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零八章瘋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地道的一條瘋狗,逮誰咬誰,除了要勇鬥狠又沒別的本事,本來這樣的人也沒有什麼出息,也就是窩在羊城的幾條街區小打小鬧,格局不大。 但他也算是運氣好,因為得罪了一位大哥,所以被人報復了,但他居然被...

就在這個時候,從遠處開來一輛警車,警車在人群外面停下,警車上跳下來兩個人,應該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人群呼啦啦的讓開一條通道,捲毛等人聽到警笛也都住了手,大大咧咧的站在店內,竟然沒有一絲的懼意。

為首的一個公安濃眉大眼,賣相很過得去,往店門口一站,威嚴的道:「你們幹什麼」

「沒長眼啊?砸店,這家店賴了我們老闆的錢,不砸他不還啊1

一個年輕點的公安怒道:「怎麼說話呢?警告你,別太囂張。」

捲毛冷哼一聲,將手中已經嚇傻的少婦往旁邊一推,走到年輕公安跟前,道:「警官,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要是別人欠你一百萬,不僅不還錢,還整天找不到人,你怎麼辦?」

年輕公安上下打量他一眼,不屑道:「一百萬?你當錢是用嘴吹出來的?都老實點,有什麼話,回所里再說。」

捲毛身後的青皮嗖的一下全圍了上來,一個個目露凶光,齊刷刷的瞪了過來。

年輕人雖然不信有人敢對公安動手,可這場面也確實有點嚇人,不禁退了一步,叫道:「怎麼著,想造反啊你們?」

捲毛嘿嘿一笑,壓低嗓音,道:「造反不敢,不過捏死個把人,兄弟們還是不怕的,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咱們命都賤的很,就是不知道這位警官覺得划不划算。」

年輕人不過是派出所的小民警,平時管點鄰里糾紛就不錯了,哪裡見過這樣膽大妄為的傢伙,敢當眾威脅恐嚇公安,心裡頓時慌張起來,支吾道:「你……你們……」

為首的公安也是故意讓年輕人去號號捲毛的脈門,看這架勢應該有點來頭,咳嗽一聲,道:「欠債還錢是沒錯,可要錢也得通過正規途徑,不管你們有沒有理,帶人砸店總是不對的,這樣吧!你們先隨我們到所里走一趟,等找到這的負責人,你們再協調解決。」

捲毛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這裡他們人多勢眾,真不行也跑的掉,可要去了派出所,豈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不勞煩警官您費心,今個這龜孫子要是不露面,我就讓他的書店關門。」

為首的公安還沒見過羊城有這麼牛氣衝天的痞子,別說這幫子不入流的混混,就是現在那些混的功成名就的大哥,也不會當眾不給公安系統面子。

說到底,大家互相給面子,才能各安其事,各發其財,這樣才能相處的長久啊!

他心頭火起,本來接到報警也沒當多大事,以為今天書店買書的人多,場面混亂,只來兩個人維持下秩序就行了,沒想到不僅碰到了刺頭,還貌似不太上道,硬是將場面逼的進退兩難。

為首的公安也不是傻子,書店雖然不算多麼厲害行當,但做到這條街上最大,也不是簡單人物,既然這樣人家都敢不管不顧的鬧起來,先不管後台是誰,至少不是自己一個小民警可以插手的。

所以有氣得憋著,有火得忍著,基層的事難干,難就難在爹太多,他輕舒一口氣,臉色柔和下來,好言勸道:「你要想清楚,真鬧大了未必是好……」

人群里響起一片噓聲,他們怕青皮,卻未必怕公安,不知誰喊道:「公安公安,怕硬欺軟……」

年輕公安再也忍不下去,猛然轉身,吼道:「誰?站出來。」

為首公安的臉上一陣白一陣紅,對外面的嘲諷充耳不聞,諷刺幾句又掉不了肉,可真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身上的皮被扒了找誰哭去?

捲毛鼻孔朝天打了個哈哈,道:「走吧!今天的事你們管不了,就是抓了老子進去,晚上還得送老子出來,你不嫌麻煩,我還覺得晦氣。」

這下連年輕公安也察覺不對,到了這一步還敢這麼說話,要麼是個愣頭青,要麼真的有來頭,他唯唯諾諾的看了為首的公安一眼,低下頭不再吭聲。

為首的公安是真想掉頭離開,可背後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實在沒有臉,也沒有那個勇氣,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身後響起一個響亮的聲音:「我可以作證,這幾個人調戲婦女,毆打群眾,打砸書店,擾亂公共秩序,請兩位把他們全都抓起來。」

