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一十章風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怎麼知道我沒喂?」柳絮使勁推了一下韓孔雀的腦袋,想讓他的腦袋從自己的敏感處挪開。 「不要反抗了,如果再不讓我放鬆放鬆,我都忍不住去水雲間看看了。」韓孔雀把柳絮完全壓住,眼睛對著眼睛,盯著柳絮道...

「如果我沒有遇到大哥你,我們全家會怎麼樣?」司馬曜的臉色並沒有因為韓孔雀的安慰而變好。

韓孔雀嘆了一口氣,沒有在說話,都是成年人了,他說什麼都是無用的。

「大哥,那些人會付出代價吧?那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們不要了,我們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司馬曜的聲音是那麼平靜,但他的話中,卻帶著凌冽的寒風。

韓孔雀再次拍了拍司馬曜的肩膀道:「我們是兄弟,所以不要這麼客氣,股份你拿著,欺負了你姐姐的那些人,一個都跑不了,其他的人,只能看著辦了,這個世道也就這樣了,總不能把那些人全宰了,不是我們不想,是我們沒有那個能力。」

「我知道,大哥也有大哥的難處,就像尋找孟買型血,那應該是有人故意為難大哥的吧?」司馬曜道。

韓孔雀點頭道:「本來你的事情,我最多也就做到現在這種程度,但有了上次的為難,我可以發作一下,把那些隱藏在幕後的人,也一併清理了。」

「這樣也不錯了,如果考我們自己,能夠平安的活下來已經不容易了。」司馬曜道。

韓孔雀看著司馬曜道:「好好活著,只有實力增強了,才能保護自己,保護親人,或者說給人打抱不平。」

「知道了,我會努力的。」司馬曜道。

回到房間,柳絮剛剛哄著孩子睡下:「司馬家的人沒事吧?」

韓孔雀看了看孩子。攬著柳絮一快躺在了床上,撫摸著柳絮的秀髮,嗅了嗅,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

「問你話呢1柳絮打了韓孔雀一下道。

韓孔雀道:「還能怎麼樣。」

柳絮道:「你想怎麼做?」

韓孔雀保住柳絮,讓她躺在自己的懷中,才開口道:「那個水雲間涉及的層面很廣,像司馬曜的姐姐,不是個例,那些人之所以逼良為娼,只不過是為了給一些特權人士尋找獵物罷了。」

「特權人士?」柳絮問道。

韓孔雀對上柳絮的眼睛:「你不會那麼天真吧?」

柳絮認真的道:「平時我們也接觸不到這方面的事情。」

「也是。不是訓練就是被封鎖在軍營或者醫院。你們能夠見識到外面的黑暗才怪了,這也是很多特種兵退役之後會犯罪的原因之一。

本來是為國為民出生入死,具有很崇高的理想,可進入社會之後才發現。他們守護的人。很多是臭狗屎。如果在被這些臭狗屎欺負到了頭上,那絕對是忍無可忍。

因為他們會認為,這些垃圾的存在。踐踏了他們的理想,侮辱了他們那些小死去的戰友,如果留著這些垃圾,他們會不安的,所以只能出手宰了他們,這樣他們也就犯罪了。」

「沒想到你沒當過兵,卻比很多當過兵的人都想的明白。」柳絮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是因為我老婆是個當兵的。」

柳絮道:「不管怎麼樣,那些人是應該收拾收拾了。」

韓孔雀沉默了一會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確實應該收拾一下了,這些人渣玩女人就玩女人吧!還只找良家的,這樣才催生了像水雲間這樣的場所。」

「你打算怎麼做?」柳絮忍不住再次問道。

韓孔雀輕笑道:「我什麼都不用做,等著就好了。」

柳絮懷疑的看著韓孔雀:「你這次願意陪我出去閑逛,不是另有目的吧?」

韓孔雀保住柳絮親了一口,感受到了她嘴唇的柔軟,韓孔雀低聲道:「你應該完全恢復了吧?」

「想什麼呢?生孩子需要一個月才能恢復,這才十來天。」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后道。

韓孔雀的聲音變得有點嘶啞:「你不要騙我,我讀書少。」

說完,韓孔雀一翻身,直接把柳絮壓在身下,腦袋埋在了柳絮胸前的柔軟處。

「不要鬧。」柳絮被弄得渾身酥軟,不過她還沒有想著就範。

韓孔雀稍微抬了一下頭道:「有奶水了怎麼部喂孩子?」

「你怎麼知道我沒喂?」柳絮使勁推了一下韓孔雀的腦袋,想讓他的腦袋從自己的敏感處挪開。

「不要反抗了,如果再不讓我放鬆放鬆,我都忍不住去水雲間看看了。」韓孔雀把柳絮完全壓住,眼睛對著眼睛,盯著柳絮道。

柳絮道:「壓死我了,趕緊下來。」

「你是刨宮產,又不是順產,應該恢復了吧?」韓孔雀用自己的臉頰摩擦著柳絮柔軟的臉蛋道。

「恢復了也不能讓你隨便動,這一個月都不行。」柳絮無奈的道。

韓孔雀一聽樂了:「你不要動,我自己來,輕輕的,不會把你弄壞的。」

「你還要不要臉。」柳絮實在是受不了韓孔雀那滿臉淫蕩的樣子。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我最近表現的夠好了,你也可憐可憐我,從你懷孕之後,我碰了你幾次?我們這是夫妻嗎?」。

