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九百章洞房花燭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剛才黃山也聽得到?」周美人的臉色變得通紅。 韓孔雀輕笑道:「他不敢,也不能聽到。」 看著周美人的側臉,幾縷青絲散亂的攏在耳後,襯著細膩白哲的脖頸,有種黑白分明的視覺衝擊力。 ...

韓孔雀並沒有放開周美人,而是抱著她道:「周二,你是不是皮癢了,剛才是誰招惹誰的?我記得好像是某人先誘惑的我?」

「有嗎?我那是在開玩笑,誰知道你那麼色?」周美人猛然推開韓孔雀,想跑到一邊。

韓孔雀害怕傷到周美人,所以放開了她的身體,不過她剛站起來,就被韓孔雀抱住了雙腿,韓孔雀稍微使勁,周美人立即撲到在了沙發上。

雙腿落入了魔掌,周美人驚叫出聲:「趕快放開,柳絮可是在偷窺我們呢1

不再滿足於這種程度的接觸,一手握著她的右腳足踝,一手輕輕褪去了鞋襪。

房間離沒有開燈,沙發當著,他們兩個人躺著的地方有些昏暗,可周美人的玉足,卻在昏暗中熠熠生輝,光潔如玉的足背,修短合度的趾尖,握在掌中盈盈巧巧,如同剛在牛奶中浸過的紫玉葡萄,流淌一手的細膩和清涼。

由於害怕柳絮聽到,所以兩個人都沒有出聲,周美人突然屈身俯在沙發上,額頭枕著手臂,長長的頭髮鋪灑開來,映襯著玲瓏起伏的腰身曲線,讓韓孔雀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周美人平日里端莊淡雅,偶爾還會流露出一點讓人震懾的高貴氣質,神態之中還帶著一絲清冷,那種高貴冰冷的神態,讓很多人只可遠觀。

但此時,卻有一個人,抱著她的雙腿,在肆意把玩她的那雙玉足,脫掉絲襪時,暴露出筆直秀美的小腿,周美人一動,那噴血的動作,怕是會讓韓孔雀真的噴出血來。

韓孔雀只覺身體要整個爆炸開來,按著她赤裸的小腳放到了身下,然後輕輕一動。

兩人同時一顫,周美人死死的咬著下唇,從喉嚨深處發出淺淺的低吟,藏在衣服下的肌膚上,激起點點肉眼不可見的細小顆粒,整個身體在微微的顫抖。

韓孔雀灼熱的手掌,沿著腳踝慢慢往上,一點點一寸寸,撫摸著小腿,膝蓋,在彈性十足的大腿上停留片刻,堅定的往更深處探去。

周美人的腦海一片空白,潔白的皓齒輕咬著紅唇,如墨的眼眸透著迷離,身體和靈魂似乎分離成兩個個體,互不歸屬,明明知道這個樣子是不成的,可身體依然在韓孔雀的騷擾中變得酥軟,連掙扎的力氣也沒有,趴在沙發任他施為。

直到那隻幾乎要灼燒肌膚的手掌,往她的禁區伸去,周美人才猛然驚醒,右手探入身下,一把抓住作怪的手,將它按在大腿內側,再不能寸進,同時用套著褲子的膝蓋,狠狠的頂了韓孔雀一下。

韓孔雀猛的伸出雙手,將周美人的雙腿用力分開,周美人嚇了一跳,身子猛然後仰,沙發划著地面往後退去,發出刺耳的吱吱聲,兩個人完全脫出了沙發的陰影,暴露在外面的光影之中。

韓孔雀用力過猛,雙手又失去支撐點,頓時前撲,正好壓在周美人身上,周美人傲人的隆起,在韓孔雀結實的胸前變換了形狀,堅硬的下身也陷入一團柔軟的所在,兩人面面相對,呼吸可聞。

刺耳的聲音,讓兩個人全都靜了下來,因為他們都知道,還有一個柳絮可能在聽牆角。

一時間,房間里在無聲息,唯有那點漆如墨的雙眸,吐氣如蘭的紅唇,在初夏略顯躁動的世界里,永恆不變。

手掌輕輕握住周美人光潔的纖足,雖然剛才把玩過一次,可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腿間的敏感地帶,只知入手處柔若無骨,不盈一握,卻並沒有此時這般的震撼。