兩個公安和捲毛等人一起抬頭往門口看去,一個年輕人分開密密麻麻的人群,一步步的走了進來。

就在青年獻身的瞬間,本來躲在書店裡的幾個人,一股腦全部跑了出來。

「我不是打電話不讓你回來的嗎?」一個中年婦女,一把抱住年輕人,把他護在了身後。

「小兔崽子,既然離家出走了那麼長時間,現在回來幹什麼?」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人。

「我能不會來嗎?剛才我媽打電話時,我都聽到我姐的哭聲了,如果我不會來那不成畜生了。」司馬曜一臉氣憤的看著捲毛。

「捲毛狗,我們家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你了?用得著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們嗎?」司馬曜氣憤填膺的道。

「小子,你終於露面了,趕緊把那個小娘們交出來,她可是欠了我們老闆一百萬。」捲毛冷笑著對司馬曜道。

「你們老闆?溫敬銘?誰欠那個畜生錢?」司馬曜冷笑道。

捲毛也冷笑起來:「你還真硬氣,既然硬氣,有本事就不要躲,不過,躲我們也不怕,你的父母在,你就跑不了,你回來了,那個小娘們也會回來的,把他帶走。」

「你們是水雲間的人?」這時剛才被捲毛等人抓住的小少婦,走了過來。

「*子,裝什麼清純,你這樣的爛貨我們老闆不要了,趕緊滾蛋。」捲毛一把推開少婦道。

「姐。」司馬曜一把拉住少婦,把她護在了身後。

不過那個少婦此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清純和柔弱,她從司馬曜的身後走出來道:「你們這些畜生不如的東西,我是*子,你們就是*子養的,你們這些垃圾有什麼資格罵我?

我天生犯賤?不是你們這些畜生拿我的家人逼我,我會作踐自己,讓那些高高在上的畜生糟蹋?現在你們又想糟蹋我的家人?除非我死了。」

「我看你們全家真是活夠了,居然敢在這裡大放闕詞。」捲毛冷冷的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兩名公安道。

「姐。」司馬曜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姐姐。

司馬茹凄苦的一笑道:「姐姐對不起你,如果不是他們來找我,就不會看到弟妹,那樣也不會有這些麻煩,你不應該回來的,這些都是畜生。」

司馬曜獃獃的看著自己的姐姐,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天真活潑的姐姐,什麼時候遭受過如此的苦難,想到自己的姐姐說的那些話,司馬曜就一陣心疼。

「司馬,不要難過。」就在司馬曜的眼睛慢慢的回神時,他聽到了一聲熟悉的聲音。

抬頭一看,韓孔雀和柳絮正站在不遠處:「大哥,大嫂」

韓孔雀冷冷的一笑道:「交給我好了。」

「不用,大哥借給我一隊士兵,我想親自處置他們。」司馬曜跟韓孔雀廝混了一個星期,已經對韓孔雀的情況有所了解,所以,他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麼一會兒,韓孔雀已經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司馬曜一家的麻煩還真不小,像捲毛這樣的,個個都是個亡命徒,這種人,要麼別惹他,要麼就一下子整死,絕了後患!

這種人行事乖張,心狠手辣,一個處理不好,就很可能就會惹下**煩。

就說這個捲毛,原來什麼背景也沒有,孤兒一個,在街頭打架混出來的,手下還有一幫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個個都是亡命徒,什麼事都敢做。

前兩年因為搶奪建築工程,將一個建築公司的老闆砍死了,後來手下一個小弟把事扛了,這個小弟被判了死刑,不長時間就被槍斃了。

有了這麼一次教訓,這個捲毛不止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因為他手下有不少願意替他死的小弟,所以不管是什麼人,都害怕他。

這個人可是地道的一條瘋狗,逮誰咬誰,除了要勇鬥狠又沒別的本事,本來這樣的人也沒有什麼出息,也就是窩在羊城的幾條街區小打小鬧,格局不大。

但他也算是運氣好,因為得罪了一位大哥,所以被人報復了,但他居然被一位貴人所救,就讓他變的更加兇狠,也更加無所顧忌。

就算現在,要整他一個很容易,關鍵是怎麼把他的除惡務盡,所以羊城黑白兩道雖然沒人待見他,卻也不願輕易的招惹他,因為他現在又後台了,只要一下不能弄死他,被他的後台保出來了,那就是一個天大的麻煩。

所以捲毛還有一個外號叫瘋狗,也有人叫他捲毛狗,這個傢伙軟硬不吃,不按套路出牌,你不知道怎樣就會得罪他,所以要麼不動,要動就要一棍子打死,否則的話,只要放跑一個人,每天出門睡覺就得多長一隻眼睛了。

「你是誰?我們老闆的事情也敢管?」捲毛的嚴重流露出一絲殘忍的目光,剛才因為韓孔雀和柳絮的氣度,讓他沒有敢招惹,沒想到現在他們自己送上門來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