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百九十九章溫香軟玉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11-19 01:23  |  字數:3528字

「不要鬧了,給我衣服,我去換下來,你去洗澡,臭死了。詞書閣8書網詞書閣8書網」周美人推開韓孔雀,把他趕進了浴室。

等韓孔雀出來的時候,周美人已經換上衣服,韓孔雀給她買的是平日的家居服,所以看著像是鄰家妹妹,她穿著淡黃色的低領襯衣,下身是一條白色的緊身長褲,頭盤在腦後,用一根淡黃色的暫束著,臉上擦了淡妝,眉目間更顯清麗。

放下髮髻洗盡鉛華,已渾然不見平日女強人的神態,顯得年輕純真。

周美人浴後有一種嬌弱的氣韻,泛著粉澤水氣的柔膚不單只會展現在面容上,甚至連衣服底下亦是……

韓孔雀依著門框,阻止自己在心旌未定前走向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想吻她摟她,甚至再也停不下來。

他知道的,她的體香與沐浴精相融後,會散發一種特別的香味,教他總是把持不了。

周美人側躺在沙上,腰間搭著細花紋的小毛毯,一雙修長的腿上裹著輕薄細膩的絲襪,看到了韓孔雀緊盯著自己的雙腿,周美人眼眸中閃過一絲頑皮的笑意。

嗯哼一聲引來韓孔雀的注意,頭猛的向後揚起,將酥軟的高聳襯托的驚心動魄,臉上帶著似痛非痛的表情,雙腿緩緩高抬,右手順著膝彎撫摸上大腿。

堪堪在敏感處停下不動,然後飄過來一個勾弓的眼神,姿態撩人,嫵媚入骨,本來就是個絲襪控。現在受到這樣的魅惑,他恐怕受不了了吧?周美人得意的瞟了一眼韓孔雀。

韓孔雀從沒想過周美人能做出如此魅惑的動作,他頓時心火高漲,大叫一聲就要撲了上去,周美人眼看要作繭自縛,嚇得翻身坐起,光著玉足躲到了沙後,嬌笑道:「你再胡來,我可耍叫人了。」

這話不說倒也罷了,韓孔雀被她說話時千嬌百媚的姿態撩的蠢蠢欲動。調笑道:「其實不妨事。在這裡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周美人粉臉通紅,秀目圓睜,抓起靠枕砸了過來,嗔道:「剛才我跟你開玩笑。你不會在柳絮還沒有出院的時候。就想出軌吧?」

韓孔雀頓時泄了氣:「你還真是掃興。」

周美人美目輕轉。走到了沙發上坐下:「算你還有點良心。」

她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一片黑影籠罩了過來,她一抬頭。韓孔雀的嘴唇已幾近吻碰上她。

「……孔雀……。」她立即妥協,並且屏息。

唇沒碰上她,但沉沉的笑使得他的氣息拂上她唇,搔動一串麻癢的反應。

她不由自主的想以舌尖挑去唇上的癢意,卻不小心抵滑過韓孔雀唇,立即招惹來韓孔雀再不肯控制的衝動,印上了他夢魂中牽念了一輩子的芳唇……

周美人反射性的揚起右手,想要推拒,但韓孔雀像是料到似的早一步拉住,另一手壓住她後腦,結實索取了一記深吻。

伸手搭在周美人纖細的腰身上,輕輕一帶,將她拉到懷裡,嘴巴湊到晶瑩小巧的耳珠邊,調笑道:「你有沒有想我?說實話哦!」

周美人忍不住耳垂傳來的癢意,歪著腦袋躲開寸許,抿嘴笑道:「我才懶的想你。」

話沒說完,韓孔雀的雙手從腰間下滑到臀部,在彈性驚人的隆起上,輕輕的揉搓了兩下,透過緊繃的肉色絲襪,韓孔雀能感觸到掌心的熾熱。

周美人白了他一眼,雙手按在韓孔雀的胸口,上身往後仰去,想推開他的身體,卻不料韓孔雀雙手微一用力,下身更加緊密的貼在一起,從側面看去,如同融進了他的身體里一般。

幾乎瞬間,周美人就感覺一個充滿侵略意味的堅硬,緊緊的頂在禁處,隔著彼此的衣褲,幾乎能在腦海中勾勒出那物的形狀。

立刻,周美人的整個身子都著起火來,嚶嚀一聲軟到在韓孔雀的懷裡。

周美人螓首微揚,媚眼如絲,紅唇半張半合,說不出的魅惑誘人。

韓孔雀被她的樣子撩得心癢難耐,聳動腰身輕輕的蹭了一下,周美人柔若無骨的身子更加酥軟,口中婉轉低吟,如泣如訴。

韓孔雀腦海中還有絲清明,退開一步扶著周美人坐好,低笑道:「這是對你不說實話的懲罰。」

周美人也清醒過來,自己竟然在離柳絮不遠的地方,輕易被韓孔雀搞的意亂情迷,頓時羞惱不已,嬌喘著做了個解上衣扣子的動作,道:「傻蛋,要不要懲罰的再狠一點?。

「周二,你是找死啊!」又是必然的一個吻,灑落在她怔愕的唇畔。

等周美人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刻,披著浴袍的韓孔雀幾乎全裸,感受著韓孔雀的氣味,周美人閉上眼睛,重新投入韓孔雀的懷中。

這樣的動作,明顯取悅了韓孔雀,韓孔雀的笑聲在灑在房間之內。

抱著周美人,韓孔雀就好像是在做夢,他一隻手摟著周美人的腰,一隻手卻在她身上探索。

當韓孔雀的手放在周美人的大腿上時,他能明顯感覺到周美人的身體顫動,韓孔雀知道,周美人還跟原來一樣,大腿是她的敏感區。

隔著絲襪,韓孔雀重溫了十年前的記憶,那個時候,每晚周美人都是在他的愛撫之下睡著。

那個時候,如果沒有韓孔雀在身邊,沒有韓孔雀的愛撫,周美人根本就睡不著覺,就算睡著了也會在夢中驚醒。

一個十幾歲的少女,經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磨難,沒有崩潰已經算是心智超群了。

「抱著我還心不在焉的,在想什麼呢?」周美人的雙眼,盯著韓孔雀的面孔道,他明顯在失神狀態。