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百章洞房花燭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19 18:16  |  字數:4472字

韓孔雀並沒有放開周美人,而是抱著她道:「周二,你是不是皮癢了,剛才是誰招惹誰的?我記得好像是某人先誘惑的我?」

「有嗎?我那是在開玩笑,誰知道你那麼色?」周美人猛然推開韓孔雀,想跑到一邊。

韓孔雀害怕傷到周美人,所以放開了她的身體,不過她剛站起來,就被韓孔雀抱住了雙腿,韓孔雀稍微使勁,周美人立即撲到在了沙發上。

雙腿落入了魔掌,周美人驚叫出聲:「趕快放開,柳絮可是在偷窺我們呢!」

不再滿足於這種程度的接觸,一手握著她的右腳足踝,一手輕輕褪去了鞋襪。

房間離沒有開燈,沙發當著,他們兩個人躺著的地方有些昏暗,可周美人的玉足,卻在昏暗中熠熠生輝,光潔如玉的足背,修短合度的趾尖,握在掌中盈盈巧巧,如同剛在牛奶中浸過的紫玉葡萄,流淌一手的細膩和清涼。

由於害怕柳絮聽到,所以兩個人都沒有出聲,周美人突然屈身俯在沙發上,額頭枕著手臂,長長的頭髮鋪灑開來,映襯著玲瓏起伏的腰身曲線,讓韓孔雀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周美人平日里端莊淡雅,偶爾還會流露出一點讓人震懾的高貴氣質,神態之中還帶著一絲清冷,那種高貴冰冷的神態,讓很多人只可遠觀。

但此時,卻有一個人,抱著她的雙腿,在肆意把玩她的那雙玉足,脫掉絲襪時,暴露出筆直秀美的小腿,周美人一動,那噴血的動作,怕是會讓韓孔雀真的噴出血來。

韓孔雀只覺身體要整個爆炸開來,按著她赤裸的小腳放到了身下,然後輕輕一動。

兩人同時一顫,周美人死死的咬著下唇,從喉嚨深處發出淺淺的低吟,藏在衣服下的肌膚上,激起點點肉眼不可見的細小顆粒,整個身體在微微的顫抖。

韓孔雀灼熱的手掌,沿著腳踝慢慢往上,一點點一寸寸,撫摸著小腿,膝蓋,在彈性十足的大腿上停留片刻,堅定的往更深處探去。

周美人的腦海一片空白,潔白的皓齒輕咬著紅唇,如墨的眼眸透著迷離,身體和靈魂似乎分離成兩個個體,互不歸屬,明明知道這個樣子是不成的,可身體依然在韓孔雀的騷擾中變得酥軟,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趴在沙發任他施為。

直到那隻幾乎要灼燒肌膚的手掌,往她的禁區伸去,周美人才猛然驚醒,右手探入身下,一把抓住作怪的手,將它按在大腿內側,再不能寸進,同時用套著褲子的膝蓋,狠狠的頂了韓孔雀一下。

韓孔雀猛的伸出雙手,將周美人的雙腿用力分開,周美人嚇了一跳,身子猛然後仰,沙發劃著地面往後退去,發出刺耳的吱吱聲,兩個人完全脫出了沙發的陰影,暴露在外面的光影之中。

韓孔雀用力過猛,雙手又失去支撐點,頓時前撲,正好壓在周美人身上,周美人傲人的隆起,在韓孔雀結實的胸前變換了形狀,堅硬的下身也陷入一團柔軟的所在,兩人面面相對,呼吸可聞。

刺耳的聲音,讓兩個人全都靜了下來,因為他們都知道,還有一個柳絮可能在聽牆角。

一時間,房間里在無聲息,唯有那點漆如墨的雙眸,吐氣如蘭的紅唇,在初夏略顯躁動的世界裡,永恆不變。

手掌輕輕握住周美人光潔的纖足,雖然剛才把玩過一次,可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腿間的敏感地帶,只知入手處柔若無骨,不盈一握,卻並沒有此時這般的震撼。

窗外太陽的一絲餘暉照入房間,萬千道陽光穿過玻璃,將手中掌上那一抹如月秀足照耀的璀璨奪目,本來就白膩的肌膚反襯著暖暖的光,比之在陰影下漂亮了何止百倍。

豆蔻般的腳趾齊齊成排,粉嫩可愛,隨著韓孔雀的目光微微搖動,當真是如玉之潤,如緞之柔。

韓孔雀呆了一呆,手指下意識的在足尖摩挲一下,周美人的玉足一點也不比柳絮的差,同樣是那麼的具有吸引力,加上剛剛那一番經歷,韓孔雀的意志力難免比平日差上許多。

周美人一直扭著頭不敢看韓孔雀,感覺到腳趾發癢,才注意到又被他佔了便宜,強忍著羞意,擺出原來特有的威嚴,冷哼道:「幹什麼?」

看著周美人故作威嚴的樣子,韓孔雀輕笑一聲,再次撲了上去,周美人的聲音轉瞬間便悄不可聞,小嘴被韓孔雀堵個正著,胸前的渾圓也被一隻大手覆蓋,任意揉搓成各種誘人的形狀,不一會就雙頰緋紅,從喉嚨深處出斷斷續續的低吟。

韓孔雀只覺身體里有股火在四處亂竄,下身早有了反應,隔著衣褲緊緊頂在一個柔軟濕潤的所在,似乎都能感觸到那裡的美妙和迷人。

「美人,美人!」韓孔雀在周美人的耳邊不停的叫著。

「不要說話,你害怕柳絮聽不到啊?」周美人的聲音十分輕柔,她害怕被柳絮聽到,雖然知道這只是掩耳盜鈴,不過,她也只能這麼讓自己心安了。

周美人星眸似開似閉,紅潤的嘴唇如同挑了一層薄薄的桃蜜,雙手下意識的在韓孔雀身體上輕輕撫摸,聽到他的呼喚,腰身竟然動情的蹭了兩下。

這一下差點要了韓孔雀的命,他倒抽一口涼氣,強忍著把她就地正法的衝動,雙手撐在周美人的頭邊,將沒有絲毫縫隙的身體分開。

周美人也從慾望的糾纏中清醒過來,雖然早跟韓孔雀耳鬢廝磨過很多次,不過,作為一個女人,卻也不願意在這種地方,陪著韓孔雀瘋。

看著韓孔雀呲牙咧嘴的樣子,忽地撲哧一笑,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