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一十九章價值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夠從海水裡撈出價值一千五百萬的東西,他會很高興,可現在,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撈出那麼點價值的東西,他還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 不過,總不能被自己的妹妹鄙視了,所以韓孔雀道:「這你可想錯了,要知道...

「嗯,是有一條沉船,這次我想要的不全是船上的瓷器,還有一本秘籍,那個東西,對我很重要。」韓孔雀道。

「不是財寶?而是秘籍?什麼時候我哥的心地那麼單純了?」韓榮華根本不信。

韓孔雀笑著道:「不是說了么?瓷器是一定有的,但秘籍才是重點,不過這次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目的的,因為那本秘籍也只不過是我的猜測,而且很可能被秘籍的主人帶出了輪船,那樣這艘沉沒的輪船上,就只能收穫一些瓷器了。」

「收穫一些瓷器就很不錯了。」韓榮華鄙視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我也沒說我不滿意啊1

「都有些什麼?」韓榮華還是有點好奇的。

韓孔雀道:「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這個要打撈上來之後才能確定,不過之前越國那邊曾經從海底打撈上來了一些瓷器,都是從越國金甌半島南端海底撈出來的。」

「啊?被別人撈過了,還能剩下多少?」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那艘船比較特殊,當時途經越國金甌半島的時候,遭遇了海島,最後船上發生了大火,輪船沉沒,越國政府打撈上來的瓷器,就是從這艘被大火燒毀了的輪船上打撈出水的,而我打撈的這艘輪船,則是當時打劫貨輪的那艘海盜船。」

「這麼說,這艘海盜船的價值肯定比越國打撈的那艘貨船的價值高了?越國那次得到了多少好處?」韓榮華問道。

「那是三百年前的瓷器,已經拍賣了。你打開電腦,我給你找找看。」說完,韓孔雀給韓榮華提供了一些關鍵詞,很快就搜索出來了相關內容。

三百年時間,近三個世紀,這樣的瓷器在預展,自然吸引了很多人觀賞,所以圖片是少不了的。

這是在阿姆斯特丹進行拍賣的沉船精品,共75000件,其歷史可追溯至1725年前。總估價達200萬歐元。

現場展櫃中。有一打青花小碗黏連、重疊在一起,形狀酷似一隻海螺,這是因為裝載這批瓷器的中國商船,原本應開往歐洲。卻中途因甲板起火。沉沒于越南海岸之外。

這打瓷器因大火高溫而融化黏在一起。化身為「海螺」,這批在海底沉睡了300年的精美瓷器,部分於1998年被越國當地漁民撈起。重見天日。

漁民非法打撈的消息經媒體曝光后,越國政府旋即全面打撈沉船,並追回漁民所撈的器物。

打撈上來的瓷器大多出自景德鎮,品質精良,有青花茶具、瓷盒、啤酒杯以及色彩鮮艷的彩釉人偶等,從形狀和圖案可看出,這批瓷器是專門為歐洲市場特製的中國外銷瓷。

「七萬五千件才賣了二百萬歐元?這也太不值錢了吧?」韓榮華有點驚訝的道,這根她想象中的寶藏差遠了,那麼多瓷器,居然才值二百萬歐元。

韓孔雀笑著道:「第一,那是十幾年前的事情,現在海撈瓷肯定增值了,第二,海撈瓷差不多都是民用瓷,也就是說,當時出口的瓷器,大多數是都是國內皇家不用的次品,第三,那批瓷器都是被大火燒熔了的。

當然,沒燒融的也肯定被海洋生物腐蝕的厲害,所以,綜合起來,其價值就低了點,你要聽清楚,也只是低了一點,要知道二百萬歐元,換算成人民幣可是超過一千五百萬,所以七萬五千件海撈瓷賣到一千五百萬是不算少的。」

「花費一個多月的功夫,勞心費力,提心弔膽的才賺一千五百萬,這麼做有什麼可驕傲地?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好好打理一下我們的早餐連鎖店,我們七百家連鎖店,每天的出利潤都超過七百萬,一千五百萬也不過是兩天的利潤。」韓榮華撇了撇嘴道。

韓孔雀一想,可不是這樣嗎?

原來如果能夠從海水裡撈出價值一千五百萬的東西,他會很高興,可現在,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撈出那麼點價值的東西,他還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

不過,總不能被自己的妹妹鄙視了,所以韓孔雀道:「這你可想錯了,要知道南海那邊的沉船可是很多的,還有,每一艘沉船之中,可不是只有幾萬件瓷器,而是幾十萬件,如果是回城的沉船,沉船上往往會裝滿了金銀珠寶。」

「也許是香料什麼的,如果真是香料或者其他貨物,那這艘沉船就什麼價值都沒有了,還有,現在我們出口的東西都是次等貨嗎?

