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一十章風暴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27 20:33  |  字數:3452字

「如果我沒有遇到大哥你,我們全家會怎麼樣?」司馬曜的臉色並沒有因為韓孔雀的安慰而變好。

韓孔雀嘆了一口氣,沒有在說話,都是成年人了,他說什麼都是無用的。

「大哥,那些人會付出代價吧?那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們不要了,我們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司馬曜的聲音是那麼平靜,但他的話中,卻帶著凌冽的寒風。

韓孔雀再次拍了拍司馬曜的肩膀道:「我們是兄弟,所以不要這麼客氣,股份你拿著,欺負了你姐姐的那些人,一個都跑不了,其他的人,只能看著辦了,這個世道也就這樣了,總不能把那些人全宰了,不是我們不想,是我們沒有那個能力。」

「我知道,大哥也有大哥的難處,就像尋找孟買型血,那應該是有人故意為難大哥的吧?」司馬曜道。

韓孔雀點頭道:「本來你的事情,我最多也就做到現在這種程度,但有了上次的為難,我可以發作一下,把那些隱藏在幕後的人,也一併清理了。」

「這樣也不錯了,如果考我們自己,能夠平安的活下來已經不容易了。」司馬曜道。

韓孔雀看著司馬曜道:「好好活著,只有實力增強了,才能保護自己,保護親人,或者說給人打抱不平。」

「知道了,我會努力的。」司馬曜道。

回到房間,柳絮剛剛哄著孩子睡下:「司馬家的人沒事吧?」

韓孔雀看了看孩子。攬著柳絮一快躺在了床上,撫摸著柳絮的秀髮,嗅了嗅,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

「問你話呢!」柳絮打了韓孔雀一下道。

韓孔雀道:「還能怎麼樣。」

柳絮道:「你想怎麼做?」

韓孔雀保住柳絮,讓她躺在自己的懷中,才開口道:「那個水雲間涉及的層面很廣,像司馬曜的姐姐,不是個例,那些人之所以逼良為娼,只不過是為了給一些特權人士尋找獵物罷了。」

「特權人士?」柳絮問道。

韓孔雀對上柳絮的眼睛:「你不會那麼天真吧?」

柳絮認真的道:「平時我們也接觸不到這方面的事情。」

「也是。不是訓練就是被封鎖在軍營或者醫院。你們能夠見識到外面的黑暗才怪了,這也是很多特種兵退役之後會犯罪的原因之一。

本來是為國為民出生入死,具有很崇高的理想,可進入社會之後才發現。他們守護的人。很多是臭狗屎。如果在被這些臭狗屎欺負到了頭上,那絕對是忍無可忍。

因為他們會認為,這些垃圾的存在。踐踏了他們的理想,侮辱了他們那些小死去的戰友,如果留著這些垃圾,他們會不安的,所以只能出手宰了他們,這樣他們也就犯罪了。」

「沒想到你沒當過兵,卻比很多當過兵的人都想的明白。」柳絮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是因為我老婆是個當兵的。」

柳絮道:「不管怎麼樣,那些人是應該收拾收拾了。」

韓孔雀沉默了一會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確實應該收拾一下了,這些人渣玩女人就玩女人吧!還只找良家的,這樣才催生了像水雲間這樣的場所。」

「你打算怎麼做?」柳絮忍不住再次問道。

韓孔雀輕笑道:「我什麼都不用做,等著就好了。」

柳絮懷疑的看著韓孔雀:「你這次願意陪我出去閑逛,不是另有目的吧?」

韓孔雀保住柳絮親了一口,感受到了她嘴唇的柔軟,韓孔雀低聲道:「你應該完全恢復了吧?」

「想什麼呢?生孩子需要一個月才能恢復,這才十來天。」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後道。

韓孔雀的聲音變得有點嘶啞:「你不要騙我,我讀書少。」

說完,韓孔雀一翻身,直接把柳絮壓在身下,腦袋埋在了柳絮胸前的柔軟處。

「不要鬧。」柳絮被弄得渾身酥軟,不過她還沒有想著就範。

韓孔雀稍微抬了一下頭道:「有奶水了怎麼部喂孩子?」

「你怎麼知道我沒喂?」柳絮使勁推了一下韓孔雀的腦袋,想讓他的腦袋從自己的敏感處挪開。

「不要反抗了,如果再不讓我放鬆放鬆,我都忍不住去水雲間看看了。」韓孔雀把柳絮完全壓住,眼睛對著眼睛,盯著柳絮道。

柳絮道:「壓死我了,趕緊下來。」

「你是刨宮產,又不是順產,應該恢復了吧?」韓孔雀用自己的臉頰摩擦著柳絮柔軟的臉蛋道。

「恢復了也不能讓你隨便動,這一個月都不行。」柳絮無奈的道。

韓孔雀一聽樂了:「你不要動,我自己來,輕輕的,不會把你弄壞的。」

「你還要不要臉。」柳絮實在是受不了韓孔雀那滿臉淫蕩的樣子。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我最近表現的夠好了,你也可憐可憐我,從你懷孕之後,我碰了你幾次?我們這是夫妻嗎?」。

「誰讓你不找周姐的,我又沒反對。」柳絮可不會可憐韓孔雀。

韓孔雀笑著道:「如果不是你一心求死,我會那樣,我只是想著,等你真的合上了眼,我在好好的把周美人娶回家,沒想到你會那麼命大,哎,人生三大快事升官發財死老婆,這三樣我只能發發財了。」

「讓你死老婆,讓你死老婆。」柳絮氣急,直接對著韓孔雀的開拳打腳踢。

「女人,再不老實我可真收拾你了,你可還欠著一頓打呢!」韓孔雀一瞪眼,柳絮瞬間老師了。

「我也沒想到你那麼厲害,居然把我保下來了,所以,我不是同一二女共侍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