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二十二章精品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27 20:33  |  字數:3316字

韓孔雀笑著道:「宣德官窯青花,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經濟、文化、藝術以致思想觀念,所以這一點上跟滿清是完全不同的。

作為宮廷用瓷和精美的藝術品,宣德官窯青花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這與當時制度的完備與技術的成熟有很大關係,作品一直被後人推崇,為青花工藝的典範。

自明代成化朝開始到晚清民國均大量燒制,最為成功的是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以清宮舊藏的宣德青花為藍本,去精心燒造,造型、尺寸、紋飾都十分酷似原作,具有宣德青花的韻味,所以說,清三代的和明代青花還是有所不同的。

如康熙朝仿宣德青花仕女紋碗、纏枝花紋缽缸,折枝花果紋花口碗,纏枝花紋魚簍尊,海水異獸紋高足杯。

雍正朝仿宣德青花竹石蕉葉紋玉壺春瓶、花果紋梅瓶、花卉紋書紋燈、團龍紋葵式洗、海水龍紋天球瓶、綬帶耳葫蘆瓶、牽牛花四方委角瓶。

乾隆朝仿宣德青花錦紋蓋罐、鳳穿花紋罐、松竹梅人物紋盤、把蓮盤、花果紋執壺等,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但仿的就是仿的,跟珍品宣德青花還是有很大不同的,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才更能證明這批瓷器是8書網

宣德的,而不是滿清時期的。」

「這麼說你已經確定這些全是明代宣德年間的瓷器了?」柳絮道。

韓孔雀點頭道:「不止是明代宣德瓷那麼簡單,而且是正宗的官窯器。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官窯器啊?那這次的收穫還真大。」柳絮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南邊可是重要的絲綢之路,歷史上,絲綢、紙張、瓷器、鐵器等生產生活物品一直是中國向海外諸國輸出的大宗物品,這裡面只要找到任何一艘沉船,就是一大筆財富。」

「如果是運輸的絲綢呢?由於海水環境的因素,絲綢、紙張等有機類物質可是很難長期保存,鐵器等金屬物品亦會嚴重鏽蝕,也只有瓷器可以長期不受侵蝕。」柳絮淡淡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們所能見到的由水下沉船出土的文物,基本是以瓷器為主。水下考古許多研究課題也是圍繞其開展的。」

「可保存的這麼好的瓷器。也太讓人不敢置信了。」韓榮華抱著那個精美的宣德青花三果紋執壺道。

韓孔雀解釋道:「目前我們看到的出水瓷器,大體上可以按照保存狀況分為新、舊兩種。所謂舊,是指這些器物本身的釉面已經受到嚴重磨損,器體上多粘有貝殼、珊瑚等雜質。

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沉船所處位置多屬沙石質海底。這種地質結構的海底一般比較堅硬緻密。遇難船隻的船體結構直接接觸到海床導致破碎。

古代船舶的肋骨、舭骨、隔板等構件。大多是由不同形狀的鐵釘以及粘合物相連接,隨著時間的推移會失去作用,今天我們從一些古沉船的上方俯視的話。看到的是一個散落攤開的,以龍骨為中心的正投影平面解體船型。

所以,在沉沒過程中,瓷器一部分傾倒到船外,直接散落在海床上面,遺留在船體內的瓷器,隨包裝材料的分解,也會直接暴露在海水當中,這種情況在地中海、阿拉伯海等海域尤為常見,我國的南海西沙、南沙海域等處亦屬此類情況。

由於潮汐作用,裸露的瓷器會受到兩次**、低潮的海水衝擊,器物與海沙不斷摩擦,造成表面的釉面的打磨,最後完全失去光澤,觸摸時手感非常粗糙。

另外還有一種比較特殊的情況,就是沉船被掩埋在深厚的海泥之下,仔細考察我國的沿海地理,可以發現從北到南依次有遼河、海河、淮河、黃河、長江、錢塘江、閩江、珠江等大江大河注入,這些內陸河流帶來大量的泥沙入海,不僅造成了海水的混濁,同時在大陸架上形成厚厚的泥土層。

船隻沉沒後,海底淤泥會形成向下的吸力,再加上自身重量的作用,船體通常是被掩蓋在海底平面以下數米,直到接觸到緻密的泥沙層,才會達到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

瓷器運輸上船時通常是有木箱、竹筐甚至象缸、瓮等大件陶瓷品作為外包裝的,與前者直接散落海床表面不同,瓷器受到了更好的保護。

在我國沿海已經發現的古代沉船中,南海1號宋代沉船、福、建平、潭碗礁清代沉船,都是這種類型,上世紀80年代韓國發現的木浦新安宋代沉船也與之類似,這些沉船當中的瓷器受到包裝物和海泥保護,實際上處於一種隔絕封閉的環境。

這類器物一般是當時生產後直接上船,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迹,釉面亦無絲毫磨損,給人的感覺如同新制仿品,出水後燦然如新,很難相信已被掩埋了數百年之久。」

「你是說,現在發現的這批瓷器,也是因為這種情況保存下來的?」柳絮雖然在認識韓孔雀之後,讀了不少關於古玩鑒定等方面的知識,不過她並沒有深入研究,所以也就知道一些皮毛。

韓孔雀點頭道:「這幾件都是這種情況下保存下來的,所以看著嶄新如故,但不是所有的瓷器都那麼好運,也不是所有的瓷器都有那種待遇,所以你們看,這件就不同。」

說著,韓孔雀拿起一件青花扁壺,看到柳絮和韓榮華的視線,全部被吸引過來了,韓孔雀才道:「這是一件脫了鹽的青花瓷完整器,它之所以保存的這麼好,就因為它是瓷器,也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