「誰讓你不找周姐的,我又沒反對。」柳絮可不會可憐韓孔雀。

韓孔雀笑著道:「如果不是你一心求死,我會那樣,我只是想著,等你真的合上了眼,我在好好的把周美人娶回家,沒想到你會那麼命大,哎,人生三大快事升官發財死老婆,這三樣我只能發發財了。」

「讓你死老婆,讓你死老婆。」柳絮氣急,直接對著韓孔雀的開拳打腳踢。

「女人,再不老實我可真收拾你了,你可還欠著一頓打呢1韓孔雀一瞪眼,柳絮瞬間老師了。

「我也沒想到你那麼厲害,居然把我保下來了,所以,我不是同一二女共侍一夫了嗎?這樣的好事一般男人可撈不著。」柳絮看到韓孔雀想要找茬收拾自己,立即開始哄他。

不過看韓孔雀那不懷好意的樣子,柳絮知道這次沒有那麼容易過關,所以她立即道:「我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等完全恢復了,大老爺你讓我怎麼伺候,我就怎麼伺候你。」

「這可是你說的。」韓孔雀嘿嘿壞笑著道。

柳絮忍不住開始翻白眼,這韓孔雀淫蕩起來根本不是人:「我說的。」

韓孔雀一翻身,再次讓柳絮趴在他的身上:「我再忍半月,到時候我們回魔都,讓你很周二一快伺候我,省的每次弄到一半,你們兩個就不管我了,我發現,我註定是要娶兩個老婆的,要不然,我還真害怕把你們兩個玩壞了。」

「無恥。」柳絮罵了一句,只能把臉藏在韓孔雀懷中,這個傢伙是什麼都敢說。

「比起來,我可有齒的多了,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多少人會被抓。」韓孔雀淡淡的道。

「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定會出手?」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因為我們的女兒,他們已經把我得罪狠了,如果再不出手,以後想從我手裡得到好處,那可就難了。」

就在韓孔雀和柳絮說話的時候,五百名來自外地的公安武警已經進駐羊城,並持槍包圍了處於西城的水雲間會所,押走了自副總以下五十多人,文件賬簿裝滿了五個大箱子,但總經理卻不知去向。

等到各方傳來的消息,事情的脈絡變的漸漸的清晰起來,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粵省掀起了一次掃黃打非專治行動,先是在莞城抓到了水雲間的總經理,從他的四個秘密據點搜出了大量暗賬、現金、毒品、槍支等違法罪證。

經過突審,水雲間的總經理認罪,供出了水雲間涉黑、涉黃、暴力、謀殺以及官商勾結等諸多內幕,然後還是那一招順藤摸瓜,調動十幾個省的警力,對涉及到的三十多個一二線城市的水雲間會所,全部進行了關封處理,抓捕涉案人員近六千人。

而這一切僅僅是開始,專治行動很快從水雲間會所轉入到了官場,幾乎每一天都有人被紀委從家裡、單位和潛逃路上帶走,行動之迅捷有力,打擊範圍之廣之大,都創造了近十年來的記錄。

一個星期之後,曾經名滿天下的龐然大物水雲間徹底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就好像它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那些燈紅酒綠、華蓋雲集的一幕幕,成為了不少人茶餘飯後的消遣和感概。

而由它引起的這場巨大風波也漸漸歸入平靜,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朝堂上的大佬,已經經過層層幕後交易,達成了最終的和解時,這次風暴卻又一次爆發出來。

這次已經不再是嚴打,而演變成了反貪,而且是從上到下,抓大放小的反貪風暴。

這一陣風,又颳了三個星期,才漸漸地平息下來,本來認為以為國內經過這麼一番整頓,怎麼也應該亂一陣,可事情完全相反,整個官場去職了幾萬人,而共和國依然在穩步前行,並沒有任何行差踏錯。

這讓很多事後諸葛亮在猜測,也許國內各方勢力已經達成共識,當然,這在國內的官場不過尋常事,今日的仇敵明日的朋友,所有的政治最終都是為了利益,一個突發事件卻在暗中攪得許多人不得安寧。

韓孔雀也沒想到這次行動居然弄得那麼大,剛開始他還有看熱鬧的心思,到了最後,他也只能苦笑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