既然我們現在都把最好的東西用來出口了,難道古代會把好東西自己留著用,而用次品去賺錢?這怎麼想都不符合邏輯啊1韓榮華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所以很快就抓住了自家大哥話語之中的漏洞。

韓孔雀有點無語,他這個妹妹還真是不好忽悠了,古代的外銷瓷都是當時各窯場的精品,古代的窯嘗窯工、商販為了能賣到好價錢,都是挑選最好的器物賣出去換錢,留下最差的供自已吃用,所以才有古諺云:燒瓷人吃缺。

當然,韓孔雀也不完全是忽悠韓榮華,因為在古代,但凡是外銷瓷器的品種都比較單一,都離不開盤盤碗碗、罈罈罐罐之類的器物,而且從出水的器物可看出是福、建青瓷為主,浙、江龍quan瓷為輔,因此其價值不可能很高。

根據海內外拍賣機構近年來拍賣海撈瓷器的記錄,再結合國內市場海撈瓷的市場交易價格來推算,網上的估價還是略顯保守的。

「知道國內轟動一時的南海一號沉船吧?那批南宋青瓷器的市場估價,平均每件的實際價值只值人民幣2000元,如果有6萬8萬件完整器,其總值就超過1億2千萬1億6千萬元。

但根據長期從事海撈瓷器的收藏和研究經驗所知,從海中打撈出水的瓷器完整無損機率,有百分之四十。

其破損程度是嚴重的,在海中被海水浸泡幾百年,就算出水后經過脫水、脫鹽的處理后,有超過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器物釉面受到侵蝕破壞,其價值也不會少多少,如果保存的稍微好一點,那收穫就大了。

所以,不管怎麼算,打撈一艘沉船都是一夜暴富的節奏,要知道一艘船按照運輸三十萬件瓷器計算,完整器在十二萬件左右,保存完好的也能達到四五萬件,所以說,一艘沉船的價值,絕對要超過你的想象。」

「我聽到的怎麼跟你說的有點不同?」就在這個時候,柳絮走進了房間。

「開完會了?」韓孔雀看著走進來的柳絮道。

柳絮道:「開完了,從今天開始這裡就沒有多少事情需要我處理了。」

「那好啊!這樣你也有時間多照顧一下孩子。」韓孔雀高興的道。

「嫂子,你說說,你都聽說了什麼?」韓榮華卻是對沉船比較感興趣了。

「就說剛才你大哥說到的南海一號沉船,為了打撈出水,國家投入超過8億多元的巨額資金打撈,而南海一號古沉船打撈上來的文物價值,只值1億6千萬元。

這是不是有點得不償失?而且是否有這麼多件瓷器?是否有這麼多完整器?這些都還須伸長脖子拭目以待,所以打撈沉船這種尋寶活動,其實就跟賭博差不多,是男人尋找刺激玩的遊戲。」柳絮最後下了結論。

韓孔雀笑著道:「你這是以偏概全,南海一號為什麼會賠本?那是因為國內是整體挖掘打撈出南海一號古沉船,雖說在世界打撈史上創造了史無前例的例子,但如果出現得不償失的結果,就變成了有名氣無實際的面子工程。

南海一號古沉船自1987年發現至今廿年,我國文物考古學界的專家們研究、論證了六年,已有足夠的時間考證,如何進行打撈才有利於國家和人民,但其結果卻是出現投入大量金錢和人力,用一了個得不償失的整體打撈方法。

國外海上打撈沉船的歷史,比我國早幾十年,其海上打撈的專業經驗比我國豐富,其海上打撈設備比我國先進,但為什麼國外打撈機構的海上打撈不進行整體打撈呢?

難道是他們無經驗或是無先進設備和資金投入?其實是沉船整體打撈得不償失,而令他們止步的!因為整體打撈和直接在海底沉船船倉中打撈文物出水基本上是一樣的。

只是整體打撈后,沉船中的文物保存較為完整,損失相對會少些,但時間和資金投入要大得多,直接打撈沉船中的文物損失會較大,但時間和資金投入卻少得多,不止是時間少,對完整器的打撈出水根本沒有一點影響,損失的也不過是那些無足輕重的殘缺器。

所以,最終不管用哪一種方式進行打撈,都必須把文物從沉船船倉的泥沙中取出,才能確定其品種、年代、數量、價值,並展現給人們參觀、研究!這兩者結果一樣,但耗費的資金卻不同。」未完待續。。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