窗外太陽的一絲餘暉照入房間,萬千道陽光穿過玻璃,將手中掌上那一抹如月秀足照耀的璀璨奪目,本來就白膩的肌膚反襯著暖暖的光,比之在陰影下漂亮了何止百倍。

豆蔻般的腳趾齊齊成排,粉嫩可愛,隨著韓孔雀的目光微微搖動,當真是如玉之潤,如緞之柔。

韓孔雀呆了一呆,手指下意識的在足尖摩挲一下,周美人的玉足一點也不比柳絮的差,同樣是那麼的具有吸引力,加上剛剛那一番經歷,韓孔雀的意志力難免比平日差上許多。

周美人一直扭著頭不敢看韓孔雀,感覺到腳趾發癢,才注意到又被他佔了便宜,強忍著羞意,擺出原來特有的威嚴,冷哼道:「幹什麼?」

看著周美人故作威嚴的樣子,韓孔雀輕笑一聲,再次撲了上去,周美人的聲音轉瞬間便悄不可聞,小嘴被韓孔雀堵個正著,胸前的渾圓也被一隻大手覆蓋,任意揉搓成各種誘人的形狀,不一會就雙頰緋紅,從喉嚨深處出斷斷續續的低吟。

韓孔雀只覺身體里有股火在四處亂竄,下身早有了反應,隔著衣褲緊緊頂在一個柔軟濕潤的所在,似乎都能感觸到那裡的美妙和迷人。

「美人,美人1韓孔雀在周美人的耳邊不停的叫著。

「不要說話,你害怕柳絮聽不到啊?」周美人的聲音十分輕柔,她害怕被柳絮聽到,雖然知道這只是掩耳盜鈴,不過,她也只能這麼讓自己心安了。

周美人星眸似開似閉,紅潤的嘴唇如同挑了一層薄薄的桃蜜,雙手下意識的在韓孔雀身體上輕輕撫摸,聽到他的呼喚,腰身竟然動情的蹭了兩下。

這一下差點要了韓孔雀的命,他倒抽一口涼氣,強忍著把她就地正法的衝動,雙手撐在周美人的頭邊,將沒有絲毫縫隙的身體分開。

周美人也從慾望的糾纏中清醒過來,雖然早跟韓孔雀耳鬢廝磨過很多次,不過,作為一個女人,卻也不願意在這種地方,陪著韓孔雀瘋。

看著韓孔雀呲牙咧嘴的樣子,忽地撲哧一笑,捧著他的臉湊過去輕輕一吻。

「謝謝1

韓孔雀強烈的身體反應,她有最直觀的感受,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情郎依然能委屈自己為她著想,怎能不讓人感動萬分?

韓孔雀起身坐到一邊,韓孔雀雙手撐在腰後仰起上身,精緻的絲質襯衣有幾分凌亂,露出胸前和小腿的雪白肌膚,幾縷散亂的絲貼在嘴邊,將一個絕色的女人,最美麗的地方全部刻畫的完美無缺。

