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二十一章明代沉船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27 20:33  |  字數:4553字

邁克.哈徹這個傢伙之所以出現在南海海洋考古公司的打撈船上,完全是因為他的名氣太大了,所以他才會偷偷的藏在了南海海洋考古公司的打撈船上,不過,這樣一來,卻是便宜了韓孔雀。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

在韓孔雀截胡了南海海洋考古公司發現的沉船之後,再次從邁克.哈徹的嘴裡獲悉了另外一艘沉船的消息。

發現這艘沉船之後,對船上一個僅幾平方米的小艙進行了打撈,只是這一次,就打撈出文物數6000多件,其中4000多件是完整的。

就是有了這樣的收穫,韓孔雀才不想輕易離開羊城,因為韓孔雀從邁克.哈徹嘴裡知道,南海之中有超過兩千艘沉船。

2000多艘沉船價值多少?

可以說在那藍『色』的海水下,湮沒於泥沙之中的眾多古沉船,以及它們所載有的無盡的財富,引發著人們的瘋狂,其中有韓孔雀。

但又不止是韓孔雀,只要是有點勢力,又有點野心的,都想過去參一腳,就像陳嘉義他們,要知道他們的打撈公司組建的可比韓孔雀的公司早多了。

「你好自為之吧!現在神龍號在外海,天高皇帝遠,我們也管不了你。」柳絮嘆息了一聲道。

韓孔雀笑著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再怎麼樣我也是好人,違背良心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做的,就算為了小韓凰,我也要積點德。」都市藏真921

柳絮和韓榮華沒有在開口。韓孔雀剛想在安慰一下她們,就聽有人敲門。

「進來。」韓孔雀開口道。

黃山抱著一個大箱子走了進來,韓孔雀一看,立即高興的道:「運回來了?」

黃山也一臉笑意:「運回來了,說是給小韓凰的滿月禮,這可是瓷器,真不知道路明大哥是怎麼想的,居然還能用這個做滿月禮。」

「滿月禮?快打開我看看。」韓孔雀高興的迎上黃山,能夠作為滿月禮的東西,還真是讓他期待。

韓孔雀幫助黃山小心的把箱子放在地上。而黃山很快就把外面的包裝拆除。首先從箱子里拿出來了一件盞和後面的托,看著上面的一圈孩童,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

笑夠了韓孔雀才道:「鬥彩嬰戲紋帶托茶盞啊!這可是多子多福的象徵,嗯。黃山你帶我謝謝他們。他們的這份禮物我很喜歡。」

柳絮和韓榮華也好奇的湊了上來:「看樣子是鬥彩嬰戲紋帶托茶盞。這種托茶盞是國內出土過不少吧?還有,最珍貴的應該算是宣德鬥彩鬥彩嬰戲紋帶托茶盞吧?」

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柳絮道:「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們還真是一家人。看看上面的孩童,是不是特別唯美?」

黃山道:「我們急著讓人送這些東西回來,主要就是想要讓老闆鑒定一下,看看是不是宣德時期的鬥彩,如果證明這些東西都是宣德時期的,那麼這次發現的這條船,就有可能是明代宣德時期,這樣這條船上的東西,價值就大了。」

韓孔雀仔細看著手中的茶盞,這件鬥彩嬰戲紋帶托茶盞,托高3.2cm口徑9cm,底8.5cm,盞高為4.8cm,底徑8.5cm,杯托成盤形狀,盤內設盤中盤以固定碗底。

盤中央繪五『色』寶相花一朵,托內壁繪海水紋一圈,托的外壁一圈繪紅牆,一圈繪山巒,九個孩童在牆外玩耍,托的底部內挖,外繪五『色』仰蓮紋,內為青花雙圈六字楷書款「大明宣德年制」。

茶盞成碗形,內為亮清釉,外壁繪七個孩童在野外玩耍,遠處是山巒,近處是花卉,圈足,底內青花雙圈六字楷書款「大明宣德年制」。

盞與托慢慢地轉動,猶如放一部動畫片,這山巒街坊,樹木草叢,與孩童玩耍的千姿百態,構成一幅古代民間民俗的畫面,它好像能夠把你帶入畫中,讓你親自體驗那個時代孩童的天真無邪。

韓孔雀仔細看了一遍道:「不管是從器型、釉『色』還是工藝上看,都應該是宣德時期的瓷器無疑,鬥彩始於宣德,現已有定論。都市藏真921

唐代有三彩,宋代有紅彩,據說元代有紅綠彩,但尚未定論,宣德鬥彩,其藍為蘇青,五彩稱古彩,分青花五彩之填彩和釉上五彩。

目前,釉上五彩最早的是嘉靖.萬曆,究竟如何,還有待考古新發現,古代的發明與傳承,都是世襲單傳,很少有檔案備查,以至於德國1927年發明的鉻,我國二千多年前兵馬俑坑的寶劍上就有了,這是有實物依據的。

宣德宣德鬥彩的成功之處,在於善於應用『色』彩的變化,《長物志》嘗言明宣窯:隱紋如橘皮,紅花青花者俱鮮彩奪目,堆朵可愛。

如今美國魯道夫.阿恩海母《藝術與視覺》有言:光波較短的諸『色』{主要是藍『色』},會使觀察者有距離偏遠的錯覺,而光波較長的『色』彩,這可發生偏近的錯覺。

鬥彩設計正與此原理相合,青花為釉下彩,紅、黑彩則用水作為調劑,展現的是平面,黃、綠、紫用膠作調劑,顯得凹起,形成低、中、高、三個層次的立體感,這是古人在材料應用上的創新,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宣德鬥彩實物一度失傳,《長物志》所言遂疑為杜撰,但近年又陸續有發現,近年景德鎮珠山明官窯遺址發掘,見有宣德官款的鬥彩殘器,而且西北薩迦寺院又發現宣德鬥彩鴛鴦卧蓮紋大碗。

宣德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