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零一章得瑟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20 01:01  |  字數:3435字

韓孔雀被她魅惑的神態勾的yu火大起,飛快的脫去兩人的衣褲,周美人略一掙扎,就順從的放棄了所有抵抗。

韓孔雀俯身而就,周美人婉轉相迎,兩個人的動作是那麼的自然。

房內一片狼藉,透過斑駁的月色,可以隱約見到散落在地上和床邊的各種衣褲,兩個交纏在一起的身體,隨著節奏不停的上下起伏,女人壓抑著的微喘的呻吟從床上傳來,如同一曲漁舟唱晚的優美旋律,在碧波如鏡的湖水中驟然盪起層層疊疊的波浪。

不知過了多久,周美人一個翻滾,劇烈的衝撞聲突然消逝不聞,似乎能聽到男人低聲的笑,和女人羞澀的嗔。

數秒過後,一人直腰坐了起來,順著她的玉背迤邐而下,月光彷彿一個貪婪的遊客,在追逐世間最幽秘的勝地一般,一點點,一寸寸,清晰的照耀在這片光潔如玉的肌膚之上。

如削的肩頭,纖弱的腰身,直至p瓣間那一道淺淺的溝壑,暴露在空氣中,才停下了飛奔的腳步,溫柔的包裹了這具完美無瑕的yu體,在今夜此時,顯得既朦朧又神聖。

長長的黑髮披散在肩頭,更襯的肌膚白嫩如雪,吹彈可破,周美人俏臉緋紅,貝齒輕咬著下唇,眉眼中羞澀和春情交織在一起,足以融化天下每一個正常的男人。

她低頭俯視著韓孔雀,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年輕時的青澀,但他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像極了今晚的月色,從心口蔓延到肺腑的酥麻瞬間便淹沒了她。

如果不是這份溫柔,她又怎麼可能十幾年沒有記起他?

想到夢中那種凶戾的眼神,周美人下意識的腰部微微一動,堅硬如鐵的棍棒早已蓄勢待發,輕晚的破開泥濘的蹊徑,一下沒入了盡頭。

周美人一聲低呼,好看的眉頭微微一蹙,敏感的身體就被完全抽離了所有的力氣,幾欲癱軟,雙手不由自主的探出,按在韓孔雀赤裸有力的胸前。

年輕的身體強壯而有力,散發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周美人嚶嚀一聲,俯身垂頭,胸前的玉兔送入韓孔雀的唇齒間,舌尖輕輕一蹭,凸起的兩點就硬了起來,腰身也開始前後有節奏的擺動。

對她來部,這樣的體位,並不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現在她這樣,只不過是想要喚起昔日的溫柔,為了這個時刻,她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

緊湊,親密,無間,有靈有欲,有思有念,這才是成熟男女追求的所謂愛情。

月光悄悄的移到了別處,周美人皎潔的身軀成了漆黑的房間內唯一的亮點,嘎吱嘎吱的搖床聲忽而急促忽而緩和,最終隨著一聲痛並愉悅的低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周美人連一根小指頭都懶得動,靜靜的趴在韓孔雀的身上,聽著他的心跳,只想時間就此停頓在這一刻,沒有煩惱,沒有紛爭,心靈無限平靜。

韓孔雀輕撫著周美人的頭髮,側過臉頰和她貼在了一起,好一會才低聲道:「冷不冷,把被子蓋上吧?」

周美人縮了縮身子,更緊密的靠著韓孔雀,身下的那根灼熱已經慢慢的變軟退了出去,可方才的猛烈運動仍讓她無力開口說話。

韓孔雀微微一笑,右手抓住一床薄被遮住了女人的嬌軀,然後攬著她的腰身,就這麼彼此依偎著度過了漫長的一夜。

一覺醒來,窗外微明,韓孔雀睜開眼,就看到周美人支著腦袋,半躺在一邊注視著自己,笑道:「是不是覺得我剛睡醒的樣子特別帥?」

雖然經過了昨夜的瘋狂,更不是第一次跟韓孔雀發生這種親密的關係,可周美人卻還無法坦然面對韓孔雀的調笑,只是伸手過去撫過他的臉頰。

「不會是害羞了吧?」韓孔雀繼續調笑。

周美人整個身體揉入韓孔雀的身中,悶聲道:「都老夫老妻了,我有什麼害羞的?」

韓孔雀的一隻手在周美人身上游弋,探索著她的秘密,等周美人受不了了,才用雙腿夾住了他那搗亂的手。

感受到韓孔雀的不屈,周美人道:「去洗澡。」

「洗澡?」韓孔雀一愣。

周美人道:「洗過了澡再去看柳絮,要不然她可能要生氣。」

韓孔雀輕笑道:「我身上有你的味道?如果我跟柳絮睡一晚上,接著來找你,你會不會生氣?」

「你說呢?」周美人抬起頭,給了韓孔雀一個大大的白眼。

韓孔雀頓時笑了起來:「看來你們兩個並沒有你們表現出來的那麼大方啊!」

「自己的男人被別人分了一半,任誰都不會高興。」周美人的頭再次埋入韓孔雀的胸膛,繼續做鴕鳥。

韓孔雀輕笑道:「周二,這樣的想法以後可不要有了,昨天晚上我可是讓著你,如果讓我盡興,能夠把你這小身板折騰散了,所以你們兩個以後要齊心協力才對,要不然我就太可憐了。」

「是不是柳絮受不了你的索取,才會那麼大方的把你讓給我一半?」周美人再次抬起頭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想知道,還是等以後你親自問她好了。」

「是嗎?那我這就去問。」感受到韓孔雀又開始蠢蠢欲動,周美人的小腳丫直接放在了韓孔雀的小腹上,這讓韓孔雀激動了,可他還沒有開始行動,周美人一發力,直接把韓孔雀踹下了床。

「趕緊洗澡去,我要等中午才能去看柳絮。」周美人有被子把身體裹住,不讓韓孔雀再有機可乘。

韓孔雀苦笑不得的走進了浴室,等洗完澡,換好衣服,韓孔雀走到床邊,發現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