「真是沒意思。」韓孔雀和周美人剛剛坐在一起,兩個人的耳邊同時響起。

「哈哈。」韓孔雀和周美人同時笑了起來。

韓孔雀低沉的聲音響起:「要不是害怕關閉了這裡的通訊頻道,你會胡思亂想,我早就關閉了。」

「這樣胡思亂想的更厲害。」周美人拍了韓孔雀一下道。

柳絮得到聲音再次響起:「你們不要客氣了,我關了監控,你們好好洞房花燭吧!我不是客氣,我現在是有女萬事足,好了,拜拜。」

周美人一側身,輕聲道:「真的關掉了?」

韓孔雀笑著道:「黃山不敢不關。」

「剛才黃山也聽得到?」周美人的臉色變得通紅。

韓孔雀輕笑道:「他不敢,也不能聽到。」

看著周美人的側臉,幾縷青絲散亂的攏在耳後,襯著細膩白哲的脖頸,有種黑白分明的視覺衝擊力。

胸口在薄薄的襯衣的裹下高高的鼓起,又尖又圓的弧線勾勒出完美的胸型,腰身纖細,臀部渾圓,兩條修長結實的大腿緊緊的併攏,隱隱可見兩腿間微微的隆起。

幾乎一瞬間,韓孔雀的身體就有了反應,韓孔雀現在沒有了一絲顧慮,所以一下抱住了她。

「你幹什麼?」周美人驚慌之下,張開雙臂抱住韓孔雀的腰間,丰韻有致的身子緊緊貼在他的後背,胸前的曼妙渾圓被壓出一團迷人的形狀,透過潔白的衣領溢出幾分白皙的肌膚。

她的紅唇挨著韓孔雀的臉頰,呼出的蘭氣掠過脖頸,引來絲絲癢意,韓孔雀身子一僵,他心思立刻被身後的嬌軀吸引,從頭頂到腳跟,無處不感覺到完美慎然蠛褪曬塹淖濤丁

韓孔雀再也不能按捺住自己,他下意識的轉過頭去,輕輕觸碰到那一抹透著嫣紅的唇瓣,恰似一杯冒著熱氣的春茶,有點濕潤,有點溫柔。

四目相對,周美人眼神迷濛,表情獃滯,似乎過了數秒,又似乎過了許久,方驚呼一聲,雙手按在韓孔雀胸前用力一推,身子急急的退開了兩步,嬌嫩如玉的俏臉,已然紅了通透。

韓孔雀也清醒過來,訕訕笑著,舌尖卻不受控制的添了一下嘴唇,彷彿要將剛才那種讓人心顫的觸感含在嘴裡,慢慢的嚼碎了吞進肺腑。

這次韓孔雀沒有給周美人機會,在她想要逃離的時刻,站起身,從後面抱起,在她驚呼聲中,走進了套間之中的室。

周美人的身子越來越軟,雙臂搭在韓孔雀的肩頭,勉強維持著站立的姿勢,被韓孔雀手掌覆蓋的臀部彷彿要化掉一樣,星眸如開似閉,鼻息悄悄的加重,腦海中昏沉沉的,不知是窒息還是故意,思維和心緒比之平日遲鈍了許多。

她渾身燥熱難耐,彷彿冥冥中有個聲音,在鼓動著自己尋找一個宣洩的途徑,難以壓抑的感覺潮湧般襲來,雙腿微微交疊,腰身輕輕往上一動。

「滋」韓孔雀牙根倒抽一口涼氣,那方寸間的感覺,隨著這一下磨蹭觸電般傳遍腦海,按在翹臀上的雙手下意識的用力捏了一把,入手滑膩,彈性十足,蓬勃的慾念充斥在下面的要害,幾乎要忍不住爆出來。

周美人感受到溫諒的堅挺,嬌若無骨的身子更軟了幾分,她獨有的淡香撲鼻而來,韓孔雀再按捺不住,右手移到身前,順著褲子的邊緣探了進去,剛觸到一條帶子,就被周美人從外面死死的按祝

她的喘息愈加沉重,腦袋枕在韓孔雀的肩頭,紅唇正對著他的耳垂,顫抖的聲音帶點若有若無的呻吟。

進了房間,躺在了床上,周美人的身子斜斜的壓在了韓孔雀身上。

被軟玉溫香這麼一碰,韓孔雀的雙手自動摸上了腰身,嘴巴咬住她的耳朵,低聲道:「在這裡不用怕了……」

周美人身子微顫,聞著鼻端強烈的男性氣息,腦海中閃現出原來跟韓孔雀恩愛的畫面,但最後定格子柳絮的笑顏上,她的眼中抹過最後一次的掙扎,終於無力的軟到在韓孔雀身上,伸手捂住他的嘴,喘息道:「有點對不起柳絮,但人都是自私的,愛我吧1

這句話點燃了一場風暴,韓孔雀翻身將周美人壓在身下,噙住粉嫩的唇瓣輕輕吸允,右手順著衣服的下擺探了進去,撫摸過光滑如玉的小腹,在可愛肚臍打了個轉,五指張開,如同走路般一點點攀上雪膩山峰。

周美人螓首輕揚,從喉嚨深處出一聲,韓孔雀俯身輕啄,舌尖沿著脖子一路向下,用牙齒解開一粒粒紐扣,雙手同時上推,眨眼之間,露出線衣包裹下的渾圓玉兔。

兩人早先經過無數次的磨合,雖然經過了十多年的風雨,此時再次相合,卻沒有半點生疏,兩個同時尋找著彼此的弱點,互相攻擊起來。

周美人星眸半合,手指插入韓孔雀的髮絲,壓著他的腦袋湊近自己高聳的胸口,當唇舌終於碰觸到那點突起時,周美人的眼角留下一滴清澈的淚水。

「我以為這些只能在夢裡感受到了,沒想到愛我。」

韓孔雀抬起頭,愛憐的擦去周美人的淚水,右手摸過腰際,伸進褲子按在的方寸妙處,感覺到溝壑之間的濕潤,勾起食指微微動了起來。

「我應該更加無恥一點的。」看到周美人的樣子,韓孔雀感覺很心疼,在有了柳絮之後,韓孔雀有一段時間,是狠下心來,不再想周美人的。

周美人死死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叫出聲來,雙腿卻緊緊交疊,將韓孔雀的手指夾在禁區之內。

不知過了多久,周美人沉浸在層層疊疊湧來的快感之中,壓抑的呻吟愈加大了起來。

韓孔雀抽出手指,頑皮的劃過鼻尖,輕點在她的袖唇間,周美人無師自通的伸出嬌嫩的舌尖,舔了舔指端上的水痕。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