然人家可以,我們的女兒為什麼就不可以?」

「那是十八斤,這是五十斤,還有,那個小女孩多大?我們的女兒多大?」柳絮也看過那個電視,不過那個小女孩好像一兩歲了,而小韓凰可是不足兩個月大。

「不管多大,有就好,我們家的小韓凰是有點特別,但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小韓凰的體制特殊,難道就能間接從我這裡得到強化了?」柳絮問道,

韓孔雀笑著道:「癌細胞可不會通過乳汁擴散,而你體內的藥物,經過你過濾之後,轉化為乳汁時。已經算是一種生命能量,是大補之物,對我女兒沒有任何壞處。」

「沒壞處就好。」聽韓孔雀說的那麼肯定,柳絮也就放心了。

柳絮把那塊金磚從韓凰的手中奪過來。隨手扔到了地上,而小韓凰好像吃飽了,此時正用那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柳絮,從哪眼中,韓孔雀看到了滿眼的好奇。

「我女兒還真是聰明呢?她的眼睛里包含著思想,這可是智慧的表現。『*言*情*首*發』」韓孔雀樂呵呵的道。

「剛滿月的嬰兒,有什麼思想?」柳絮不以為然的道。

韓孔雀卻不這樣想,他道:「韓凰,你媽媽說你是傻子。你打她一下。」

韓孔雀剛說完,小韓凰的小手,就甩在了柳絮的臉上,韓孔雀一看就笑了:「這是在打臉啊1

「什麼打臉?她沒用勁,這是在跟我親呢1柳絮抱起韓凰。娘倆臉貼著臉,親了起來。

就在他們一家其樂融融的時刻,黃山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什麼事?」韓孔雀把手中的孩子交給了柳絮。

柳絮抱著韓凰佔了起來,看著走進來的黃山,因為她發現,黃山的實現落在了她身上。

「怎麼了?有什麼事直接說就好了。」柳絮道。

黃山道:「外面來了一伙人。想要求我們醫院收留他們。」

看到柳絮的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韓孔雀道:「接收他們住院就好了,反正我們也沒事了,今天就搬出去好了,這樣醫院也不用封鎖了,可以開始正常營業。我想柳絮應該做好了準備。」

柳絮道:「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開業,既然有人來了,就收下他們吧1

看到黃山還沒有要走的意思,韓孔雀道:「怎麼了?有什麼事直接說。不要吞吞吐吐的。」

黃山苦笑道:「老闆,這次恐怕又是一個麻煩,來看病的是個年輕的女人,腦癌晚期。」

「腫瘤?」韓孔雀皺著眉頭道。

黃山道:「我也是聽說的,他們說腫瘤不小,一般醫院根本治不了,所以就來我們這裡了。」

「腫瘤晚期走到哪裡都治不了,這一點我想他們不會不明白吧?」韓孔雀道。

黃山道:「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所以才來了我們這裡。」

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道:「這種病我們也沒有把握。」

黃山道:「那個病人還是很可憐的,母親早亡,父親最近也死了,自己又得了腦瘤,本來想自殺一死了之,可愛上了一個男人,男人家裡很窮,兩個人經過千辛萬苦才最終走到一起。

如果不是這個男人勸她,她也許已經自殺了,這樣一個人,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想要尋找一條生路,實在是不容易。」

韓孔雀瞥了黃山一眼道:「你悲情劇看多了?這樣的事情也就在電視上有,現實板的公主和灰男孩的故事?」

黃山訕訕的道:「老闆,我做過初步調查,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幫他們說好好話。」

韓孔雀頭疼的道:「收留他們住院沒問題,但這樣的病症實在是不好治,柳絮你看著辦吧1

黃山一聽韓孔雀的話,立即高興了起來,不過,當他看向柳絮的時候,立即知道事情不是他想的那麼樂觀。

本來黃山以為最大的問題是韓孔雀,現在看柳絮的表情,他才發現,也許真像韓孔雀說的那樣,他們是沒有把握治癒的。

柳絮當然看到了黃山的表現,所以她道:「雖然沒有看過病人的病例,不過既然是腫瘤晚期,我還真沒有把握,韓孔雀,你怎麼看?」

韓孔雀一攤手道:「最近我是做了很多關於癌細胞的實驗,不過那只是針對癌細胞的實驗,跟治病是完全兩碼事。」

柳絮道:「如果你早對我開放你的實驗室,我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兩眼一抹黑,反正現在臨時抱佛腳也沒用,你跟我一快去看看病人吧1

韓孔雀可不想去,所以他直接道:「現在實驗室的實驗數據你可以隨便看,不過我可告訴你,那些只是針對各種癌細胞的滅殺和抑制的實驗,這跟針對人體治病可是完全不同的。」

「你就不要推脫了,我還不知道你?既然有方法殺死癌細胞,那就是巨大的成功,走吧!反正你也沒事,我們一快去看看,要知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柳絮不由分說的拉著韓孔雀就走。

韓孔雀無奈的道:「腦瘤可不是那麼容易治療的,而且是晚期,很可能癌細胞已經擴散了,這樣的病人,就算有特效藥,你又有多大的把握治好?」

「盡人事聽天命,這個好像是你經常說的。」柳絮道。

在院長辦公室,韓孔雀和柳絮見到了病人和病人家屬,只是看這夥人的氣度,韓孔雀就知道,這些人絕對不簡單。

有錢是肯定的,而且這些人還不只是有錢,最起碼不是這幾十年發財的暴發戶,這個從氣質上就可以看出來。

「韓先生你好,這位是柳院長吧?我是劉向榮,這位是我的侄女劉彩雲,彩雲,快過來見過韓先生和韓夫人。」劉向榮是一位種男人,一看就是那種見多識廣的人精。

韓孔雀跟幾人大過招呼,道:「先看看病例吧1

「不用在貴醫院重新做一遍檢查嗎?」劉向榮是很明白事理的,他也知道,每到一家醫院,都要在這家醫院做一次全面檢查,這既是對病人負責,也是醫院的一種創收手段。

韓孔雀一擺手道:「如果你們是從小醫院來的,我們肯定要檢查,如果在其他大醫院做過檢查了,只要給我們看看病歷就行。」

看韓孔雀說話太過生硬,柳絮道:「如果有需要,我們會安排病人做檢查的。」

現在醫院的那點小手法,韓孔雀知道的很清楚,就像他爺爺韓天山那次摔倒昏迷,醫院居然不管病人的安慰,執意先讓病人去做全身檢查,那樣的行為,他是深惡痛絕的,所以韓孔雀可不想做這樣的事情。

當然,韓孔雀也不是不想多賺錢,畢竟做檢查是不用花費成本的,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只要幾台機器一動,就是真金白銀的進來,可韓孔雀想的更加深遠,如果不能給人治好病,還要昧著良心坑人家,那做人也太沒底線了。

如果能夠治好病人的病,那又另說了,到時候,就算不賺病人的那點檢查費,他也能夠賺一大筆。

接過病例,柳絮翻動,韓孔雀隨著看了幾眼,等看到了拍的片子,韓孔雀和柳絮就完全沒有繼續看下去的想法了。

看到兩人同時抬頭,劉向榮立即道:「怎麼樣?」

韓孔雀看向柳絮,示意讓她說,柳絮面無表情的轉過頭道:「先安排病人住院吧!安排好了再說。」

「住院?那麼說彩雲有救了?」這時房間里一直沒有說話的一個年輕男人開口了。

「醫生,你還是直接說吧!我的病情我了解,如果你們沒有辦法幫到我,還是直接告訴我好了,那樣也不用麻煩在這住院了。」這時那位病人劉彩雲也開口了。

柳絮看向劉向榮,又看了一眼那個年輕人,年輕人直接轉過身對女孩道:「彩雲,既然醫生讓你住院,就說明他們是有辦法的,走,我陪你去病房。」 本章結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